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包身工”?赴日本IT劳工生存状况大揭密

原创 2007年09月28日 16:10:00

全球新经济的衰退正在不断地冲击入世后的中国这片IT大发展的热土。无数年轻的IT从业人员由于无情的市场竞争而找不到更好的发展方向,为了赌一赌运气,他们纷纷选择了去日本,去做那里企业的IT劳工。

    然而,由于我国目前高科技人才输出中介市场的管理混乱,这些年轻的中国“IT工人”在出国前后并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赴日IT劳工往往就成为了信息时代的“包身工”的代名词。

    日本:亚洲IT项目外包的源泉

    IT劳工的出现是全球IT重新构建产业上中下游产业结构的信号,是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和利益分配的象征。说起赴日的IT劳工现象,不得不说日本这个国家近年来的IT发展战略的一些重大变化。

    日本政府在小源惠三时期,就确立“建成世界最先进IT国家”的新的IT行业战略目标。为了扩大吸收IT人才,日本政府改变原先对外国人签证极为严格的条件,决定把“技术签证者必须具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条件放宽为2~3年,这就大大方便了外国技术人员入境。

    日本的大企业,特别是电子、电机、机械等行业今年开始扩大招聘外国IT人才。除了在日本招聘,很多猎头公司还跑到国外寻找人才,与中国本土的人才培训中介联手,在中国IT发达的地区招聘廉价的IT劳工是常用的策略之一。

    与此同时,日本IT项目的外包之风也是越刮越盛。历史上日本电子、通讯、IT企业总是对自己非常骄傲自豪,他们不屑于业务外包。然而,进入21世纪后,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宏观经济达到零利率,国家的经济衰退进入了第十个年头。IT行业人力资源的高成本也是严重制约行业的发展,外包之举势在必行。

    IT项目外包及其相关人力资源的输入,目前已在日本国内形成为一大经济趋势。来自市场调查公司IDC的最新调查报告表明,仅去年一年,日本花费在外包上的金额高达80亿美元,其中1/3的项目是各种IT工程。预计到2005年,日本的IT外包市场将达到50亿美元。日本这个国家虽然在中国经济迅速崛起后,在东南亚的经济领导力有所削弱,但是它在远东新经济环境下的影响力和推动作用依然是十分强大的。

    IT劳工中介:人才包身制度的始作俑者

    与日本旺盛的国内IT项目人才需求对应的是中国本土IT劳工中介市场的突然兴起。事实上,从80年代中期中国掀起赴日打工潮的时候,这个“半地下”的人才市场就一直存在着。游戏秩序的模糊和市场管理制度上的空白伴随着中介市场向中国IT劳工的输出中介转型走入了新世纪。

    人才中介市场是最早感受到需求热潮的地方。从90年代末开始,赴日IT劳工中介一下子成了市场的热门。这些中介往往首先以招聘赴日IT员工兼培训日语的教育机构的身份出现在市场上,向年轻的IT员工们送出一道道可口的“免费大餐”。

    在.com狂潮中,几乎所有的IT用人单位都只字不提员工培训,这些中介教育机构就显得“一支独秀”,顿时集中起大批优质而低价的人力资源。有的劳工中介进入的门槛还特别高,年轻学子应聘之火爆,一点不亚于效益良好的企业。

    像上海的某些IT劳工中介,在2000年招聘赴日IT劳工中,三成候选日语培训的人是来自上海复旦、交大、同济这三所知名高校。过了一年后,这些劳动中介再次提高门槛,声言非三大高校的毕业生不要,可是这些中介依旧是人满为患。

    可怜那些象牙塔中走出的名牌高校的本科生,他们多数不是IT对口专业的毕业生,有的是学语言的,有的是学历史,还有学化学、考古、纺织的。因为人才市场不景气,因为要走IT这条路,因为寄希望于出国打工,最后都投奔了赴日的IT劳工中介。

    然而,市场招聘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是更加残酷的语言学习,筛选人员的过程。虽然中介们对日语学习说得花好稻好,同时还承诺每月给接受培训的员工一定的生活费用。可是接下来的日语教学却是“赶鸭子上架”,透出一股咄咄逼人的商业气息和功利意味。

    时间最多只有一年,想要挤进IT赴日劳工的中国人必须考出日语二级。年轻的人们刚刚离开了高校,却进入了一个考核比高校还要严酷的氛围中。一篇日语的课文,上午教,下午员工自己自修,晚上背出单词、课文,第二天就要默写、考核。默写不及格的人,名字就上榜,上榜次数多了,那个人也就失去了去日本打工的机会,过不多久就会无声无息地消失。

