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刘和珍君之大排涨价版

转载 2007年09月15日 21:48:00
  共和国和谐二年九月十一日,就是国立ZZ大学召开食堂菜价问题座谈会的那一天,我独
在食堂外徘徊,遇见张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去食堂吃过猪肉什么没有?”我说“
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吃一点罢;趁这几天猪肉还没涨价的时机。” 
 
  这是我知道的,凡是在学校食堂吃饭的学生们,都正是精力充沛的大好年轻,饭量一向
就甚大,在这样子的身体状况下,每天可以在食堂吃点大排为乐。我也早觉得该进去买点
猪肉吃的必要了,这虽然和肚饿关系不大,但是对于我而言,却也只能这样子了。倘使我
能够相信食堂会“涨价不减量”,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
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吃不下去,我只是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一块块肥美流油的大排,洋溢在我
的周围,是我的呼吸几于停滞,哪里还能吃得下去? 学习研究,是必须在吃饱之后的。而
此后几个所谓经济学家的阴险论调,犹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品这最
后一块涨价前的大排的滋味;以我的最大的悲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饥饿,
就将这作为涨价的祭品,奉献于食堂的菜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高昂的菜价,敢于正视瘦小的大排。这是怎样的挨饿者和开怀者?
然而造化又常常为食堂设计,以时间的流失,来洗涤涨价的记忆,仅使留下对高价的适应
。在这对于高价的适应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这似人非人的食堂。我不知道这样的食
堂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食堂吃饭;我也早觉得该去吃一块大排了。离九月十一日已有半个多星
期,食堂的高价快要适应了罢,我正觉得有吃一块大排的必要了。 
 
  在食堂出品的各种菜中,我吃得最少就是大排了。大排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
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一直拿大排的价格和面积来衡量一个食堂的好坏优劣。现在的大
排不是我以前所想所说的大排了,是价格很高的面积很小的大排。 
 
  我第一次在食堂吃大排,是在前几年刚进ZZ大学的时候,那次点了很多菜。其中一样就
是大排;但是我并没有吃太多。知道后来,也许已经在各校区的食堂都吃过之后,我才明
白,食堂的大排性价比还是很高的。其时我才意识到菜价的对于我的生活的影响,心中却
暗自庆幸。我平素想,若是食堂的大排并非如此价廉物美,那么在我第一次没有吃完的时
候,我该是如何的心痛呢。待到大学生活步上轨道的时候,我才能够坐下细细品尝食堂的
饭菜,于是吃大排的回数就较多了,大排也还是始终那样子的价格,那样子的大小。待到
要搬到XX校区的时候,往日的同学们去食堂聚餐,准备刷掉饭卡里最后一点钱的时候,我
才又去买了几块大排。此后似乎就再也没吃过。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最后一
次吃大排了。 
 
  我在十一日的下午才知道学校召开食堂菜价座谈会的事;晚上便得到噩耗,说学校居然
决定,各校区的食堂大多数菜的菜价全面上涨,而大排即在菜价上涨之列。但我对于这些
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食堂的,然而我还不料,也
不信竟会下劣贪心到这地步。况且始终肉块丰厚的廉价的大排,更何至于无端地被涨价呢
? 
 
  然而第二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大排旁边的标价器。还有一个标价器,是猪蹄的
。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涨价,简直就是通货膨胀,因为涨得比原价高多了。 
 
  但是食堂就有声称,说食堂涨价获利其实不多!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其实食堂的菜价还不算高。 
 
  高价,已经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菜可吃呢?我懂得莘莘
学子所以默无声息得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饿倒。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大排,在食堂大厨得手中被分割为数块。自然,把大排切成小块而已
,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价格。但竟还是涨价了,那只有原来二分之一大,
甚至是四分之一大的大排,已是和原来的大排一样的价格,只是在这次的涨价中,涨得还
要高。那白菜,切得细碎细碎,根本看不清楚原来的菜倒底是如何的样子。还有那鸡腿和
鸡翅,也被高高地涨了价。 
 
