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纪念马加爵君(太强了,不得不转)

标签: 生活生物
3314人阅读 评论(3) 收藏 举报
分类:
马加爵君被捕了,这个消息我是十六日下午才知道。被捕者手刃四人,结果固免不了一死,然而于生者又是何其的悲哀啊。本来我只想保持沉默,正好晚上出去吃饭,碰见文学青年杨爱萍君,她说,“马加爵君被捕了,先生难道不准备写点什么吗?”我沉默。“先生还是写一点吧。”是啊,我正有写一点什么的必要了。倘使我真相信有所谓在天之灵,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慰安,——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一言不合,遂奋起以铁锤击之,直哉马加爵君!杀人偿命,而置生命于不顾,勇哉马加爵君!

 

 

我并不认识马加爵君,只隐约的知道,他就读于云南大学生物系,这自然还是在事发后才得知的。传闻他亦是牌友,一日打牌于同学发生争执,遂怀恨在心,乃诱其入瓮,取预先准备之铁锤,于其头部猛击数下,于是死掉了,如是者再三,共戕敌四人,皆以胶带裹之,实于宿舍铁柜中云云。

 

 

我向来是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这世上恶人本来就多,法律、秩序云云,都是靠不住的,若不再多几个马加爵君杀杀他们的气焰,这将是个什么世道!然而造化又总是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隐忍苟活于这惨淡的现实!生活于这样的世界,已经使我艰于视听了。

 

 

不错,马加爵君来自农村,从广西到昆明求学,带着家乡清新的泥土气息,然而等待他的,只是都市人的冷眼而已。然而他们不知道,乡下人也有乡下人的颟顸和狡猾,乡下人的手可以种庄稼,浇大粪,同样,也可以掐断城里人的脖子。

 

 

这次尤使我佩服的,是马加爵君策划之周密,头脑之静冷。使用的器具乃是铁锤——一击致命,匿尸的地方乃是宿舍的衣柜,杀人的策略乃是个个击破,实施的技巧乃是瓮中捉鳖,三天之内,连毙四人,犹得神助。

 

 

惜乎潜逃的路线太不明智,竟是取道广东湛江转至海南三亚,粤、琼二地,皆为警力充沛之域,全国通缉,悬赏捉拿,安得不败?设若马君远走西北,匿身戈壁,结果亦未可知也。据传,马君被捕时,正席地啖饼,亦未负隅顽抗。思及至此,不禁黯然,英雄末路的悲哀,亡命天涯的苍凉,不过如此。

 

 

马加爵君终于死于叛徒之手,在这样的中国,25万是足够出卖一切,更何况是一个于自己毫无干系的人。看着摩的司机满足的笑容,我只有悲哀,人吃人的世界,吃别人,也被别人吃。

 

 

而现在等待马加爵君的,不过是一颗上膛的子弹而已。都道桂系的兵素不惧死,现在,马加爵君又做出如此耸人之事业,广西人之不惮死,信然!

 

 

见过马君的几张生活照,他的鼻子,以及肌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样的鼻子,很快就没有气进出了,这样的肌肉,下面蕴藏着涌动滚烫的鲜血,也将很快停止流动。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然太平,马加爵君一个人的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是给善于钻营的官员以加官进爵的良机——如他的名字暗示的一样。

 

 

在海南看守所,马加爵君的态度是温和的,待遇似乎也不算坏——如果不是给媒体一个虚假的印象——喝的是蜜桃汁,还有烟抽。这和蔼的旧影,将永远为人们记得。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马加爵君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134031次
    • 积分:1525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17篇
    • 转载:7篇
    • 译文:2篇
    • 评论:99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