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夫记第二章

转载 2007年10月03日 20:11:00
大错特错!

  夜晚的树林里,传来阴森的气息,不时还会听到狼群咆哮的声音,夜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江要见双手支颐坐在一颗大圆石上,望著生在硬泥土上的熊熊火堆,为自己的预料错误感到後悔。

  呜……结儿、果儿,姊姊对不起你们……

  她睁著水漾杏眼,盯著坐在火光另外一头的冉律堂,红艳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身上,徒是拉长了他背後黑色的暗影,丝毫也温暖不了他冷淡的表情,倒是让他手里两根木叉上的鱼儿热得泛香。

  吞了口唾液,江要儿对烤得熟透金黄的鱼儿垂涎极了,心里更觉得自己对不起两位妹妹,明明应该要担心她们的安危,她却只想到肚子饿……

  或许,是因为大妹江结儿从小是个脑筋非常灵活的女孩儿,比她这个作姊姊的还会照顾人,所以她就不会感到特别担心吧!

  「可以吃了吗?真希望能够有一点盐巴洒在鱼身上,盐粒儿能引出鱼的鲜美味儿,比较好吃。」她眨著白兔般无辜的眼睛,非常期盼地望著鱼儿,暂时将罪恶感抛到脑後去。

  冉律堂扬起眸子,整著她那张精致绝美的脸蛋儿,不由得皱起眉宇,生平第一次他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极度怀疑。

  「不过,我已经好久没有吃到鱼了,自从离家出走後就不大常吃,从小,姥姥就教我们鱼要吃鲜,不新鲜的鱼儿乾脆别吃,免得怀了胄口……还不能吃吗?」她眨著渴望的眸子,看著鲜嫩的鱼汁诱人地滴了下来,那金黄酥脆的表皮非常能够引诱人为它犯罪。

  该死,她真聒噪!  

  「接著。」冉律堂把左手的木又抛过火堆,将其中一只烤鱼丢给了她,只希望能把她那张聒噪的小嘴儿给暂时堵住。

  江要儿紧张地用双手接住木叉的末端,就像是一只得到奖励的小猫,捧著金黄的鱼儿,唇畔扯开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谢谢,你人真好。」她将鱼儿凑到嘴边,吸起红唇轻轻吹凉,没看见他脸上泛起的怪异神情。

  她伸出小舌舔了下樱唇,很享受地一口咬下,这鱼儿没有鳞片,表皮酥脆微焦,鲜嫩的口感教她不由得笑得更开心。

  她常是带著微笑吃每一样好吃的东西;此时,鱼肉甜美的汁液染亮了她嫩红的小嘴儿,彷如最上等的胭脂,让人忍不住想要一规芳泽。

  冉律堂并不急著享用烤鱼,他眯起一双深邃的眸子,定定地望著她幸福的吃相,心底忽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骚动。

  吃到一半,她忽然发现了他毫无动静,手里的那条烤鱼依旧完整无缺,教她忍不住催促道:「咦……你不饿吗?好好吃喔!我从来就没有吃过这麽好吃的烤鱼,你快吃呀!」

  闻言,他似乎有点不太自在,冷然别过眸子,漫不经心地咬了一口鱼,懒得在她身上再多花费半点心神。

  江要儿却是一点儿都不介意他的忽视,她只要有好吃的东西就够了,从小姥姥就教她们四姊妹品尝美食,她就是其中最爱吃的,爱吃的程度是平常人很难想像的狂热,只不过出门在外,她只能收敛了。

  吃完了鱼,她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稍稍地恢复了力气,转著木叉,很感兴趣地看著眼前男人的吃相,忽然觉得看著他吃东西竟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杏眸因此而闪闪发亮。

  忽然,冉律堂扬眉睨了她一眼,冷不防地将未吃完的半条烤鱼也丢给了她,淡然地撂下一句:「吃吧!」

  一手握著木叉,江要儿起初愣了一会儿,随即皱起了清妍的眉心,忍不住嘟嗳道:「我又不是因为要吃鱼才看你……天底下哪里有女孩子会去抢男人的食物,这样传出去很丢脸耶!」

  他随手将一块木头丢进火堆里,无视於她的存在。

  「你吃嘛,」江要儿连忙站起来,跑到他的身旁,伸手把鱼还给他,「我只是想要看你吃,你吃嘛!」

  他根本就不想理她,她却睁著一双漆亮的杏眼直盯著他瞧,两人僵持著,一阵久久的沉默过去……

  「你看起来很饿的样子。」他直视著火光,似乎想要确定今夜温暖的来源,并且想要藉此驱逐狼群。

  「什么?」她明明就吃饱了呀!难道她一副看起来就很想把他扑倒在地的饥渴样子吗?啊——丢脸,竟然被他发现她的居心了!