    给这种劳工中介担任日语教学的老师透露,通常这样高强度的日语强化班学习一开始学员们总是挺兴奋的,好像又回到了学校。可是考核过一两次以后,班级立刻就透出一股可怕的寂静,人人都在拼命背单词、默课文。高强度的记忆让无数人头发脱落,有的人还因此患上了神经衰竭,于是各种营养品、滋补品就成了这种日语突击班的“常用装备”。

    有的员工渐渐觉得不对劲,他们向当初的招聘人员提出要离职,对方拿出一份双方共同签署过的合同,上面白纸黑字写明,如果员工中途放弃日语培训,即放弃赴日IT劳工输出的机会,员工需赔偿公司人民币2~3万元不等。

    年轻的学生大呼上当,“可是公司每个月只给我几百元的工资啊,算上培训开支,一年也没有这么多。”“没办法,你一个人提出离开,我们公司就少了一个赴日劳工的人,公司也有很大的损失。”公司这么回答道,“我们是把你‘包’下来的。你说不干了,当然要赔我们钱。”

    赴日之后:层层盘剥的“外派”

    经过日语培训这关这么一折腾,IT劳工与人力中介之间的关系渡过了“蜜月期”,接下来的日子里,双方的关系十分微妙。IT人员是开始接触编程——他们中很多人从来没有编程经验,中介则忙着与日本的办事处联络,准备人力输出。

    终于,赴日的名单下来了,员工们被分成几批,分别派往日本。人群中一面流传着日本人“把女人当成男人用,把男人当成牲口用”的笑话,一面盘算着日本IT打工的丰厚回报。

    然而真正等到这批人在日本忙碌地度过半年到一年,拿到自己的薪水一看才大惊失色,年薪只有70万日元不到,约合4万人民币。怒气冲冲的人找到中介问个究竟,中介以他们“水平不高,经验有限”为由,把他们顶了回来。

    细心的人开始观察自己身边的竞争者。原来中国的IT劳工输出在日本IT行业内属于非常低级的打工者,中国IT人进入日本公司通常有三种方法,一是正常报考。留学生在日本大学毕业后参加企业招聘,择优录取;二是中途“跳槽”,通常是具有一定工作经验和资历的人跳到更理想的IT公司;第三种,日语叫“专家采用”,通常是出类拔萃的人才,一经公司聘用,待遇非常优厚,地位也较高。无论上述哪一种,都比IT劳工待遇好。

    另外,IT劳工对日本IT公司也有本质的变化。日本IT公司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歧视中国人,公司对外籍、本土员工都是一视同仁的,所有的福利待遇都一样,公司内部的管理也非常严格,公司上下弥漫着一种大和民族特有的工作氛围。“从每天上午八点到晚上十点,我亲眼看到日本员工跟我们一样工作,而且他们还毫无怨言。我是打心眼里服气了。”

    与日本员工混熟了以后,中国IT劳工才逐渐了解IT劳工输出的内幕。原来,日本IT企业把负责人力项目外包的合作伙伴称为“外派公司”,外派公司派出的人员在日方企业的工资回报是日方企业与外派公司结算,然后由外派公司发给各个中国员工。

    由于要控制生产成本,外派人员工资水平的确比较低,但是日方透露,这工资远远高于每年4万人民币——他们给外派公司160多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那么剩下的6万多到哪儿去了?这个问题要问中介了。

    “你们愿意干可以干下去,不愿意干可以走人。”这时候中介说,“不过,我奉劝你们看清劳动合同。”中介拿出另一份双方签署的合同,上面写明,员工接受日语培训后,为公司服务3~5年,中介公司从他们的“外派”年薪中抽成。高达60%的盘剥就这样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了下来。据估算,一个普通的中国IT劳工赴日工作第一年年薪160万日元,2~3年后年薪可以上升到200万,一个日本工作五年的IT人员其年薪可以高达300万日元。以此推算,中介从每个中国赴日IT劳工每年盘剥约15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9万元。而中介培训一个人只花费了数千元,利润如此丰厚,难怪那些中介乐此不疲。

    而中介与中介之间,往往相互合作,彼此抽成,层层盘剥最后都落在中国IT员工身上,他们最后的待遇也就可想而知。一般的人做完三五年之后,基本就被“抽干”,很少听说有人能坚持十年以上的。多数人在完成合同后就脱离了中介,自己在日本打工谋生,其中有的人还进了驻日的跨国大公司,后来去了美国。

