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与学生的暴强辩论

转载 2006年05月29日 01:13:00

  “信耶稣不合科学。”一个哲学教授上课时说。

  他顿了一顿,叫了一个新生站起来,说:“某某同学,你是基督徒吗?”

  “老师,我是。”

  “那么你一定信上帝了?”

  “当然。”

  “那上帝是不是善的?”

  “当然。上帝是善的。”

  “是不是上帝是全能的?他无所不能,对吗?”

  “对。”

  “你呢?你是善是恶?”

  “圣经说我有罪。”

  教授撇撇嘴笑:“哈,圣经。”顿了一顿,说:“如果班上有同学病了,你有能力医治他,你会医治他吗?起码试一试?”

  “会。”

  “那么你便是善的了……”

  “我不敢这么说。”

  “怎么不敢?你见别人有难,便去帮助……我们大部分人都会这样,只有上帝不帮忙。”

  一片沉默。

  “上帝不帮忙。对吗?我的弟弟是基督徒,他患了癌症,恳求耶稣医治,可是他死了。上帝是善的吗?你怎么解释?”

  没有回答。

  老教授同情他了,说:“你无法解释。对吧?”

  他拿起桌子上的杯,喝一口水,让学生有机会喘一口气。这是欲擒先纵之计策。

  “我们再重新来讨论。上帝是善的吗?”

  “呃……是。”

  “魔鬼是善是恶?”

  “是恶。”

  “那怎么有魔鬼呢?”学生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是……上帝造的。”

  “对,魔鬼是上帝造的。对吗?”

  老教授用瘦骨嶙峋的手梳梳稀薄的头发,对傻笑着的全体同学说:“各位同学,相信这学期的哲学课很有兴趣。”

  回过头来,又对站着的那同学说:“世界可有恶的存在?”

  “有。”

  “世界充满了恶。对吧?是不是世上所有一切,都是上帝造的?”

  “是。”

  “那么恶是谁造的?”

  没有回答。

  “世界有不道德的事吗?有仇恨、丑陋等等一切的恶吗?”

  该学生显得坐立不安,勉强回答:“有。”

  “这些恶是怎么来的?”

  没有答案。

  忽然老教授提高声调说:“你说,是谁造的?你说啊!谁造的?”

  他把脸凑到该学生面前,用轻而稳定的声音说:“上帝造了这一切的恶,对吧?”

  没有回答。

  该学生尝试也直视教授,但终于垂下了眼皮。

  老教授忽然转过身来,在班前踱来踱去,活像一只老黑豹。同学们都进入被催眠状态。

  这时老教授又开腔了:“上帝造这一切的恶,而这些恶又不止息的存在,请问:上帝怎可能是善的?”

  教授不断挥舞着他张开的双手,说:“世界上充满了仇恨、暴力、痛苦、死亡、困难、丑恶,这一切都是这位良善的上帝造的?对吧?”

  没有回答。

  “世上岂不是充满了灾难?”

  停了一下,他又把脸凑到该新生面前,低声说:“上帝是不是善的?”

  没有答话。

  “你信耶稣基督吗?”他再问。

  该学生用颤抖的声音说:“老师,我信。”

  老教授失望地摇了摇头,说:“根据科学,我们对周围事物的观察和了解,是用五官。请问这位同学,你见过耶稣没有?”

  “没有。老师,我没见过。”

  “那么,你听过他的声音吗?”

  “我没有听过他的声音。”

  “你摸过耶稣没有?可有尝过他?嗅过他?你有没有用五官来感觉过上帝?”

  没有回答。

  “请回答我的问题。”

  “老师,我想没有。”

  “你想没有吗?还是实在没有?”

 

 

“我没有用五官来接触过上帝。”

  “可是你仍信上帝?”

  “呃……是……”

  老教授阴阴地笑了:“那真需要信心啊!科学上强调的,是求证,实验,和示范等方法,根据这些方法,你的上帝是不存在的。对不对?你以为怎样?你的上帝在哪里?”

  学生答不上来。

  “请坐下。”

  该同学坐下,心中有说不出的沮丧。

  这时,另一个同学举起手来,问:“老师,我可以发言吗?”

  老教授笑说:“当然可以。”

  学生说:“老师,世界上有没有热?”

  教授答:“当然有。”

  “那么,也有冷吗?”

