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夫记第一章

转载 2007年10月03日 20:09:00
八年後皇剑山庄

  堵他?用的竟然还是这种不太人流的衷兵政策,他们这几个老头子可真是够有耐性的了!冉律堂唇畔勾起一抹幽幽的冷笑,坐在神竣的黑马上,勒绳回望了他一手建立的皇剑山庄一眼。

  突然,他使了个眼色给身旁的部下,冷淡地说道:「回去告诉他们几个老头,就说他们的心机是白费了!」

  「是!主子慢走。」话毕,这名部下飞快地退开了身,微笑恭送主人出门,丝毫没有加以阻拦的意思。

  冉律堂收紧了缰绳,长腿一夹,高大强健的黑马立刻迈开了迅捷的步问,踏破了晴空,往遥远的山林旷野奔去。

  就在同时,四名老人群聚在厅中交头接耳,商讨著下一步计画,不时地抬头基向空荡无人的堂前,伸长了脖子,引领企盼冉律堂的出现。

  殊不知,就在他们想著如何以衷求的可怜姿态博取同情之时,冉律堂的快马已经奔出好几里远。

  「白眉,要是他仍然不买咱们的帐,怎度办?」一头发黑如墨的乌丝老人点出了事情的困难。

  「嗯……那咱们就一起跪下来求他吧!我们是老头子耶,就不信他真的这麽铁石心肠。」白眉冷哼了声,似乎势在必得。

  一把胡子灰驳的花胡老人颇怀疑地睨了白眉一眼,摇头笑叹他的天真,心里非常笃定一点:冉爷当然不是铁石心肠,因为他的心肠比铁石还硬,这帐,他肯定不买。

  这时,从门口传入一道恭谨的嗓音,打断了他们的讨论,「四位长老,主子要我过来转告各位一声……」


  藉口上山进香,四个姊妹却相偕中途落跑,想要展开寻夫之旅,不料,善於迷路的大姊江不儿却失踪了。

  就在失散了半个多月,在接到飞鸽传书之时,三个妹妹在客栈之中忍不住都松了口气,兴奋地争相抢看大姊江下儿捎来的消息。

  「二姊,阿姊在信里说了些什度?」江果儿贬了贬娇蒙的眸子,诺气甜美,眼神期盼地望著江要儿手里的小纸条。

  江要儿多端详了飞函一眼,诺气了带迟疑地说道:「唔……她说在扬州遇到一个男人--」

  「什麽?扬州那麽远,她怎麽会跑到那里去了?」这时,江结儿在心底盘算了下她们之间的距离,忍不住满心惊奇。

  闻言,江要儿凉凉地捕手,要妹妹别太大惊小怪。「结儿,你未免太小看咱们阿姊迷路的本事了,才扬州而已!这信里说,她在扬州碰到一个男人,美得乱没天良的,刺绣的功夫好得没话说……」

  「那个男人叫什度名字?」江结儿紧接著追问,心底充满了好奇。

  「阿姊说她没问,只知道他的字叫阿练,她说他是个很没用的男人,被他的家人欺负得乱七八糟,她不能弃他於不顾。」江要儿耸了耸肩,扬手将飞函交给江结儿。

  「照这样子看来,阿姊短时间内是不打算与我们会合了?」江果儿站在一露的身後,凑首瞧著书信里的内容,娇嫩的语气略带迟疑。

  江给儿却不这麽以为,与江果儿如出一辙的双生俏脸儿绽出嘻嘻的笑容,神采精灵地说道:果儿真笨,这个美得乱没天良的男人搞不好是我们未来的姊夫呢!」

  闻言,江要儿愣了一愣,微倾著古典精致的脸蛋儿,状似深思,仿佛在思考著姊姊的人生大事,她的灵魂如烟镂般随著内心的渴望飘了出来,看似认真的眼神,透出一丝饥渴的诡谲光芒。

  唔,肚子真饿,还记得她在包袱里藏了一包松子糖……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凉风徐徐吹得人们神清气爽之馀,日子过得慵懒,蓦然,一道充满惊讶的老人嗓音从红门大宅中扬起,激动莫名。