  难道,她应该要把这条鱼乖乖吃下去,以免让他更进一步发现她的居心不良吗?不行!在还没与他有既成之事实前,千万不能让他发现她的真面目。

  「你吃嘛!我……我一点都不饿,冉……哥哥,你带我飞了那麽远,一定很饿,对不对?」

  冉律堂合眼歇息,盘腿运气,懒得理她。

  「你睡著了吗?那我真的要把鱼给吃掉了喔!冉哥哥,我等会儿可不可以睡在你旁边?」

  江要儿柔声细语,眯起水亮的眸子,仔细观察他的回应,但不片刻,她就发现了一个事实,他根本摆明了装死。

  「冉律堂——」江要儿忍不住瞠了他一眼,「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睡在你身旁,人家说睡在一起容易做错事,不过,我不知道那是什麽事,可是看人家都是睡一睡就都知道了,那我们也睡睡看好了!你听见了吗?」

  「喂,冉律堂,你可别忘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喔!哪有人这麽对待救命恩人的……」

  闻言,他的眉心起了波纹,脸色微泛铁青,却仍是没有睁开双眼。

  「你说话呀!反正我等会儿要睡在你身边,记得喔!就算你做错事也没有关系,听人家说那件错事挺好玩的,做完那件事就可以当夫妻了,成亲是好事!那件事也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他眉心的波纹顿时摔成了一道深沟,却仍旧无视眼前勾引他犯罪的美人儿,耳朵却不能不听她的疯言疯语。

  他视若无睹的神情,好似她只不过是一只聒噪的麻雀。

  江要儿边说边啃著鱼,尝著他咬过的地方,却是丝毫都不以为意,「我不介意你欠人家很多钱,这样才好,不过,你可不能在变成厉害男人之後变成负心汉喔!我会想办法去赚钱……」

  「闭嘴。」他开口冷淡地抛下一句,终於忍耐不下,心底讶异自己是从哪里找出那麽多的耐性来容忍她的。

  听见他难得一问的低沉嗓音,江要儿喜出望外,更是拉著他不肯放了,「哇,你总算肯开口说话了,我还以为你已经睡著了呢!你睡觉的样子看起来很像武功高手耶!我听姥姥说很多武功高手坐著就可以睡觉了,我还以为你就是这样的人呢!不过,我想不太可能吧!要是你的武功真的很厉害,你就不用怕那些『地下钱庄』的人了呀!还是,你觉得自己欠钱理亏,不能伤害他们?你人真的好好喔」

  「闭嘴!」这次,他加入了不耐烦的话气。

  然而,他冷淡得近乎凌厉的话气却丝毫都吓不了江要儿,她犹自顾自地说著:「你吓不了我的,我就是觉得你人好,记得喔!我一点儿都不介意你欠人家很多钱,你不要在我的面前太自卑,而且,你也不要担心晚上我们睡在一起会做错事,做错事才好,做错事就可以--」

  「你给我闭嘴!」

  「你好凶,我不要」

  「闭嘴,睡觉!」

  「不要就是不要!我偏要说……」

  他们初识的夜晚,似乎就要吓得生灵不近、闲兽走避,冉律堂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懒得再理她了,等到月上正空,江要儿终於也喊累、说累了,迷迷糊糊地就憩睡在他的腿上。

  那是一个从未有人躺卧过的禁地,两人却是奇妙地相安无事,在她沉入梦乡之际,冉律堂一度睁开了眼,却只是伸手丢了块木头进火堆,确定了她今夜温暖的来源,敛眸凝视她的睡相半晌,又再度不动声色地将眼睛闭上,并不欲将她从自己盘起的腿上挪开。

  夜,渐深了。


  爬……顺著心底的渴望,她慢慢地手脚并用往上爬……

  不够、不够,这个姿势不太舒服……再爬……

  嗯,这感觉还不赖,再往上一点更好,她小手揪住了依附,又挪了挪身子,像一只贪睡的小猫似的,终於找到了一个最舒适的窝。

  被她当成睡窝的男人却是一脸不善,眯细了眼眸盯著她不断攻城掠地,用她温暖馨香的身子挑逗他感官的极致。

  天杀的!他竟然为她而亢奋了!