  “也有冷。”

  “老师,您错了。冷是不存在的。”

  老教授的脸僵住了。教室里的空气顿时凝结。

  这位大胆的同学说:“热是一种能,可以量度。我们有很热、加热、超热、大热、白热、稍热、不热,却没有冷──当然,气温可以下降至零下四百五十八度,即一点热也没有,但这就到了极限,不能再降温下去。冷不是一种能量。如果是,我们就可以不断降温,直降到超出零下四百五十八度以下。可是我们不能。“冷”只是用来形容无热状态的字眼。我们无法量“冷”度,我们是用温度计。冷不是一种与热对立的存在的能,而是一种无热状态。”

  课室内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

  “老师,”该学生竟又问:“世上有没有黑暗?”

  “简直是胡混。如果没有黑暗,怎可能有黑夜?你想问什么……?”

  “老师,您说世上有黑暗吗?”

  “对……”

  “老师,那么你又错啦!黑暗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无光状态。光可分微光、亮光、强光、闪光,黑暗本身是不存在的,它只是用来描述无光状态的字眼。如果有黑暗,你就可以增加黑暗,或者给我一瓶黑暗。老师,你能否给我一瓶黑暗?”

  教授见这小子大言不惭,滔滔不绝,不觉笑了。这学期倒真有趣。

  “这位同学,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学生说:“老师,我是说,你哲学的大前提,从一开始就错了,所以结论也错了。”

  “错了……?好大的胆子!”老教授生气了。

  “老师,请听我解释。”全体同学窃窃私语。

  “解释……噫……解释……”教授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待情绪渐渐平伏后,即使个手势,叫同学们安静。让该同学发言。学生说:“老师,您刚才所说的,是二元论哩。就是说,有生,就必有死。有一个好的神,也有一个恶的神。你讨论上帝时,所采用的,是一个受限制的观点。你把上帝看作一件物质般来量度,但是科学连一个“思维”,也解释不了。科学用电力,又用磁力,可是却看不见电,看不见磁力,当然,对两者也不透彻了解。把死看作和生命对立,是对死的无知。死不是可以**存在的。死亡不是生命的反面,而是失去了生命。”

  说着,他从邻坐同学的桌子内,取出一份小报来,说:“这是我们国内最下流的一份小报,是不是有不道德这回事呢?”

  “当然有不道德……”

  “老师,你又错了。不道德其实是缺德。是否有所谓'不公平'呢?没有,'不公平'只是失去了公平。是否有所谓'恶'呢?”学生顿了一顿,又继续说:“恶岂不是失去善的状态吗?”

 

老教授气得脸色通红,不能说话。

  该学生又说:“老师,就是因为我们可以为善,也可以为不善,所以才有选择的自由呢。”

  教授不屑一顾:“作为一个教授,我看重的是事实。上帝是无法观察的。”

  “老师,你信进化论吗?”

  “当然信。”

 

 

“那么你可曾亲眼观察过进化的过程?”

  教授瞪瞪该位同学。

  “老师,既然没有人观察过进化过程,同时也不能证实所有动物都还在进化之中,那么你们教进化论,不等于在宣传你们的主观信念吗?”

  “你说完了没有?”老教授已不耐烦了。

  “老师,你信上帝的道德律吗?”

  “我只信科学。”

  “呀,科学!”学生说。“老师,你说的不错,科学要求观察,不然就不信。但你知道这大前提本身就错误吗?”

  “科学也会错吗?”

  同学们全体哗然。

  待大家安静下来后,该同学说:“老师,请恕我举一个例子。我们班上谁看过老师的脑子?”

  同学们个个大笑起来。

  该同学又说:“我们谁听过老师的脑子,谁摸过、尝过,或闻过老师的脑子?”

  没人有这种经验。

  学生说:“那么我们能否说老师没脑子?”

  全班哄堂大笑 。

相关文章推荐

串口调试工具暴强集合!

  • 2013-05-31 07:49
  • 5.52MB
  • 下载

VB编写暴强刷流量工具

  • 2008-10-17 05:07
  • 112KB
  • 下载

Stanford-CV华人教授李飞飞写给她学生的一封信,如何做好研究以及写好PAPER

李飞飞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视觉领域的牛人。  De-mystifying Good Research and Good Papers  By Fei-Fei Li, 2009.03.01  ...

如何做好研究以及写好PAPER--Stanford华人教授李飞飞写给她学生的一封信

De-mystifying Good Research and Good Papers  By Fei-Fei Li, 2009.03.01    Please remember t...

暴强!U盘修复的小工具

  • 2009-09-20 15:50
  • 271KB
  • 下载

ISSUE 153 学生们应该质疑老师教授的东西而不只是被动的接受

TOPIC: ISSUE153 - "Students should bring certain skepticism to whatever they study. They should ques...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中的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算法推导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