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冷夫记第四章

990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济城

  这是距离他们最近的城镇了,花了一个日夜的时间,终於将那群盗匪押进了官府,因为冉律堂的武功高强,加上一张冷脸发挥了最大的恐吓功用,途中他们根本就没有花费到一丁点气力,但是多年来为山匪所苦的总捕头沈子谅对於他们的大恩大德简直是感激涕零。

  所以,他奉了知府之命,设宴款待冉律堂和江要儿,她好吃,连忙点头,见她点头,冉律堂只是一贯的沉默以对。

  夜宴——

  「我们济城最近运气好像还挺不错的,两天前来了一批武林中人,说是要找人路过,他们在江湖上的名气似乎很大,吓得宵小们不敢动弹,这两日夜里平静得很,现在你们又把山匪们抓来,拜你们之赐,咱们济城可以过上一段平静日子了!冉兄,小弟敬你一杯。」沈子谅呵呵一笑,端酒想敬冉律堂,哪料,冉律堂根本不甩他,兀自斟饮,害他只好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笑。

  江要儿习惯了冉律堂的冷漠,并不以为意,只觉得案上只有一道烧鹅还不难吃,所以她手里的筷子动得不是挺快的,她侧眸瞥了沈子谅一眼,耸肩笑道:「冉哥哥不喜欢说话,有什麽事情问我就好了!」

  「那票人已经走了吗?」冉律堂淡瞥沈子谅一眼,冷不防地开口。

  「谁?……喔!冉公子说的是那一票武林中人啊!今天还看见他们的人在城里兜转找人,没听说他们什麽时候要离开济城。」沈子谅的反应很快,一下子就明白冉律堂所指的人。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冉律堂只是轻哼了声,捻玩著手中的酒杯,不再理会期盼他再度开放金口的沈子咏。

  「呃,冉公子——」沈子谅的性格就像个率性的大男孩,虽碰了一鼻子灰!却不甚在意,他扫视了他们一眼,接著朝要儿说道:

  「夫人,你真好命,嫁给像冉公子这样器宇轩昂的丈夫,你们是出来寻亲的吗?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请直说。」

  从小到大,沈子谅从来就没有见过像江要儿这样古典精致的美人,像尊柔水化成的玉人儿,桃花似的眼眉,透出一股说不出的伶俐动人。

  「我们……」

  被人与他说成了夫妻,江要儿心里一阵欢喜,不过,冉律堂却是扬眉横腼了沈子谅一眼,并不直接否认,蓦然,他起身走出了用膳的小厅,准备回到官府替他们安排的歇脚处。

  江要儿愣了一愣,回眸望著他离去的高大背影,忍不住扁起小嘴儿,心头泛起一阵无法名状的难过滋味。

  「夫人,你很喜欢他吗?」沈子咏试探地问。

  她老实地点了点头,「嗯,很喜欢、很喜欢!可是,他什麽事情都不跟我做,不做那件事情,我们怎麽变成真正的夫妻嘛!该死,冉律堂……」

  「难道,你们还没有夫妻之实?」说著,沈子咏的脸红了起来,难道这样代表他还有机会追求她吗?

  「我又不知道怎麽做!你知道吗?听你的语气好像很在行喔!快!快点告诉我吧!」闻言,她喜出望外地站起身,双手撑在案上,一张绝美的小脸非常靠近沈子咏,两人之闲距离不到半寸。

  「嗯……呃……所谓的夫妻之实就是……就是……抱在一起。」被她瞧得心慌意乱,他说得极度心虚,简略了一大堆很重要的步骤。

  她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皱起眉心,「抱在一起?就这麽简单?我抱过冉哥哥,也跟他睡过了呀!我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沈子谅闻言深感失落,唉,原来人家已经睡过了,现在就只差临门一脚而已,而且她看起来这麽喜欢冉公子,他根本就无从介入。

