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解的三元二次方程组。

原创 2006年05月21日 21:56:00

谨以此文献给我那忘却的纪念---坠落

难解的三元二次方程组


一。
    当我意识到已经陷进去的时候,一切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晚了,我已经忍不住在上课的时候看她,在一切的时候想她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三年了,我对她从未有过什么感觉,可为什么当她坐在了我的旁边的那一瞬间,我似乎已经被爱神之箭射中了。在与她的交谈中,我越来越感到一种无形的引力,我的目光被深深地吸引住,我的身体也不由得向一旁倾斜,我总是设法从那双澈如清潭的黑色的眸子里找到点什么。那么清澈确有那么朦胧,清亮的是那眼神,朦胧的在我心里。
    在那几个星期里,我们谈音乐,谈读书,谈班里的新鲜事,我渐渐地发现她是这么一个聪明而有博学的女孩。更重要的是,她的目光似乎一下子就能射到我的心房,我来不及做任何的掩饰,掩饰我内心的喜悦和慌张。她的眼睛入水般彻动,只要一笑,就如微风般吹过湖面,粼粼波光,而我的心就如着湖心随波起伏的小船。清晨旭日东升之时,清新而和平;中午,和日映照之时,又有习习凉风;暮日,霞光罩湖,小船便游离于这湖面的暮色之中。
    我的感觉愈来愈强烈,甚至有一天,我真的在梦中找到了她,整个晚上,我的梦中只是她的银铃般的笑声和春天般的目光,我实在记不起我们讲了些什么。但当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一睁眼,她的名字莫名其妙地充满了我的整个大脑。我想着她起床,想着她洗脸,直到出门,我极力在上学路上搜寻她的身影,直到我不知不觉来到了学校。
    她不在,我坐下来。我从来没有在这时扬着头等待早操,这次我惊奇的发现我没有了睡的欲望。我把目光停在英语课本上,于是她的目光就像牵牛花一样爬满了整个英语课本,还映着她的笑。我根本没有心思去记这些讨厌的英语单词。我开始不停地向外张望,望着一个个走过来的人,而她的出现总是在她刚走出黑暗的第一刻就被我发现了,我盯着她走近,心里却什么也没有想,我只想见到她。
    他走进教室,发现我再“随便”张望,隔着窗子对着我笑了一下,我顿时清醒过来,而这时,我才感觉到班里已经有了不少同学,读书声也大了起来,我赶忙低下头去看英语课本,而眼睛却偷偷地看着她把书包放下,再坐在位置上,我的心立即平静下来,而且觉得充实了不少,似乎她的到来给我带来了满足,看不到她,我便我无心思学习了。
    渐渐地,他的笑声和话语开始不停地萦绕在我的身边,我怎么也赶不走它们,它们蝴蝶一样围住了我,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空响着w-w的声音,也只有她转身和我谈话时,这种w-w声才会消失,同时,我不仅是从虚幻到了显示,而且从迷茫走到了了快乐的世界里。每星期六的回家变成了痛苦的起点,温暖的家中没有了她的声音总觉得不够完美。周日的晚自习,我又被充上了电,结下来由是充实的六天。
    就这样,模糊的感觉若隐若现,而且一下就持续了两年。


二。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我要做点什么。”我想。
    中午,我左挑右选了一个像框,包装纸不止包住了精美得像框,更包住了我的一颗火热的心。晚上,在空白的贺卡前坐了两个小时,始终没有落下一个字,许久许久,我还是写上了那六个在普通不过的字“祝你生日快乐”。
    第二天,中午。我们一同出去吃饭,而我们什么也没有说。给她礼物的那一瞬间,我不敢看她的眼睛。
    当这次对我而言有着历史性意义的生日午宴结束时,我有一种深深的成就感,我简直已经想到当她打开那礼物的丝线时脸上展出的那春天般的微笑,那么开心,而又有一丝羞赧。当那树脂的漂亮像框如风一样拂动她的脸时,她一下子把它抱在怀里,而此时我就站在她的身后,她如祈祷般站立在那里,而后又忽然转过来她彩色的身段,欢乐的眉毛早已如小鸟飞上了额头,那双有着神奇光彩的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我。她会说什么呢?
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在意,因为我早已沉浸在无比幸福的对视中,天地在转,空气如牛乳般挥洒在我们周围,仿佛我们置身于无比温湿的和风海滩边。
    这种喜悦的幻想一直持续到下午课外活动时,达到了高潮,当她把一张漂亮的Post Card放在我的桌上,并抱着手对我一笑时,我对她的信任,也就是她对我的那份情意的真实的信任,便一下子上升到一个不容置疑的位置上,这信任是幸运的礼物,也是我日后信仰危机的苦愁源泉,更是一幅美丽的假面具,因为这信任容易提升却无法冷却。
    我岂止是把这张卡上的话看了十遍!这卡上的每一个图案,每一个字母,这每一个字的笔画,都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那如银玲响声般轻轻跳跃的娟秀的字体啊,怎么不能使我想到她那双纤细的小手!
    从那天开始,我已经完全陷入这张朦胧的大网,在这张大网中,处处都是喜悦的眼神,游离的表达,和令人难以捉摸却令人兴奋的话语。


