教授就是大学(老帖+转帖)

原创 2005年05月20日 13:11:00

教授就是大学

    有一则广为流传的关于艾森豪威尔将军的故事。话说家喻户晓的二战英雄艾森
    豪威尔将军在1952年接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聘请,担任这家著名常青藤大学的
    校长。上任伊始,将军在下属的陪同下巡视校园,会见校董会、行政人员和学生,
    最后参加了学校教授为他举行的欢迎大会。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之后,将军致辞。他
    首先谦恭地对有机会会见在场的全体哥伦比亚大学的“雇员”们表示万分的荣幸。
    这时,只见哥大德高望重的物理学教授、后来成为诺贝尔奖得主的I·I·拉比教
    授站了起来,自负、却又不失风度地说:“先生,教授们并不是哥伦比亚大学的‘
    雇员’;教授们就是哥伦比亚大学。”

    拉比教授在这样场合说这样的话,其实毫无惊世骇俗之意;他只是以合乎他身
    分的方式说出了一个合乎常情的事实。惟一需要说明的是,这样的“事实”只是合
    乎大学内的常情;换了任何其他场合拉比教授都会被认为是一个粗鲁无礼的家伙。

    在美国大学里有这样的说法:领导大学教授比看管一群猫还难。因此大学行政
    管理人员常自嘲为“牧猫人”。康奈尔大学前副校长俄伦伯格在《学费看涨》(T
    uitionRising:WhyCollegeCostsSo
    Much)一书中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俄伦伯格担任康大副校长时兼管该校的预备
    军官培训项目(ROTC),而军方ROTC的司令则是职业军人,常常是由上校
    衔的军官担任。当时俄伦伯格碰到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康大有几个学院拒绝将学
    员在ROTC必修课程中取得的学分折算成从他们学院取得学位所必修的学分。其
    结果是,ROTC学员必须完成他们所在学院的所有学分外加ROTC要求的课程
    才能取得康奈尔大学的学位。ROTC司令找到俄伦伯格,要求他解决这个问题。
    按照军人的想法,这事再简单不过了:俄伦伯格是分管教务的副校长,所有的学院
    院长都对他负责。只要他下一个命令,问题不就解决了?可是,按照大学的管理方
    式,课程和学位要求是由学院和专业的教授决定的,连学院院长都不能说了算,更
    不用说分管教务的副校长了。

    行文至此,不能不提一下我自己的困境。自从我接受哥伦比亚大学的聘任后,
    我几乎每隔一阵就会收到求助的电话和伊妹儿(email)。这些求助人往往是
    我过去的朋友、我父母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以至从未谋面的校友,等等。他们的问
    题都很共同、很简单:怎样才能得到哥伦比亚大学的录取和资助;他们的要求更共
    同、更简单:只要我到他们申请的系里去向系主任或有关教授说说情。最难以对付
    的是在我回家探亲将我当面“逮妆的那些朋友,他们往往先把我往餐馆拽。我明
    知这是“鸿门宴”,但说“不”的代价无异于宣布断绝“外交关系”。

    但不说“不”的代价呢?有两种结果:一是我自讨没趣。美国教授最烦别人干
    涉他们分内的事,特别在录取学生和决定资助这档子事上,他们简直六亲不认。因
    而,你去为什么人说情,他轻则请你自重,重则把你告到上面去。二是我为被求情
    人帮倒忙。有的教授原来对某人没有什么成见,现在见到有人来“走后门”,反而
    找到了不录取的理由。反正录取研究生是教授说了算,连院长也无权干涉。

    其实,美国大学的教授们之所以能够我行我素,不认情面,并不是因为他们个
    个都能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他们手中有一把尚方宝剑,那就是教职终身制(
    tenure)。

    一般来说,系科在助理教授任职的第六年上开始对其科研、教学和参与学校社
    会和管理活动情况组织评定,然后从系科到学院到学校一级一级地往上报,直到校
    董事会最后认定。一旦教授被授予终身教职,学校除非有“正当的理由”,诸如刑
    事犯罪等,而且还要经过冗长的行政程序,才能将教授开除。

