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日的忧郁第四章

原创 2006年05月17日 10:46:00
 31

    朝比奈尖叫着想逃走,却无法成功,最后只能任由春日的魔爪尽情地对自己上下其手了。

    喂喂,春日,我实在太羡慕你了。呃,不对不对,我怎么可以这样想呢,我应该阻止她才对啊!“好了,你也差不多该停手了吧!”

    我拉住不停地性骚扰朝比奈的春日,可是她就是不肯放开朝比奈。

    “够了,别闹了啦!”

    “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你也一起来吧?”

    虽然我觉得这还真是个好点子,不过当我发现朝比奈的脸色瞬间刷白后,自然不可能这么答应了。

    “哇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回头一看,才发现出声的人正是拿着书包站在入口处的古泉一树。他兴致盎然地望了正把手伸进朝比奈敞开胸口的春日,及紧握着春日的手企图阻止她疯狂行为的我,和一身做女侍打扮,不断颤抖的朝比奈,以及明明没戴眼镜却还能泰然自若地看着书的长门。

    “在进行什么活动吗?”

    “古泉,你来得正好。大家一起来作弄实玖留吧!”

    你在胡说什么啊?

    古泉仅是微微地扬起嘴角。拜托,要是你同意春日的建议,你这个人就非常有问题了。

    “不了,看起来好像挺可怕的。”

    古泉将书包放在桌上,然后搬了张靠在墙上的椅子。

    “我可以在旁边看吗?”

    他两腿交叠地坐在椅子上,然后一脸看热闹似的望着我。

    “用不着在意我,请继续,请继续。”

    不是啦,你弄错了!我没有要偷袭她,我是要救她啦!

    最后,我终于挤进了春日和朝比奈之间,然后慌忙地接住差点往后倒的朝比奈,在惊讶她体重如此轻的同时,轻轻地让她安置在椅子上。朝比奈身上的女侍服已经凌乱不堪,而且她看起来也十足疲惫。不过老实说,这样的她真的好诱人。

    “好吧,反正已经拍了这么多张了。”

    春日从闭着眼睛,全身无力地瘫靠在椅背上的朝比奈那张可爱的脸上摘下了眼镜,再还给长门。长门沉默地收下眼镜,不发一语地重新戴好。昨晚滔滔不绝的那一席话,简直像是没有发生过似的。其实,她真的是骗人吧?她只是对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而已。

    “好了,第一回SOS团全员大会开始咯!”

    站在团长席椅子上的春日,莫名奇妙地突然大叫一声。

    你干吗突然鬼叫啦!

    “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事了。像是在发传单,制作网站首页,SOS团在校内的名气也扶摇直上,第一阶段的工作算是圆满成功。”

    喂喂,造成朝比奈精神上的莫大损失,算是哪门子的成功啊!

    “可是,SOS团的伊妹儿信箱里却没有半封有关不可思议事件的信件,也没有学生来社团找我们商量他们奇怪的烦恼。空有知名度是完全不够的,毕竟大家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个社团到底在干吗。总之,大家根本不认同这个社团嘛!从前的人说“静待福报”,不过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就算把整个地表掀起来,我们也要找出属于自己的福报。所以,大家一起去寻找吧!”

    “。。。。。。为什么?”

    因为没有人发问,所以只好由我主动出击咯!

    “就是找出世上的不可思议事件啊!只要认真找,一定能在市内找到一两件谜样现象的!”

    你的想法对我来说才是个谜好吗,小姐!

    我随即露出无奈的表情,有古泉则若有所思地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长门依旧面无表情,朝比奈则露出一脸悉听尊便,精疲力尽的表情。只有春日不顾大家的反应,依旧用力挥着手大叫。

    “这个礼拜六,也就是明天!早上九点在北口车站前集合!大家不要迟到了!如果没来,就处以死刑!唉,又是死刑!”

    而说到春日到底又是怎么打算处置朝比奈的女侍装扮照片呢?不用我说相信各位也该知道,这臭丫头就是打算把数位相机拍好的照片上传到网页上,好引发话题吸引大家。等我发现时,她正好将朝比奈的照片一口气全放在首页欢迎访客,并准备连个人资料也刊载在上头。“你耍什么白痴啊,这么做可是会惊动很多人的!”