    最近日元连续贬值,大约跌去了13%,不利于商品进口日本。有人一算,自己每年的收入又凭空少掉1~2万。

    汲取经验:中国民族软件业的规模化发展之路

    赴日IT劳工无疑是非常辛苦的,这条打工道路十分艰辛。然而,当他们对着Arshioul吐露心声的时候,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提高了日本IT企业严格的管理,尤其是软件业规模化发展的流程管理。

    很多中国IT劳工原来以为到日本去,是去做程序员,到了那里才知道,他是要做“Coding”。要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程序员,或者说,成为一名真正能够完成一些代码工作的程序员,日本的软件业认为,他第一步应该从一些极其细小、琐碎的环节开始做起。

    日本IT企业的工作作风非常细致、非常认真、非常敬业。一些知名IT公司规定代码的变量命名、代码内注释格式、甚至程序中每行的代码数量、嵌套中行缩进的长度和函数间的空行数字都有明确规定。

    有时候这种规定近乎死板,不近人情,但是所有人都肯定,良好的编写习惯,不但有助于代码的移植和纠错,也有助于软件编写的模块化组合和复用,有利于不同技术人员之间的协作。

    “国内的某些程序员自以为了不起,叫嚣高水平程序员写的代码水平低的人看不懂。其实,这样程序写出来,时间长了,他们自己也看不懂。叫嚣只能证明他们自己压根不配做程序。”国内某重点大学自动化系毕业的小J回国后来这么说,“代码具有良好的可读性和可注释性,是程序员基本的素质需求。”

    日本的软件开发与国际通行的CMM软件成熟度模型并不完全相似,但是双方在某些关键流程上惊人得一致,比如书写技术文档。日本IT软件开发要花上30%~40%撰写企划书、介绍书之类的东西,这种文档简直像傻瓜版的操作手册,上面详细写明程序员应该用什么语句,在那些程序段中查找什么字节。

    换而言之,良好的文档书写习惯使得软件开发把程序员当流水线来使用,实现了高效管理与严格的时间控制。尤其是时间控制,日本的IT企业都有严格的记录,因为这是企业产品盈利与否的分界线。一般在日本,一个软件产品提前完成可以赚大钱,按时完成可以赚小钱,超时完成就只能赔钱了。

    软件越是高级,功能越是复杂,企划书的介绍也越是详尽。作为日本企业内部高级程序员和系统分析员,研读企划书的时间比例不小。“缺了文档,一个软件系统就缺乏生命力,在未来的查错,升级以及模块的复用时就都会遇到极大的麻烦。”另一个有过IT劳工经验的P说,“我回到国内后,看到同行每天完成工作后都不写技术文档,吃惊得不得了。”

    最让中国IT劳工惊讶的是日本IT企业的团队精神和协作能力。“这是一种人的基本素质,我个人认为,这也是程序员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职业操守。”有的人领悟般地这么说。“任何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把高水平程序员说成独行侠的都是痴人说梦。”

    看来,中国IT人员艰难的海外打工之路带来的不仅有眼泪和辛酸,也有经验和体会。他们中的不少人将在残酷的环境中摸爬滚打,等到他们回国以后,就将成为中国民族软件事业发展的中流砥柱。

相关文章推荐

2013年全国各大著名的IT公司薪资待遇大揭密

1: 本人西电通院2013届毕业硕士,根据今年找工作的情况以及身边同学的汇总,总结各大公司的待遇如下,吐血奉献给各位学弟学妹,公司比较全,你 想去的公司不在这里面,基本上是无名小公司了;但无名小公司有...

2013年全国各大著名的IT公司薪资待遇大揭密

1: 本人西电通院2013届毕业硕士,根据今年找工作的情况以及身边同学的汇总,总结各大公司的待遇如下,吐血奉献给各位学弟学妹,公司比较全,你 想去的公司不在这里面,基本上是无名小公司了;但无名小公司有...

大话IT第12期:揭密疯狂的lulzsec黑客组织

曾攻击Sony 和美国中央情报局 (CIA) 网络的黑客组织 LulzSec ,近2个月高调攻击了全球多家大型机构的网络,并因此急速窜红。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他们的宗旨又是怎样的呢?先来看看他们最...

IT项目经理生存法则

  • 2011年08月29日 13:45
  • 42KB
  • 下载

日本IT工作有感

日本工作的一些感受

日本:用大数据创建最尖端IT国家

日本:用大数据创建最尖端IT国家 链接:http://www.china-cloud.com/dashujuzhongguo/disanqi/2014/0...
  • TitiWy
  • TitiWy
  • 2015年04月16日 10:29
  • 1735

IT人不要一辈子靠技术生存

  • 2013年02月28日 15:58
  • 215KB
  • 下载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IT“包身工”?赴日本IT劳工生存状况大揭密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