  「那……一定是你们抱的方法不太对,反正,夫妻之实就是两个男女抱在一起,男人会在女人身上留个『记号』  ,代表她是他的人了!」

  沈子谅心底有一种预感,要是冉公子知道是他教她这麽做的,他沈子谅一定没有好下场。

  [  这样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耶!难怪,我就觉得一定有什麽地方出了差错,原来是要留下[记号]  才算数,好吧!我现在就去抱抱看。」说完,她欢天喜地转身就跑了出去。

  「喂……」沈子谋才想叫住她,伸出去的手顿在半空中,佳人已经消失在眼前,徒留满室寂静。

  唉……什麽时候世道风气变得如此开放了?提起那档子事,她一个女孩子竟然可以脸不红气不喘,而他这个大男人却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他不禁好奇起她的出身了!他想,能孕育出这样一个思想奇特的女儿,必定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地方吧!


  「冉哥哥!」

  由於被误认成是夫妻,沈子咏并没有替他们多安排一间房,所以,江要儿在下人的指点之下,兴匆匆地来到了两人的房间,推开了房门,迫不及待地找到了冉律堂。

  他盘腿坐在卧榻上,运息练功,有如入定古佛,完全漠视不由分说就冲了进来的江要儿。

  而她,也完全不管他的漠视,一股脑儿的就跳上了卧榻,准备要跟他完成一项不可抹灭的事实,好让两个人可以早一点成为夫妻。

  「冉哥哥,你又坐著睡著了对不对?没关系,你尽管睡,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就好了。」她的嗓音娇腻,像只撒娇的猫儿似地爬上了他的腿,动来动去的结果,就是觉得什麽都不太对劲。

  咦,他们不是已经像这样抱过很多次了吗?就没有看见他在她的身上留下过什麽「记号」!她不禁对自己投怀送抱的举动感到极度疑惑,这样子真的可以吗?

  「什麽都没有,怎麽会这样?对了,一定是我抱得不够紧……」说著,她一双纤细的手臂紧紧地勒住了他的颈项不放,亏他的修养功夫到家,暖玉温香在抱,竟然还是定定地坐著不动,连眼皮子都不掀一下。

  该死!她这小鬼真的当他是死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吗?冉律堂咬牙切齿,暗暗地诅咒道。

  过了一会儿,江要儿朝著自己的身子左看右看,却还是看不出来自己到底跟以前有什麽不一样!

  「怎麽还是没有『记号』  ?我知道了,一定是我的姿势摆得不对,冉哥哥,我要挨个姿势抱一抱。」她的动作顿了一顿,张开了修细的玉腿,跨坐在他的腿上,小手因住了他的肩臂,两团愤起的娇耸紧贴在他的胸前,随著她的挪动而彼此嗳昧地厮磨著。

  「你到底抱够了没?!」他陡然睁开了凌厉的眸子,近距离地瞪著地,硬实的下腹燃起一阵骚动。

  她就像一只天真的小绵羊,不知道自己正在被觊觎著,犹兀自扭动著娇躯,用最直接的行动考验他的耐力,「不够、不够,咦?怎麽看来看去都没有『记号』  呢?一定是咱们抱得还不够久,再抱一下好了!」

  「记号,你到底在说些什麽?」他的嗓音严肃而且沙哑,对於她的身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激动反应。

  「是呀!原来我以前都误会了,原来不是两个人睡在一起就会做错事,还要抱对了方法,你还要在我的身上留下『记号』  ,证明我是你的女人,这样子我们就可以成为夫妻了!」

  [  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他挑起眉,质疑地问道。

  「沈子谅呀!他心肠真好,看我什麽都不懂,就把抱在一起的事情统统都告诉我了。」

  「你竟然去跟另一个男人讨论这种事?」冉律堂的语气不由得扬起,含著一丝几不可闻的妒意,狭长的眼眸冷冷地眯起,似乎已经在他心底决定了什麽事情似的,又问道:「他对你说了什麽?」