    我拼命阻止春日的愚蠢行径,并把所有的画面全数消除。要是知道自己穿着女侍服,摆出这种性感姿势的照片流传到世界各地,朝比奈一定当场昏倒。

    我立刻开始警告她在网路上刊载个人资讯的危险性,而春日竟异常难得地认真望着我,听我说话,后来她总算理解了似的赌气地丢下一句:

    “我知道了啦!”

    接着,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同意我把所有档案拿掉。

    这种时候,或许该顺便把朝比奈的照片全数删除才对,不过那样可就太可惜了。所以,我便私下在硬碟里设个文件夹,然后将朝比奈的照片全都存到里头,再设个密码锁好。这可是只有我才能观赏的!

    第四章

    开什么玩笑啊,竟然要我们在假日早上九点集合!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我还是奋力踩着脚踏车冲向车站。唉,我真是窝囊啊!

    北口车站不但是位于市中心的私铁重要枢纽,而且每到假日,站前的广场就会聚集许多前来消磨时间的年轻人。其实,除了出城到大一点的都市玩__或在车站附近的大型百货逛逛之外,根本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尽管如此,望着路上汹涌的人潮,我还是忍不住感慨,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要过。

    将脚踏车随便搁在拉下铁门的银行门口,然后赶到车站北侧的剪票口时,离九点还有五分钟。不过,其他人都已经到了。

    “好慢喔,要罚钱!”

    春日探出头道。

    “明明还没有九点。”

    “就算没有迟到,最晚来的人也要处罚。这就是规定!”

    “我之前怎么没听说。”

    “因为是我刚刚才决定的啊。”

    穿着略长的T恤加上一条及膝丹宁布裙的春日,看起来十分开心。

    “就罚你请大家喝饮料吧。”

    一派轻松地将双手插在腰间的春日,感觉比在教室里板着一张脸的模样容易亲近。

    无缘无故被坑一顿的我,就这么乖乖地听春日的话往咖啡厅走去。

    朝比奈穿着白色的无袖连身洋装,外头披了件水蓝色的针织衫。她一头微卷的长发用发夹固定在脑后,只要一走路就轻轻晃动,感觉相当可爱。嘴边的微笑就像年轻可爱的姑娘挺直背脊装成熟般地沉稳,就连手上提的包包也非常时髦。

    站在我身边的古泉则穿了一件粉红色衬衫,外头耷了一件夹克,并在脖子上系了条深红色的领带,打扮得很正式。虽然觉得碍眼,不过还蛮帅的,而且他的个子比我还高。

    而一如往常穿着水手服的长门则沉默地走在最后面。尽管她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SOS的一员,但其实应该还算是文艺社的社员。那天晚上,她才在自己的住处跟我说了些奇怪的话,让我更加在意她的面无表情。不过,为什么她连假日也穿着制服呢?

    当我们这谜样的五人组,在面对马路圆环的咖啡厅最里面的位子坐下来后,服务生立刻前来为我们点餐,但只有长门一人异常认真地仔细研究菜单不过,还是面无表情,迟迟无法决定。拜托,你犹豫的时间都够泡碗泡面了!

    “杏仁茶。”她最后说道。

    反正是我请客,点什么都没差啦!

    32

    春日的提议如下——

    接下来我们将兵分两路在市内搜索,要是发现任何不可思议的现象,立刻用手机联络,然后再会合一同处理事情。等事情全都搞定后,再进行处理过程的反省,以及对今后的展望。

    以上。

    “那,先来抽签吧!”

    春日从桌上的容器里取出五支牙签,然后用跟店里借来的原子笔将其中两支标上记号,接着握在手上让我们抽。我抽中了做记号的牙签,朝比奈也是。

    “嗯,是这种组合啊……”

    不知何故,春日淡淡地看了我和朝比奈一眼,然后大声说道:

    “阿虚,你给我听着,这可不是约会喔!给我认真点,听到没有?”

    “我知道啦!”

    莫非我不小心露出猪哥样了?不过,实在太星云了!只见朝比奈红着脸凝视着牙签的前端。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我们到底要找什么?”