    教职终身制的建立,最初是为了防范企业家和慈善家通过对大学的捐助来干涉
    以至控制大学教授的思想自由和学术活动。十九世纪末,斯坦福大学激进的社会学
    家爱德华·罗斯教授提出,当时社会最主要的交通工具--铁路系统应当交给政府
    来管理,而不能由私营企业来把持。殊不知,勒兰德·斯坦福生前正是通过铁路建
    设发家的,并在后来成为加州州长。斯坦福先生过世后,他的遗孀成为斯坦福大学
    校董会的董事长。这件事可想而知的结局便是罗斯教授被赶出斯坦福大学。这样的
    事情在当时虽不普遍,却也并不罕见。为了防微杜渐,美国高校遂决定采取德国大
    学的方式,保证教授教研活动不受政治干扰的权利(lehrfreiheit)
    。所以,教职终身制的建立,其最初的宗旨是保护教授的学术自由,使得教授在研
    究与教学过程中传播任何有争议的思想和言论,都不会对他们的“饭碗”构成任何
    威胁。

    大学教授所享受的保护在1994年又提高了一级。按照国会在1987年通
    过的对《雇佣中的年龄歧视法》的补充案规定,高校不允许强迫教授退休。这个新
    法案的实施,将取得终身教职教授的铁饭碗上又镀了一层金。试想,在美国这个高
    度竞争的社会环境中,一般人过了五十岁就战战兢兢,生怕失去饭碗后再找新工作
    不容易。因为这个年龄档子上的人一般工作经验丰富,工资接近任何行业中的顶峰
    ,而且一旦受雇,很可能会在单位里待到退休,所以雇主还要将他们的退休金早早
    地端正好。这样一来,除非杰出人才,有多少雇主会愿意招揽那么多的麻烦呢?可
    大学教授不同。在一般学术领域里,姜的确是老的辣;特别是在人文与社会科学领
    域,没有一定的人生积累,要成为第一流的大家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资深
    教授在大学里就成了无冕之王,他们给大学带来声誉和研究经费,并占据重要的行
    政管理职位。在靠校友捐赠为生的私立高校,资深教授更是无价之宝,因为只有他
    们的老面子才能让事业发达的校友和其他慈善家们慷慨解囊。

    亲身体验到无冕之王的权威,是在我受聘于哥伦比亚大学不久。一天,接到一
    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哥大师范学院的S教授,想聘我到他主持的一个在职中小学学
    区总监和校长博士班任兼职教授。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了。要知道哥大师范学院不
    仅在美国教育学院中名列前茅,而且由于杜威教授及其门生胡适博士在上世纪三十
    年代对中国的关注,在中国教育界和学术界更是如雷贯耳。我没敢一口答应,只是
    和他约了个时间面谈一下再作决定。行前我查了一下他的简历,立刻被他一大堆让
    人眩目的头衔给镇住了。见到S教授后才发现,他居然下身瘫痪,靠轮椅代步,平
    易近人得和他的身分都有点不符了。S教授先恭维了我几句,然后转入正题,问我
    有没有兴趣在他主持的博士班担任教育研究方法论方面的课程。我有点紧张,就希
    望他先具体地讲一下他们对这方面课程的要求。S教授笑了笑,说:“请你就是因
    为你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应该是你告诉我学生应该从你那儿学到什么。我是这方面
    的门外汉,怎么能对你指手划脚呢?”

    原来在美国大学里,虽然各学科有教学大纲和学位标准,但教授对课程设置到
    具体某一门课的教学具有绝对的权威,连系主任都无权干涉教授的讲课内容或教材
    选择。特别是研究生教育,更是为专业内的教授们视为禁脔。这让很多刚从中国进
    入美国大学的人感到不适应。在中国我们习惯于用“体系”这个概念来框定我们所
    接触的任何一门知识。你要学中国文学史,总不能不读游国恩的《中国文学史》吧
    ?你要学高等数学,总不能不念樊映川的《高等数学》吧?你要学历史,怎能跳过
    范文澜呢?中国大学的教授们自然不敢轻慢大家,自成一体。于是,久而久之,我
    们的大学毕业生或研究生便养成了沿着大师们的脚印走路的习惯。当我们乍一坐进
    美国课堂时,往往能够得意好一阵:在课堂讨论时,我们能把一个个的“体系”讲
    得头头是道,将我们的美国同学唬得一愣一愣地,因为他们的教授们从来就没有在
    他们的脑袋里放进过任何大得吓人的什么“体系”!

