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颗头骨 第五章

转载 2006年05月17日 12:37:00
正文 第五章 黑暗与死亡

  

  克鲁诺带着骨龙离开时,天已经亮了。我坐在木屋前摆弄药瓶,几次错把磷粉当成骨粉倒进石臼,差点儿着火。后来我干脆把它们扫到一边,靠在木桩上出神。

  黑袍法师的话使我心情很糟,但他说的是实话。自从当上死灵法师,我便成了邪恶的化身,到处遭人唾弃,他们根本不去想,九百年前对抗魔王的时候,一大批死灵法师都曾站在人类一边。人的血肉之躯无法抵御利爪和剧毒,如果没有僵尸、骷髅在前面冲锋铺路,人类战士连魔王的影子都见不到。但是几百年来,死灵法师遭受的偏见越来越深,最后竟落到被人们到处追打的地步。为了生存,死灵法师们不得不躲进深山、沼泽、荒野,少数留在城镇的也只能谎称是通灵师,从事招魂或是托梦的工作,勉强糊口。

  人心就是这样自私、狡诈,当需要你时,便把你奉为英雄,目的一旦达成,英雄立刻被踩入泥坑。没错,死灵法师很多时候要运用黑暗灵力行动,但法师们从不掩饰自己的做法。而世上的人,明明在绞尽脑汁想夺取你的一切,表面上还要做得冠冕堂皇;明明存着黑暗之心,却还要用光明作掩护。侵略邻国时,总要说是“圣战”、“正义”,陷害别人时,脸上还能堆满笑容!五年前,要不是洛芙几次搭救我,我早就被钉在祭坛上烧死了。然而连洛芙最后也背弃了我,指责我堕入黑暗。爱情终究敌不过世俗。

  于是我逃走了。在绿泥森林的角落里,没人会来驱赶我,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大陆上的一切都与我毫无关系。就算世界毁灭,也和我无关。

  我当然知道逃避是无能的表现。但我不是神,不是英雄,只是个平凡的法师。所以我选择做一个旁观者。或许有人拥有改变命运的能力,可我没有。

  “如果你有这个能力和机会,你会不会尽力去改变命运呢?”我脑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随后我就愣在那儿,盯着树梢上升起的太阳,许久不动,直到眼睛发花。我跳了起来,在木屋前转来转去,象一只迷路的蚂蚁,无数念头在我心里翻涌起伏,我把药瓶和法术材料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于是抓起木椿向石臼捣下去——然后,那些磷粉终于着起火来,搞得我手忙脚乱。

  “莎娜!”我叫道。“来帮我收拾一下!”

  莎娜屋里没有回答。我等了一会儿,又叫了几声,仍然不见她出来。

  或许是去砍树枝了,我想。我走进自己的屋子,拿了水桶和扫帚,一转身却发现我的法术书摊开在桌上。我一惊,昨天临走时我明明把它放在左边抽屉里了。那么一定有人进过我的屋子。我环顾四周,没有任何凌乱的迹象,也没有丢失什么东西。最后我的目光落在法术书翻开的地方。

  “搜灵术的解除:

  解除搜灵术通常只由施法者亲自进行,方法是选取性质相反的材料来配制,并须注意咒语的次序……由于施法时所用材料的不确定性,由其他人解除搜灵术非常困难……

  如果施术者死亡,其所属的搜灵者将很快成为灵尸。但若搜灵者能够经受住试炼的考验,便可压制住体内的亡灵力量。在任何一个墓地都可以进行试炼。为此,搜灵者需要一小瓶硫磺,少许蝙蝠尿,三颗磷骨珠以及一些骨粉,按下图布置魔法阵……”

  试炼?我急忙扑到储物架前,果然,硫磺少了一瓶,地上还洒着一些骨粉。

  “莎娜!”我高叫着跑出屋外,抓起背包,一路奔入深深的密林。

  呼啸的风声盖住了一切声音,我的脸被刮得生疼。我按照小恶灵们指引的方向前进,渐渐地,亡灵气息越来越重,普通人可能感觉不出来,但对于我这个死灵法师,那股阴冷而腥臭的气味几乎令我窒息。没过一会儿,碎骨墓穴那黑洞洞的入口便出现在眼前。我几乎是一头栽进了墓穴,小腿在洞壁上擦出一条血迹。莎娜毕竟不是死灵法师,根本不懂吸血恶灵的可怕。在碎骨墓穴的地下坟场,连我都必须小心行事,更何况她只是个搜灵使者。