  「他只告诉我要和你抱在一起,你就会在我身上留下『记号』  。冉哥哥,我如果不问他,你是不会告诉我的吧!嗯----就这样子而已,你看起来很生气耶!冉哥哥……」她不解地问道,纤指轻轻地画过他略显粗犷的眼眉,偏著小脸露出一派的天真无邪。

  真是的!不过就是两个人抱过来、抱过去的区区小事,他为什麽看起来这麽介意呢?她认真地望著他紧绷的脸部线条,实在是搞不懂他心里的想法,只觉得莫名其妙。

  「哼!我为什麽要生那个男人的气?你记住了,以後不准去跟别的男人提起这种事情,知道了吗?」他一掌擒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手,神情颇不自在地轻哼了声。

  「我知道了!可是,冉哥哥,我还是觉得你很生气的样子……」她话还来不及说完,一张吱喳不休的小嘴儿就被他给狠狠吻住了。

  江要儿瞬间被他吻怔了,一双水漾的眼眸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他竟然会主动跟她玩亲亲,虽然霸道得要命,不过还是让她的心儿飘然欲飞。

  冉律堂无法克制心中潮涌的欲望,她这该死的小鬼!究竟从哪里找来如此大的本领,招惹得他无法控制自己,几乎不像原来的他了。

  情不自禁地,他蛮横地吻住了她,一掌握住她胸前的浑圆,听见她倒抽了口冷息,娇喘了声,似乎对於他突如其来的爱抚不知所措。

  「唔……冉……哥哥……」她被他吻得就快要无法呼吸,胸日胀满了喜悦,却在下一瞬间,试图挣开他缠吻不休的男性薄唇。

  他的手----揉得她的心窝儿痒极了!热呼呼的麻痒触感,隔著衣服,从她的乳尖儿直泛样开来,细若游丝地钻进了她的心坎儿底,凝聚成一股难以言喻的美妙滋味。

  他巨热的掌揉玩著地柔嫩的乳脂,掐起了两根手指拧弄著她的奶尖儿,用另外一条长臂紧紧地搂住了她的纤腰,缠吻的舌头灵活地舔弄著她唇间的幽心,不断地探索深入,仿佛要尝尽她所有的味道。

  江要儿在他的怀里不安地扭动著,她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得好奇怪,一簇小小的火苗在她的小腹深处燃烧著,教她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哼哼,他们这样又抱又吻,好服的感觉又跟以前完全不一样,这下子,他肯定会在她的身上留下「记号」了吧!

  嗯……那到底是什麽样子呢?她心底不禁感到兴奋又期待,羞怯地探出丁香舌,快乐且诚实地回应他。

  气氛正炽,她就要喘不过气,世界仿佛就在她的眼前旋转了起来,感觉他的手就要更进一步地深入她的禁地……

  然而,就在此时,冉律堂冷眯起眸子,没有预警地放开了她的唇,结束了这个激烈的吻,不悦的语气,近似冰冷的杀意,「梁上君子请现身吧!否则别怪冉某不客气了。」

  江要儿愣了一愣,犹无法从热烈的激情欲望之中回过神来,泛漾春水的眸子娇憨地循著他的视线望了过去。

  这时,从屋更上跃落一缕黑影,举止恭敬地跪在冉律堂面前,摘下了蒙面的布巾,露出了一张艳气的脸蛋,「秋棠参见冉爷,奉家父之命,请冉爷移驾青湖山庄。」

  山匪被捕的消息轰动了济城,人们传说那个路见不平的英雄身手不凡,神资冷竣,青湖山庄就位在济城的不远处,一直以来在济城都有人马,所以秋棠得知了更进一步的消息,就是那个男人名叫冉律堂!