三。
    每天晚上放学的例行通行已经开始,我似乎一下子从以前那种放学后无所事事或是毫无头脑的冲出教室的生活中走了出来,我完全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的心跳在下课前几分钟加速,而在伴随着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我们的目光准时交接,这无形的包含单纯和无限言语的空气之桥上驶过的岂止是一种无声的默契。于是我一边整理着手头的书,一边看着几米以外的她的动作,而每次我都发觉,我那并不算很乱的书桌总是用掉超乎我想象的整理时间。这难道不是相对论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么?
    那段坎坷不平的阴暗小路似乎一下子在那几天变得光明,而又充满暖意,而且似乎那么短,我想说的话,深深地埋在心里却总是不敢讲出来,因此就任凭他如小鸟般欢悦和唱着,我一下子变得沉静了,变得如一个腼腆的少女,而旁边是一只可爱的宠物。我关爱她,注视她,她则毫无顾忌地在我的身边表演和接受我无声的关爱。
    每天,她都有无数的借口和我一起到我的住处,她当然不能拒绝,这种莫大的对我的付出得不偿失我几度在心中牢牢树立她的形象,也同时使我坚信我在她心中不可替代的位置。于是那个简单陈设着简陋家具的简朴小屋,多了一位简直是我幸福之仙的女孩。以往看来幽暗苍白的灯光一下子变得柔和而多情。一切都闪着光,一切都如花草树木般眨着它们羡慕而又赞叹的眼睛,而我就握住她的手,坐在这花香鸟语的绿地上,潺潺的溪水带来清新的合着泥土气息的花香,音乐骤然响起,我们在神话般的王国里说些至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话。而这些话一直能持续几十分钟我却毫无知觉,那首轻盈跳跃着欢快节拍而又蕴含五彩意义的《中意他》不只在我睡梦中响起了多少次。


四。
    也就是在这时,在这张漫无边际的没有答案的巨型的网中,我早已料及的问题也出现了,Z一直是我心中的那座信仰之塔的毁灭者。我知道他和她过去,现在,也正是我对未来之我的无比自信和无法自控。我一次次以忧虑和努力捍卫着那座信仰之塔,他们的每一个对视和欢笑的言谈都会引起那座信仰之塔的剧烈颤动。我深深地明白,塔不会倒掉,因为是我也只有我,才能把它从我的精神地图上撤地抹煞,而它的每一次摇动无不牵动着我的内心深处无处的忧虑和疑惑之泉,它们们升卷起的罪恶水雾足以淹没这座神圣的塔。而每一次我看到这信仰之塔仍然矗立时,那塔基便在我心中更深深地植入了一步。
    每一次他与她的相视而笑都会令我内心颤栗。我会如侦探般带着观察和嫉妒甚至不满的眼神看着他们。当然我掩饰了这一切。我内心中的疑虑和信仰在激烈地斗争着,而他们的谈话一刻不结束,我就一刻不能平静。此时唯有她那满含深情地笑,才是我消除疑虑的最好解药。我惊奇地发现她的一个笑竟可以把我送上幸福的顶点。
    我越来越担心我的处境,我已经向想到在她心中有一个天平,那上面一端是我,而另一端是Z。而着天平是往哪方倾斜呢?我不得而知。这也成为我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我的每一次努力都是试图增加我的天平的砝码,我试图从那扇心灵的窗户中读出指针倾斜的方向。我开始越来越担心自己的“地位”。而这双眼睛,这双彻底清亮的眼睛啊,确实如此深不可测,清得让人沉醉,深得让人失望和更加的好奇!是她太单纯,还是我太多思,我全然不知。这个三元二次方程组真的会消元到只剩我(X)和她(Y)吗?那么Z呢?怎么能消元呢?难道是无解吗?


