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夫记 第六章

转载 2007年10月03日 20:17:00
生气了!她生气了!她真的生气了!

  他好过分,原来,他还是很讨厌她,否则不会乱把她的衣服脱掉,不怀好意地想要让她著凉生病,哼,这样做他的心情就会很好吗?

  [你、你、你……你一定是看我不顺眼很久了,对不对?我就知道自己想得太美好,你根本就很讨厌我,要不然……你的手不要乱摸我啦!」

  哼,他以为把她的衣服脱光光之後,用手「摩擦生热」一下,就能取得她的谅解吗?未免太瞧不起她了吧!

  「同样的话,我不会再重复说一遍。」他说过了自己并不讨厌她,这句话,他只说了一半。

  冉律堂神秘一笑,冷不防地将光裸如婴孩般的地搂进怀里,再也不容许她动弹半分,如此亲密的贴触,吓得她僵硬了半晌。

  「你、你什麽都不用说了,我……我……」江要儿的呼吸蓦然抽紧,他温热的掌温覆住了她一只如凝脂般的椒乳,爱怜地抚弄了起来。

  她小桃花般的乳芯慢慢地变得嫣红,充满诱人气息,在他布着薄茧的宽掌之中分外显得娇美,胸口充满了热息,又湿又烫。

  「你住手啦!这下要换我讨厌……讨厌……啊……你的手不要这样拧,不太、不太舒服,啊……你一定有什麽企图……不然怎麽喜欢把人家的衣服脱光光……不公平……」她的语气幽怨,不自觉地夹紧了修细的双腿,总觉得有一股燥热的湿意就要汹涌而出。

  「不公平?是不是我把自己的衣服也脱掉,就能让你心服口服?如果是这样,我倒是不介意这麽做。」一抹笑意闪过冉律堂的眸子,他稍稍地放开了她,迅速地解开了上身的衣饰,展现精壮修健的胸膛,难掩精纯的男性气魄,看得江要儿猛吞了口唾液,心跳漏跳了半拍。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娇弱,又假装不经意地瞥了他傲人的男性铁躯,心头萌发了小小的羞怯之情,也有点不大服气。

  哼,他仗势著自己身强体壮、武功高强,就可以随便玩这种游戏吗?江要儿非常生气地想。

  输人输不阵,不过就是玩谁会著凉的游戏嘛!谁怕谁?她就不信自己会玩输他,哼哼,像他这麽坏心眼,老天爷一定会罚他著凉,到时候,她一定会细心照顾他,让他更有罪恶感,后悔今天这麽对待她!

  「看我脱了衣服,你似乎还是不太高兴?」冉律堂挑起一道剑眉,唇畔有著一抹兴味的笑,眸光眷顾著地纤细的肩膀、娇耸的双峰、柔软的腰肢,以及含羞曲起的雪白玉腿,每一分、每一寸都强烈地挑逗著他的心魂神智。

  「我为什麽要高兴?你这麽坏,这次我一定要讨厌,啊……]他炽热的宽掌猛然地攫揉住她饱满的丰乳,略嫌蛮横地揉拧著她充满弹性的乳脂,以及捻玩粉嫣色的乳蕊儿,惹起她一阵娇喘,惊呼不已。

  她还没有意识到一件极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当她说到「讨厌他」这几个字之时,她的身子就会遭受到他突如其来的霸道爱抚,往往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已是娇吟连连。

  「为什麽说我坏?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吗?」他疑惑地问道,眯细了眼,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耐性,再多也没有了。

  「哪有?你冤枉我!」她瞪大了一双春水杏眼,重重地哼了两声,道:「明明就是你乱把我的衣服脱掉,想要害我著凉,这样一来我就不能死赖在你身边了,说!你心里一定是在打这个主意对不对?!啊——不管、不管,反正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决定要讨厌——」

  她的话,还没说完;她的唇,就已经被他给狠狠地吻住了。

  江要儿觉得腰际一紧,他长而有力的手臂牢牢地圈铐住她,两人的身躯密不可分地贴触著,他精健的胸膛,抵住了她两团愤起的娇乳,随著她的呻吟、扭动而彼此磨蹈。

  他灵活的舌以入侵者的姿态强入了她的唇间,翻弄著她小巧的丁香舌,像是要惩罚她,温柔之中增加了一丝近乎掠夺的力道。

  故意,吻疼了她。

  江要儿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的晕眩,柔软的唇瓣传来一丝近似快感的疼痛,肺部里的空气仿佛就快要被他的吻给榨乾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以排解的焦急火热,将一腔柔水蒸发成了欢愉的热息。