  [他来了!你们真的确定吗?他真的来了?」大堂中,一名眉白如雪的老人难掩兴奋之情地捉著另一名青衣男人,迭声地追问。

  青衣男人被吓了一大跳,试图镇定老人的情绪,语气略带迟疑地说这:「长老,您别太激动,是我们的人亲眼见到他进到镇里来,可是,跟踪到客栈之後,接下来就再也找不到他的人影了!」

  「快!快去找,擂台赛已经进入最後的决斗,一定要找到他的人才行!」老人突然放开了他,紧急调动人马,打算来个最後的反扑行动。

  「是!」青衣男人一接获命令,逃命似地飞奔出去。


  白底红字,客栈的旗帜有如迎风的船帆般,姿态骄傲地飘扬在半空中,这时,一名少女推开了窗户,从前襟掏出一支小巧精致的石笋,凑上了红润的小口,吹出了近似於无的气音。

  柳眉、杏眼、琼鼻、粉樱似的小嘴儿,肩畔柔黑的青丝飘扬,少女一身嫩湖绿的衣裳袖袂随风翻飞如云,那正是江家老二--江要儿。

  从小,人们都说她活脱脱就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古典美人儿,身形柔弱堪怜,风一吹来就会被飘走似的。

  事实上,她呀……好吧!他们要这麽想,她也无所谓了!

  过了片刻,淡蓝的远空,一只飞翔的白鸽身影翩然地降落在窗台上,它倾著纯真无辜的小脸,雪白的翅膀飞扑了两下,似乎很认真地听著江要儿吹出的石笛声音,不时地从喉咙之中发出咕咕的声音,抖动著绑在它的脚上的小小竹筒,似乎暗示著竹筒中藏奢极重要的秘密。

  「小白,你安静一点,我知道里头有东西,乖!」江要儿笑眯眯地称赞了下白鸽,伸手解开它腿上的红绳筒。

  唉,要不是姥姥交代过,这只小笨鸟性情乖僻,需要好好赞美一下,否则它心血来潮罢工不飞的话,她还真想海扁它一顿,不过这样一来,她们几个姊妹就不妙了!

  听见了小主子的夸赞,小白鸽显得非常得意洋洋,咕噜了两声,像个高贵的淑女般抬起了它细瘦的乌仔脚,方便她解开绳子,奈何这动作超出了它的能力所及,勉强颠踬的脚步看起来有些可笑。

  啧,小笨鸟!

  「小白,你真可爱。」江要儿笑抿如美红唇,没有好气地瞥了鸽子一眼,多费了几分力气才解下颤抖鸟仔脚上的红绳筒,摊开塞在筒中的小纸函,细细阅读阿姊江不儿从扬州的来信。

  「什麽?!阿姊她……她成亲了?」江要儿略感惊讶地睁圆了杏眸,不敢相信自己所看的内容。

  原来,上回阿姊信中提起那个会刺绣的男人,竟然是名闻天下的首富朱克柔?而阿姊却完全不知道,不会吧!那个男人明明就是……

  奇怪,阿姊到底在搞什麽鬼呀?

  她们不是说好了要找那种不成气候的男人,然後施展她们的生花妙手,把他们变成厉害得乱七八糟的好男人之後,再带回去给爹刮目相看的吗?

  她怎麽会……

  江要儿纤手一扬,让小白鸽飞走,低头看著姊姊从扬州传来的简函,想著阿姊成亲的事情。

  唉,她们四个姊妹当中就属阿姊最不留心武林中的大事,只要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那个朱克柔有钱、有势,武功算得上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根本就与没用的男人扯不上关系。

  唉,她们那个迷糊阿姊竟然不小心就踢到一个宝了!不过,江要儿却觉得阿姊现在一定不大开心,因为事情的发展与她们当初所料想的不太一样,她听说朱克柔并不是一个好惹的男人。

  「奇怪,我还以为没用的男人满天下,好找得很呢!」江要儿纳闷地嘀咕。

  把信纸儿摺起收好,走到了门边,拉开门扇,想要出去走走这口气儿,顺便去找一下结儿和果儿两个丫头,她们从一大早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她心想,她们两个小妮子一定是去凑热闹了,她们三妹妹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这个城镇,这里正在举行比武大会,听说悬赏的奖金很高,人人趋之若骛,好不热闹。

