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大学老师列传

1517人阅读 评论(1) 收藏 举报
                                                                  朱金灿
     工作了,无聊的时候,大学生活里的浮光片影便浮现在眼前,仿佛是在昨天发生一样。出于怀念,我特写下此文。文章尽量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但也夹杂了我个人一些感情色彩,欢迎大家点评。版权所有,转载者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林老师

    这是我们那一届学生接触最早的计算机老师。他教我们计算机文化基础。想当年林sir也是个厉害角色。当时我们上机不安份,玩些游戏,干些见不得老师的勾当。林sir发火了:“上机时可以熟悉一下word,powerpoint,可以练习一下dos命令,写个批处理文件,可你们......我告诉你们,计算机学得最好的不是你们信工和计科,而是工程、材化那些院系,关键是人家脚踏实地......”一席话说得我们面红耳赤。
                            黄老师
     说信工的事不提黄老师真是太不给黄老师面子了。大一时黄老师给我们上思想道德修养。本来这种课会给人一种枯燥的印象,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也有一些有趣的插曲。记得有一次黄老师在课堂上放映《刺激1995》(又译《肖申克的救赎》、《月黑高飞》)。本来说好这节课放映上半部,下节课放映下半部。谁知到下节课黄老师不放映,于是立即招致堂下一片抗议声。
 
    期末时黄老师给我们布置的作业是《大学四年规划》。不知现在她有没有布置这样的作业呢?这是一份很重要的作业,不过其重要性可能要等到你毕业时才意识到。
   成绩出来后舍友见我的思想道德修养是优,他的是良,气得不打一处:“怎么给了良我呢?”我笑着说:“那说明你的思想境界没有我高”。我想:上课我积极发言,我就没有见过你小子发言,你得良是正常。不过这优良的评定标准是不是这个呢?也许只有问黄老师才清楚,但是学生是否也有权知道呢?
    由此我想到考试的学生知情权问题。中国教育比较虚伪的一点是:它从来都是声称考试(高考等选拔性考试除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检查学生的学习情况,从而让学生弥补自己的知识漏洞。我想学生的学习情况不仅应让学生知道,更应让老师知道。首先我们假定一个前提,就是考试能够真实检查出学生的学习情况。考完试之后,老师和学生之后会有怎样的动作呢?老师当然要批改试卷,或许还要针对试卷写一份总结,比如这道题答错的人比较多,这个知识点应该列为难点,对下一届学生要认真讲解。因为我没有当过老师,不知道其中内情,不好判断。但是作为学生,我是过来人,自然是清楚内情的。学生顶多是几个聚在一起讨论对某道题的看法,或者搞来一份标准答案来比照自己的答案以判断自己能考多少分(说实话在考完试之后能搞到标准答案也是比较少见的)。大家普遍关心的自己能不能过或能考多少分,因为这和来年的奖学金密切相关。在这种情况下,考试的所谓检查学习情况的作用几乎等同于零,至于让学生弥补知识漏洞更谈不上。考试变得完全功利化了。或许从这个角度可以解释作弊行为为何变得无穷无尽和禁而不止了。
                             汪老师
    这是一个印象深刻的老师。给我留下印象的是有关她的一件小事:有一次上课她为了降低教室亮度进行多媒体教学,正准备拉下窗帘,却发现窗帘坏了。她找来教室管理员。教室管理员解释说:原来的窗帘坏了,取走了。汪老师发脾气了:“坏了还不换啊?”一句话说得那位管理员好不尴尬。
    她教我们计算机组成原理。有一次做电路试验。这次电路试验她是逐个检查的,谁做好了,就让她过去检查。我比较苯,倒数第二个做好。汪老师检查的最后一个居然是班上的高手陈小佩。陈小佩实在太认真了,结果不对就不停地试验。汪老师检查了他的实验设计图,然后检查了他的操作,认为都准确无误就予以通过了。(这种实验是做实验之前把电路图画好,实验结果是可以预知的)。
                                          肖老师
    她是我们的C语言老师。记得在教C语言第三章时她布置了几道作业,我们很多互相抄袭,结果她发了一通火。
     不过凭心而论,她的教学水平很一般。她给我上课使我想起我选修的体育课:当时我选
修足球,学校派了一位学游泳的老师教我们踢球。有一次她教我们颠球,我们这些踢惯足球的男孩子笑了起来。她面红耳赤地争辩:“难道不对吗?我可是背熟了教材上关于如何颠球的论述才来教你们的”。
     后来我问班上一位高手:你觉得肖老师教我们C语言教得怎么样。他回答是很糟糕。我丝毫不怀疑肖老师的师德,而是质疑她教我们C语言是否合适。院里是如何为各个专业课配备老师的呢?我想至少得从网上找几道C语言面试题面试一下,通过了才能教我们。
                                              龚老师
    这也一位令人深刻的老师。当初她教我们VC程序设计。至今我依然记得她布置的上机作业。第一个作业是实现一个带有一般功能的字符串类,这可能因为我们没有学过C++,她让我们先熟悉一下C++。第二个作业是显示一幅bmp图片,然后在这幅图片上画图。第三个作业是绘制任意多边形,给这个多边形涂色,移动这个多边形。在做第三个作业时我遇到一个问题:多边形的最后一边连接起始点怎样才算有效?结果直到交作业也没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我交作业时实话实说,告诉她完成了哪些工作,没有完成哪些工作,居然也通过了。
   一班的同学还告诉我一件有趣的事:当时一班的柴树杉大侠正在钻研java,瞧不起微软的末流开发工具VC。结果考试时他在试卷上写上不懂VC,并且把他所学的java知识写上,居然也通过了。
    有时我想:当一名程序设计老师真难,他应该严格要求学生还是不应该严格要求学生?因为他清楚在当前的教育体制下他的学生至少有一部分不喜欢程序设计。如果我是老师,我会对我的学生说:“大学是比较自由的时光,你们有权利去寻找和追逐自己的兴趣。如果在大学四年里你没有找到自己的兴趣或者找到了但是缺乏追逐它的勇气,那么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你的大学白过了”。然后我会严格要求那些喜欢程序设计的学生,而放过那些不喜欢程序设计的学生。