    古泉漫不经心地问道,而他身边的长门则规律地喝着饮料。

    在春日将最后一口冰咖啡喝下肚后,轻轻地拨了下耳后的头发。

    “总之,就是一切可以的事物。会让人产生疑惑的事情、谜样的人类。对了,还有像是进入异次元的地点,以及伪装成地球人的外星人。”

    我差点就把嘴里的薄荷茶吐了出来。奇怪,坐在隔壁的朝比奈怎么也露出同样的表情?不过,长门依旧是面无表情。

    “原来如此。”古泉说。

    喂喂,你是真的了解吗?

    “总之,就是找出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等等在地球上留下的踪迹,我完全了解了。”

    古泉一脸愉快地说道。

    “没错,古泉,你真是个聪明人啊!就是你说的那样。阿虚,你该学着点!”

    别再助长她的气焰了!我一脸怨恨地望向古泉,却见他露出笑容朝我点了点头。

    “好了,该出发啰!”

    春日将帐单塞给我后,便大摇大摆地走出咖啡厅。

    尽管这句话已经说了很多次,但我还是要继续说:

    “真受不了。”

    绝对不能去约会喔!要是给我跑去玩,事后小心我宰了你。丢下这句话后,春日就跟古泉、长门走了。我们两批人马分别朝以车站为中心的东西两方前进。唉,我还是不知道要找啥米碗糕。

    “怎么办?”

    双手拿着包包目送三人离去的朝比奈望着我说。其实我想直接回家,不过当然不可能。我假装思考了片刻说:

    “嗯,呆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先到处晃一下吧?”

    “好的。”

    朝比乃乖乖地跟我走着。一脸犹豫的她并肩跟我走在一起有时会不小心碰到我的肩膀,然后急忙闪开。那动作看起来十足纯真。

    我们沿着一条河的河岸漫无目的地朝北走。如果是一个月前来,还能欣赏到落英缤纷的樱花树,不过现在只剩无趣的河边道路而已。

    因为这里是附近情侣散步的好地点,所以走着走着便会遇到熙来攘去的家族和情侣。不知情的人,一定也会以为我们是情侣,位不是准备去找莫名其妙物体的二人组。

    “我还是第一次像这样散步呢!”

    望着正在施工的河岸,朝比奈自言自语地说道。

    “什么意思?”

    “……就是和男生,两个人……”

    “真是太令我以外了,难道你之前都没跟任何人交往过?”

    “没有。”

    我望向柔软的长发迎风飘曳的朝比奈侧脸。

    “咦,不过应该有很多人向你告白吧?”

    “嗯……”

    她害羞地低下头。

    “可是,行不通的,我是不可能跟任何人交往的,至少现在是这样……”

    她突然沉没。在等待她继续说下去的空档,已经有三对情侣踩着无忧无虑的步伐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

    “阿虚。”

    当我打算开始细数河面上的落叶时,朝比奈出声叫住了我。

    朝比奈一脸为难似的看着我。然后,她似乎下定决心后说:

    “我有话想跟你说。”

    她小鹿般圆滚滚的眼睛里,透露出强烈的决心。

    我们在樱花树下的长椅并肩坐了下来,但朝比奈却久久没开口。在她低着头自言自语敌的低喃完“该从哪里开始说呢?”、“我又不太会说话”、“说不定他根本不会相信我”后,终于开始说话了。

    一开头她就这样告诉我。

    “其实,我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是从未来的时代来的。”

    “我无法跟你说明我是从什么时候、哪个时间平面来的。就算我想说也不能说。跟过去的人传达有关部门未来的讯息是被绝对禁止的,所以在搭乘时空机之前,都必须接受强烈的精神暗示。只要打算讲不该讲的事,记忆区块就会被锁上。”

    朝比奈接着说:

    “时间这种东西跟不停流动的河水不同,每段时间都是由不同的平面构成的。”

    从一开始就听不懂了。

    “嗯,这样啊,你试着想象一下卡通片。当我们在看卡通片时,是不是觉得里头的人物很灵活地在动作,但说穿了那只是由一张张静止的图画所构成的。时间也跟这个很像,是一种数字化的现象。不过,用一张张静止画面的方式来说明,你应该会比较容易地懂。”

    “在时间和时间之间,有所谓的断裂空间。虽然那个断裂趋近于零,但确实存在。所以时间和时间之间是不具连续性的。”

    “而时间移动便是由一个时间平面上作三次元方向的移动。来自未来世界的我,在目前这个时间平面上,就如绘制静止图时多画了一张画。”

    “因为时间不具连续性,所以就算我在这个时代改变了历史,也不会影响未来。所有的一切都将在这个时间平面上终止。就算在好几百张的静止画面中,替一部分的画面多写几个字,整体的故事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对吧?”