  她不自觉地伸出了藕白的玉臂,环抱住他男性宽阔的臂膀,稍微地挪动了身子,扭动若水细的腰肢,像个荡娃儿般回吻他。

  她饥渴地吻他,就如同贪婪地汲取赖以维生的空气一般,心中有著强烈的渴盼,渴望著接近他,近乎绝望地渴望……

  他仿佛带著火苗般的大掌滑下了她的腰际,感觉到她平坦锦白的小腹泛起了一阵轻颤,缓缓地采入了她双腿之间的一泽春草,从柔软中采人,采触到她已经略带湿意的柔潋花唇。

  「嗯----」

  她被他过分亲蔫的探索给吓得愣住了,一时之间她挣不开他的吻,扭动著水腰,想要从中抵抗,然而,像她这样狂乱的款摆徒添媚态,只是不断、不断地诱惑他布著粗茧的长指更加进入.

  他粗糙的指面厮磨著她最娇嫩的花唇深处,耍弄著她逐渐充血突起的核蕊儿,修长的中指掏弄著她狭穴儿里的春水,试探她身为女性的自觉本能,

  结果令他相当满意。

  怎麽会……怎麽会……

  她久久不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却因为惊吓过度而急著挣开他的唇,精致绝伦的小脸儿一阵红、一阵白,激烈地推打著他,睁大了双眸狠狠地瞪著他似乎颇为享受惬意的脸庞。

  「你……你……你的手在摸我的……我的……」她娇小的身子不断地往上抬挪,想要避开从他指尖带来的欢愉。

  避不开,他不断地跟随而上;避不开,她贪恋盘据在她柔软的小谷丘仿佛发浪似的酸软快慰。

  他没有理会她的错愕,微笑地欣赏在他眼前晃动的乳浪春色,他收紧了环抱她的长臂,张嘴含住了她胸前一颗嫣色的小珍珠,伴随著在她身下花穴里翻浪的手指,交揉成最美妙动听的淫浪声。

  「啊……不要啦……这样……这样会……」她喘息著说不出话来,小脸儿像是粉扑似地红润,浑身燥热了起来,细细的香汗遍布她小巧的鼻尖、雪白潮红的胸前。然而,她全身上下最湿濡的地方,淌出的却不是汗水,而是被他不断挑逗掏弄出来的花蜜。

  呜……他到底想要对她做什麽啦?!难道,他想要为自己乱脱地衣服赎罪,所以故意把她的身体弄得很热吗?!

  可是……事情好像又不是这样,啊……他到底是想要做什麽……热、折腾人似的火热不断地袭上了她。

  此时,泛著馨香的细汗,遍布了她轻颤的娇躯……难道,他是嫌脱了她的衣服不够,所以故意做一些会让她流汗的事情,不小心吹了风,她就更容易著凉,这样一来,岂不是大大地提高了他的胜算吗?

  呜……原来他的外表看起来「忠厚老实」、「不善言语」,竟然有这麽深沉的心机,她可要小心一点才行呢!

  冉律堂尝够了她乳尖儿沁著的处子幽香,放开了她,抬眸就见到她一脸幽怨的模样,几乎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她,小傻瓜一个。

  江要儿可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很傻,她瘪起了红嫩的小嘴,颇为气愤道:「你都没有流汗,只有我一个人很热,你现在心里一定很得意对不对?等我吹风著凉生了病,你就可以很快乐的欺负我,不!你会抛弃我离开……呜……我好可怜,到时候我一定孤苦伶仃,然後我就会病得很丑,结果大家看我那麽丑,就一定没有人会理睬我,哇……」

  闻言,冉律堂彻底地愣了,瞬即,他淡淡地笑了,啄吻了下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儿,道:「我不会不理你。」

  「啊……」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子要掉不掉地挂在她的眼睫之上,她一时间不解他话中深深的含意。

  他说,他不会不理她耶!那是不是代表她就可以一直生病,然後,他就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了?