  我跌跌撞撞奔向坟场中央。恶灵的笑声四面回响,到处都是绿莹莹的磷火。不知跑了多久,我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间宽阔的石厅,足以容纳几百人。就在石厅中心,一团猩红色的雾气隐约裹着一个身体。红雾向外延伸出无数细丝,象个蜘蛛网,却又如水妖的头发一样轻轻飘动,大大小小的绿色磷光沿着细丝出入,仿佛一大群苍蝇围着腐肉穿梭。我几步跨上前去,短杖直伸进红雾之中。必须阻止莎娜的试炼,否则她一定会被吸血恶灵变成干尸。

  驱逐法术立即起了效果。红雾逐渐消散,莎娜的面容现了出来。我突然感到浑身发冷——莎娜双眼紧闭,两颗尖牙从丰满的红唇中伸出来,末端还滴着灰绿色的涎水。她那闪着栗色光泽的头发,此刻竟然变成尸骨般的灰白。

  “莎娜!”我伸手搭上她的肩膀。就在这时,她慢慢睁开眼睛,慑人的红光射在我脸上,几乎发出“噼啪”声。但在她掐住我的喉咙之前,我已经从背包中取出传送魔法卷轴,随手甩开,用力掷在地下。

  阳光从半开的门外照进来,我身上忽热忽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硬木椅子硌得我背上生疼,不过和腿上的疼痛比起来,也就不算什么了。莎娜半卧在我脚下,尖牙用力刺进我的小腿,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血液不断向外流去。

  吸血恶灵的诅咒太深太久,只有血沸咒能够对抗。对于死灵法师来说,原则上没有消解不掉的诅咒,只看自己的能力如何了。我的每一滴血液都会使恶灵的力量减弱一分,当莎娜体内的恶灵被完全消融,她就会恢复正常。

  只是,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多血液供她吸食。

  看着莎娜的白发渐渐变深,我不禁想要抚摸,却抬不起胳膊。由于失血过多,我几乎瘫在椅子里,意识逐渐模糊,唯一清晰的就是腿上的痛楚。尖锐的刺痛象电流一样冲击着我的全身,似乎有许多小蛇在我体内游走不停,忽而左冲右突,忽而纠缠盘旋;它们使我麻痹酥软,还伴随着阵阵抽筋般的快感。慢慢地,我竟然喜欢上这种感觉,它让我非常放松,甚至有种幸福和满足感,连灵魂都在飘荡舞动。我开始享受痛苦与快乐的交替冲击,头无力地歪在椅背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清醒过来。莎娜正仰头看着我,栗色长发垂在胸前,眼睛象两汪清泉,波光荡漾,映出我的人影。

  “没事啦?好啦?”我虚弱的声音掩不住怒气。“谁让你偷偷去试炼的?想脱离我的控制,去给卡梅斯当侍女?休想,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

  我费力地咽咽唾沫,嗓子里有股腥甜味,眼前直冒金星,心脏跳动声象铁锤敲击木桩,震得耳朵直响。

  “莎娜,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卡梅斯要侍女做什么?”那些传言一句句浮现在我脑中。“他对她们施了法术,立在黑水晶花坛里,用骨魂粉掺进泥土埋上,就象栽树一样,然后在你的后腰或是肚脐上打个洞,每天取你一杯血,作为他的日常饮料!你居然还以为那是什么好差事!而我,虽然让你做搜灵使者,但却把你当成伙伴,遇到危险我还会救你……”

  我骤然发出一阵长笑,随即剧烈地咳嗽起来。

  “没错,一个死灵法师,居然用自己的血来救一个搜灵使者,而且当你吸我的血时,我居然还感到快乐!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我笑得越来越响,最后变成一串嘶哑的鸣叫。莎娜站起来,脸上也浮起一个古怪的笑容。她无声地笑着,眼眶里却盈满泪水。

  我觉得我们都要疯了。

  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人世间,想不疯恐怕都很难吧。

  我在极度虚弱中睡去,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我勉强撑起身子,头象要被锯开一样,疼得要命。我找了些药粉吃了,然后就去看莎娜。

  看来她的情况不太好,脸上透出一块块红斑,额头火烫。我想叫她起来吃些东西,但她只是迷迷糊糊看我一眼,便又转头睡了。我知道她的生命力消耗太大,便施了个灵制术,暂时压制住她体内的亡灵,随后趴在桌边再次进入梦乡。

  这一夜非常安静。外面没有一丝风,连蟋蟀和黑颈鸟的鸣声都消失了,一切都沉入死一般的静寂。好几次我忽然惊醒,只听到莎娜断续的呼吸,时轻时重,带着微弱的温暖气息。这使我心里很踏实。我在暗影里费力地看着莎娜的侧影,似乎有种安祥的气氛涌起,如潮水般翻卷着,充塞了屋里的每一寸空间。

