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颗头骨 第四章

转载 2006年05月17日 12:35:00
正文 第四章 新任务

  

  几天之后的晚上,我接到命令说卡梅斯团长要面见我,并且指定要莎娜同行。我猜不透卡梅斯的意思,也无暇多问,因为穿过绿泥森林时我还要顺便看一下魔兽。这一批魔兽本是由我管理,因为最近忙于炼制药粉,就交给了马维茨,而他去戈斯威山之前,又把魔兽交给了他的弟子看管。就在刚才,我接到了魔兽出事的紧急汇报。

  我带着莎娜在绿泥森林中央找到训练场。一个面色青白的年轻人正在铁笼边忙碌着,见到我立即迎上前来,老鼠般的小眼睛闪闪发亮。我认得他是马维茨的学徒。

  “基洛队长,您好。休息一下吧,到映霞港还有好一段路呢。”他突然发现说溜了嘴,想要转移话题,但我已经觉察到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映霞港?”我紧盯着他尖瘦的脸。“是谁告诉你的?”

  “这……”年轻人嗫嚅着,不敢看我。“是这样,刚才这里出了点事,我想这些魔兽是属于团里的,应该让团长大人知道,所以就……我想您多半会到映霞港去见团长的。”

  我心里有些不满。越级汇报很令人讨厌,但他是马维茨的学徒,我也不好多说。“算了,”我挥挥手,“出了什么事?”

  “有几个人穿越绿泥森林,遇到我们的魔兽,打了一场。有三头死了,还有几头受了伤。”

  我吃了一惊。这批魔兽是特地从北方迷雾森林运来的巨眼獠,非常凶猛,很少有人能打败它,何况加了嗜血魔法。仔细检查过尸体后,我又察看了受伤的几头巨眼獠,不由得思索起来。

  看起来,两头是自相残杀而死,另一头很明显是被杀死的。另外,我又发现了一些魔法痕迹。普通旅行者做不到这些。会是谁干的呢?

  “马维茨知道吗?”我问道。

  “知道。我第一个向他汇报的。”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地走开了。和他争论是没有意义的,再说我得赶紧去见卡梅斯。

  借着灵浮术,我们迅速向映霞港前进,午夜时到了城外的小山坡。从这里望去,映霞港犹如一座豪华繁复的巨大烛台,端坐在帕提娜海前方。我留下莎娜,独自进了卡梅斯的小屋。

  “基洛,近来有什么进展?”卡梅斯象往常一样坐在帷幕后面,我只能隐约看到他的影子。

  “在炼制药粉。另外,我捉了一只金眼魔狼。”

  我简单叙述了一下最近的工作,并且提到魔兽的事。卡梅斯似乎非常关心这件事,当我说到伤口上的魔法时,他打断了我。

  “是什么样的魔法?”

  “受伤的几头似乎中了‘冰环暴’,那是很古老的法术。死掉的三头中,有一头看来受过光明魔法接触。”

  卡梅斯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铃。不一会儿,黑袍法师克鲁诺走了进来,在他身边是个高大的金发剑士,这个人我也认识,是克鲁诺的搭档,第二分队队长塞隆。难道最近要有什么大的行动?如果没有重要的事,各分队队长是很少正式会面的。

  我很快就知道了答案。杀死魔兽的人正是第二分队追踪的对象,卡梅斯并且指示我协助他们进行拦截。我一边应承,一边暗自猜测对方的身份。我很想看一看究竟是谁能杀死魔兽,又能引起卡梅斯如此重视,不过看来是没机会了,因为我的任务只是帮助第二分队穿越森林而已。

  克鲁诺和塞隆出去之后,屋子里陷入了寂静。不知怎么,看着黑沉沉的帷幕,我忽然对这个神秘的团长产生了一丝厌恶。从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团里更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事情,我虽然独居在森林深处,这类传言倒也听过不少,大多稀奇古怪、牵强附会,我是从不放在心上的。

  “基洛,”卡梅斯突然问道,“你认识一个叫菲尼斯的人吗?”