  他暗自咬牙,克制住将她占为己有的冲动,一股前所未有的骚动盘踞著他的胸口,硬实的下腹燃窜起一丝激动的火焰,顿时,他觉得她就像是上天派来克他的小妖女。

  不过,他会摆脱她的。很快的,他对自己发誓。

  唔……这窝好舒服,味道好闻又温暖,她非常心满意足地动了动身子,笑著坠入更深沉的梦乡。

  冉律堂心里明白,他该甩开她,不让她有任何机会亲近他的,然而,他只是静静地抱著她,虽为欲望的骚动所苦恼,却又奇妙地感到平静,任由怀里狂妄放肆的小野猫占据了他一整晚。

  他俯首敛眸注视著她古典清丽的小脸,衬著火堆红艳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甜美的婴孩般无防。

  一抹微笑不经意地悄上了他紧绷的唇角,被她所依附竟是一种盈满的异样感觉,老天,她睡得可真香呀!


  隔日清晨,天犹蒙亮,江要儿神智恍惚地睁开了双眼,意外地发现自己被温暖所包围,她的视线看到了一副宽阔的男性胸膛,顺著视线往上一瞧,赫然发现自己竟睡卧在冉律堂的怀里。

  他深邃的眼眸直瞅著她惺忪的睡颜不放,将她的一举一动仔细地瞧在眼底,冷淡的眼瞳闪过一丝费解的神采。

  「我……」她的脸儿忽染红嫣色,一时之间手忙脚乱了起来,「我记得昨晚明明就不是……怎麽会……」

  哇——完了啦!她一定是睡到中途,不小心显露出真实的本性,被他看出她对他很饥渴的事实了啦!

  咦?既然如此,那他们是不是已经做错事了?她著急地揪住他胸前的襟领,兴匆匆地问道:「我们已经整晚都睡在一起了,我们一定有做了什麽事情对不对?那什么时候可以当夫妻呀?」

  「没有。」他淡然地撂下一句冷语,将她娇小的身躯从胸前挪开,伸直了长腿,兀自站起身来。

  她这该死的妮子!哪里来的一堆古怪想法?!

  「没有?真的没有吗?」江要儿跟著他站起来,眼巴巴地追问著。

  「就是没有,一个女孩子家不准问男人这种问题,知道吗?」他试图用冷厉的语气阻止她再度追问下去。

  她噘起了唇,踢起尘土熄灭了昨晚火堆的馀尽,望著他高大的背影透露著拒她於千鉴之外的冷漠气息。

  「那……我不问,可是如果你有做了的话,要记得告诉我。」对呀!她怎麽从来都没有想到这样做就好了,省事又方便。江要儿忽然觉得他真替她奢想,懂得提醒她这个简单的道理。

  闻言,他陡然转首,近乎铬愕地荃著她认真的小脸,半晌,他语气冷凉,颇富深意地说道:「不用我说,到时候你自己就会知道。」

  「为什麽?为什麽我自己会知道?你到底会对我做什麽事情呀?喂……」她扬起天真的笑靥,追在他身後很感兴趣地问。

  他侧首俯眸狠瞪了她一眼,以示警告。

  然而,她却不知道他凌厉的眼神是武林中人最感到胆寒的利器,因为伴随而来的是凶残的杀机,她就像是一只初生之犊般,拉著他的手臂,嘻嘻一笑,接著说道——

  「算了,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冉哥哥,你想不想知道我叫什麽名字?知道我的名字对我们两人的未来很重要喔!」

  「不想。」他的拒绝直截了当,丝毫不拖泥带水,顿时,他害怕自己知道她的名字之後,将会断绝不了两人的关系。

  「可是这真的很重要!」她不死心地说,小手揪住他的衣袖不放,「我叫江要儿,你可以叫我要儿。」

  「药儿?」若她真是药,也该是天底下最甜美的毒药了吧!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兴起这个念头,但就是忍不住这麽想她的名字。

  「不要的『要』,是个怪名字。」她依偎在他的臂膀,偏著小脸,冲著他勾起一抹最甜美的笑容。

  「怪吗?分明就是小毒物一个。」他冷哼了声,对於昨日她在擂台前使出的一切花招,他全都看在眼底。

  她小脸蓦然一亮,惊奇不已,「什麽?你说我是什麽?你怎麽知道我会使毒?桃花公公有教过我们,不过学得不精,他也说使毒不好,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在教我们迷魂术,放心吧!我不会用迷魂术逼你就范的。」

  他斜眸横睨了她一眼,对於她的信口保证,仅只冷哼了声,陡然,他昂首呜哨,几乎是立刻的,江要儿就看到一只通体玄黑的神骏从树林中飞宽而出,朝著他们远远奔来。

  江要儿对这匹黑马欣赏极了,当她还在羡慕谁能够拥有这匹奔驰如闪电的快马之时,脚程飞快的黑马已经奔过他们眼前,忽然,她只觉得身子一轻,被人揽腰抱起,再眨眼已经跃上了马背,跨坐在冉律堂的身前。

