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四)2005年我的第一次软件行业创业,烧掉30万、2年时间打水漂的惨痛教训

3853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我的合伙人加入后,我们两个开始阶段经常交流,怕沟通不畅,就干脆住一起了,住一个房间了,还签订了一些协议,创业不能轻易放弃,若谁放弃净身出户等,若有债务还需要承担,他也从家里拿了1万元入股,我们按30%:70%的股份进行权益分配,我觉得要跟其他人合作,需要拿出一些诚意,我就让他管理公司的财务,日常开支,费用报销都让他管理,人事权利也给他,业务也给他管理,我负责培训及开发相关任务。

   两个人合作了,总比单枪匹马一个人干好多了,我们先是更换了办公场地,我们到大学里租用了空闲的办公场地,费用略高一些,但是办公环境很好,很像样,我也很心动,创业初期的房子还没到期,我们就搬迁过去了,这时,住的和办公的地方严格分开了,我们在学校旁边的村庄里,租了一个很大的农民房,进行了粉刷,干干净净的,又买了一些双人床什么的,这时候回头看看,的确是提高了不少。

   创业半年多了,一直没能好好休息,正好碰上市里资助的浙江省少数民族运动会,我正好可以参加,还顺便可以在温州玩几天,在宁波训练一段时间,是业余级别中的业余级别的那种娱乐性的活动,我就报名参加了,在活动期间,由于我自己的疏忽,晚上睡觉时没有把宾馆的门锁好,正好那天晚上小偷过来,把我的崭新的笔记本电脑给偷走了,监控里也都被录了下来,保安也没及时发现,就这么好好的笔记本电脑送给小偷了,哎,还没赚到钱,就赔进去一个崭新的IBM笔记本,只能再买一个了。

   到了新的办公场地,我们也稍微添置了一些办公设备,一点点儿钱,很快就用完了,交房租的钱没有了,我的合作伙伴,向他哥哥借了大概有2万元,我们缴纳了几个月的房租,创业初期的房租大概浪费了3个月的,估计有5-6千的损失吧,还有网络费用等,稍微损失了一些,不过损失不算大。

   由于办公环境改善了,形象也变了,也有专门的人做业务,我们就想,先以培训为主,因为培训是先收钱,后干活,能有现金收入,资金好周转,培训好了后可以干活,干活了又有钱可以赚了,这样很容易进入良性循环,我们就按这个思路没出一个月,又有好几个人过来参加我们的培训,我们的培训当时是不满意可以按比例退款,是真退,我觉得做人是需要有诚信,不是说把钱骗过来就可以,只收不退的,我相信我也有这个培训能力。

   有些学生家里没钱,说白了,学生一般都没钱,我们也是创业初期,所以有些暂时无法交钱的学员,也进行了培训,其实真正按规矩缴纳费用的人很少,大部分人是先交了部分钱,因为大家知道你是创业公司吧,不敢一次性把费用缴纳,本来上大学花了不少钱,毕业了还交培训费,的确是难,但是直接上岗吧,还真啥也干不了,都是帮倒忙的那种。无法一次性缴纳的,按协议,每个月再交其他的费用,其实后来很多人就拖欠着不交,我也心软不可能就撵走吧,虽然开始做培训没赚到钱,但是起码人气是上去了,基本上很快就到了20来个人了,也不孤单寂寞了,大家也都在比较认真的学习。

   为了节省费用,我们经过计算后,打算自己解决伙食问题,聘请了我搭档的亲戚来我们这里做饭,每个月给1500-2000的工资,包吃住。这期间,我犯了创业者很忌讳的几个错误,首先我不应该把财务权利交给别人,因为钱才是命脉,再信任,也不应该把财务权利给别人,其次,由于培训学员是陆陆续续来的,收费的标准不统一,课程的进度不统一,费用也没能一次性都收上来,导致这些学员能拖就拖,能欠就欠,后来我手上几乎留下了接近10万的欠条,我总不大可能每个人去打官司吧?接着,我不应该管伙食,众口难调,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不是省那点儿钱的事情,光炊具的采购就花费了不少,而且平时蔬菜的采购等,也没有监督,导致费用结算时,这些伙食费也是相当惊人的,而且真的创业成功了,这个伙夫算啥呢?正式员工?还是临时工?

