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我的成长(二)

852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二)



    小时候的调皮是远近闻名的,居民院里大爷大妈没有不认识我的,爬墙上树水平绝对一流!刚开始还有大爷大妈劝我下来,后来就没人管了,他们认为我是个野孩子。几米高的房顶几分钟肯定能到顶。我一天到晚就在墙头和树梢上活动。别人的妈妈每天下班回家都在地上找孩子,我妈每天要在天上找孩子,这是妈妈后来笑着和我说的。
    常在墙上走,难免不失足。我小时候的外伤浑身都是,每到夏天总要把膝盖摔得体无完肤,至今还记得好几次从两米的多的墙上倒着头掉下来,直接摔了脑袋,一个大包老高,和独角兽似的,不哭,自己晕晕乎乎的溜达回家了。还让钢筋划着手过,一条很深口子都看见白色的骨头了,自己翘着手鲜血一滴滴的滴了一路,妈妈领我去医院,缝了三针,依然不哭,大夫很惊讶,直夸我勇敢。和小孩子打架,被六角砖拍在头上,满脸血,还疯跑着满街去撵人家,当时就把那小孩吓毁了,晚上就带着家长到我家来道歉,他以为我快死了。
    你问我为什么我爸妈不管我?
    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爸爸就在离家挺远的地方开了个小卖店,当时青岛没有像样的大超市,这种小卖店就成了居民生活用品的主要来源,我印象中生意还是挺红火的。生意好自然需要人照料,爸爸妈妈就成天靠在店里,只有妈妈每天晚上十点小店关门以后回来。我呢,只有睡觉的时候能见到妈妈,好几天见一次爸爸,而且见到爸爸大都是在床上睡觉。
    那时超级调皮捣蛋的我基本上一天没人管我,姐姐那时上高中,下午五点放学,我三点就放学了,在外面一直玩到晚上十点再回家。老师布置的作业虽然每天都完成,但那都是在同学家写的,有时我放学根本不回家,几个同学一起“竞赛”写作业,你可想而知作业的质量了。
    还记得当时校长的那句话么?要我跟不上就回家再等一年,我上小学的学习是根本不放在心上的,作业都是竞赛完成的,其他的什么都不做了。但是成绩一直在班里的中间,六年都是如此,成绩比较稳定。
    那时的小学老师在班上批评我是经常的,因为我上课不老实,经常做些“小动作”,要不就是和同学说话,要知道那时候在小学是严厉禁止的。每次开完家长会老师总是单独把我妈留下再开一个小会,搞的爸爸妈妈每次都为开家长会的事情发愁,可是最令我不理解的竟然是这样一件事情:
    有一次开完家长会,老师按照惯例把我妈留下,小声的和我妈说:“你看是不是带这个孩子去医院看看,他是不是多动症,这个病早治有好处”,搞得我妈也吓了一跳,将信将疑的说好。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别人上课都背着手坐,我坐不住,但也不至于是多动症啊。
    由于爸爸商店里有好吃的,我经常放学走二十分钟的路去找爸爸,这期间要过好多条马路,我不畏“艰险”,去找好吃的。商店周围的孩子都认识了我这个“小掌柜”,也都愿意和我来往,因为我能分给他们东西吃。印象中那时的日子过的,真是very beautiful,几乎没有我没吃过的零食,雀巢的花心筒冰激凌我一天一个,不过是从后面偷吃的,那时这种四块一个的冰激凌还是很奢侈的。很快的,我成了小店周围的孩子王。
    别看我上小学了,还超级好动,但依然有些呆,别人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我爬墙上树的本领一流,家里的小孩子经常利用我的这个“特长”,去周围的工厂里去偷些铁块铁丝之类的卖钱,我也傻呼呼的跟着干,卖了钱我分得少,他们分得多。后来知道这叫盗窃国家资财。当然也有被抓住的时候,人家反映到学校里了,于是我小学就有了进教导处的经历。
    我是不是个野孩子?我想不是,我也有另外的一面。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21433次
    • 积分:394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13篇
    • 转载:2篇
    • 译文:0篇
    • 评论:20条
    文章分类
    文章存档
    最新评论
    我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