  突然,就在她要踏出门槛之际,一尊高大强健的黑影飞门入内,出其不意地捂住了她微讶的红唇,动作俐落地将门关上。

  「唔……」江要儿被黑影吓了一大跳,身子紧紧地被人搂住,怔怔地瞪大了双眼,感觉到男人阳麝匀细的气息在她的脸畔呼吸著,心儿抨然,脸蛋泛起瑰色的红晕。

  这时,门外传来一片脚步的杂声,有老有少,似乎很急著在寻找某个失踪的人物。

  「什麽?他又跑了?」

  「没错,长老,咱们这次不能让他再跑掉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他追回来才行!」

  「对,派人仔细的找,那重要的东西欠在那里,也总不是个办法呀!」老人叹了口气,急著调度手边的人马。

  「是!」

  众口齐声的答应之後,过了久久,人声犹未完全散去,江要儿一动也不敢动,怔凝地感受著男人强壮炽热的胸膛熨贴在她的背後。

  他的气息明明就这麽的低沉勾细,近乎於无,然而,她却无法忽视他男性臂弯的强势,一瞬间,她寻思反抗,小手悄悄地动了起来。

  却在这一会儿,等到人声逐渐远去,冉律堂一声不吭地放开了江要儿,冷漠的身影飘到了窗边,眯起锐眸观望了下,似乎想要取捷径离开。

  [  等等!」江要儿唤住了黑影,在他的背上负著一把用布包里起来的长剑,看起来神秘兮兮的,害她心里有点紧张,「他们要找的那个人就是你吗?你欠了他们很多钱吗?」

  真是该死,她到底在期待什麽?她暗斥自己的荒唐,却忍不住被他高大修健的背影给深深吸引。

  闻声,冉律堂冷冷回眸,瞥了她一眼,冷若寒霜的脸庞似是不屑回答她的问题,纵身一跃,高大灵迅的身影顿时消失在窗口,不消一眨眼的工夫,就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喂!你给我回来,你竟然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该死!你回来呀!你至少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呀!」遭受到他极度的漠视,江要儿不禁杏眸圆睁,气急败坏地朝著他迅速消失的背影娇嚷。

  这男人!对她又捂、又抱、又搂的,难道就不替她闺女的清誉著想一下吗?害她心头小鹿乱乱撞,而他竟然就这样不负责任一走了之?

  他、他、他……算了,生气归生气,她倒是瞧清了他刚毅俊挺的脸庞,虽然表情冷的像千年寒冰似的,不过,却让她心底已经决定了」件事情。

  嘿嘿,就是他了!

  要儿、要儿,从小她还曾经一度沾沾自喜过,以为姊姊的名字是[不儿」,自己的名字既是「要儿」,肯定就是爹爹想要的孩儿了!

  可是,等她再长大一些,却发现了有一点不大对劲,一直以来,爹爹还是最心疼娘,「不」、「要」,不要!呜……这句话念起来真是顺耳得过分,教她有点心生不祥之感。

  等到两个妹妹出生之後,她才恍然大悟地发现,「不」、「要」[  结」、[  果」,果然没错,她们爹爹就只是喜欢与娘玩亲亲,却不想要纵欲过後的「恶果」,才替她们取了一堆奇怪的名字。

  於是她们决定了一件事,就是找到那种没用的男人,让他们变成天下无敌的厉害,到时候她们就可以扬眉吐气,教爹爹刮目相看了!

  唔……欠了人家很多钱,是不是也可以算是「没用」的一种呢?

  [  二姊!二姊!吃烧姘了!听说这一家的芝麻烧饼特别好吃,瞧我对你多好,给你带了一斤回来呢!」江结儿手里提了一个小包,散发著浓浓的油酥香,携著小妹江果见兴匆匆地跑进房门。

  「烧饼?」

  一听见有好吃的,江要儿双眸顿时闪闪发亮,一张古典美丽的小脸漾开了如花的笑靥,纤细的身影随著香味飘了过去,压根儿忘了追究她们两个小妮子一早跑到哪里去。


  任性!极度的任性!