    “时间并不像那条河一样,而是每一瞬间都属于一个时间平面的数字化现象。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我犹豫着该不该按住太阳穴,最后我还是决定按了。

    时间平面、数字化。这些其实都无所谓。不过,未来人是怎么回事啊?

    朝比奈望着自己从凉鞋里露出来的脚趾继续说下去:

    “我来到这个时间平面的理由是……”

    这时,一对带着两个小孩的夫妻从我们面前走过。

    33

    “三年前,我们侦侧出会有一次巨大的时间震动发生。嗯,时间大概是从现在往前推三年,也就是阿虚跟凉宫同学升国中的时候。而当时飞回去调查的我们大吃一惊,因为我们根本无法回溯到更远的过去。”

    怎么又是三年前啊?

    “我们最后做出的结论就是,有个巨大的时间断层横隔在两个时间平面之间。但为何只限于那个时间点,我们也不得为知。知道最近,我们才查出真正的原因。……不,应该说是我所存在的未来时代的最近才对。”

    “……究竟原因是什么?”

    罪魁祸首该不会就是那个人吧?我心想。

    朝比奈说出了我最不想听到的字眼。

    “她位于第四次元的正中央。请不要问我为什么,碍于禁止的规定,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不过,确实是凉宫同学把通往过去的道路封闭起来。”

    “……我倒不人为春日办得到这件事……”

    “我也不觉得。老实说,一个凡人要干扰时间平面根本不可能。这件事是个解不开的谜,凉宫同学也全然不清楚自己成做过这样的事,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歪曲时间、造成时间震动的源头。我之所以接近凉宫同学,就是为了监视她的身边有没有产生新的时间异处……抱歉,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总之我的工作就是跟监。”

    “……”我顿时哑口无言。

    “你一定不相信我对吧?”

    “不……对了,你为什么跟我讲这些?”

    “因为你是凉宫同学挑中的人。”

    朝比奈上半身转向我说:

    “详细情形我不便多说。不过,依我的猜想,你对凉宫同学一定非常重要。她的一聚首一投足都潜藏着某种理由的。”

    “那长门跟古泉……”

    “他们的身份跟我十分接近。不过,凉宫同学应该不知道其实是她自己把我们着急到她身边的。”

    “那你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吗?”

    “我不能告诉你。”

    “要是放任春日不官,会怎么样?”

    “无可奉告。”

    “这么说,你既然来自未来,那你应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吧?”

    “无可奉告。”

    “要是直接跟春日说呢?”

    “恕我无可奉告。”

    “……”

    “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说。尤其是现在的我更没有权利说。”

    朝比奈脸上布满了歉疚的表情。

    “就算你不相信也没关系,我只是希望你知道而已。”

    前几天我也在没啥生活感、静悄悄的公寓里听过类似的话。

    “抱歉。”

    见我沉没不语,朝比奈似乎沮丧地红了眼眶。

    “没关系啦……”

    先有长门对我说她是出自外星人之手的人造人,现在又来个朝比奈坦诚自己是个未来人。这教我如何相信?谁来帮帮我吧!

    当我将手放在长椅上时,不小心碰到朝比奈的手。虽然只碰到她的小指头,但朝比奈却像触电似的迅速收回手,再度低下了头。

    我们就这么静静地望着河面。

    然后,不知经过了多久。

    “朝比奈。”

    “什么事……”

    “我可以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吗?先不管我信不信,暂时先把一切搁置在一边。”

    “好的。”

    朝比奈露出了笑容,一个很美的笑容。

    “以目前的状况说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今后还请牛如同往常一样地对待我,拜托了。”

    说完后,朝比奈便朝我深深一鞠躬。喂,你未免太夸张了吧!

    “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你到底几岁了?”