  「啊……这是你的马?」江要儿回眸兴奋地说道,小手爱不释手地抚著奔扬的漆黑马鬃。

  冉律堂坐在她的身後,执起缰绳,俯首冷睨了她灿烂的笑颜一眼,长腿一夹,策马疾奔,马蹄扬起满天烟尘。

  「冉哥哥,你至少点个头嘛!难道……」江要儿忽然被心底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难道这匹马是你偷来的?不行!不行!你要赶快还给人家,这麽好的马一定值不少钱,说实话,你是不是利用美色诱拐这匹马?所以它才会听到你的哨音就跑过来了!」

  经过一阵久久的沉默之後,冉律堂终於克制住内心想要杀人的冲动,淡声地说道:「我的。」

  江要儿却兀自为了他很可能被官府抓去而感到担心,并没有将他的话给听进去,哺哺自语地猜测道:[我想这匹马一定是母的,要不然怎会这麽容易被你拐来呢?好吧!人有感情,马儿应该也是有感情的吧!既然他喜欢你!那我也只好想办法假装不知道好了……」

  这时,黑马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太过分了,它明明就是顶天立地的雄性动物,现在,却教她说成了一只被主人色诱的花痴母马,它气冲冲地用鼻子冷哼了声,不屑理她,觉得人类的至圣先师有一句话说得真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小毒物,你该死的给我闭嘴!」他压沉了嗓音,冷冷地警告,凛冽的眸光直望著前方飞逝的光景。

  「为什麽?你们又不是同类,放心吧!就算你们之间有奸情,我也不会介意的……」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介意!」他对她莫名其妙的宽宏大量嗤之以鼻,继续不想理她。

  「喔----我就知道,事情一定不简单,啊——」话还没说完,她就发出了一声惨叫,领子被他狠狠地揪起,娇小的身子悬在半空中。

  「我再说一次,它叫御风,是我的座骑,小毒物,你敢再多妄加猜测一句,小心我毫不留情的把你丢下去!」

  「好啦!我不说就是了嘛!你快放开我,这样子很吓人呢!」江要儿挥舞著双手,胆战心惊地望著遥远的地面,矫健的马身每一次跃动,都会教她剧烈颠晃不已,而御风似乎也想报仇似的,竟然越跑越快。

  啊……这马儿一定是太喜欢她的冉哥哥了,所以在妒嫉她,籍著这个机会向她报仇,可恶……

  「你发誓!」他不信任她随日胡掐的保证,这妮子不知道是从哪里遗传来一堆古里古怪的想法,像是存心气煞人似的。

  「啊……我发誓绝口不提你们之间的奸情,冉哥哥,我快要掉下去了啦……」她哀声求道,吓得小脸发白。

  「该死!我们之间没有什麽所谓的奸情!」他暗咒了声,不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她。

  「男子汉大丈夫,何必那麽介意嘛!」蓦然,她的耳边传来一道轻微的布帛撕裂声,吓得她小脸刷白,转而苦苦哀求道:「啊……冉哥哥,我不说就是了,这样掉下去会很痛啦……」

  「冉哥哥……」她哽咽地祈求,水亮的杏眼透出委屈。

  似乎是因为她微微颤抖的声音触动了他内心的柔软,也或许是信了她不太可靠的保证,冉律堂收回长臂,重新将她拉搂同怀里,近乎温柔地抱住她颤抖的身子,不发一语。

  大概是惊吓过度,江要儿侧坐著,静偎在他宽阔的胸膛前,展现难得一见的乖巧可人,像只刚从水里捞起来的猫儿般,抿著唇抖瑟不已。

  「冉哥哥……」她试采地轻唤了声。

  「嗯?」他淡冷的语声轻扬,透出一贯的无情。

  「你人真好。」她微笑,侧著小脸倚靠著他,便不再说话了。

  冉律堂却是怔了一怔,心底百味杂陈,不知道自己究竟招惹了一个怎样古怪的女孩儿,他凶狠的手段在她的身上似乎完全不管用,而她,竟能在他几乎杀了她之後,说他是个好人。

  他,怎可能是个好人? 


  呜……结儿、果儿,姊姊对不起你们……

  她睁著水漾杏眼,盯著坐在火光另外一头的冉律堂,红艳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身上,徒是拉长了他背後黑色的暗影,丝毫也温暖不了他冷淡的表情,倒是让他手里两根木叉上的鱼儿热得泛香。

  吞了口唾液,江要儿对烤得熟透金黄的鱼儿垂涎极了,心里更觉得自己对不起两位妹妹,明明应该要担心她们的安危,她却只想到肚子饿……

  或许,是因为大妹江结儿从小是个脑筋非常灵活的女孩儿,比她这个作姊姊的还会照顾人,所以她就不会感到特别担心吧!