    非但没有体系,而且美国教授们还爱在学生们面前卖弄他们自己的“专长”。
    有的教授根本不管学术界是否承认,自说自话地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所谓新的定理,
    并在课堂上大讲他的“张氏理论”、“李氏定律”。这些自作主张的理论或定理,
    有的的确别树一帜,让人耳目一新;有的也实在难免是老王卖瓜式的雕虫小技。你
    的教授要是写过一本与他教的课程有点关系的书的话,他非得想方设法让你买他的
    书、念他的书,而且以他的书作为蓝本。你想抬出大家来压他吗?他会在课堂上孩
    子似地和你抬杠,告诉你为什么别人都在胡扯,只有他的理论才正确。假如你硬是
    不服,也没事。做学期论文时只要你化点功夫、自圆其说,他照样给你高分,一般
    不会因为你不听他的而心怀龃龉、趁机报复。有时你也别出心裁,闹出点新玩艺来
    ,说不定还能让你的教授激动好半天。他觉得惟有如此你才算得到了他的真传!

    不敢说这种“非体系化”的教学就是美国学生比较具有创造性的原因,但至少
    可以说,是美国大学独立自主的学术制度,在容许教授们“天马行空、独往独来”
    的同时,也在年轻学子们茅塞初开的时候及时地在他们心中打破各种可能形成的思
    想的樊篱,让他们有机会过一把标新立意的瘾,尝一尝自成一体的兴奋,也从他们
    的教授身上看到世人眼中不可一世的学术权威,原来是从哪里来的。

     有意思的是,前不久接到中国驻纽约总领馆一位教育领事的电话,要我帮助接
    待国内一个由教育部官员、主管教学的大学副校长和教育出版社社长等组成的高级
    教育代表团,而该团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考察美国大学如何统一组织高校教材的编著
    、出版、发行及使用。这个题目着实让人哭笑不得,因为这实在是一个美国大学需
    要到中国去考察的项目。

    倒不是要美国大学去考察如何统一教材,有时倒还真希望美国的大学对他们所
    聘用的这批老顽童们有所约束。我在作博士论文时,就阴差阳错地找了一位这样的
    顽童,差点让我见不了江东父老。

    因我的论文涉及高校管理中某一个领域的问题,导师希望我找一位专家作五人
    委员会的成员。当时系里最具盛名的是L教授,而且我还选过他的课,感觉不错。
    找到他一说,老先生满口答应。我随后兢兢业业,使出吃奶的劲,好不容易完成了
    论文提案,希望在五人委员会答辩通过后好尽快开始作业。提案答辩之前,五人都
    先将初稿过目,待每一位都满意放行后才开会答辩。谁知众人在答辩会刚坐稳,前
    天还满口OK的L教授便开始放炮了。他把我的提案批得体无完肤,接着提议让委
    员会暂时休会,待我按他的意见改好了再行答辩。其他四位教授一脸尴尬,根本还
    没有发言的机会,又不好当面冒犯这位系里元老级的大师,只得唯唯诺诺地同意散
    会了。

    虽然我对L教授的意见颇不以为然,但秉承我中华祖先“君子克己复礼”的古
    训,我还是尽力照办,推出提案第二稿,并恭恭敬敬地让L教授点头了之后,才又
    将五员大将搬到一起,想再次闯关。为了表示我程某人不计前嫌,我还特意坐在L
    教授的身边,在开会前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了一会天。他也和我拍肩打背地像没
    事人似的,说我是他教学多年碰到最好的学生之一。可惜的是,我那些挥舞了半天
    的橄榄枝并没有给我带来和平,反而招来比第一次更加猛烈的炮火。连我导师和另
    一位教授与我加盟都没法抵挡L教授的进攻。最后眼看再闹下去连我颇费心机才拼
    凑成的五人委员会都面临土崩瓦解的危险,我只得高挂免战牌,答应回去再作努力
    ,准备第三次答辩。就在众人起身退席的一刹那间,我居然鬼使神差地瞄了一眼身
    旁L教授桌上我的提案。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当时就气得我七窍生烟:原来他面前
    放的是我提案的第一稿!批了半天他连我的第一稿和第二稿都没有分清。

    不知是诚心感动上帝,还是本该否极泰来,我从第三次提案答辩起就真正地成
    为L教授“最好的学生”了。在论文正式答辩会上,L教授居然即兴地对我的研究
    作了一个热情的讲演,其推崇与赞赏溢于言表,让我着实兴奋了好久。