    “无可奉告。”

    她调皮地笑了一下。

    之后,我们在街上乱晃了一阵子。虽然春日千交代万交代不能约会,那种话当然是听听就算了。我和朝比奈随意逛逛流行精品服装店的漂亮橱窗、大口舔着冰淇淋、逛逛街道两旁的饰品摊贩……做些普通情侣会做的事来消磨时间。

    不过,要是两人能手牵手,那就更完美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春日打来的。

    “十二点先集合,在刚刚的车站前。”

    说完这句话,她就把电话挂断了。看一下手表,已经十一点五十分了。这样哪赶得及啊!

    “是凉宫同学吗?她说什么?”

    “她说还要再集合一次,我们最好快点回去。”

    要是看到我们手挽着手出现,春日不知道会露出什么表情,一定会很生气吧?

    朝比奈扣着针织衫的扣子,以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

    34

    “有什么收获吗?”

    我们赶到时大约迟到了十分钟春日劈头就是这句话,而且听起来还很不高兴。

    “找到了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

    “你真的有用心找吗?该不会知识到处乱逛吧?实玖瑠呢?”

    朝比奈摇了摇头。

    “那你们又发现了什么?”

    春日沉默了。她身后的古泉则一派轻松地搔了搔头,长门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

    “先去吃饭吧,下午再继续找。”

    你还想继续找啊?

    当我们一行人在汉堡店吃午餐时,春日又说要分组,接着把刚刚在咖啡店用过的牙签拿出来。真是个准备周到的人啊!

    古泉的手轻松地一闪。

    “又是没记号的。”

    好白的牙齿!我老觉得这家伙一直在笑!

    “我也是。”

    朝比奈将抽到的牙签拿给我看。

    “阿虚呢?”

    “很遗憾,我的有记号。”

    心情看起来越来越差的春日,催促着长门尽快抽签。

    抽签的截获换成我跟长门一组,其他三个人一组。

    “……”

    春日有如看到杀父仇人似的望着手上没有记号的牙签,然后依序看向我及吃着起司汉堡的长门,气呼呼地嘟起了嘴巴。

    你在气什么啊?

    “四点在车站前集合,这次一定要找到些什么。”

    说完后,她一口气将饮料喝光。

    这次换成搜寻东南方,我们负责的是南方。分手时,朝比奈还向我挥了挥小手。感觉好温暖喔!

    好了,这次换成我跟长门呆立在午后喧嚣的车站前。

    “怎么办?”

    “……”

    长门没有说话。

    “……走吧?”

    我迈步向前,发现她立刻跟了上来。看来,我已渐渐习惯跟她相处了。

    “长门,关于上次你说的那些话。”

    “怎样?”

    “我开始有点相信了。”

    “是吗?”

    “嗯。”

    “……”

    我和长门就在这种虚空的气氛下,沉默地在车站附近走动。

    “你有没有便服啊?”

    “……”

    “假日你有什么安排?”

    “……”

    “你现在开心吗?”

    “……”

    嗯,我们俩的对话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这种无意义的行动再继续下去也不好受,于是我便邀长门到图书馆去。被馆靠海很近,是车站前因行政开发整顿土地时,所盖的一座新的图书馆。因为我平常很少借书,左翼根本没进去过。

    原以为里头应该有沙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不过一进去才发现所有的椅子都被占满了。这些闲人八成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吧?

    我怅然若失地环视馆内,而长门则像个梦游症患者般摇摇晃晃地朝书架走去。算了,随她去吧!

    我以前常常看书。小学低年级的时候,妈妈常在图书馆的小朋友专区借书给我看。虽然各种类型的都有,但印象中看到的都很有趣。不过到底看过什么却不记得了。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看书的?是从何时开始觉得看书很无趣的呢?

    我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迅速翻了几页之后将它摆回原位,接着再抽出另一本书。事先若没做过调查,要在浩瀚的书海中找出一本有趣的书,无意是件相当辛苦的事。我如是想到,一面在书架前徘徊。

    前去找寻长门时,发现她站在墙边专门受纳厚中书籍的书架前看书。她还真喜欢厚中的精装书呢!