  「可以吃了吗?真希望能够有一点盐巴洒在鱼身上,盐粒儿能引出鱼的鲜美味儿,比较好吃。」她眨著白兔般无辜的眼睛,非常期盼地望著鱼儿,暂时将罪恶感抛到脑後去。

  冉律堂扬起眸子,整著她那张精致绝美的脸蛋儿,不由得皱起眉宇,生平第一次他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极度怀疑。

  「不过,我已经好久没有吃到鱼了,自从离家出走後就不大常吃,从小,姥姥就教我们鱼要吃鲜,不新鲜的鱼儿乾脆别吃,免得怀了胄口……还不能吃吗?」她眨著渴望的眸子,看著鲜嫩的鱼汁诱人地滴了下来,那金黄酥脆的表皮非常能够引诱人为它犯罪。

  该死,她真聒噪!  

  「接著。」冉律堂把左手的木又抛过火堆,将其中一只烤鱼丢给了她,只希望能把她那张聒噪的小嘴儿给暂时堵住。

  江要儿紧张地用双手接住木叉的末端,就像是一只得到奖励的小猫,捧著金黄的鱼儿,唇畔扯开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谢谢,你人真好。」她将鱼儿凑到嘴边,吸起红唇轻轻吹凉,没看见他脸上泛起的怪异神情。

  她伸出小舌舔了下樱唇,很享受地一口咬下,这鱼儿没有鳞片,表皮酥脆微焦,鲜嫩的口感教她不由得笑得更开心。

  她常是带著微笑吃每一样好吃的东西;此时,鱼肉甜美的汁液染亮了她嫩红的小嘴儿,彷如最上等的胭脂,让人忍不住想要一规芳泽。

  冉律堂并不急著享用烤鱼,他眯起一双深邃的眸子,定定地望著她幸福的吃相,心底忽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骚动。

  吃到一半,她忽然发现了他毫无动静,手里的那条烤鱼依旧完整无缺,教她忍不住催促道:「咦……你不饿吗?好好吃喔!我从来就没有吃过这麽好吃的烤鱼,你快吃呀!」

  闻言,他似乎有点不太自在,冷然别过眸子,漫不经心地咬了一口鱼,懒得在她身上再多花费半点心神。

  江要儿却是一点儿都不介意他的忽视,她只要有好吃的东西就够了,从小姥姥就教她们四姊妹品尝美食,她就是其中最爱吃的,爱吃的程度是平常人很难想像的狂热,只不过出门在外,她只能收敛了。

  吃完了鱼,她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稍稍地恢复了力气,转著木叉,很感兴趣地看著眼前男人的吃相,忽然觉得看著他吃东西竟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杏眸因此而闪闪发亮。

  忽然,冉律堂扬眉睨了她一眼,冷不防地将未吃完的半条烤鱼也丢给了她,淡然地撂下一句:「吃吧!」

  一手握著木叉,江要儿起初愣了一会儿,随即皱起了清妍的眉心,忍不住嘟嗳道:「我又不是因为要吃鱼才看你……天底下哪里有女孩子会去抢男人的食物,这样传出去很丢脸耶!」

  他随手将一块木头丢进火堆里,无视於她的存在。

  「你吃嘛,」江要儿连忙站起来,跑到他的身旁,伸手把鱼还给他,「我只是想要看你吃,你吃嘛!」

  他根本就不想理她,她却睁著一双漆亮的杏眼直盯著他瞧,两人僵持著,一阵久久的沉默过去……

  「你看起来很饿的样子。」他直视著火光,似乎想要确定今夜温暖的来源,并且想要藉此驱逐狼群。

  「什么?」她明明就吃饱了呀!难道她一副看起来就很想把他扑倒在地的饥渴样子吗?啊——丢脸,竟然被他发现她的居心了!

  难道,她应该要把这条鱼乖乖吃下去,以免让他更进一步发现她的居心不良吗?不行!在还没与他有既成之事实前,千万不能让他发现她的真面目。

  「你吃嘛!我……我一点都不饿,冉……哥哥,你带我飞了那麽远,一定很饿,对不对?」

  冉律堂合眼歇息,盘腿运气,懒得理她。

  「你睡著了吗?那我真的要把鱼给吃掉了喔!冉哥哥,我等会儿可不可以睡在你旁边?」

  江要儿柔声细语,眯起水亮的眸子,仔细观察他的回应,但不片刻,她就发现了一个事实,他根本摆明了装死。

  「冉律堂——」江要儿忍不住瞠了他一眼,「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睡在你身旁,人家说睡在一起容易做错事,不过,我不知道那是什麽事,可是看人家都是睡一睡就都知道了,那我们也睡睡看好了!你听见了吗?」