  江要儿偷著精致的小脸,从冉律堂怀里的角度看了出去,看见了黑衣女人一脸难掩的妒意,她的反应却只是微微一笑,更加偎紧了他宽阔的胸膛,撒娇似的黏著不放。

  她觉得「青湖山庄」这个名字听起来非常耳熟,好家曾经听姥姥提起过;江要儿乘机抱紧了冉律堂,也不管他狠拧起眉心瞪著她,心里幻想著明天的自己绝对会不太一样……


  这约莫是从一百年前开始的事情了,闻名天下的青湖山庄,其实是几代前「武皇」赐给秋氏一家的,所以,历代的青湖主人都以侍奉「武皇」为职责,从未有过例外。

  换言之,历任「武皇」是青湖山庄必定尊奉的主人,其地位身分较一般秋家人更显尊贵,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青湖山庄真正的拥有者。

  大概在八年前,前任武皇退位,被视为继承象徵的天下名器「寒魂剑」传给了自己的儿子,新主几位,却在四年前亲自干下了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之後,失去了消息,人们众说纷云,却都不知道事实的真相,相关的秘辛只有至尊盟的四大长老知情。

  武林中有一种传说,那就是新任武皇英明睿智,能力卓绝,胜过历任武皇,只不过,传说他性情邪冷,孤傲难以亲近,行踪似谜,武功高强保不可测,是一个如神鬼般教人畏惧的人物,人们心底害怕之馀,给予了新武皇一个封号——邪神武皇!

  以上,江要儿全部都听梅姥姥说过,她还知道所谓的「武皇」就是武林的仲裁者,背後的势力十分庞大。

  不过,呜呜——这些统统不关她的事啦!江要儿一早醒来就感到非常的哀怨,因为她找遍了全身上下,还是没有发现自己到底哪里跟昨天不太一样,怎麽会这样嘛!她明明就又跟冉律堂睡了一晚了呀!

  昨晚,他毫不费力的就遣走了那个叫秋棠的女人,却也没有再吻她、抱她了,只是任由她像一只小野猫似地窝在他的怀里睡了整晚。

  可是、可是……啊!她真想尖叫,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了嘛!

  偏偏,他严令她不准去问别的男人这种事情,却存心不告诉她真相,害她又气又恼,快要闷死了!

  霸道!无理!他简直就是个暴君!她一边走在长廊上,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冉律堂,恰巧碰到了沈子谅,意外地,在他的身边站了一个女人,那正是昨晚打扰了他们亲热的秋棠。

  看见她,要儿不由得人恼了起来,虽然表面上没有显现出来,但还是气恼眼前这个女人在昨夜坏了她的好事。

  「冉夫人!」沈子谅见到要儿,很高兴地打了声招呼。

  「沈捕头,你叫她冉夫人?」秋棠嗓音稍嫌尖锐地问道。怎么可能?难道她的情报有误?冉爷应该还未娶妻呀!

  「没错呀!对了,秋姑娘,我已经替你问过知府了,以你父亲与官府的交情,让你在府里住两天,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沈子谅心眼粗鲁,没感觉到秋棠看著要儿的眼光变得凌厉,掺揉著妒嫉。

  江要儿不打算理会秋棠,只是扬起樱花似的唇瓣,冲著沈子谅绽开一抹倾绝人寰的美丽笑容,说出了她从早上就一直牵挂的事情,「有没有东西可以吃?我好饿喔!」

  「有!当然有!」被她古典精致的容颜给迷得七晕人素的沈子谅飘飘然地点头,撇下了秋棠,领著要儿往食堂走去。

  江要儿步过秋棠的身边,回眸朝著她微微一笑,透出一股说不出的精灵古怪,柔弱的身影像是一株傍水而立的俏皮水仙,道:

  「秋棠姊姊,真是对不起,不过,要儿先失陪了!」

  说完,江要儿兴匆匆地随著沈子谅走了,只要一提到有好吃的东西,她就高兴得双眼发亮,并没有留心到在她身後更远的地方,一道男人的冰冷视线紧瞅著她不放。


  今儿个一整天,江要儿总觉得有股视线直盯著自己看,看得她的心里直发慌,好像有什麽事情就要发生了一样。

  嗯……难道是沈子咏今天早上又骗了她,给她吃了一堆不甚好吃的东西,害她心情一直好不起来吗?