  白眉、花胡、乌丝、两光,没有人比他们这至尊盟的四大长老更了解当今武皇的诡异个性。

  他冷若冰霜,因为不屑理人。

  他沉默寡言,因为懒得开口。

  他离家出走,因为嫌钱太多。

  别肖想看见他的笑容、也别轻易惹他、就连接近他的企图都最好不要有,因为那是只有笨蛋才会想做的事情。

  不过,因为他的外表拥有致命的吸引力,所以还是不小心让众多女孩子不禁春心荡漾,但是,这些女孩子却可都不是笨蛋,光是他冷冷酷酷的表情就把她们都给吓跑了。

  这些,是只有他们这四大长老才知道的内幕秘辛,在他的背後追了好几年,因为他是武林的掌权者、仲裁人,偶尔,他们千辛万苦的追逐会博得他难得一见的悲悯。

  就如此刻,他背著一把长剑,神情慵懒地站在武林堂前,面对眼前一批老而将死的老头们,对於他们的感激涕零仅只付谙一抹冷笑。


  隔日

  「二姊,走慢一点啦!」

  「结儿,这里我们不是已经逛过了吗?二姊为什麽又带我们回到原来的地方?」一时间走了太多路,江果儿娇喘不已,拉著结儿的手,抬眸望著二姊的身影迅速地穿梭在人群中,脚步困难地跟在後头。

  气死了!气死了!一丝恼火窜上了江要儿的心湖,教她脸色不善,没注意四周的人对她投以奇怪的眼光。

  该死,那个可恶的冷面冰块男!

  不懂得感恩图报也就算了,竟然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她的面前,害她逛遍了大街小巷,就是找不到他的踪影,哼,等她把他找出来以後,她绝对要把他……

  「咦,等等……」她、她在找他?

  不会吧!江要儿陡然停止了脚步,圆睁杏眼,被自己一时浮现的念头给吓到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会去找男人?!

  「该死,有没有搞错?!」江要儿暗咒了声,好歹她江要儿长得也不算难看,不过就是想找个没用的男人,这样的眼光又不算高,虽然背後另有目的,但她也没有必要沦落到去倒追男人的地步吧?

  「啊----不行、不行!」这样传出去准会笑死人的啦!江要儿小手握成粉拳,气恼地捶著空气泄恨,好像她的眼前站著那个令她气恼的男人。

  不管,她一定要把他找出来,教他好好报答她一下,发挥他那微薄可怜的没用本能,经过她的生花妙手改造之後,他一定会厉害得乱七八糟,到时候,嘿嘿,她可就是那个成功男人背後的狠角色女人了。

  嗯,这样想想,她的心情好过多了!

  老三江结儿站在不远处,望著江要儿突然自言自语了起来,心里觉得怪异,双手抱胸,昂起灵黠的小脸,用她微扬的眼稍横睨著眼前这个不太正常的女人,嗯,从昨天开始,她就觉得二姊变得怪怪的。

  难不成,是阿姊成亲的事实给她太大的刺激了吗?江结儿忍不住在心底暗自猜想。

  这时,咚的一声,小妹江果儿就这样一头撞上了她,似乎没有料到三姊会突然停下脚步似的,江果儿捂著发疼的额头,神情有些委屈迷糊。

  「好痛,结儿,你快想个办法啦!二姊她……」

  突然,她们发现了江要儿的眼神变了,循著她的视线,她们看到了搭设在广场上的比武擂台,此时正有两名大汉在上头打得你死我活,众人在台下叫嚣,把气氛吵得火热。

  待她们两人回神,赫然发现江要儿已经不见踪影,结儿和果儿两人两面相觊,异日同声地惊叫:「二姊!」


  擂台的四周涌满了人潮,如果曾经涉入江湖的人都知道人群之中卧虎藏龙,不少英雄好汉混杂在其中。

  江要儿涉世不深,她曾经从外婆梅姥姥的日中得知不少江湖事,但是,却没有真的见识过江湖的凶险,此时,她正以初生之犊的姿态深入虎口之中,只因为她在擂台之上瞧见了他!  

  冉律堂居中坐在擂台之前,冰冷的神情如覆寒霜,对於擂台上你来我往的比武,显得有点不屑,眼神充满了轻视。

  在他的身旁,一群武林中堪称长老阶级的高手排开而坐,每个人对於他的一举一动都非常注意,小心翼翼地伺候著。

  「冉爷----」这一路上,他们费尽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他自投罗网,可千万不能再教他给逃跑了。

  闻声,冉律堂冷冷地侧过眸子,望著傍身而坐的白眉老人,如冰刃般的眼神吓得老人噤声,不敢再多说半句。

  嗯……他看起来很不高兴呢!江要儿隔著一渠人海望著他,敏感地察觉到他的恶劣情绪,不过她继而一想,啊!他搞不好是被债主捉到了,被逼著还钱,当然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要是他还不出半文钱……不行!她听说那些「地下钱庄」逼人还债的手段都很坏,搞不好----搞不好会杀了他灭口……

  这麽一想,江要儿就觉得自己不能弃他於不顾,瞧,他现在两眼发狠地瞪著台上的人,一定是想要对夺冠的人不利,把奖金抢到手还债,唉……他真傻,听说这场此武大赛高手云集,他一定打不过人家的啦!