  「喂,冉律堂,你可别忘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喔!哪有人这麽对待救命恩人的……」

  闻言,他的眉心起了波纹,脸色微泛铁青,却仍是没有睁开双眼。

  「你说话呀!反正我等会儿要睡在你身边,记得喔!就算你做错事也没有关系,听人家说那件错事挺好玩的,做完那件事就可以当夫妻了,成亲是好事!那件事也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他眉心的波纹顿时摔成了一道深沟,却仍旧无视眼前勾引他犯罪的美人儿,耳朵却不能不听她的疯言疯语。

  他视若无睹的神情,好似她只不过是一只聒噪的麻雀。

  江要儿边说边啃著鱼,尝著他咬过的地方,却是丝毫都不以为意,「我不介意你欠人家很多钱,这样才好,不过,你可不能在变成厉害男人之後变成负心汉喔!我会想办法去赚钱……」

  「闭嘴。」他开口冷淡地抛下一句,终於忍耐不下,心底讶异自己是从哪里找出那麽多的耐性来容忍她的。

  听见他难得一问的低沉嗓音,江要儿喜出望外,更是拉著他不肯放了,「哇,你总算肯开口说话了,我还以为你已经睡著了呢!你睡觉的样子看起来很像武功高手耶!我听姥姥说很多武功高手坐著就可以睡觉了,我还以为你就是这样的人呢!不过,我想不太可能吧!要是你的武功真的很厉害,你就不用怕那些『地下钱庄』的人了呀!还是,你觉得自己欠钱理亏,不能伤害他们?你人真的好好喔」

  「闭嘴!」这次,他加入了不耐烦的话气。

  然而,他冷淡得近乎凌厉的话气却丝毫都吓不了江要儿,她犹自顾自地说著:「你吓不了我的,我就是觉得你人好,记得喔!我一点儿都不介意你欠人家很多钱,你不要在我的面前太自卑,而且,你也不要担心晚上我们睡在一起会做错事,做错事才好,做错事就可以--」

  「你给我闭嘴!」

  「你好凶,我不要」

  「闭嘴,睡觉!」

  「不要就是不要!我偏要说……」

  他们初识的夜晚,似乎就要吓得生灵不近、闲兽走避,冉律堂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懒得再理她了,等到月上正空,江要儿终於也喊累、说累了,迷迷糊糊地就憩睡在他的腿上。

  那是一个从未有人躺卧过的禁地,两人却是奇妙地相安无事,在她沉入梦乡之际,冉律堂一度睁开了眼,却只是伸手丢了块木头进火堆,确定了她今夜温暖的来源,敛眸凝视她的睡相半晌,又再度不动声色地将眼睛闭上,并不欲将她从自己盘起的腿上挪开。

  夜,渐深了。


  爬……顺著心底的渴望,她慢慢地手脚并用往上爬……

  不够、不够,这个姿势不太舒服……再爬……

  嗯,这感觉还不赖,再往上一点更好,她小手揪住了依附,又挪了挪身子,像一只贪睡的小猫似的,终於找到了一个最舒适的窝。

  被她当成睡窝的男人却是一脸不善,眯细了眼眸盯著她不断攻城掠地,用她温暖馨香的身子挑逗他感官的极致。

  天杀的!他竟然为她而亢奋了!

  他暗自咬牙,克制住将她占为己有的冲动,一股前所未有的骚动盘踞著他的胸口,硬实的下腹燃窜起一丝激动的火焰,顿时,他觉得她就像是上天派来克他的小妖女。

  不过,他会摆脱她的。很快的,他对自己发誓。

  唔……这窝好舒服,味道好闻又温暖,她非常心满意足地动了动身子,笑著坠入更深沉的梦乡。

  冉律堂心里明白,他该甩开她,不让她有任何机会亲近他的,然而,他只是静静地抱著她,虽为欲望的骚动所苦恼,却又奇妙地感到平静,任由怀里狂妄放肆的小野猫占据了他一整晚。

  他俯首敛眸注视著她古典清丽的小脸,衬著火堆红艳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甜美的婴孩般无防。

  一抹微笑不经意地悄上了他紧绷的唇角,被她所依附竟是一种盈满的异样感觉,老天,她睡得可真香呀!