五。
    我于是开始为“地位”而日渐忙碌,更魂不守舍地透过种种蛛丝马迹探求那些琐碎小事,就如同从一本印满佛经的书中寻找一个“爱”字一般。这种搜索工作的范围越来越大,而我确认乐此不疲,每一条信息都如同水对沙漠的行者一般珍贵,我如同一个网虫一般,在这种浩如烟海的网页中搜寻,而这本BOOK OF LOVE.COM又何时让我从中读出答案呢?
    又是一个凄凉而屋中温馨的夜晚,时钟已经指向9:45,我提出送她回她的小屋,于是而后那段泥泞凄清无人的小径上留下了我俩长长的身影。到了她院门口,我们却惊奇地发现那们已经锁上了,几乎是一瞬间,我从惊诧中回到了现实,而她也正没主意的看着我。于是我提议回去,而这一切都似乎是下意识地完成的,我已经无法控制我的思想,它如同一条鱼一般在深不可测的海中上下翻游着。这一片黑暗的海底呀!我不知道它将游向何方。
    仍是那间小屋,时钟已经指在了12:30,冬日夜晚的寒意已经透过门缝如烟雾侵入这个小屋,我冰冷的躯壳里燃烧着一颗炽烈的心。我不知道我们说了什么,总之,时间从我们进我的双手间流逝,在我们的凝视对方心灵之窗的焦点出升华飘散。
    最后,我为她盖好被子,她和衣而眠在床上,我则埋头于写字台。
    等我醒来时,已是凌晨四点多,那盏日光台灯已经亮起,而她则背靠在床的一侧仍闭着双眼。这灯,难道是她打开的吗?可此时她,她双手温顺地伏在胸前交叉着。伴随着有节律的呼吸,那棉被如平静的大海的波浪般起伏,她的双手就像月光下的港湾里静憩的航船。那双轻闭的眼睛仍挡不住柔和目光从那长长的睫毛间射出的神韵,精巧玲珑的鼻子下面,那双红扑扑的小嘴就像在笑一般。这情景,俨然海边礁石上的睡美人。我在睡意朦胧和欣赏的不自控中飘飘欲仙,一直等到她那第一缕神韵之光从心灵的最深处射进我那祈求光明的心灵深海中,于是,黑夜被祛除,我那紧锢而又渴求光明的深海里一派生机。海草复生,五彩的鱼儿在山湖中穿游潜翔。光线经串串水泡如剑般劈开水,直潜水底,浩大的海洋升腾起无穷的力量和耀眼的神光。
六。


    就在这样的一幕持续上演了三个晚上的同时,困惑也如同信仰之塔一样坚固。就在那座信仰之塔之侧,一座如同魔鬼般的毁灭之神正日益成长起来。晚上,我沉浸在幸福之中,而白天,一切学习的困扰以及Z的问题越来越使我心神不宁。我真想把它置身于我的信仰之塔中,或者说,干脆从别人的世界中消失。而那个世外桃源,只有我们两个,可是,这简直是一个美丽的神话,是我心目中的Elysuim.
    于是就在接下来的一个晚上,我的信仰之塔变得光彩无比,这个三元二次方程组里的XYZ在一起,谈到凌晨一点多钟。时间在极低效率的谈话中流逝,而无关痛痒的话则在寒夜中飘摇,暗示,提议,赞同,双关——一切都像一场再明白不过却又极力掩饰的交易。答案随着时间的前进变得轮廓清晰而却渐渐远离。我只知道,Z被我成功地消掉了,可是那个多余的方程仍在。
    硕大的床上,横躺着三个人,一个是身心冰冷的Z,另外两个虽然只盖了一条棉被,而热却通过紧握的手和face to face的呼吸在我的身上每一条血管传递着。我的思想在极度的沉睡的躯体之上的奇异天空中畅翔,好像是我的灵魂,也出在了它自己的梦乡之中。


七。
    我的脸上洋溢着成功者的喜悦,她的影像在我的心灵湖泊上的影映愈加美丽。我整天都乐不可支,梦一直陪我度过白天和黑夜,休息就是想她,做题就是看她,她的名字填满了每个难解的题目的答案的空白处,似乎我整天都在做着同样一件永远不会厌烦的事。
    然而事情总不是一帆风顺的,我的情绪也如同夏季的海面,波浪起伏不定,欢乐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关于那个多余的方程的问题时大时小,也同时引起了我的忧虑,她的无知天真封住了我急于表白的炽火,炽火不能适时冲出,就会在体内燃烧,我在熔化中受着幸福的煎熬。
    就在这时,一连串不可思议的打击排山倒海般袭来,我那不平静的海面上起了一场毁灭一切的台风。台风伴着席卷一切的龙卷风,把那座信仰之塔连根拔起,带着血淋淋的心灵土壤。暴风袭击着柔弱的绿草地毯。魔鬼狂叫着吞噬了充满睡意的太阳,顷刻间,天堂变成了满目疮痍的地狱。Elysuim becomes Acheron!


