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冷夫记第三章

标签: 情感
957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又要追?」

  「一定要追,武皇卸任前亲口交代过,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冉爷逮回来不可!」面对下属的质疑,白眉老人斩钉截铁地回道。

  「可是,冉爷为什麽不太说话?一副冷冷的模样,光被他用眼角馀光一瞥,就很吓人了!」使前舵手张岚想起来就心有丝悸。

  闻言,白眉老人笑哼了声,走下了大堂的阶梯,扬扬手、摇摇头,一副已经看开了的模样。「你以为冉爷不会说话吗?别傻了,他根本就是不屑说,懒得说!咱们在他的眼底算哪根葱、哪根蒜?冉爷不会在我们身上浪费半点说话的力气,你趁早习惯了吧!」

  张岚心里却颇不以为然,语气略带迟疑:「可……白眉长老您德高望重,武林中有谁敢不尊敬您老人家?冉爷他不过就是——」

  蓦然,白眉老人一语截住了他未竟的话语,神色沉肃道:[小心,逞口舌之快只会给你带来无妄之灾!记住,你带著一批人马往南找,我带人往北追,明天就放程!」


  石涯飞瀑,泉水激冷,放眼所及皆是一片青葱脆绿的林木,就连雪白瀑布下的湖水都是一片森幽,远处的草地,马儿正在低头吃草。

  江要儿站在一处小水流旁,昂著精致白嫩的小脸,用手绢掬了一把清凉,轻轻地拭过凝脂般的颈项,透明的水珠滑下地形状优美的锁骨,透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动人娆艳。

  冉律堂皇著这一幕如出水芙蓉般的画面出了神,他就坐在不远处的巨石上,一如以往的面无表情,心思杂陈。

  这时,江要儿回眸正好远到了他注视的目光,她瞧了瞧手里的绢巾,漾唇一笑,又掬了一把清水,像只小兔儿般蹦蹦跳跳地跑到他的身边,七手八脚地爬上巨石,试图亲近他。

  冉律堂冷眼看著她略显笨拙的可爱模样,长臂却是不加思索地朝她伸了过去,轻而易举地将她拉进他的怀里。

  「冉哥哥,你都不怕热的吗?」待在他的怀抱之中,她似乎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害羞,她执著绢巾,擦拭著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冰凉他原本就不具温度的光滑肌肤。

  他目光沉定地瞅著她,怀疑她是否天生就具备了聒噪的本领,能够一路上自言自语、自得其乐。

  然而,他却不明白,一直以来他的眼神、他的动作,都在回应著她喋喋不休的话语,他对她,几近可以称得上温柔了!

  「冉哥哥,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我们不回去了吗?」她的手指好奇地抚过他挺直的鼻梁、迷人的薄唇,心底讶具一个男人的眼睫竟然能够像女孩子一样浓密,衬得他的眼瞳深邃而且迷人。

  她纤白的手指犹染著湖水的丝凉,触在他的唇上,像极了最上等的绫罗,正在对他做出爱抚,他一言不发地望进了她清澄的眼眸,一眼就望穿了她毫无戒备的瞳眸。

  「冉哥哥,你长得真好看,笑起来一定更好看吧!」她略带期盼地说道,手指就像个稚儿般,试图利用指尖的触感熟悉一切她所喜爱的纹路,灵活的眸子也一样在看著他。

  他不常笑,她一看就知道。

  两人四目相交,气氛一时暧味了起来,他丝毫不避讳地直视著她,一贯的凛冽,掺揉异样的情感,瞧得她脸红心跳。

  江要儿垂下长睫,定定地瞧著他紧抿的男性传唇,心儿像是住了一只不安分的蝴蝶,翩翩起舞。

  从小,她们四姊妹就觉得很奇怪,为什麽爹爹总喜欢和娘玩亲亲呢?吻著另一个人的唇,尝起来味道真的很好吗?

  「冉哥哥,我可不可以……亲你一下?」

  语毕,似乎怕他拒绝似的,她还不等他答应,微偏蛲首,樱唇轻轻地凑上了他的,轻轻触碰他富含弹性的唇瓣,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只感觉到她心里的蝴蝶狂舞,飞了、蝴蝶飞了!

  被她偷袭成功的冉律堂顿时瞪大了眸子,心底感到极度错愕,然而,那仅仅只是他一瞬间的失策,她柔软的唇令他心旌神动,微颤地贴触著他,青涩的技巧不可思议地挑起了他心底最深沉的欲望。

  蓦然,他伸出大掌将她的小脸按向自己,另一只修长的手臂冷不防地紧箝住她柔弱的柳腰,有如得了甜头的野兽般将舌撬进了她的唇间,以男人的身分纠正这个不甚令人满意的羞涩之吻。

  「嗯……」他吓著她了!