  隔日清晨,天犹蒙亮,江要儿神智恍惚地睁开了双眼,意外地发现自己被温暖所包围,她的视线看到了一副宽阔的男性胸膛,顺著视线往上一瞧,赫然发现自己竟睡卧在冉律堂的怀里。

  他深邃的眼眸直瞅著她惺忪的睡颜不放,将她的一举一动仔细地瞧在眼底,冷淡的眼瞳闪过一丝费解的神采。

  「我……」她的脸儿忽染红嫣色,一时之间手忙脚乱了起来,「我记得昨晚明明就不是……怎麽会……」

  哇——完了啦!她一定是睡到中途,不小心显露出真实的本性,被他看出她对他很饥渴的事实了啦!

  咦?既然如此,那他们是不是已经做错事了?她著急地揪住他胸前的襟领,兴匆匆地问道:「我们已经整晚都睡在一起了,我们一定有做了什麽事情对不对?那什么时候可以当夫妻呀?」

  「没有。」他淡然地撂下一句冷语,将她娇小的身躯从胸前挪开,伸直了长腿,兀自站起身来。

  她这该死的妮子!哪里来的一堆古怪想法?!

  「没有?真的没有吗?」江要儿跟著他站起来,眼巴巴地追问著。

  「就是没有,一个女孩子家不准问男人这种问题,知道吗?」他试图用冷厉的语气阻止她再度追问下去。

  她噘起了唇,踢起尘土熄灭了昨晚火堆的馀尽,望著他高大的背影透露著拒她於千鉴之外的冷漠气息。

  「那……我不问,可是如果你有做了的话,要记得告诉我。」对呀!她怎麽从来都没有想到这样做就好了,省事又方便。江要儿忽然觉得他真替她奢想,懂得提醒她这个简单的道理。

  闻言,他陡然转首,近乎铬愕地荃著她认真的小脸,半晌,他语气冷凉,颇富深意地说道:「不用我说,到时候你自己就会知道。」

  「为什麽?为什麽我自己会知道?你到底会对我做什麽事情呀?喂……」她扬起天真的笑靥,追在他身後很感兴趣地问。

  他侧首俯眸狠瞪了她一眼,以示警告。

  然而,她却不知道他凌厉的眼神是武林中人最感到胆寒的利器,因为伴随而来的是凶残的杀机,她就像是一只初生之犊般,拉著他的手臂,嘻嘻一笑,接著说道——

  「算了,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冉哥哥,你想不想知道我叫什麽名字?知道我的名字对我们两人的未来很重要喔!」

  「不想。」他的拒绝直截了当,丝毫不拖泥带水,顿时,他害怕自己知道她的名字之後,将会断绝不了两人的关系。

  「可是这真的很重要!」她不死心地说,小手揪住他的衣袖不放,「我叫江要儿,你可以叫我要儿。」

  「药儿?」若她真是药,也该是天底下最甜美的毒药了吧!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兴起这个念头,但就是忍不住这麽想她的名字。

  「不要的『要』,是个怪名字。」她依偎在他的臂膀,偏著小脸,冲著他勾起一抹最甜美的笑容。

  「怪吗?分明就是小毒物一个。」他冷哼了声,对於昨日她在擂台前使出的一切花招,他全都看在眼底。

  她小脸蓦然一亮,惊奇不已,「什麽?你说我是什麽?你怎麽知道我会使毒?桃花公公有教过我们,不过学得不精,他也说使毒不好,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在教我们迷魂术,放心吧!我不会用迷魂术逼你就范的。」

  他斜眸横睨了她一眼,对於她的信口保证,仅只冷哼了声,陡然,他昂首呜哨,几乎是立刻的,江要儿就看到一只通体玄黑的神骏从树林中飞宽而出,朝著他们远远奔来。

  江要儿对这匹黑马欣赏极了,当她还在羡慕谁能够拥有这匹奔驰如闪电的快马之时,脚程飞快的黑马已经奔过他们眼前,忽然,她只觉得身子一轻,被人揽腰抱起,再眨眼已经跃上了马背,跨坐在冉律堂的身前。

  「啊……这是你的马?」江要儿回眸兴奋地说道,小手爱不释手地抚著奔扬的漆黑马鬃。

  冉律堂坐在她的身後,执起缰绳,俯首冷睨了她灿烂的笑颜一眼,长腿一夹,策马疾奔,马蹄扬起满天烟尘。

  「冉哥哥,你至少点个头嘛!难道……」江要儿忽然被心底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难道这匹马是你偷来的?不行!不行!你要赶快还给人家,这麽好的马一定值不少钱,说实话,你是不是利用美色诱拐这匹马?所以它才会听到你的哨音就跑过来了!」