  我一愣,随即记起这个名字。“是个吟游诗人。五年前我听过他的歌吟。”

  “噢。”卡梅斯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对了,你现在的搜灵使者,叫莎娜是吧,听说她在搜灵诅咒下撑了四个月?她来了吧?”

  “在外面。”

  莎娜被叫了进来,紧贴在我身边站好。我似乎感到两道目光隔着帷幕打量莎娜,而她只是静静地站着,如同一尊美丽的雕像。

  “唔,很好。象这种生命力旺盛的女孩现在很少见了。基洛,你为什么不让她进行试炼呢?如果能通过的话,她的潜能会进一步发挥,也能再重新开口说话了。”

  “那对我没什么用。作为搜灵使者,她现在的能力已经够了。”

  “对我可能有点用。”卡梅斯缓缓说道。“我的侍女不太够了。这样吧,要是她能撑过下个月,你就把她带来,我亲自安排她进行试炼。”

  我象是挨了一拳,血液飞快地涌上头顶。震惊之下,我只顾机械地应声退出房间,竟没有过多留意莎娜的眼神。后来我才记起,那时她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象两团跳跃的火焰。

  我在树林中堆起一个简单的祭坛,然后布置好魔法阵。第二分队的佣兵戴着护符,一个接一个走上去,在雾气中飞向远方。靠着亡灵之力,他们可以迅速穿越森林,到达多林河边,并在那儿设下埋伏。灵浮法阵并不需要我来维持,只要发动它并注意保持平衡就可以了,不过在护符上书写咒文还是让我疲惫得很。克鲁诺站在我身边,神色有些焦急。

  “什么时候去取骨龙?”

  “再过一会儿。莎娜已经先回去准备了。”我回答。

  “但是灵浮术的速度……”

  “不,克鲁诺,我们有更快的方法。”

  我打心眼儿里讨厌这个黑袍法师,关于莎娜的事多半是他告诉卡梅斯的。我承认在“血狮”的生活使我变得自私、冷漠,但我轻易不去侵犯别人。我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取得的,就算使用邪恶的手段,那也是用我的生命和鲜血去换。而克鲁诺不仅自私、贪婪,还爱占便宜,好象世上的一切都该归他所有。那两只骨龙是我心爱的宠物,即使是马维茨来借用“大眼”的时候,我也犹豫再三。这次要不是卡梅斯亲自下令,我绝不会把“毒牙”借给克鲁诺。

  所以我打算稍稍让他吃点苦头。这很容易,只要在灵风术里多加一个小恶灵就行了。飞过森林上空时,克鲁诺屁股底下的树干左摇右摆,吓得他脸色惨白,十指紧紧抠进木头缝里。

  “我说基洛老兄!你能不能让它稳一点儿?”黑袍法师在风声中哑着嗓子高叫。

  “可我这边很稳哪!或许它们对你不够熟悉……”

  我正要继续挖苦他,突然感到一股奇异的热力从头顶传来。亡灵们开始骚动,随即散开,树枝顿时失控坠下,我们来不及施法就一头栽进森林,经过一阵奋力挣扎,双双挂在树上。

  我顾不得整理划破的衣服和皮肉,抬头望去,立刻被眼前的奇景吸引住了。天空中横着一道光迹,是颗流星,但却比普通流星长得多。它贯穿天穹,泛着淡淡的银光。仿佛有种慑人心魄的力量从流星那里传过来,毫无顾忌地洒向大地,我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压力。

  “那是什么?”我喃喃自语。

  “光明之子。”克鲁诺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我的短杖被树干碰断了,无法再施展灵风术,只好用灵浮术载我们回去。幸好离住处已经不太远,天亮之前可以赶得到。一路上,黑袍法师显得心事重重,脸上现出极深的畏惧。

  “基洛老兄,”他终于说道,“你知道我们第二分队要追踪的是谁吗?”见我不作声,他自顾自地说下去:“那是摩里巴兰神殿的神官,要去找六神器。你听说了吗,卡梅斯其实是魔族……”

  “那只是传言罢了。”

  “传言?老兄,你整天呆在森林里,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黑袍法师的嗓音更加嘶哑。“黑暗封印已经裂开了,而光明之子刚刚诞生,你也看到刚才的流星了吧。但光明现在非常弱小。平衡之神预见了这件事,所以派出他的神官,想借用六神器暂时压制黑暗,等待光明成长。”