  她的小手柢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气息不由自主地逐渐加快,接揉进他阳麝的男人气味;她无法拒绝他的侵略,惊叹於他的唇、他的舌,怎度能够为她带来如此美妙的快感?

  两人的唇辨缠绵、吸吮,要儿几乎怀疑自己是否就要在他的怀里因为欢愉而窒息,她心里住了一只蝴蝶,她不知道它是什麽时候住了进去,只觉得她的心窝儿里被它的翅膀朴得极痒。

  两人之间的紧密贴触,慢慢地火热了起来……

  冉律堂为自己异常的行为感到震惊,猛然放开了她,眯起危眸,直瞅著她红通通的小脸,被他吻肿的楼唇,显得欲言又止。

  江要儿冲著他欢喜地绽开笑靥,她知道了!她终於知道为什麽爹爹总喜欢与娘玩亲亲了!

  原来,尝一个人的味道,感觉真的很好。

  冉律堂不发一语,只是静静地望著她,并不试图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辩驳,他也不以为自己有必要解释,反正挑火的人是她,只是,他们四周的氛围弥漫著浓厚的暧味之情,那是他前所未有过的一种细腻感受。

  「冉哥哥……」

  江要儿才想开口说话,这时,远方的山谷传来了一阵兵械打斗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从他的身上移开注意力,转向打斗声的来源,语带关切地说道:「冉哥哥,那里好像有人在喊救命,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冉律堂斜睨了她一眼,原该拒绝她的要求,然而,他却是连自己都感到莫名地默然首肯,长臂住她纤细的腰肢一揽,点足借力,与她两人顿飞上半空中,横掠过浓密高大的树林,不片刻就找到了出事的地点。


  飞出了树林,不远处就是一片空旷的山谷,此时风声飒飒,一群盗匪仗著地利之便,意图抢劫镖车。

  眼看,镖局的人马就要溃败不支,只剩下三、两人还勉强支撑著抵抗盗匪,场西很是血腥。

  冉律堂抱著江要儿站在山崖上,脾光冷淡地睥睨箸山脚下的一团混乱,似乎没有插手救人的打算。

  江要儿却无法冷眼旁观,小手揪著冉律堂的衣袖,抬起小脸用一种非常企盼的眼光看著他,「冉哥哥,那些人快要被杀死了耶……」

  「不关我的事。」他以不屑的口吻回应她的热切。

  「你怎度可以这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人家说江湖人都很请义气的,我们当然也不能免俗呀!」她急得险些跳脚。

  「谁说的?」他不以为然地笑哼了声。

  她被他问得一愣,苦恼地皱起小脸,困惑地搔了搔头,最後还是跳脚,「大家都这麽说呀!冉哥哥……」

  她的苦苦哀求听进他的耳里,似乎特别受用,不过,冉律堂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的冷酷模样,斜睨了她一眼,道:「难道你就不怕我的武功不济,反倒成了他们那几个倒楣鬼的垫背?」

  经他这麽一提醒,江要儿惊叫了声,「对呀!我怎麽都没有想到呢!冉哥哥,要不然我下去救他们好了!  」

  说著,她挣脱了他的臂弯,就要跑下去救他们。

  冉律堂脸色一变,伸手猛然将她拉回怀里,俯首狠瞪著她无辜的小脸,不悦地嘶吼道:「你竟然就真的相信了?」

  「为什麽不信?那是你自己说的呀!」江要儿委屈地噘起红嫩的小嘴儿,心底觉得他好奇怪喔!她可是非常认真的想要相信他呢!

  「我——」他气窒。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下去冒险好了!你可是我想要好好栽培的丈夫耶!怎么可以随便下去被人家当垫背的杀死呢?所以,如今之计,就是我下去救他们了。」她说得非常理所当然,却没料到她这一番爱护有加的话语却气得眼前的男人脸色铁青。

  天杀的,他迟早会被她给气死!

  「我会救他们,就当是还你的人情!」话声一落,他高大的身影已经飞落山谷,如仙佛般降临在那一团混乱的厮杀之中。

  虽然,冉律堂一直不以为自己欠了她什麽人情,但他就是无法忍受她口口声声说他忘恩负义,那会教他的心情极度恶劣。

  江要儿看了他超乎想像的好身手时,忍不住鼓掌叫好,决定以後天天教他飞给她看!

  不过,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虽然他可以飞得那麽好看,并不代表他能打得过人家呀!一思及此,她蹲下娇小的身子,慢慢地往山脚下爬去。

  一点点的武功底子,加上山壁并不太陡峭,所以她很快地就下了半山腰,只听得从她的背後传来一阵阵惨叫,心里还有点怕怕的,担心冉律堂不知道会不会被那群人给伤害了!