    发现一个看报纸的大叔离开了一张沙发后,我随即抱着仔细挑选过的小说坐了上去。

    要我看这些不想看的书,果然不可能。不一会儿我就难敌睡魔的召唤,迅速进入梦乡。

    此时,臀部的口袋突然一阵震动。

    “哇啊?”

    我吓得跳了起来。在发现周围的人皱着眉头望着我时,才想起这里是图书馆。

    我擦着口水,快步冲出图书馆外,然后将设定为震动功能的手机凑到耳边。

    “你这个笨蛋,到底在做什么啊?”

    震耳欲聋的声音瞬间响起。多亏她,我的脑袋才猛然清醒过来。

    “你以为现在几点了!”

    “抱歉,我才刚醒来!”

    “什么,你这个蠢蛋!”

    全世界只有你没资格骂我蠢蛋!

    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已过四点半了。她说过四点要集合的。

    “现在立刻给我滚过来!三十秒之内赶到!”

    少说那种办不到的话!

    将被春日粗鲁地挂断通话的手机放进口袋后,我走回图书馆。发现长门依旧站在书架前阅读一本百科全书全书似的厚中书本。

    接下来就有点难度了。要让双脚几乎声根、动也不动的长门离开现场,走到柜台写借书单并把书借好,需要一点时间,因此其间举凡春日打来的电话,我一概不接。

    等到我和宝贝地抱着某本名字超拗口的外国作家写的哲学书的长门,急忙回到车站前,久候多时的三人各有三种不同的反应。

    朝比奈一脸疲惫地露出叹息的微笑,古泉这混蛋则非常夸张地耸了耸肩,而春日则像一口气喝了辣椒水般地大叫:

    “迟到,罚钱!”

    又要我请客啦?

    最后,我们便毫无所获、白白浪费时间与金钱地结束了今天的户外活动。

    “好累喔!凉宫同学走路好快,我好不容易才跟得上她的脚步。”

    分手时,朝比奈叹气道。然后,挺直背脊地将头凑到我耳边:

    “谢谢你今天听我说话。”

    说完后又低下头,露出害羞的笑容。未来的人连笑都这么优雅吗?

    那我先走啰!朝比奈朝我做了个可爱的道别手势后离开。此时,古泉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

    “今天挺好玩的呢!该怎么说呢,凉宫同学真是个有趣的人。虽然可惜不能跟你一起行动,但下次还有机会。”

    在露出惹人厌的爽朗笑容的古泉离开后,我才发现长门老早就已经走了。

    只留下春日一人狂瞪着我。

    “喂,今天一整天你到底在干吗?”

    “是啊,到底在干吗!”

    “你这样是不行的!”

    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对了,那你呢?有没有发现什么有趣的事?”

    只见春日顿时哑口无言还咬着下唇。要是不组织她,只怕她会把嘴唇药破。

    “哎呀,对方不会疏忽带让你一天就找到的。”

    轻瞥了试图扭转尴尬气氛的我一眼后,春日才猛然转开视线。

    “后天,在学校召开反省会。”

    春日随即转身,头也不回地迅速融入拥挤的人潮中。

    心想终于可以回去的我走到银行全,竟发现脚踏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挂在电线杆上的“你的脚踏车因违规停驻而被拖吊”的牌子。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推荐

《春日飞翔》——为了纪念【小诗】

春末的这个季节,百花凋零,一场疾风,一阵促雨,花香,花颜,泥土······ 熟悉的情景,熟悉的场面, 可是那人是否还在。

第四章——u-boot之Makefile

编译u-boot就两步 make tiny4412

忧郁的巨人 IBM

  • 2014-08-19 09:38
  • 1.71MB
  • 下载

Learning Spark - LIGHTNING-FAST DATA ANALYSIS 第四章 - (2)

接着续,每天5分钟:Learning Spark - LIGHTNING-FAST DATA ANALYSIS 第四章 - (1) 聚合 当数据集被表述成键值对,通常是想要对所有元...

oracle官方文档概念第四章

  • 2015-07-21 18:46
  • 691KB
  • 下载

C++ Primer Plus 学习笔记 第四章 03

声明:本文整理自《C++ Primer Plus》 100天之第04天 01 使用new创建动态结构 inflatable * ps = new inflatable; 把存储...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中的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算法推导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