    论文答辩后三个星期,我离开学校,到西部的一个大城市就职。上班还没多久
    ,就接到我导师的电话,通知我L教授突然病逝。原来他由酗酒导致肝癌,在恶习
    与病魔的夹击下挣扎多年。当家人在书桌前发现他时,他已咽气多时,手中还拿着
    尚未喝完的混和饮料“司高其”。

    其实,与我的室友小李相比,我还算幸运的。他读的是工科,作论文时每一步
    都有实验作后盾,而且每走一步都要得到论文委员会全体成员的批准。可在正式答
    辩会上一位教授突然对他的一个观点提出疑问,最后论文在一比四投票通过后,这
    位教授断然拒绝在他论文的封面上签名。小李虽然博士帽照戴,但那留了一个空格
    的论文封面,却成了他终身的遗憾。

    也许,就像每一枚硬币都有正反两面,教授至上的美国高校在容纳独立的思想
    与人格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为此惹来不少麻烦。比如说,大学校长这个差事比
    起大公司的CEO来就要难多了。后者可以顺理成章地让狂狷之徒另谋高就而不必
    担心公司的利益会受到太大的损害。但大学校长不仅无权解雇教授,而且还要在老
    顽童们恶作剧时做到“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因为在一流学者身上,桀骜不
    驯往往与天才同祝哈佛大学有一位名闻遐迩的黑人教授康奈尔·威斯特,在对非
    裔美国人的研究方面独树一帜。此君多才多艺,不仅擅长讲演、表演,热心社会活
    动,连业余爱好灌的RAP音乐唱片都畅销一时。而他也爱凑热闹,对各种团体向
    他发出的邀请有求必应,整天在国内外飞来飞去赶场子。时间久了自然冷落了自己
    的学生。哈佛新校长劳伦斯·萨默斯上任伊始,找了许多名教授谈心,此君亦在被
    请之列。萨校长也许还略带一点当财政部长时留下的发号施令的遗风,在谈话时对
    威斯特支持黑人民权领袖夏普顿竞选总统和灌制RAP唱片颇有微词,希望他多务
    点正业、少赶点场子。谁知这话捅了马蜂窝。威斯特将他与萨校长的谈话透给媒体,
    当即成为全国许多报纸的头条。他最好的朋友、同在哈佛非裔美国人研究系任教的
    安东尼·阿皮亚教授为了表示抗议,宣布从哈佛辞职,投奔普林斯顿大学;威斯特
    当然紧紧跟上,也到了普林斯顿。据估计,系主任盖茨教授不久也会加入普林斯顿。
    这样,哈佛大学威镇八方的非裔美国人研究专业就因为萨校长的一句话而土崩瓦解
    了。

    为了亡羊补牢,萨校长还不得不一再发表抱歉声明,表示自己原没有给威斯特
    教授穿小鞋的意思。这事让我想起2002年夏天由于普林斯顿大学的诺贝尔奖得
    主纳什教授去中国、加上好来坞大片《美丽的心灵》在中国上映掀起的一股纳什热
    。有志于创办世界一流大学的中国校长们也许应当先问一问自己:假如你的学校里
    有一个才华横溢的疯子,几十年如一日地在你的身边装疯卖傻,动不动还给你惹点
    乱子出来,你能不能因为他那点不知那一年才能为社会所认可的才气,将他留在你
    的学校,给他发工资,并为他在图书馆留有一席?如果你不能毫不犹豫地给出一个
    肯定的回答,那么我可以保证你的大学永远也进不了世界一流。

    有趣的是,美国大学教授至高无上的权威有时也会给他们自己带来尴尬。比如
    说,在美国几乎所有的行业中,劳资矛盾都是由工会来协调,而工会存在的最重要
    的理由是保护劳方的合法权益。可是1980年美国最高法院在裁决一场涉及大学
    的劳资纠纷时(NLRBvs.YeshivaUniversity,94
    4U.S.672)表态说,大学教授属于“资方”或管理阶层,而非劳方,因
    为他们在日常高校的管理和运作过程中有对课程设置、学术标准、学生录娶学习
    成绩、课时安排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的决定权,而且现任教授们直接参与新教授的招
    聘、录用、提升等管理过程,所以,按照《国家劳工关系法》(National
    LaborRelationsAct)的规定,大学教授没有资格享受集
    体谈判交涉(collectivebargaining)的权利。最高法院
    的这项裁决从根本上否决了私立高校教授加入工会、与校方进行集体谈判交涉的任
    何可能性,虽然公立高校的教授仍然保留通过工会与州议会谈判交涉的某些权利。