  不行!不行!他可是她物色好久的未来丈夫呢!怎麽可以让他就这样被人给杀了呢?!唉……他也真是的,干嘛这样跟她赌气,非要以身涉险不可呢?真是受不了他。

  才站定了脚,她飞快地转身,却看见一片风卷残云般的惨状,不禁感到错愕,瞪大了双眸,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她几乎看不见冉律堂移动的身影,他的招式凌厉,剑未出鞘,却已经是令所有人感到胆寒心颤,在他的脚边躺了几个已经丢了半条命的家伙,而其他人则是退得远远的,根本已经不敢再靠近他半寸了。

  「接下来轮到谁了?」他询问的嗓音轻冷,却是字字都如雷呜般,震进敌人的心坎儿。

  「饶……饶命!大爷,饶命……」一个盗匪跪下,接连著他身旁的人也都跟著跪下,个个被吓得屁滚尿流。

  哇……他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唷!江要儿灵光一闪,想著怎麽骗他利用这身高强的本领去天桥上耍大刀卖艺赚钱。

  呵,她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真好,只是不知道他肯不肯呢?  

  此时,冉律堂发现她爬了下来,侧眸朝著地投射一道冰冷的目光,一声不吭,仿佛在他的眼神之中已经隐藏了许多意涵。

  莫名地,她就是看懂了他的眼神,连忙跑了过去,阻止他断下杀手,她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些人的性命是操控在她的手里的。

  「冉哥哥,他们看起来好像已经後悔了,你就放过他们吧!」江要儿握住他蓄满力量的大掌,笑嘻嘻地说道:「我们乾脆把他们送到官府去,反正这些人受伤了,需要看大夫,那就让他们去自首,就地正法,嗯,这方法听起来就感觉很好。」

  「听见了吗?照她的话去做!」

  面对这样费事的提议,冉律堂竟然诡异的不加以反驳,他倨傲地昂首,视线冷冷一瞥,只见那群土匪像哈巴狗似的,谄媚地将镳局受伤的人马抬上了推车,听候江要儿的差遣。

  「冉哥哥,御风呢?你不要它了?」她这才想起了他们遗忘在湖边的马儿,睁著不怀好意的眸子疑问道。

  「你似乎不太喜欢它。」他冷笑道。

  「没有啊!我现在就很想念它了呢!  」她口是心非,满嘴违心之请,心里矛盾极了。

  哼,谁教那匹黑马老是喜欢跟她作对!它一定心仪她的冉哥哥很久了,所以对她怀恨在心吧!可是,要是真的将它抛弃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她又会觉得很罪恶难过。

  「是吗?」冉律堂好笑地挑眉,朝著山崖上一腼,只见傲气凛凛的御风就矗立在那里,等候著它的主人,「那你们可真是心有灵犀了,瞧,它不就站在那儿了吗?」

  听见他话带嘲讽的调侃,江要儿顺著他的视线望向悬崖,心底对於御风的灵性感到讶然而且激赏,不过,她还是暗自冷哼了声,扬手指示众人前进,看见冉律堂对於它的赞许眼神,心里颇不是滋味。

  这时,御风也随著他们放程,它顺著山道奔驰,重了一大圈儿,跑在队伍之前,冷不防地,冉律堂擒起要儿的腰际,两人飞上马背。

  靠在他的胸前,江要儿傻笑地抬起小巧精致的脸蛋儿,由下往上觎见了他刚毅的下颚,这样看著他感觉是新鲜的,她忍不住笑得更加灿烂,像极了一朵收不住绽放姿态的花苞。

  「冉哥哥。」她的嗓音柔软得像个婴孩,甜得不可思议。

  「嗯?」

  「我喜欢你,冉哥哥。」心里的蝴蝶飞了、飞了,原来,没有他的吻,就只是这样静静地看著他,她心里的那只蝶儿也会感到雀跃。

  她偎在他的怀里,迎著风笑了,她从来就不知道只是看著一个人,也能教自己如此快乐。

  冉律堂感觉到她完全的依偎,他面无表情,一颗心却因她甜美的爱谘而紧揪在一起,伴随著心脏抨然的热烫血液迅速地流窜过他的四肢百骸。

  心底涌起了一股将她拥入怀里的冲动,他嗅闻著她柔软的发香,不禁心神悸动,该死!她这个善於蛊惑人心的小毒物……他回以一声轻哼,状似漫不经心。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27092次
    • 积分:5437
    • 等级:
    • 排名:第5081名
    • 原创:65篇
    • 转载:227篇
    • 译文:0篇
    • 评论:4条
    最新评论
    慈善类
    好友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