  但,他搞不好武功还挺不赖的----啊!那更不行了!没用归没用,她不能让他不小心杀了人抢劫当罪犯呀!

  「借过,借过!」她悄悄地在人群之中移动,准备偷偷接近他之後,乘机迷昏他身旁的人,营救他於水火之中。

  她伸手拔起掺揉了桃花林独特迷香的绵玉发钗,顿了一下,又从袖里揣出如牛亳般细微的金针,反身往擂台上射去,刺中了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眨眼间,大汉的身体瘫软如泥。

  「别怪我,我可是为了你著想,要是赢了比赛,可是会引来杀身之祸的呢!」她喃喃自语,很有恻隐之心地为他人著想。

  顿时,场园混乱不已,每个人都为比武者的突然昏厥而感到不解,冉律堂的反应却是意外的冷淡,寒眸似是不经意地瞥了人群一眼,发现了其中一缕跃动的嫩橘色铁影,他冷笑了声,蓦然站起身就要离开。

  他原本还以为这场比武大赛能有什麽精采可期呢!如今一看,也不过尔尔,懒得再多作逗留。

  「冉爷,请留步!」白眉老人急叫,扬臂唤人团团包围住冉律堂,「无论如何,这次不能再让你离开了!」

  糟了,他们要对他动用私刑了!江要儿见情况不对,一时之闲也顾不得许多,急忙地冲上前去,用她娇小的身影挡在冉律堂的身前,一副想要保护他的强悍模样。

  「你们不可以伤害他!虽然他欠了你们很多钱,但是……但是……反正我不准你们伤害他!」

  闻言,罪人错愕,纷纷转首望向江要儿,有人掏了掏耳朵,不太敢相信亲耳听到的话。

  冉律堂冷眸俯瞰挡在他身前的娇小人儿,难掩微愕之情,一丝微妙的异样感觉泛上他的心头,然而,那仅仅是一瞬间的情像,眨眼间又化成了烟尘,在他的心底消逝得无影无踪。

  「让开。」他的嗓音冷得像颗被抛落地的冰珠子,充满了窒人的冰冷气息,教众人闻之胆寒。

  「你……」江要儿不知道自己与他俨然成了暴风的中心,颇是不悦地皱起秀丽的眉心,转身抬起眸子,赫然发现他体型超乎寻常的高大伟岸,震慑於他那双檀黑深邃的眸子。

  他身穿一袭玄黑色的袍服,幽暗如白天里的黑夜;他的五官深刻,像是不加修饰的雕刻般;他沉黑的眸子盛著不可思议的亮光,足以教见者惊艳,并且感到胆寒。

  她睁著一双初生之犊般无畏的美眸,望著他那一张略显无情的迷人薄唇,心跳忽漏了两拍。

  咦……她到底是回头要跟他说什麽呢?江要儿一时望出了神,只记得好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明白。

  「让开!」这次,他加重了些许谙气,寒眸冷冷地眯起,似是已经对她的迟钝感到极度的不耐烦。

  啊!对了,她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回头的,真是的,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一件事实呀?她是要来救他的耶!

  她旁若无人地昂起小脸,理直气壮地双手擦腰,把今天整日的怨气发泄在他身上,她啄起了樱桃似的小嘴儿,嘟呓道:「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应该要感激我才对吧!现在我先想办法救你,你到时候可不能又不认帐喔!我可是要你……嗯……要你----」

  「姑娘,你要小心呀!」白眉老人看见冉律堂的脸色不善,似是山而欲来的阴霾模样,忍不住出声警告这。

  「不要吵啦……我要你……嗯……」

  江要儿甩手示意白眉老人不要像只苍蝇似的扰人,小脸儿红得像颗初染晕色的苹果,大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唉,谁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呀!那一定是哪个被女人甩掉的男人想出来自我安慰的花招,追不到女人也就算了,竟然用这招来欺骗女人主动求爱。