  这主意不错,她突然不太介意他要害她著凉这件事情了!好吧!她乾脆生一场大病好了,这样他就不会抛弃她了,只要这场病不会让她头昏,因为她要思考如何赚钱、望夫成龙的计书;也不要让她咳嗽,因为这样喉咙会痛,想出来的计画就不可能会太好。

  最好也不要鼻子不通,因为如果不能呼吸的话,那就跟头昏没有两样了,最好也不要全身无力、不要四肢酸疼、不要发烧、不要肚痛,最好也不要有生命危险……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其实是不介意生病的。


  望进她笑得灵黠俏皮的眸子,冉律堂懒得问她心里到底在想什麽,反正也不会是什麽正常人会思考的东西,而他,已经耗尽了耐性。

  话,直接挑明说了比较快;他要她,片刻也不能再被耽搁,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找出来的耐性,竟然在激烈亢热的冲动之中,还能安抚她傻气又不切实际的想法。

  「冉哥哥……」她也同时看进了他炽黑的眼眸,心窝一热,就在这个时候,他稍微抽出她柔穴儿的长指再度放肆地采人,「啊……」

  「小毒物,你想不想知道男人是用什麽方法在女人的身上做『记号』  的?」他贪婪地触弄她柔软湿泽的禁地,眯起的眼眸直觎著她意乱情迷的反应,冷不防地加入了另外一指,彻底地翻搅著她血嫩的花心儿。

  饥渴、火热的潮水不断地涌上了她,她无法解释小腹深处近乎空虚的焦灼由何而来,她想要、想要他的侵略更加地深入——

  「啊——冉哥哥,你终於、终於想要自己告诉我了吗?」狂热之中,她难掩兴奋之情,整张小脸都亮了起来。

  「我说过,如果我们做了的话,你会知道。」一抹神秘的笑容淡淡地噙上了他的唇角,抽回了狭玩的长指,改按住她雪白的俏臀,用她女性私密的柔软润泽,抵住了他胯间硬热的欲望象徵。

  要儿被他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碰触到什麽东西,隔著一层布料,硬实昂扬得教她心魂枰动,「冉哥哥……」

  她不自觉的低唤,甜腻的嗓音对他的自制力形成了莫大的考验,冉律堂咬牙低嘶,债热的勃起忍不住摘动了下,「小毒物,不要用你的声音挑逗我,否则我会不顾一切,忍不住强要了你。」

  「要……你要我?」就在她还搞不清楚他的意思之时,就已经像个柔软的娃儿般被他放倒在暖炕上,柔细的云丝迤逦满枕。

  他随即覆落在她的身上,半撑起了强健的长臂,十根长指采入了她柔密的青丝之间,捧吻著她白净的小脸、柔潋的红唇。

  「嗯……」她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像饱食的猫儿般,以为这就是事情的末端,明天的自己绝对会有所不同——

  她两团饱满的娇乳紧贴著他精壮的胸膛,两颗小小如珍珠般的乳蕊随著腰肢的扭摆,不时地缓磨著他胸前小巧的突起,引起他更深一层的激动欲望,教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低吼。

  喜悦,满满的喜悦教她觉得心里的蝴蝶被鼓舞了,甜如水蜜般的心思渗透进了她的心扉,它欢欣而且雀跃。

  热,融化般的热,蒸腾著她的心房,心蝶狂舞。

  「冉哥哥……冉哥哥……」她无助的低唤,眸色一片娇惑了胧,纤细的指尖微微地颤抖,吻了、抱了,这不应该是事情的结束了吗?为什麽……为什麽她的心仍旧一片火热,心底迫切的肌渴。

  冉律堂敛眸深沉地睨了她一眼,喉头不禁一紧,从她的发间抽回了手,有力的大掌彻底的分开了她羞闭的玉腿,弓起上身,解放了腰裤,释放了极度亢奋的男性欲望。

  「冉……哥哥……」要儿瞪大了双眸,一口气险些喘不过来,柔艳的蜜穴不自觉地泛起一丝热腾,发胀的核蕊儿似乎在瞬间更加充血敏感。

  冉律堂再度俯落长躯,用长臂撑起了自己的重量,昂挺的前端抵住了她柔软蜜涌的花穴儿口,摩擦著她多汁的花瓣、满含嫩血的花核,债起的前端撑开了花瓣之间细细的小缝儿。

  江要儿困难地喟出一口梗塞在胸口的热息,她的心儿枰然,小手捉住了他肌理修健的臂膀,看了看他极力克制冲动的紧绷脸庞,忍住了心里的胆怯,垂眸望了他蓄势待发的男热一眼,小脸微微惨白。