  始终肉块丰厚的廉价的大排确是涨价了,这是真的,有它旁边的标价器为证;浑圆肥满
的鸡腿也涨价了,有它旁边的标价器为证;只是那虫咬叶黄的白菜还在涨与不涨的边缘徘
徊。当这些菜的价格在标价器上不断上扬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食
堂让学生吃得满意的承诺,学校减轻学生负担的声明,不幸全被这几个数字抹杀了。 
 
  但是食堂的卖菜大妈们却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狂热的渴望······ 
 
  时间永是流驶,食堂依旧太平,有限的菜价上涨,在学校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
学生们在打菜的时候回顾一下往年的菜价,或者给无恶意的闲人作辱骂的对象。至于此外
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饭菜的涨价。人类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
正如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当时用大量工人的血汗,积累起原始的资本,但饭菜涨价是不
在其中的,何况是国立学校的食堂。 
 
  然而既然已经涨了价,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提高青菜;萝卜,豆腐的价格,纵
使时光流驶,一路上涨,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物美价廉的旧影。陶小潜说过,“寒士
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涨价何所道,回家啃萝卜。”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食堂的。但这回却很有几天出于我的意
外。一是食堂居然会这样的涨得这么快,一是流言家们竟至如此的下劣,一是学子们临难
竟能如是之从容不易。 
 
  我目睹学子们的办事,是始于去年,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
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在这一回在涨价上争论不止,虽不改涨价的事实,则更足为学子
的勇毅,虽遭屡次剥削,而终于没有屈服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涨价对于将来的意义
,意义就在此吧。 
 
  饥饿者在沉重的价格下,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进。 
 
  呜呼,我说不出话来,但以此纪念食堂的涨价!  

相关文章推荐

纪念东南融通【仿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

原作者:坚持向左 (东南一同事,未署名) 发表时间:2011/08/20 原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182306158 ----------------...
  • hdfyq
  • hdfyq
  • 2011-08-20 22:47
  • 1722

纪念新股民刘和珍君

一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就是上证综指捅破前期低点的那一天,我独在证券营业部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

HDU 3466 Proud Merchants(01背包/按limit-price从小到大排序)

题目链接: HDU 3466 Proud Merchants 题意: 有nn个商品和预算mm元。每个商品有个价格priceprice,购买限制limitlimit和价值valval,必须在手中剩...

数据结构之排序算法(八大排序)-(八)

排序算法可以分为稳定排序和不稳定排序。在简单形式化一下,如果A[i] = A[j],A[i]原来在位置前,排序后A[i]还是要在A[j]位置前,这才能叫稳定排序。排序算法如果是稳定的,那么从一个键上排...
  • yilip
  • yilip
  • 2015-05-06 10:16
  • 1907

数据结构之排序算法(八大排序)

排序算法可以分为稳定排序和不稳定排序。在简单形式化一下,如果A[i] = A[j],A[i]原来在位置前,排序后A[i]还是要在A[j]位置前,这才能叫稳定排序。排序算法如果是稳定的,那么从一个键上排...

算法入门--堆排序(最大堆,从小到大排序)

#include #include /*由于不会动态获得当前堆的元素数量heap_size,所以暂时用传参的方法,但是当多次运行后发现 为了防止错误应该把heap_size设置为全局变量,主函数初...

程序员必知的8大排

http://blog.csdn.net/pzhtpf/article/details/7559896#comments 前几天,看到一篇前辈的博文“程序员必知的8大排序”,不禁的手痒起来,...

冒泡排序、选择排序、快速排序、插入排序(希尔排序)、堆排序(十大排序)

#include #include #include          void traverse_array(int,int *);     void output_array(int,...

【算法和数据结构】1.6--数据结构之大顶堆(C++实现,并封装堆排序)

在前面的几篇文章中,介绍了线性表的三种数据结构:链表、队列和栈。他们因为各自的特性,都可以方便的支持某一种运算。比如链表相比于数组,其插入和删除的时间代价更为优化。       除了这些数据结构之外,...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中的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算法推导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