八。
    1月15日会考。我被分到了二中考点,而她和Z同分到一中考点,我带着欣喜走进了考场。
    考试结束时,我发现了在那场要命的数学考试中,我竟涂错了答题卡,顷刻间,100分变成了67分,而且一旦后面出错,只要再失8分,高考将有可能与我挥手远离。这莫大的打击一下子把我摔进了冷酷的现实,而就在此时,她对我的态度出现了变化,一向的微笑变成了淡漠,飞扬的眉宇变成紧锁的死结,嘴角下垂的苦笑决不亚于猛刺我心脏的利刃。我茫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我搜寻到她与Z考后的同行和这一天的经历时,我不能不想到,我的信仰之塔是建立在悬崖边的。而这个“多余的方程”是她定夺的,于是这个原本完美的二元一次方程由于我的加入变得扑朔迷离,而这正是在解答过程中的另一种思想,这无疑是一种尝试,而结束一种解题思路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
    于是我静立于那座摇摇欲坠的信仰之塔边,冰冷的直觉从脚底直冲上头顶,我一下子陷入了冰洞之中,这个模糊而又清晰的结果似乎一下子展现在我的眼前,这一切变化是如此之快,让我无法适应,转瞬便从炽热的顶峰跌入刺骨冰冻的深渊。
    随着我思绪之铲的掘凿,冰层愈来愈厚,我也渐渐麻木,我呵护着内心唯一一簇灯光,打算考它点亮我新的希望。


九。
    我紧紧锁着身体坐在写字台写信,无声,寂寞,寒冷,雪花,幽暗的苍白之光照在了昭示死亡的墙上,给她的信如同用微弱的烛火一点点融化那庞大的冰山。
    凌晨三点钟,信终于完成了。在极度的清醒中,我通读了一遍。突然,我冻僵的双手开始撕扯这艰难完成的信,最终它躺在了地上。纸片如那夜色中纷扬飘落的雪花。
    阴霾之夜的最后一烛光亮为黑暗所吞噬,而我的身心却如同幽灵般飘出这厚厚冰层所围成的囚狱。我的灵魂如死尸般倒在了狼藉的大地上,旁边,是那信仰之塔的残砖断瓦。


十。
    我为自己的心灵疗伤。它——我那历经波折磨难几度神醉欲死而又一度深落深渊的灵魂又一次迎着朝阳艰难站立起来。这场如同游戏又如同战争和自然之难的正剧。是我花季园圃中怎样的一朵花呢?
    她,他,我都没有错,错的是年龄,是我的无知和????
    “剧务!把灯关了,我要休息了!”我对自己说。


EPILOGUE:
    在我的花季相集中多了一张黑白照片。
    我抱着信仰之塔的残砖露出自嘲而又无奈的苦笑。


End of file..........................................................

c++:求解二元二次方程组(解析解)

这个问题从产生到解决,困扰了LZ快一周(当然因为中间也有其他事情要做),本来从LZ的角度是想找第三方库使用,不要说matlab就可以啊o(╥﹏╥)o,确实matlab一个solve函数就解决问题了,但...
  • Felaim
  • Felaim
  • 2017年12月06日 14:46
  • 42

程序工作者的忠、孝、情、义的难解情结

忠:原指心态中正、立正纠错,作为道德概念,指为人正直、诚恳厚道、尽心尽力,坚持真理、修正谬误,后在忠于他人、忠于君主及国家,有时特指臣民对君主和国家应尽的道德义务。 古代忠诚名句: 1、君子坦荡荡,小...

Vijos P1369难解的问题

一开始以为只要一次LIS,在更新时候不动第K个元素所在的位置即可,发现这样只能过百分之80的数据。 看了下特解的说法,发现可以用2次LIS求,一次以K项为结尾,一次以K项为开始,分别求,然后把结果加起...

解读:《C语言解惑》中的难解的指针

在C语言中,指针和数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是很核心的内容之一,同时也是最难理解的部分。在 《C语言解惑》一书中有一道关于指针的题目,作者说只要能正确地解答之,便说明已经全面地掌握了C语言中指针的用法...

【吴鑫鸣】周评:过剩困局难解,将主导油价悲观下跌!

【吴鑫鸣】周评:过剩困局难解,将主导油价悲观下跌!      导语:      贪婪只会让步子变得更加慌乱,恐惧却有时成为理性的表现。贪心好比一个套结,把人的心越套越紧,结果把理智闭塞了。没有...

【DP】vijos P1369 难解的问题

题目链接:https://www.vijos.org/p/1369                    http://wikioi.com/problem/2188/ 分析:  最长上升子序列 n^...

《算法之道》精华 难解问题部分

《算法之道》精华 难解问题部分 本书作者邹恒明,作者另有一本书《数据结构之弦》,以及《操作系统之哲学原理》都是很好的书这本书可以算得上是深入浅出,文笔很好,作者添加了很多自己的思考本文包括难解问...

二次方程组判断

  • 2014年07月13日 15:06
  • 543B
  • 下载

《算法之道》精华 难解问题部分

" 《算法之道》精华 难解问题部分 本书作者邹恒明,作者另有一本书《数据结构之弦》,以及《操作系统之哲学原理》都是很好的书这本书可以算得上是深入浅出,文笔很好,作者添加了很多自己的思考本文包括...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难解的三元二次方程组。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