  「冉哥哥,这就是你说……做了,我自己就会知道的理由吗?」她小手紧张地用力,指尖微微地指入他上臂平滑的肌肤之间,柔软多蜜的花穴儿传来一丝撕裂的疼痛,细致得如针般螫了心口似的。

  「开窍了。」他扬起怜爱的笑容,大掌锁住了她的後腰,虎腰一挺,慢慢地将自己的亢热化成她身体里的一部分,慢慢地充实了她。

  「痛……冉哥哥,胀胀的,不舒服……」她不断地抬身想要逃避,一时间无法适应如此巨大的侵入,满含水分的花瓣、以及豆大的花蕊都同时感受到被撑裂的痛楚。

  她皱起了秀丽的眉心,扭动著水细的腰肢,心底并不以为自己承受得了他如此昂硕的存在,然而,她的身体竟是如此神奇地逐渐将他吞没,满含少女弹性的私处紧紧地将他衔环往。

  水细的汗珠沁在她粉嫩的肌肤上,她咬著下唇,感觉身体里满满的都是难耐的骚动,直至花心深处出现了一丝抵抗的疼痛,教她不禁轻呼出声:

  「好痛……冉哥哥……不要了,好痛……」

  瞬间,她不断地蠕动著狭窄的花甬,推挤著他的亢奋,柔软的花瓣逼疯他似地频频收缩。

  [该死!」他低吼了声,懊恼自己前所未有的意乱情迷,拧眉狠瞪了她一眼,细细地眯起了湛黑的眼眸,捧住了她俏挺的雪臀,低下肩膀,沉声命令道:「疼,就咬著吧!」

  他无法停止了,今天就算会伤得她再疼,他也不会住手,他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一个女人,从来没有。

  他略微沙哑的嗓音如魔咒般传进了她的耳里,要儿愣了一愣,直勾勾地颇著他肩头平滑的古铜色肌肤,稚气地摇了摇头。

  「不要……」她不咬,这样会咬疼他的。


  冉律堂眸店门过一丝诡异,似乎对於她傻气的坚持没有丝毫动容,眯细了眸,充满了热感的昂扬缓慢却坚定地贯入了她。

  「冉哥哥……冉哥哥……不要……我不要……会痛啊……」她觉得自己身体里的空虚正在被充实,但,就是疼呀!

  骞然,他狠狠地挺腰,炽热的男龙完全地没入了她柔软而狭小的女甬,一瞬间,胀破的疼痛盈袭了她的下身,她几乎是不加思索地抬起了小脸,张开小嘴狠狠地咬住了近在眼前的男性臂膀。

  「啊----」

  她的唇齿之间泛开了一丝血腥的甜味,与花壶深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形成了相互呼应的味道。

  他眉心一颦,只觉得肩畔一阵被人紧咬住的疼痛,明显地感觉到血液的勃动,就如同此刻保理在她体内的昂挺,因为强烈的快感而筋脉抽动,不断地撞击著她同样带著心跳的软润花径。

  他仅只在她的体内稍作短暂的停顿,抽离了身,挺腰再度深入了她,惹起她近乎哽咽的呻吟。

  就在刚刚的一刹那间,要儿以为自己会痛得死掉,但事实上她仍旧在他的怀里存活得很好,她啃咬著他的肩,苦皱著小脸承迎著他一次又一次的进犯,贯穿、抽回、再度贯穿!

  疼痛、火烫、交揉著一丝暧昧的快感,陌生的激情彷佛就要将她融化了一般,撕芽的馀痛仍旧在她的身子里肆虐,花液融合著童血沾染了他,更加深了他一次次的占有。

  冉津堂俯首吸嗅著她柔细的发香,肩膀虽然疼痛,然而却远不及深埋在她体内的狭润快感,他克制著自己别太过躁进,然而,她的美好却教他险些失了神,不知不觉之中,抽送进出的频律加快。

  「呃……」要儿低吟出声。

  她被充斥在身体里的复杂感觉给弄昏了头,疼痛如潮水般消退之後,舒服的感觉以强悍的姿态占领了她的每寸思维,她不能思考、也不想思考,不自觉地松开了紧咬他肩膀的贝齿,随著他的律动扭动纤腰。

  「啊……冉哥哥……」

  冉律堂探掌爱怜地揉抚著晃浪的娇乳,不断地在她的体内汲取欢慰,一次次强而有力的攻击,捣弄出春水潺潺。

  她就快要不能呼吸,胸口胀满了热气,快感被融化成潮水,不断地在她的花壶深处蔓延开来,她觉得自己就快要被他给俺没了!