  后半夜我出去采草药。走出门外时,我竟然对这间小屋产生了些许留恋。我没有用灵浮术,只是慢慢踏着露水行走,任凭冰凉的草叶隔着衣服拂在小腿的伤口上。黑黢黢的树丛象许多怪异的肢体,潮湿腐烂的气味刺得我喉咙发痒,偶尔传来尸骨碎裂的轻微爆响。绿泥森林的夜,象平常一样阴森恐怖,但我心里却泛着一丝温情。这感觉如同一个熟悉的影子,因为久违而显得有些陌生,围绕在我身边,挥之不去。

  自从洛芙死后,五年来我从未亲近过任何女人——并非我故意压抑自己,而是长期与亡灵相伴的生活侵蚀了我的欲望。“血狮”的佣兵们经常要面对各种危险,战斗之后不论是胜是败,都需要发泄内心的压力,而囚屋中那些毫无抵抗力的女人是他们释放情绪的极好工具。但我对这些毫不关心,也并无兴趣。甚至当搜灵使者们在我面前脱去衣服,露出青春的身体时,我也从不动心。在我眼里,她们和骷髅的区别只是更加鲜活、丰满,更为赏心悦目而已。

  但这次有点不同。莎娜似乎激起了我心里的某种东西,给我的平静生活带来了一丝波动。三个月前,当我为了救她而受伤时,我便知道自己已经不仅仅把她当成搜灵使者,而更倾向于作为我的伙伴。也正是从那时起,莎娜对我的态度也有所变化,她开始默默关注我的饮食起居,于是我经常能吃到美味的蜜菇炖野兔,如果我不舒服,她不用吩咐就会自动烧些热水来。而我也更加注意她的安全,在战斗中我为她付出了更多的保护。

  我想人是需要付出的,这和人的自私本性虽然互相矛盾,但确实是人性的另一面。总要有些什么东西让人来关心一下,否则人就会感到缺憾与失落,正如失去幼仔的母猴,往往会抢来其他母猴的幼仔来抱养。这是卑劣自私的人心中唯一的闪光之处吧。有一个可以为其付出的对象,人会感到快乐,不管这个对象是个人、是条狗还是一盆花草。

  但这种快乐通常不会长久,正如世上那些美好的东西从来不会长存。莎娜很快就会离开我,或者死于亡灵的力量之下,或者死在卡梅斯的黑水晶祭坛中。虽然后一种情况是我不愿看到的,但在“血狮”这种组织中,违抗团长之命就等于自杀,尽管我对生死看得很淡,可也不想随随便便就死掉。能让我甘心付出生命的人早已不在了,只留下一颗头骨,还有些许回忆。

  晨曦来临的时候,我爬上一个小山坡。树木从这里开始稀疏,多林河在远处奔流轰响,似乎因为要绕过森林而感到不满。幽蓝的天空逐渐变浅,隐约有一丝红光透过薄雾射进林中,与空地上的点点红色互相映衬。

  火焰草是旅行者饥饿时的补充,也是配制药剂的好材料。我小心地摇下草叶上的露珠,滴在铁罐子里,随后把它们连根拔出,放进随身的布包。这项工作费了我不少时间,直到太阳高照,露水全都消失无踪。然后我又找到一株接骨木,割了些树皮,这东西治疗发烧效果很好。

  白天我很少使用法术,在阳光下强制役使亡灵有可能招致它们的不满甚至反抗。所以我仍然象来时一样走回去,直到正午才来到住地附近。摸着腰边鼓鼓的药包,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我忽然闻到生人的气息。我一惊,随即分辨出这是女人的气味,但和莎娜有所不同——而且还不只一个。我疑惑地停了停,便大步走向木屋。

  那气息的来源就在屋前。四个衣衫破烂的少女被绑在一起,用粗铁链紧紧拴在木桩上。她们全都披头散发,手脚被绳子磨出道道血痕,望向我的眼神中满是恐惧。

  看来团里又洗劫哪个村庄了,我一边想一边审视她们。这几个女孩都年轻而健康,苍白的脸庞泛着陶瓷般的光泽,很适合做搜灵使者。我静静地看着她们,突然头皮一麻——从莎娜屋里传出几声嘶哑的咒骂,那正是我熟悉的语音。

  木门猛地撞在板壁上,发出震耳的巨响,我扶着门框,身体由于愤怒而微微发抖。克鲁诺尴尬地从床边坐起来,黑袍扔在一边,莎娜半裸着身子,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昏迷。

  怒火令我阵阵晕眩,眼睛象要凸出眼眶,一时间我竟发不出声音,只是用手指着克鲁诺。这家伙迅速穿上衣服,不敢抬头看我。

  “你出来。”我终于从嗓子里挤出这句话。

  克鲁诺闪过我身边,匆匆走出屋子。他很快恢复了镇定,脸上居然也现出一丝气愤。

  “基洛老兄,何必发这么大火呢?你看,我给你带了四个来,全都是新鲜的,还没人动过。至于这个莎娜,你都用了这么久,也该拿出来让大家分享一下吧?”