  「我什麽时候欠过你的恩情?」他冷冷地挑起眉,淡觎了她一眼,似乎已经在她的身上耗尽了生平最大的耐性,还不待话声陨落,瞬时,玄黑色的身影如虹般,瞬间消逝在她的面前,再出现时,已离她十丈远。

  「冉爷!你们在发什麽愣?快追呀!」白眉老人大惊失色,挥舞双手调动大批追兵。

  江要儿睁大了杏眼,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又被他给抛弃了,一日窝囊气直吞不下去,朝著他的背影大吼道:「还说没有?你明明就跑进人家的房里,对人家又捂、又抱、又搂的,竟然就这样不理人家了!你忘恩负义……你、你……他叫什麽名字?」她侧首朝身旁的闲人问道。

  「冉律堂,冉爷!」

  白眉老人语带敬意地告知,听见她大骂冉律堂,说老实话,多年来一直居於下风,吃尽冉律堂闷亏的他,其实是有点暗爽在心底的。

  她不屑地娇哼了声,转回头接著再骂道:「冉律堂就冉律堂嘛,爷什麽爷!你对他这麽客气,他又不见得会还你钱!冉律堂,你给我回来,你小人、你卑鄙、你没心没肝、你这个大坏蛋、你有种就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就……我就会……」

  突然间,逐渐消失在远方的黑点迅速地变回人形,江要儿还来不及眨眼,就见冉律堂高大的身影重新矗立在她的眼前,他眯起冷厉的眸子,俯瞰著摆明不知死活的她。

  「冉爷,小娃儿不懂事,您就别见怪了……」白眉老人轻声求情,与众人一起为她暗自捏了把冷汗。

  「什麽我不懂事,分明就是你忘恩负义、见异思迁、没心没肝,欠了人家恩情竟然不打算还--」

  她话才说到一半,忽然觉得有一道炽热的强悍力道锁住了她的腰,还来不及弄清楚状况,她的身子就已经被搅腾了空,伴著众人的惊呼声,与他一起飞翔在半天边。

  「啊!放开我,冉律堂——」

  她的耳边,淡淡地传来了他低沉的男性嗓音,语带淡淡的威胁,「你再敢多说一句话,我会把你丢下去。」

  闻言,江要儿心儿慌慌,忽然想起了陪她一起出来的两位妹妹,「放开我!结儿、果儿她们还在那里,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嗯?你说什麽?」从他的胸膛之中间呼出一声警告。

  好吧!等晚一点再拐他带她回来好了!有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江要儿笑抿起红唇,没再多说半句话。嘿嘿,没被他给逃掉,她的「望夫成龙」计画就等於成功一大半了!

  就在同时,江结儿和江果儿就在擂台的另外一端,望著天边消失的人影,不禁面面相观,交换彼此错愕的目光。

  随著夕阳西下,天边换上明月,她们痴痴地坐在人群散去的擂台边,还是没有等到姊姊的归来。

  这……大概又是另一个精采故事的开始吧! 
 

相关文章推荐

HTKBOOK翻译——第一章 隐马尔科夫模型工具箱的基础

原文链接: 第一章 隐马尔科夫模型工具箱的基础 HTK是一个用于建立隐马尔科夫模型的工具箱。隐马尔科夫模型可以被用于建立任何时间序列的模型且HTK的核心是通用的,但是,HTK主要为建立基于隐马...

第一章(雷达成像--邢孟道)

  • 2017-07-22 16:38
  • 6.78MB
  • 下载

汇编语言第一章

  • 2017-09-08 11:09
  • 588KB
  • 下载

第一章:创建你的第一个App(一)

Hello World!使用Swift创建你的第一个App 到现在为止,你应该已经安装好了Xcode6并且对Swift语言有了一定的了解。如果还没有,你需要回顾前面的章节,检查一下...

Microservice Patterns 的第一章

  • 2017-08-26 04:25
  • 1.91MB
  • 下载

第一章 计算机基础知识

  • 2017-06-21 10:20
  • 1.87MB
  • 下载

计算机网络自顶向下第一章读书笔记

计算机网络自顶向下第一章读书笔记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中的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算法推导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