  经过一阵久久的沉默之後,冉律堂终於克制住内心想要杀人的冲动,淡声地说道:「我的。」

  江要儿却兀自为了他很可能被官府抓去而感到担心,并没有将他的话给听进去,哺哺自语地猜测道:[我想这匹马一定是母的,要不然怎会这麽容易被你拐来呢?好吧!人有感情,马儿应该也是有感情的吧!既然他喜欢你!那我也只好想办法假装不知道好了……」

  这时,黑马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太过分了,它明明就是顶天立地的雄性动物,现在,却教她说成了一只被主人色诱的花痴母马,它气冲冲地用鼻子冷哼了声,不屑理她,觉得人类的至圣先师有一句话说得真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小毒物,你该死的给我闭嘴!」他压沉了嗓音,冷冷地警告,凛冽的眸光直望著前方飞逝的光景。

  「为什麽?你们又不是同类,放心吧!就算你们之间有奸情,我也不会介意的……」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介意!」他对她莫名其妙的宽宏大量嗤之以鼻,继续不想理她。

  「喔----我就知道,事情一定不简单,啊——」话还没说完,她就发出了一声惨叫,领子被他狠狠地揪起,娇小的身子悬在半空中。

  「我再说一次,它叫御风,是我的座骑,小毒物,你敢再多妄加猜测一句,小心我毫不留情的把你丢下去!」

  「好啦!我不说就是了嘛!你快放开我,这样子很吓人呢!」江要儿挥舞著双手,胆战心惊地望著遥远的地面,矫健的马身每一次跃动,都会教她剧烈颠晃不已,而御风似乎也想报仇似的,竟然越跑越快。

  啊……这马儿一定是太喜欢她的冉哥哥了,所以在妒嫉她,籍著这个机会向她报仇,可恶……

  「你发誓!」他不信任她随日胡掐的保证,这妮子不知道是从哪里遗传来一堆古里古怪的想法,像是存心气煞人似的。

  「啊……我发誓绝口不提你们之间的奸情,冉哥哥,我快要掉下去了啦……」她哀声求道,吓得小脸发白。

  「该死!我们之间没有什麽所谓的奸情!」他暗咒了声,不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她。

  「男子汉大丈夫,何必那麽介意嘛!」蓦然,她的耳边传来一道轻微的布帛撕裂声,吓得她小脸刷白,转而苦苦哀求道:「啊……冉哥哥,我不说就是了,这样掉下去会很痛啦……」

  「冉哥哥……」她哽咽地祈求,水亮的杏眼透出委屈。

  似乎是因为她微微颤抖的声音触动了他内心的柔软,也或许是信了她不太可靠的保证,冉律堂收回长臂,重新将她拉搂同怀里,近乎温柔地抱住她颤抖的身子,不发一语。

  大概是惊吓过度,江要儿侧坐著,静偎在他宽阔的胸膛前,展现难得一见的乖巧可人,像只刚从水里捞起来的猫儿般,抿著唇抖瑟不已。

  「冉哥哥……」她试采地轻唤了声。

  「嗯?」他淡冷的语声轻扬,透出一贯的无情。

  「你人真好。」她微笑,侧著小脸倚靠著他,便不再说话了。

  冉律堂却是怔了一怔,心底百味杂陈,不知道自己究竟招惹了一个怎样古怪的女孩儿,他凶狠的手段在她的身上似乎完全不管用,而她,竟能在他几乎杀了她之後,说他是个好人。

  他,怎可能是个好人? 

 

第二章_隐马尔科夫模型

  • 2012年11月02日 15:20
  • 1.12MB
  • 下载

我的网站历险记之第二章 理解些关键元素"代码","域名","空间"

继续网站建设的步伐,想了下建立网站,首先要有

ann2-神经网络-第二章-感知器

  • 2016年07月02日 19:23
  • 672KB
  • 下载

模型检测与程序验证第二章

  • 2016年10月12日 16:12
  • 732KB
  • 下载

第二章 驱动入口DriverEntry概述

操作系统在初始化驱动程序的时候会调用DriverEntry,通常会用这个函数来填充dispatch例程的指针,这就象注册回调函数一样。有的设备要创建设备的对象,或者还要创建一个设备名字,以及其他的初始...

编写易读代码的艺术——第二章 把精确包含到名字里

把精确包含到名字里 无论是为变量,函数,或累命名,已经有很多技巧可以使用了。在这一章,我们主张把其中一个技巧重要性放到最前:把精确包含到名字里。 我们看到的程序中,很多名字是很模糊...
  • zhanglt
  • zhanglt
  • 2012年03月09日 14:39
  • 540

第二章 、图像增强

  • 2016年05月04日 19:49
  • 7.89MB
  • 下载

iText7——第二章源代码工程

  • 2017年08月12日 15:37
  • 18KB
  • 下载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冷夫记第二章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