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 — 引子

原创 2006年05月17日 10:19:00

 

当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的時候,却沒有一丝喜悦。天上的月亮依旧是圆的,这让我很不舒服。下意思的摸了摸左手中指上的那个戒子,这是传说中的龙眼指环。但我从沒有感觉到它的力量。在我看來它更像是一個宝石戒子。摇摇头,我又想起了达丽丝,她也许从来沒有想过我会杀了她,其实我也沒有想过,但这只是在我看到戒子之前。

 

    达丽丝是一個预言家,但又和我所見过的預言家不同,全身裹着一件深黑色的袍子,脸上围着一条黑色的纱巾,只有一对明亮的眸子露在外面。充满智慧。她不仅年轻,还非常的美丽。这让我很是奇怪,預言家是把生命献給了黑暗的人。(把年轻的生命卖給了黑暗, 从而获得預知的能力 )达丽丝却是个例外,第一次见到她我就明白,她不应该是属于我所存在的这个世界的。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怀疑她并不真的是个预言家。虽然依靠她的預言我躲过了那次致命的追杀。 

 

    莎克特的长矛是从达丽丝的胸前穿透而出的,那是一根很普通的绿矛,绿的透明,又带了点妖艳。我清楚地记得达丽丝的眼神,充满了惊讶,夹带了一些悲哀, 却沒有愤怒。达丽丝流出來的血竟然也是紅色的,这让我很是彷徨。而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来了,像被人偷窥一样,我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左手紧了紧握着的火神剑,那种不安的感觉少了些,这把剑是我在烈火神殿借来的。说实话,地狱真是个让人讨厌的地方。如果不是那天所有的烈火精灵都去了恶魔殿?我現在都可以想像当瑞斯卡看到神殿大厅的祭壇上的火神剑不见的時候的表情,瑞斯卡這個魔鬼掌管烈火神殿也有几百年了吧。

 

    突然,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更加强烈。打量着四周,和十年前一样,周围都是森林。我清楚的感觉出,注视我的人就在左前方不远的那棵树的后面。我看了一眼莎克特,他立刻向右边奔去。跟了我这么多年,他自然会明白我的想法。我甚至已经看到窥视者眼中流露出的警惕和惊讶,于是我跳了起來,在空中右手自然的摆着手势最后伸出食指, 一道魔法神箭順著指尖出去打中了窥视者……

 

    沒有悬念,躺在地上的是一個年轻的木精灵,已经死了。左手紧紧的握着一張角弓,身上丝丝冒着烟。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但我不得不杀了他。虽然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年轻,我看得出他还不到三十岁,这样的年龄对于精灵来说还是个儿童。

 

莎克特这个時候走了过来,每次看着他,我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莎克特是个典型的洞穴人。但他又和其他的洞穴人不一样,竟然不是瞎子。(洞穴人因为终年在矿洞里生存,眼睛早已退化掉了) 莎克特的头上戴着個像刺猬一样的帽子,这让我一度很是感冒,而在他戴上我強加給他的骷髅冠之后,我最终決定还是让他戴着刺猬帽子。

 

    我決定向森林的西边走,因为那里有一座壁垒。壁垒里面我丟失了一個宝物, 幸运三叶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它对我很重要。而且,我清楚地记得,十年前我就是在那里受到的狙击。添了添干燥的嘴唇,复仇的渴望使我的血液沸腾了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我想。虽然我也沒有料到这么短的時間我能再次打开地底通道。

 

    向西前进的速度並不快,因为我的伤还沒有痊愈,身体始终有一种被焚烧的感觉,我知道那是烈火精灵临死前的反噬。想起來也真是有够倒霉的,拿到火神剑的我並沒有按原计划离开烈火神殿,而是走进了后殿。一进去就发现了一个小家伙,在觉得奇怪的同時我毫不犹豫的放出了霹雳寒冰,小家伙並沒有如我想像中的倒下,反而向我飞了过來……

   

     “主人” ,莎克特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立刻停下脚步,因为我也感觉到了,一个,二个,三个,有三个生命体从后面追来。在他们出现在视野之前,我跳上了右边的一棵树上,屏住了所有的气息。接着就出現三道身影,一個穿着银白色衣服,左肩露出红色箭羽的大精灵和两个穿 着青色衣服,同样带着羽箭的成年木精灵,我立刻发现自己碰到麻煩了,因为我没有理由怀疑他们都是不神射手,而且他们的左手都拿着战弓。我一次只能干掉一個精灵,那么剩下的两个精灵的箭矢必定会要了我的命。 在沒有绝对的把握前,我只有选择等待。

     