                                               胡老师   
    胡老师是我碰到的很有性格的选修课老师。当时我选修他教授的课《社会与法》(好像叫这个名字)。到了期末我们交论文,结果他当场粗粗地检查了一下,发现是明显抄袭的,立即发回重写。说实话当时我交的那篇也是从网上剪贴,但过了他当场抽检那一关,这下我以为可以过关了。结果下学期我一查成绩,还是没有学分。我不由得暗暗佩服胡老师的厉害,他准是回去之后又把每个学生的论文看了一遍。不过有时我挺想和胡老师辩论一番的,因为他当场抽检的举动是有违法治思想的。你判断学生抄袭的依据是你认为学生不可能写出如此质量的论文。但这属于主观臆断,在法律上是不能作为证据的。你想证明学生抄袭了就得指出学生哪些文字抄袭了。可惜我没有这样的机会,胡老师没有留联系方式给我。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3927381次
    • 积分:44008
    • 等级:
    • 排名:第78名
    • 原创:749篇
    • 转载:80篇
    • 译文:3篇
    • 评论:2426条
    公告


    真名:朱金灿
    主要经历:本科毕业于CUG(武汉)的GIS专业,毕业后参加工作,现在在北京从事软件开发和团队管理工作。曾获有色金属工业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获奖证书链接)。
    我的联系方式:
    EMAIL:clever101#163.com
    研究方向:
    数字图像处理、计算机图形学。

    本博客内容除非特殊说明均属原创,如需转载、引用其中的部分文字,请注意以下几点:

    1)如果我的博客侵犯了你的版权,请给我邮件:clever101#163.com,经核实后我会做出合适的处理。

    2)请在转载(引用)的内容提供本博客中相应文章的链接。如你的作品为非电子读物或纯文本,请给出链接的url。

    3)请勿将我的原创文章用于商业用途。

    4)如果愿意,请给我邮件:clever101#163.com,让我知道我的东西到哪去了。谢谢!

    5)我可以尽我所能回复你在评论中提到的问题,但一般不会给你发邮件,所以请勿留邮箱地址.

    文章存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