  放药草的布包不知掉到哪里去了。我紧紧捏住短杖,差一点把它弄断。

  “克鲁诺,你犯了我的规矩。”我缓缓说道。“莎娜只属于我个人,并不是团里的财产。现在,你挑一种喜欢的死法吧。”

  “怎么,你居然想杀我?为了这个搜灵使者?”克鲁诺惊异地盯着我。“就算我不碰她,过几天她也是团长的侍女了。你……”

  “你这只黑乌鸦!”我吼道,“你碰了她,就要付出代价!”

  “代价?”黑袍法师蓦然大笑起来,同时戒备地退后几步。“老兄,看你那站都站不稳的样子,是受了伤吧?你还能有多大本事?既然你逼我动手,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倒想看看,那些亡魂会不会大白天出来帮助你!”

  “别忘了你的黑暗法术在阳光下也要受影响!”

  “那么咱们就试试,看黑暗和死亡哪个更恐怖吧。”克鲁诺伸手取出一块黑水晶,托在手上,如同一只妖异的眼睛。

  我知道克鲁诺是个经验丰富的黑袍法师,而且狡诈毒辣,很难对付。如果是在夜间,我又没有受伤的话,还有些把握,但现在我确实不敢保证能胜过他。但我也顾不到那么多了,满脑子都想着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家伙。显然克鲁诺也知道,即使不借助亡魂,死灵法师也仍然是不可小看的对手,因为大部分诅咒术不需召唤亡灵,况且我手腕上的骨镯可以提供有力的魔法抵抗。因此我们谁都不肯轻举妄动,只是象两只斗鸡一样互相瞪视,等待下手的时机。

  那四个被绑的女孩坐在不远处,目光在我和克鲁诺身上来回移动。我不知道她们更盼望谁获胜,多半是希望我们双双死掉吧。忽然,她们全都向我身后望去,然后我就听到了那个消失四个月的声音。

  “基洛!”莎娜倚在门边,双唇微微张开,眼中射出异样的神采。宛如被惊雷击中,我呆呆站着,脑子里乱成一锅粥。那一瞬间我完全忘掉了克鲁诺还在我身后,等我醒悟过来时,已经晚了。黑袍法师先我一步完成了咒文,剧烈的疼痛如刀锋般穿过我的脑袋,我的后半句咒文卡在喉咙里,眼前阵阵发黑,感到莎娜的手扶住我的肩膀,然后我就倒了下去。

美国发生机器人致人死亡事件,维修技师头骨被击碎

导读 通常当人们担心机器和工作时,他们担心的是自动化会夺走他们的生计,而不是他们的生活。不过一场关于恶棍机器人杀害人类同事的诉讼,揭示出更多可怕的可能。 外媒Quartz就...

人头骨ZB模型

  • 2014年06月25日 01:12
  • 5.36MB
  • 下载

MRI脑部图像头骨剥离方法研究

  • 2017年08月26日 15:47
  • 197KB
  • 下载

第五章:浏览器的嗅探和特征侦测

浏览器的嗅探现在已经不推荐了,但在某些场合还是需要的。比如一些统计脚本。在标准浏览器里,提供了document.implementation.hasfeature,可惜有bug,不准确,目前,w3c又...

读机器学习(周志华)笔记第五章

  • 2017年12月11日 16:58
  • 2.12MB
  • 下载

信息安全导论-第五章身份认证

  • 2017年12月06日 23:57
  • 1.44MB
  • 下载

思科CCNA第一学期第五章答案

1 在 IPv4 环境中,路由器根据什么信息在不同的路由器接口之间转发数据包? 目的网络地址 源网络地址 源 MAC 地址 公认端口目的地址 ...

数据挖掘原理与实践 第五章 ppt

  • 2017年11月02日 20:22
  • 4.23MB
  • 下载

《数据结构》第五章树和二叉树 教学设计

本章,总时问分为1.5周,共三次课来来学习。两次上课(9周周一和周四),一次实验(10周周四)。以下是教学设计。 第四章 字符串和多维数组   教学设计 一、课前预习任务 学习资料    ...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第七颗头骨 第五章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