    三个精灵的脸上很明显的出现了困惑。看着莎克特,我的嘴角不由帶着点得意。 就在莎克特跟着我后的第三年,维美主义的我终于成功的消除了他具有洞穴人代表性的驼背。而他那拖到地的尾巴则在二年前为了帮戴斯夺回牛头王位,被戴斯的叔叔耿纳给齐根砍断了。虽然最终耿纳死在了莎克特的绿矛下。但现在想起来依旧一身冷汗,他是个可怕的家伙,还有他永不离身的武器 迷斧。据说这把斧头里面有个迷宫,而被它砍死的生命的灵魂会永远的困在里面。当然,这把斧头现在的主人是戴斯,可惜他为了养伤和整顿王国,没有跟来。现在的莎克特简直就像个人类, 唯一的遗憾,就是他那顶刺猬帽子。

 

    “人类,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仿佛是印证我的分析,中间那個大精灵首先冷靜了下來。

 

    该死,我暗暗诅咒了一句,发现刚刚错失了一个完美的偷袭机会。但是来不及后悔,我知道不能再等了,跳下树的同時我的右手飞快握紧再張开,一道寒流从手心涌出,在双脚落地前我成功的向中间那個大精灵打出了我最得意的魔法 - 霹靂寒冰。不容多想,我滚到了对面的草丛中,立刻又弹了起来,魔法神箭快速的打向一个木精灵,因为他手中的弓箭正指向莎克特,而莎克特的绿矛也正穿透了他对面的一個木精灵。魔法神箭打中这个木精灵的時候,他手中的箭矢也放了出去,我清楚的看到那支羽箭插在莎克特的后脑勺上,并晃动着。变故接着发生,莎克特跳了起来,猛的抽出绿矛,狠狠的刺在了地上那个中了我魔法神箭的精灵身上。这一声惨叫过后,四周又变得格外安静。

 

    这是我接受莎克特戴着刺猬帽子的第二个原因,我始终没有搞清楚这鬼帽子是

用什么材料制作的。但当我提出用火神剑来试试这个帽子的时候,我看到了莎克特的眼中闪烁着绿光。于是这个提议很难继续下去。

 

记忆中莎克特第一次眼中闪绿光是在八年前,也就是我刚碰到他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很弱小,至少比站在他面前的怪物小很多。那是一只来至地狱的怪物。长着一个大老鼠一样的脑袋,一对红红的肉翅,却翘着一支狮子一样的尾巴。每次想到这我都忍不住想笑,造物者的失误。但这并不表明它那满嘴闪光的牙齿和一对锋利的爪子因此会是摆设。我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是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整个过程及其短暂,莎克特的眼中绿光一闪,怪物的胸口上就插着一支绿矛,而他的肩膀也缺了一块,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但接下来的事情却直接导致我收留了他,他扯下怪物的一块肉,开始咀嚼起来。我发誓,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呕吐。

 

“主人” ,莎克特再一次打断了我的回忆。

 

四周一片漆黑,抬起头,原来月亮不见了。我不由的慌乱起来,我在害怕什么呢?这个世界根本不会有令我害怕的东西存在。于是我冷静了下来。突然间又觉得有些奇怪,最近的我老是陷入回忆之中。难道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我又想起了达丽丝倒下去的眼神,好像是如释重负,又好像是一种解脱。狠狠的摇了下头,我不可能会忘记什么的,我想,但也许幸运三叶草会有我想要得答案。

 

于是我们接着向西走,这一路上都很安静。

 

相关文章推荐

公有PaaS的浴火重生

迄今,云计算已出现了近十年。公有PaaS作为云计算的重要产品之一,也已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随着互联网行业的不断发展,公有PaaS也不断的进行着演变。尤其是Docker的出现,对其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本...

【就业明星】我的就业之路,在改变中重生

刘锋,iOS 1120就业班 就职于北京比邻畅想科技有限公司 iOS开发工程师,月薪13000元    导语:刘锋,从小一直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老师眼中的乖学生。曾经上过知名的大学,学...

天影宝盒重生版

  • 2016年04月04日 19:56
  • 7.23MB
  • 下载

是毁灭还是重生——从浏览器大战看未来软件发展

软件领域将向何处发展? 这个问题可能是所有IT人都在想的问题,谁掌握了这个问题的要点,谁能先知先觉,那么就能引领这个行业。但是很多情况下,我们无法预测未来,只能在埋头苦干的过程中迷失方向。 最常见...
  • swarb
  • swarb
  • 2011年11月17日 11:27
  • 463

内存卡重生修复软件.zip

  • 2014年01月22日 13:40
  • 229KB
  • 下载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转世重生 — 引子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