   由于我这个人比较大气,电话什么的,都没控制、电费、水费等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觉得这些都是小钱而已,几个月下来后,结帐时,简直让我惊讶,电话费每个月4000多元,电费水费相对来说还少点儿,加起来也有2000元吧,对创业公司来讲这些费用是实在是不小了,赚来这些钱难,花掉很容易的,更何况他们花的不是自己的钱。

   这个阶段,虽然外表人丁旺盛,但是财务还是亏损状态,我又向我小妹妹借了几万进行周转,他们都很支持我,我基本上要多少,给多少,这时候,我妈妈也提醒我,已经烧进去不少了,需要注意点儿,别烧得最后啥也没有了,但是他们相信我有翻盘的机会,我在他们眼里,一直是他们的骄傲的,一直是能给他们创造奇迹的那种,所以也没控制我的开支,基本上我需要,我家人就会及时转账给我,支持我创业。

   这期间,又是培训,又是接项目,又开展外包业务,阵脚有些乱了些,我感觉整个公司,干活的就是我一样,要培训需要我来讲课,要做项目也需要我来做,项目接下来了吧,还需要很多很多事情需要我来做,虽然很累很累,但是内心还是很充实,一定要杀出条血路来,一定要成功,苦点儿累点儿也认了,好在我是蒙古族从小吃肉喝纯牛奶,从小身体比较结实,否则,估计累死在那个阶段了,吐血而亡了,那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压力。

 

  我们这边人气兴旺,我们旁边的一个小公司看着干这个好像很有前途一样,也开始进行培训业务了,也开始跟我们竞争拉学生,拉培训生,其实宁波城市也不是很大,想学习IT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经常会有同一个人,到我们这里来了解情况,也到他们那边去了解情况,同一个人,我们也希望他来,他们也希望过去,但是总的来讲,我们没有互相出什么大矛盾,你不犯我,我不犯你阶段。由于跟当地的培训机构发生了利益冲突,还在当地的报纸头版上以反面报道的方式,上了头条,说我们是没有培训资质的骗子培训公司,被描述得很残忍,简直是骗子的化身,工商局来查我们,税务局来查我们,我还被叫过去谈话,公司里来培训的人心里也惶惶的,就是有钱也不继续交培训费了,过一天算一天,看局势的变化。

   由于人多了,需要有像样的培训内容,培训教材,我又通宵几天,把培训内容的概述、培训计划,必须要掌握的技能等进行了整理,打印成册子,然后对学员进行考核,了解他们学习的程度及掌握的情况。

   这期间经常会发生,由于接的项目紧急,无法有条有理的安排课程讲解,学员的水平也参差不齐,来的先手顺序也不一样,遇到了很多麻烦事情,学员的学费收集也成了大问题,大家都不肯交学费,但是外面的人是看不出来这些问题的,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时候,正好我搭档的同学也在这个学校,他们有几个人也有创业的想法,而且有一个水平不错,脾气也很好,年纪也比我大一些,主要研究java技术,我们想让他帮我们讲课,还有一个家里稍微有钱,可以注资入股,这个人想往业务销售方面发展,正好也吻合我们的发展方向,我们开始慢慢进行接洽交流,大家也投机,都想干点儿事业出来,这是我老家的一个朋友也过来南方寻找机会,在我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他举得我的创业思想很好,他也想入股。但是,他想管理整个公司,这个人比我大10岁左右。

   这期间也有很多奥秘的事情,我不想把自己辛苦创业的公司拱手相让给别人经营管理,5-6个人合伙,谁出多少,谁管哪部分,谁分多少股份,谁拿多少钱,就扯不清楚了,天天为你多了1%,你少了2%,就为这些争执了接近2个月,没达成共识,公司进入了内耗阶段,我无法全身心投入做培训,也无法全身心投入做项目。

   这时,我的最起初的创业合作伙伴,有了分家的念头,开始暗地拉拢人员,闹独立,但是这期间我由于忙于项目上的事情,没有能及时发现这些问题,分家闹了前后1个月,他挖走了一个核心的开发人员及几个培训生。

   这问题出来,他挖走的核心开发人员,正开发了接近半年的一个OA的项目,做了一半,还没能做好,项目就这样被中途废止了,前面收好的定金还需要按合同进行赔偿,这个项目由于是我接的,我自己拿出钱,把这个项目进行了赔偿,虽然那半个月给那个核心开发人员发的工资虽然不多,但是接近半年也不少了,在加上项目的赔偿,再加上我的指导及投入的精力,几乎是给我造成了*3的损失,让我元气大伤。

