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语言歧视

830人阅读 评论(3) 收藏 举报

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的一代人都知道,革命导师马克思为了写成《资本论》,曾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图书阅览室里埋头苦读,研究大量文献和资料,并因日久天长,在他看书的坐位下面的地毯上,磨擦出两条长长的足印。并且我们知道大英博物馆图书阅览室里,至今保留着一个当年马克思每天去看书的“专座”,和专座下面的两行脚印,以作为马克思当年在此刻苦研究学问的历史见证。怀在朝圣般的虔诚,我曾经两次去大英博物馆寻找马克思的足迹,可惜每次未果。第一次,正好赶上星期天,博物馆不开,第二次,在大英博物馆里因同去的对木乃伊、对古文物比起崇高的、伟大的、抽象的马克思来更偏爱,于是等耐心逛完了这些,再找图书阅览室,临关门了。所以此事一直引以为撼。
昨晚,偶尔在网上看到有个网友参观大英博物馆时对此事所做的调查,勾起了我这段记忆。当然更激发我兴趣的是事实的真相:
原来大英博物馆图书阅览室因每天来者众多,他们绝不会为某一个特定的读者安排特定的座位的。而且也不可能有个读者可以每天坐在同一个座位上。每一个读者都一视同仁,至于地板,图书馆的主管说,他们的地毯是经常换的,不可能磨出洞来。图书管理员还提起,很多中国人都问过她这个问题,但在地上磨出印来,“funny but impossible”。
(原文:http://www2.wofeila.com/goto_topic.php?tid=1752&goto=lasttopic
在这里我不想对这个充斥着谎言的教育体系又多了一个“三人成虎”的典故来发感慨(留待日后声讨),而是我突然对长期蛰居在博物馆里的马克思生存状态有了些兴趣。
据说,“马克思花了整整四十年的心血,阅读了各种书籍、文献和资料达一千五百多种,才终于写成《资本论》,从而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四十年磨一刀,自然是厚积而薄发,这是后马克思时代的人的荣幸,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荣幸。不过,在马克思这漫长的写作过程中,无经济来源,一直靠他人(身为资本家的恩格斯)资助,其许多活动经费也都来源于恩格斯赚取的“剩余价值”。这样一个无谋生一技之长的,依靠他人资助来维持生计的人,按时下国内报道的惯用的定式,分明是“无业人员马某”。百度一下“无业人员”关键字,几乎都是同犯罪报道相关联,说“几乎”,是因为我还看到了有一条记录是“关于无业人员养老保险交纳问题”。当媒体用“无业人员”称谓来关注某个当事人时,其良苦用心地球人都知道。可有谁曾看到这样的报道:“……在这紧要关头,无业人员某某某挺身而出,勇斗歹徒”;或者这样:“……经查,做了好事不留名的原来是无业人员某某某”。骂人可以不见脏字,歧视一个人照样可以以事实为依据。这如同中国功夫,“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对于马克思这样的革命导师,我们又发明了一个用词,叫“职业革命家”,我也注意到被称为"职业革命家"的在我们语文课本中出现的还有熟知的左联五烈士柔石,殷夫等。职业革命家者以革命为为职业,不过革命家毕竟不同于以前的绿林好汉,无法靠杀富济贫来维生,那他们的经济来源除了个人搞点副业,比如投槁,理论上就只能是那些对革命资助的经费中聊以为生。这即不在传统的三百六十行,也不属现行讲的农工商贸领域,所谓无正当职业。可一旦被称为"职业革命家",顿时不知高尚了多少倍。
革命者,暴力推翻现行政权也,当人类社会迈入了二十一世纪,我等出于对社会主义的无比热爱,出于对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的无限憧憬,自然个个愿意自称是坚定的革命反对者,愿意光荣地成为反革命队伍中一员。但不幸的是,如果有人由此想成为一个"职业反革命家",那面临的是要被打入“无业人员”行列的待遇。阿Q说,“和尚摸得,怎么我就摸不得?”,“职业”的称号跟革命扯上边的时候,比起小尼姑的头来,又不知要神圣多少,岂能随便就给?

British Musuem 大英博物馆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3802次
    • 积分:98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4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26条
    文章存档
    阅读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