  “以我们‘血狮’的力量,要消灭一个神官并不难吧。”我淡淡地说。

  黑袍法师哼了一声。“并不那么简单。和那神官同行的还有五个人。阿拜迪恩大陆上,最强盛的佣兵团不是我们‘血狮’,而是‘银鹰’。现在‘银鹰’的前团长正受雇保护那个神官。曾经独自一人对抗几百个强盗的半兽族狂战士也在队伍里。还有一个精灵族丫头,她手里拿着古老的里欧兰法杖……”

  里欧兰法杖?那是九百年前大劫难的遗物,也是阿拜迪恩大陆最有名的三根法杖之一。难怪那些巨眼獠会伤在“冰环暴”之下……

  “上一届‘盗贼之王’的传人,”克鲁诺继续说道,“大陆盗贼工会里排名第三的‘风之手’也和他们同行。他们还找了个向导,是吟游诗人菲尼斯。”

  菲尼斯。这是我今天第二次听人提起这个名字。这本来应该勾起我的回忆,但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却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我控制住情绪,使语调保持平稳。“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有什么关系?”黑袍法师大笑起来。“这是多好的机会啊!把他们几个人消灭掉,黑暗就会先于光明成长起来,那时大陆就是我们的天下!反过来,要是让他们凑齐六神器,我们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别把我扯进去。”我冷冷地说。“是你们黑袍法师要和光明对立。我只是个死灵法师,并不信奉黑暗之神。”

  “别做梦了,基洛!”克鲁诺大吼。“你以为那些人会把你归入光明一派?看看你自己,一身黑袍,浑身是死尸味,手上还套着几个死人头骨!和亡灵作伴就是邪恶,谁有耐心分辨我们的不同?在人们眼里,你我是一路货!你把那些年轻姑娘脱光了象死尸一样赶来赶去,让她们在前面送死,你居然还说自己不属于黑暗一派?”

  “你给我闭嘴!”我的胸膛象风箱一样剧烈起伏着。“那是搜灵术必须的程序!我从不把搜灵使者当死尸,我当她们是人!要不是有我保护,莎娜根本撑不了这么久,三个月前就该被毒蜘蛛咬死了!”

  黑袍法师紧盯着我,象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突然他咧开嘴笑起来。“有意思!原来你那次中毒是因为她?死灵法师为了保护搜灵使者,竟然搞得自己躺了半个月?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基洛老兄。可惜她就要成为卡梅斯团长的侍女喽……”

  “莎娜绝不会去做侍女!”我吼道,然而我马上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克鲁诺的眼睛忽然紧缩,象两颗白森森的牙齿在眼窝里一开一合。我的怒气顿时消了一半。

  “莎娜做不了侍女。”我声音缓和地补上一句。“她的生命力还不够强,没法通过试炼的。”

  克鲁诺一言不发,只是从喉咙里发出几下低沉的干笑。

相关文章推荐

美国发生机器人致人死亡事件,维修技师头骨被击碎

导读 通常当人们担心机器和工作时,他们担心的是自动化会夺走他们的生计,而不是他们的生活。不过一场关于恶棍机器人杀害人类同事的诉讼,揭示出更多可怕的可能。 外媒Quartz就...

人头骨ZB模型

  • 2014-06-25 01:12
  • 5.36MB
  • 下载

第四章——u-boot之Makefile

编译u-boot就两步 make tiny4412

oracle官方文档概念第四章

  • 2015-07-21 18:46
  • 691KB
  • 下载

Learning Spark - LIGHTNING-FAST DATA ANALYSIS 第四章 - (2)

接着续,每天5分钟:Learning Spark - LIGHTNING-FAST DATA ANALYSIS 第四章 - (1) 聚合 当数据集被表述成键值对,通常是想要对所有元...

C++ Primer Plus 学习笔记 第四章 03

声明:本文整理自《C++ Primer Plus》 100天之第04天 01 使用new创建动态结构 inflatable * ps = new inflatable; 把存储...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中的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算法推导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