  可是,到最後她什麽也没吃下去呀!啊……她现在肚子好饿喔!一定就是因为这样子,害她的胄空空,连带著心儿惴惴。

  这一点,她就觉得冉律堂比她聪明,懂得一大早就跑得不见人影,省得受沈子谅的荼害,说不定他才刚从外头吃了一顿好料的回来呢!

  刚过晌午,江要儿终於忍不住了,她打算去找冉律堂,哄他陪她一起去外头觅食,搞不好能找到一点好吃的东西犒赏她的五脏庙。

  「冉哥哥!你回来了吗?」她兴匆匆地跑进两人的房间,却只看见一片寂静,丝毫没有人回来过的迹象。

  她不死心地蜇足往外跑,却还来不及踏出门坎儿,就看见秋棠迎面而来,定定地站在门口,挡住了她的去路。

  「秋姊姊,你看见冉哥哥了吗?」唉……她真是不想叫这样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为姊姊,这样子还真是辱没了她的不儿亲姊,只不过,姥姥交代过了,出门在外,小嘴儿要懂得甜一点。

  「没、没瞧见!」秋棠微笑,仔细地上下打量要儿的容貌与身段,心里觉得受到了威胁,因为她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如此像从画里跳出的人儿,精致绝美,粉嫩雪白得不可思议。

  「喔!那请你让开,我要去找冉哥哥了!」说完,要儿却发现秋棠竟然没有半点退开的意思,直堵住门口不放。

  咦?难道道女人不懂得「好狗不挡路」的道理吗?真是的,她的家人都在搞什麽鬼,竟然连这一点商单的道理都没教她,真是可耻!江要儿在心里不悦地闷吭了声,身影俐落地闪了出去。

  「我觉得冉爷似乎不太喜欢你呀!江、姑、娘。」秋棠紧追在她的身後,一语点破了她并非「冉夫人」的事实,事实上,昨夜无意中撞见冉律堂与她的亲热,秋棠心里不敢肯定,有一半是在试探。

  要儿本来就不想骗人,只是早上懒得否认而已,她耸了耸纤肩,吟吟笑道:「没关系,我喜欢他就够了,反正他最後一定会喜欢上我的,会听我的话,变成一个很厉害的男人。」

  「你到底在说些什麽?江姑娘,你这样天真的想法会造成冉爷的困扰,也同时妨碍了我们两人在一起,你不会觉得羞愧吗?」秋棠觉得要儿看起来一副柔弱婉约的模样,一定也很好欺负才对。

  没想到,江要儿出身诡异,从小又被她那个精明刁钻的结儿妹妹训练得水火不侵,根本就没有将这一点小小的羞辱放在眼底,她耸肩娇笑,毫不在意地说道:「我为什麽要觉得羞愧?要是冉哥哥真的不喜欢我,他自己就会教我走了呀!他没教我走,一定就是不讨厌我吧!」

  「你这怪女孩儿,简直就是不要脸!」比较起来,秋业的耐性修养就比要儿差了一截,恶言轻叹。

  「不要脸?我只知道姥姥说的话,她说那些信奉男女礼教的人才是笨蛋,谁说女人就不能追男人?冉哥哥生性害羞木讷,正直不阿,如果我不主动一点,岂不就玩完了!不过,你也真是奇怪,冉哥哥明明就是一个道麽没用的男人,你为什麽就是死心眼的要跟我抢他呀?」江要儿搬起了秀丽的双眉,不解地看著秋棠不甚好看的脸色,心里不禁纳闷了起来。

  难道,姥姥忘了告诉她,现在外面的人都比较喜欢没用的男人吗?事情要真是这样,那可就棘手了!