    在美国不受工会保护的后果是什么呢?比如在大学里,秘书、清洁工、食堂职
    工可以在一个学年中最紧张的时候宣布罢工,让忙考试的学生吃不上饭,毕业班的
    学生毕不了业,校园里垃圾成堆没人收拾。校方为了维持正常的教学秩序,一般会
    作些妥协,答应增加工资待遇。可教授们呢?虽然很多年青教授的工资还不如资格
    稍老的秘书,但因为他们是学校的“管理阶层”,没有组织参与工会的权力,因而
    也没有人为他们到校董会和州政府去争取工资或福利待遇。在私立大学由于校务基
    金和私人捐助随股票市场的涨落而浮动,碰到经济疲软的年头校董会一句话就谁也
    涨不了薪;而在消费指数继续上涨的情况下,不涨薪就是减薪。公立大学的情况更
    不如意。比如我曾工作过的加州大学,其校董会的董事长由州长担任。加州虽然地
    大物博、富可敌国,但每年在非法移民的处置、监狱、及其他社会福利事业中耗费
    巨大,州财政往往入不敷出,几乎每过几年就会来一次财政危机。这时州长手中削
    减经费的巨斧总是第一个砍向加州大学。当教授的工资处于零增长或负增长时,从
    来没听说过哪个校区的教授举行罢工示威。非不为也;不能也。其中尴尬,非情境
    中人,难以体会。

    当然,尴尬归尴尬,却也没有听说过哪个大学教授们为此宣布放弃他们当家作
    主的权利。真正在大学里无权无势又无钱的,其实不是终身教授或正为终身而奋斗
    的教授们,而是一群顶着“兼职教授”头衔的隐身人。这些人平时在教授大会上没
    有选举权,在系里课程设置的讨论中从不露面,连一年一度的圣诞晚会都不在被邀
    之列。半个世纪前当拉比教授骄傲地宣称教授即大学时,这个群体还几乎不存在。

    然而近年来,随着高校财政日渐紧缩,雇用终身教授费用高昂,再加上取得终
    身后的教授不易管理,很多高校转而采用“固定兼职”(perma-temps
    )的教授职位来填补由退休或自动离职空出的教职。据联邦政府教育部统计,从1
    993至1998年,百分之四十的美国高校采取措施削减全职终身教职;其中百
    分之二十二的高校用“固定兼职”的教职来取代全职终身教职。有的社区学院兼职
    教授比例高达百分之七、八十,连著名私立高校纽约大学都拥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
    兼职教授。

    兼职教授是一个成份复杂的群体。大致有两种情况。很多带应用性的学院或专
    业为了扩大学生的眼界和知识面,有意识地雇佣专业领域里的成功人士担任兼职教
    授,希望他们能在教授专业课程的同时,传授书本知识以外的职业技能,并利用他
    们的职位给学生介绍实习以致将来就业的机会。这类兼职教授在MBA、教育管理
    、公共行政等专业尤其普遍。比如首都华盛顿一所著名大学的外交学院,就利用其
    地理上的优势,聘请许多职业外交官为兼职教授;哥大师范学院聘我的动机也不仅
    仅是像其他教授那样教一些关于方法论的课,而是希望我将自己多年高校管理的经
    验融进教育研究方法论,让那些已经身居高位的学生们学会如何用研究来指导和改
    善他们所从事的学校管理工作。

    真正的“固定兼职”(perma-temps)在高校的日子就不太舒服了
    。比如B教授在新泽西南部的一个社区学院已经“固定兼职”二十年。尽管她的英
    语文学课深受学生的喜爱,但她承认自己对学术研究毫无兴趣,因此,留任也好,
    跳槽也好,都无法求得终身教职。就这样二十年来,她每门课挣一千三百元,年收
    入不足三万,没有医疗、退休或任何其他福利待遇。由于学校不给兼职教授配置办
    公室,她就在自己的老爷车窗上贴上这样的标签引以自嘲:“兼职教授办公室”。
    47岁的C教授拥有牛津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两个哲学博士学位,并在普林斯顿
    大学担任过讲座教授。无奈哲学专业的终身教职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某年一个小
    学校公开招聘,一下子收到800个申请。因而多年来C教授一直在大纽约市区同
    时在几个大学担任兼职教授,每天坐着火车“赶场子”。他自讽为“道路学者”(
    RoadScholar),因英文中“道路学者”的发音与一个著名的学术奖
    “罗得学者”(RhodeScholar)谐音。