   其实,这一切我也不怪别人,也怪我自己,公司开一天,有一天的成本,大家的吃吃喝喝,还有房租等,给我的压力也很大,每当我从家里人要钱垫支时,我心里也很不高兴,脾气也变得暴躁了一些,觉得自己这么累,你们还不能理解我,脾气变得暴躁了,就进入了恶性循环了,一切以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了。


 由于人员过多,办公场所无法装下这么多人,我们又想扩大规模,希望通过能规模产生效应,租下了几百平米的整个一个楼层,进行了最简单的装修,网络,电线等进行了改造,也做了像样的门面,钱不够,我搭档又向他哥哥借了几万,进行了垫支,办公场地的租金大概6万左右的样子,当时学校也给了我们优惠。

有了更大的办公环境后,我们有了一个计划,在年内培养100名开发人员,然后接上海的外包,由于这些人,对日语英语的水平不高,还有我们的业务能力也没有直接接外包的能力,就定位按地域差,接上海的二次外包,这样把握比较稳妥一些。

   为了打开局面,我在宁波当地找了营销能力强,技术能力不太强的公司进行合作,签订了开发OA的合作计划,我们出技术,销售公司出一些开发成本,每销售一套,我们在进行利润分配,这样有了比较长远的合作计划,我心里也好受了一些,安排了一个技术骨干,专心做这个项目,为了加快公司的发展速度,我们也挖了几个开发工程师过来,因为自己培训,见效期太慢了,知根知底的人直接挖过来,跟我们一起创业,后来经验表明,我们能挖别人的,别人也能挖我们的,这些人,后来也都被别的公司挖走了,其实挖人不是长久之计,只是短时间解决问题的
方法。

    由于我的表达能力、技术的积累及深度还可以,基本上碰上专业的客户,一般都能谈成项目,我们接到了苏州明基的外包订单,有了比较稳定的收入来源,但是这个单子是通过中间人签订的,所以项目利润都被其他人拿走了,我们辛苦都是被商人赚钱,干了几个月后,我实在不想继续这么做了,做了大量的工作后,我们直接跟明基签订了外包合同,但是问题又出来了,我培养的一些开发人员,明基也很喜欢,他们就挖我的员工,挖了好几个过去,人啊,都往高处走,有更好的公司希望他录用,他也不会讲啥诚信,客户想挖人,员工想跳槽,我也没办法,跟客户翻脸,只能默许跳槽,这样给我的损失是很大的,后来我也不想做明基的外包了,小公司创业真难啊,就算有项目,客户来挖你,员工想跳槽到更好的公司去。

   也接了安徽一家大型IT公司的软件项目,由于项目工期进展,要求高,我们外派的工程师,搞不定,我只好亲自出马,花费了2个月时间,把那个项目彻底摆平,做项目过程中我发现,要是自己不亲自出马,员工的精神状态就会下滑,信心会下降,与客户的沟通就会出现问题,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不能指望普通员工能干得那么出色,遇到这样的事情,只能我冲刺,亲自督战,亲自知道,亲自感染他们。

   在苏州明基做项目过程中,由于工作压力太大,我们的2-3个工程,不管是加薪还是调休,死活就不想干IT软件行业了,只有一个念头、辞职,也不是跳槽,由于工作太累了,就不想干这个行业了,到了后期,又一个比较出色的工程师,被杭州一家大公司,上万的月薪挖走了,哎没办法人家大公司有钱啊。

   不管怎么样,这期间接近了收支平衡,但是也危机重重,每个月几万几万的进入,几万几万的出去,这期间我感觉战线拉得太长了一些,我们基地在宁波,客户在苏州,项目也有合肥的,苏州还需解决员工的租住问题,还租了房子,每个月2千不到一些,加上水电费等大概需要2500左右,需要几个月的房租一次性垫付,还需要有押金,项目也是不稳定的,但是租金是稳定的,不可能由于没有项目了,就房子可以退款了,没那个说法的,若遇上那样的事情只能认赔了。

   当时我也有些鄙视我的客户,总想着挖我的员工,为啥就不想挖我?挖了我,培养几十个人都可以,甚至几百个人也可以,而不是挖几个小员工,其实没多大用的,一将难求千兵易得的可能没那个理念。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5359251次
    • 积分:53366
    • 等级:
    • 排名:第52名
    • 原创:321篇
    • 转载:1649篇
    • 译文:19篇
    • 评论:161条
    博客专栏
    网上乐园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