  「你到底在说什麽?冉爷怎度可能——」秋棠讶然无言,仿佛陷入了五里雾中,一片茫茫然。

  这下子,换成要儿摆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悲怜著似乎不知道真相如何的秋棠,摇头晃脑道:「看你这麽吃惊的模样,一定什么都不知道对不对?我告诉你,冉哥哥他欠了人家很多钱,被人家追著跑,所以我才跟著他一路逃跑,好躲开那些地下钱庄的人。」

  「冉爷他——」

  要儿甜美一笑,柔柔地接口道:「我知道,这是一个很让人吃惊的事实,对不对?所以,你不要跟我抢冉哥哥了好不好?」

  秋棠觉得自己好像被要儿给耍了,气冲冲地娇喝道:「胡说八道!我真的不懂你到底在说些什麽?!让我告诉你好了,我与冉爷有婚约,我邀他到青湖山庄,就是为了我们要成亲的事情!」

  闻言,要儿的心跳漏了一拍,勾起一抹很心虚的笑容,语气微弱道:「不可能的,冉哥哥他——」

  「冉爷!」秋棠的视线越过要儿,冷不防恭敬地唤了声。

  要儿蓦然回首,发现冉律堂就站在她的身後,一脸冷凝,与其说是面无表情,倒不如说是心有不悦,冰冷的眼神直勾勾地观著她,直教她的心发慌了起来,忽地,她扯开了一抹孩子气的笑靥,扑进了他的怀里。

  「冉哥哥,秋棠姊姊真爱开玩笑,如果你们有婚约的话,你不可能一句话都不告诉我的,对不对?」她抬起小脸,像只天真的猫儿般,寄望著主人能够说句话,以断绝她心中萌生将要被抛弃的念头。

  不可能——不可能……姥姥曾经说过,四个女孩儿里头,就属她的眼光最准,一定不会错的!

  冉律堂承受了她扑进怀里的娇小身躯,敛眸淡始著她微微苍白的小脸,笑哼了声,道:「我为什麽要告诉你?小毒物,你不是对每个人都可以很好吗?为什麽就一定要缠著我不放,说呀!你为什麽一定要缠著我不放?」

  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注视著她的眼光,透出了近乎肌渴的期盼,说呀!他想听她再说出那一句话,那一句曾经教他心魂怦动的甜蜜话语,快说呀!他近乎急切地渴望听到她说出那句甜蜜的话语。

  闻言,要儿的眼眶红了,晶莹剔透的泪珠儿在眼底烁动著,她没听见他心底的呐喊,却是被心里满满的激动给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破碎的嗓音断断续续,连不成一句完整的话语。

  「我……我以为你也会喜欢我……迟早会喜欢上我……所以我才会厚脸皮的跟著你……我没有想到,原来……你在心底嫌我烦……姥姥说错了,要儿并不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儿……你放心,我这就走,不会再烦你的,冉哥哥……我还以为你曾经有以点点喜欢上我的……」

  话声一落,她猛然推开了他,转身跑进屋子里,准备收拾一下细软就离开这里,她伤心得就像个泪人儿似的,活了十七个年头,从来没有人让她觉得如此委屈窝囊,现在,她总算尝到了!

  瞅见她的泪颜,冉律堂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人重重地一击,心痛欲裂,他冷冷地看著秋棠,锐利的语气有如一道可以致人於死地的冰刀般,沉声道:「滚!身为武皇,我想,我并不需要一个会搬弄事实的属下!」

  他冷冷地观了她一眼,眼神和语气都充满了不屑之情,长袖一扬,跟在要儿的身後进了房,狠狠地将房门一甩而上。

  「武皇!我……」秋棠望著他的背影,听著耳边传来掩门的震声,哭丧著一张脸,因为,冉律堂的冷语,对於一个忠心的部下而言,不仅是严厉的斥责,更是最残酷的流放。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20914次
    • 积分:5367
    • 等级:
    • 排名:第5037名
    • 原创:65篇
    • 转载:227篇
    • 译文:0篇
    • 评论:4条
    最新评论
    慈善类
    好友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