    而具有嘲讽意味的是,2002年纽约大学的兼职教授经过艰苦斗争,终于成
    立了美国私立大学中的第一个兼职教授工会,从而开创了私立大学教授集体谈判交
    涉的先河。但明眼人不难看出,这个工会的成立,不仅没有提高兼职教授在大学中
    的地位,反而以法定的形式将这个知识群体与秘书、清洁工、食堂职工等高校“劳
    工”之间划上等号。换言之,终身教授和“固定兼职”的兼职教授之间的管理者与
    被管理者关系从此法律化、明朗化了。

    不知拉比教授活到今天,面对他的新校长,是否会考虑修改他那著名的宣言:
    “先生,只有终身教授才是哥伦比亚大学。”

(转)耶鲁大学教授:研究生做科研的11条军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92b790101ofz2.html耶鲁大学教授:研究生做科研的11条军规[zz] (2014-04-20 17:49:36)转载▼...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金耀辉:AI在智慧法院中的应用

11月10日,由上海大数据联盟、数据猿主办,上海科睿联合主办的《构建智慧法院,促进司法职能—魔方大数据》在上海超级计算中心举行。本文是数据猿整理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金耀辉”的现场发言实录 作...

斯坦福大学Andrew Ng教授主讲的《机器学习》公开课观后感

近日,在网易公开课视频网站上看完了《机器学习》课程视频,现做个学后感,也叫观后感吧。  学习时间 从2013年7月26日星期五开始,在网易公开课视频网站上,观看由斯坦福大学Andrew ...
  • lotus___
  • lotus___
  • 2014年03月03日 09:15
  • 60333

卡内基梅隆大学Wasserman教授的统计学理论与机器学习三部曲教材

卡内基梅隆大学Larry Wasserman教授 统计学理论及机器学习与数据挖掘三部曲教材 数据可以在作者主页下载 http://www.stat.cmu.edu/~larry/ 统计学完全教程...

哈佛大学高曼教授《十八项重要的工作 EQ》和对新员工的要求

第一项:自我察觉1、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变化:解读自己的情绪,体认到情绪的影响。2、精确的自我评估:了解自己的优点以及不足之处。3、自信:掌控自身的价值及能力。第二项:自我管理4、情绪自制力:能够克制冲动...

人工智能创造与设计的典范——美大学教授发明人工智能"作曲家"媲美莫扎特

美大学教授发明人工智能"作曲家"媲美莫扎特 2010-02-27 10:59:55 来源: 网易探索(广州) 跟贴 13 条 手机看新闻 人们能够想见到一个可遥控的连环机器鼓会发出糟糕的声音,...
  • alaclp
  • alaclp
  • 2014年10月29日 09:59
  • 926

斯坦福大学Andrew Ng教授主讲的《机器学习》公开课观后感

近日,在网易公开课视频网站上看完了《机器学习》课程视频,现做个学后感,也叫观后感吧。   学习时间  从2013年7月26日星期五开始,在网易公开课视频网站上,观看由斯坦福大学Andrew N...
  • MyArrow
  • MyArrow
  • 2016年01月14日 15:40
  • 1539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丛日云教授在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在网络上暴红,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丛日云教授在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在网络上暴红,其全文及精彩片段在微博上被频繁转发。 他在演讲中告知学生,未来社会可能有大的变化,目前局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前途莫测。一...

宽带伤不起:大学教授称内地宽带费为香港400倍

新快报讯记者 李文报道   昨日,广州市委宣传部、市科信局、市社科联共同主办了“智慧城市与广州新型城市化发展”研讨会,来自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地区的学界、业界人士为广州建设智慧城市出谋划策。 ...

Dahua Lin是香港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的高徒,在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他在自己的主页上有一个推荐书表,值得大家作为参考。 全英文版的,感觉到与国际接轨的压力了!!!

Dahua Lin是香港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的高徒,在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他在自己的主页上有一个推荐书表,值得大家作为参考。 全英文版的,感觉到与国际接轨的压力了!!! Reco...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教授就是大学(老帖+转帖)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