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企业管理]从《亮剑》看团队建设之五——关于战场上的死亡与逃兵想到的胶冻团队组织的管理心理

1538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企业管理]从《亮剑》看团队建设之五——关于战场上的死亡与逃兵想到的胶冻团队组织的管理心理

转自: http://blog.csdn.net/qingrun/archive/2007/01/29/1497384.aspx 

引言

这里先转贴一片关于死亡的分析文字:

一个越战老兵对怕死一说的解释!(绝对真实)[ZT]

最近看见有人说军人在战场上怕死逃兵一说,我来说说我亲耳听见参加过战役的越战老兵的描述:

我有个战友的父亲是越战下来的,他三次战斗后,从一名普通的士兵提到了副连,第一次战斗,一个排出去打伏击,他所在的班上剩两个人回来,一个副班长一个他,合并后他当了班长,一次比较大点的战斗过后,他所在的排回来四个人,一个排长一个他和两个兵,合并后排长提连长,他当了排长,又一次战役过后,全连死的剩8个人回来,他提了副连,身上六个洞,战争结束了他转业了,现在是我当兵那个城市里一个区的公安局长,抽的是软中华,绝对真实的!他来看他儿子的时候给我们说了这些,我们就问:叔叔打仗你们不怕死吗?装死也行啊!你们知道他怎么回答的吗?[

他是这样说的:战斗打响后,当你听见冲锋号的时候,人的精神高度兴奋,你第一想到的不是死亡,而是作战,当你看见天天在一起生活的战友一个一个在你身边倒下的时候,人已经杀红了眼睛,仇恨占据了你身上所有的血,你恨不得拿枪冲在最前面,就是这个原因死了很多不冷静的战友,(说到这里他很激动),战场上很少有战斗时逃跑的兵,应为杀红眼是人的正常反应,逃兵都是上战场前发生的,他说我也会怕死,那是在战斗打响前,是人都会,但我绝不是孬种,我能活下来不是因为我军事技术好,是因为我比我的战友幸运!我和你们参谋长是战友,我们的关系可以用割头换劲来形容,什么是生死之交,这就是生死之交!就是现在,他叫我帮忙,我就是犯错误我都会去帮,因为我和他已经死过几次了,生命对我们来说不是那么很重要的,反过来我找他帮忙,他也会和我一样的回答!

战争是残酷的,我们期待和平,但只要祖国有需要,人民有召唤,我甘愿牺牲(这是我说的)

 

我是一名退伍兵,遗憾一生没打敌军!

只要祖国有需要,我自己掏钱买车票!

只要祖国发我枪,无论如何我冲前方!

祖国发我手榴弹,我炸的敌人全完蛋![

祖国发我炸药包,董存瑞式的炸碉堡!

祖国什么都不发,自杀爆炸也任我杀!

试问谁能磨灭我体内一颗炽热的中华心!!! 

读后感

看完以后,我完全相信上面文中的内容,至少我感觉如果我到了战场上,也会同样发疯的,直到受伤或者死亡前才会感觉到身上疼痛的。幸运与不幸都是难说得事情,就像上面那位提到的:“战斗打响后,当你听见冲锋号的时候,人的精神高度兴奋,你第一想到的不是死亡,而是作战,当你看见天天在一起生活的战友一个一个在你身边倒下的时候,人已经杀红了眼睛,仇恨占据了你身上所有的血,你恨不得拿枪冲在最前面,就是这个原因死了很多不冷静的战友,(说到这里他很激动),战场上很少有战斗时逃跑的兵,应为杀红眼是人的正常反应,逃兵都是上战场前发生的”。

谁都会怕死,怕死的时候,往往是不知道死是什么感觉的时候。而真正死亡到来的时候,只有那些没有血性的人才会发抖,才会恐惧,才会不敢面对!

我感动于文中的文字,感动于那种冲动,那种血性!

分析

类似于这篇文字中的内容,我们在《亮剑》中也能看到很多。

很多战友倒下的时候,李云龙并没有像传统的电视电影中表现得那样痛哭或者抱住不放,而是痛嚎一声,然后拿着武器就冲上去了。没有人会因为战友的死亡而后退!这就是现实。

而在传统的团队管理中,我们经常遇到很多团队一盘散沙,无法凝聚的事情,这个时候,管理者有没有考虑到,这完全是管理层面的问题呢?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个理由或者一种借口,让所有的人把目标朝向一个统一的目的,而激发起这种血性(毕竟只是加加班熬熬夜,一般不会死亡),团队里面的成员肯定也会玩儿命的。

这个事情我在2002年上海的ERP项目中经历过,但是,2002年1-8月在南京的项目中就没有看到这种精神,所有的人工作都很涣散,这也是那个项目失败的原因之一(关于这两个项目的情况,可以查看2004年第4期《程序员》杂志上关于托普的那篇文章中的相关内容)。

好好考虑考虑吧,国内的管理者,我们的员工大部分都是有血性的,除非你选人错误,而这种错误往往发生在你选择的项目经理身上,而不是下面的开发人员身上!

0
0

  相关文章推荐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519483次
    • 积分:6899
    • 等级:
    • 排名:第3315名
    • 原创:156篇
    • 转载:76篇
    • 译文:12篇
    • 评论:77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