  这时,她体内汹涌的春潮却已经不知道小小倾泄了几回,此刻,随著他们密集的欢合,浪声满室。

  蓦然,她呜咽出声,修细的双腿夹紧了他,无助地被高涨的欢潮给击溃,她不断地痉挛,花穴更加紧密地衔环住他。

  感受到她女甬狭润抽紧的包围,冉律堂几乎要感到疯狂,按捺不住地狠吻住她红艳的唇,不断地、快速地、密集地戳击她充血敏感的跳穴儿。

  他的气息粗嘎,雄性的欲焰快速地在他的腰股间聚集成灾,呼之欲出,这使得他逞肆的男龙更加硬实炽热,充满力量地进出著她。

  「啊……嗯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的呻吟已转成了细若游丝,就要再度承迎高潮之时,他抱紧了她,一阵急速的戳击之後,随即深埋入她的体内,激射出浓热的种子欲液,完完全土地注入了她的花壶深处……

  「啊……」要儿一时间承受不了太多的欢愉,她眯细了水亮的眼眸,看了他狂乱的脸庞一眼,轻逸出一声嘤咛,瞬间晕厥了过去。

  此时,在她昏迷的心神中,对於刚才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太多的震惊、以及不可思议,直至昏迷,仍旧无法平复。


  心情久久无法平复的人,并不只有江要儿一个人。

  冉律堂卧靠在床缘,半撑起上身,神情凝重地看著甜美沉睡的江要儿难以按捺涨满他胸口的怜爱心潮。

  蓦然,他摇首轻笑了声,冷然的脸庞充满了复杂的神情,他静瞅著她娇美的睡颜,在她的身上,他找到了从来不属於过自己的柔情,以及耐性。

  「冉哥哥……」她像只小老鼠般不断地朝著暖源靠近,直至找到了他修长有力的大掌,小脸轻蹭了几下,又再度满足地睡著了。

  冉律堂忍不住轻皱起了眉心,一瞬间,心头泛起的陌生情愫揪得他的心都快要感觉疼痛了。

  他,到底著了她什麽魔? 

 

相关文章推荐

《方与圆》序人生控制论 第六章 潜意识的力量

潜意识具有无穷的力量和智慧        那天去听演讲,演讲者开场就拿出一张100元的钞票,面对大厅里的人问:“谁要这100元?”一只只手举了起来。演讲者接着说:“我打算把这100元送给你们中的一...

第六章 容器捆绑

MAD 容器绑定

第六章 函数

6 函数(重点)重载函数,即同一个名字可以对应几个不同的函数。6.1 函数基础 函数的调用:一是实参初始化函数对应的形参;二是将控制权转移给被调用函数。 函数的返回类型不能是数组类型或函数类型,但可以...

屎记 李天一列传

屎记 李天一列传              李天一,字冠丰,长安海淀人也。父两江,伶官也,以狎歌得宠,捧之歌王,颇得上赞许,封誉无数。天一好游侠,喜交接,眉清目秀,雄姿英发。尝与父同演,时人渐知其...

opencv-第六章-霍夫变换

opencv-第六章-霍夫变换

第六章 - 图像变换 - 霍夫圆变换(cvHoughCircles)

霍夫圆变换与直线变换大体上是类似的,但是累加平面会被三维累加容器代替,(x,y,r),x,y确定圆心,r确定半径,但这意味着需要大量内存速度较慢,OpenCV通过一个比较灵活的霍夫梯度法来解决圆变换问...

第六章 - 图像变换 - 霍夫线变换(cvHoughLines2)

霍夫变换是一种在图像中寻找直线、圆及其他简单形状的方法,霍夫线变换是利用Hough变换在二值图像中找到直线。 利用CV_HOUGH_PROBABILISTIC,对应PPHT(累计概率霍夫变换)?这个...

中洲侠影记代码  

  • 2013-12-27 20:33
  • 91KB
  • 下载

约瑟夫环问题(Josephus) —— 循环单链表

约瑟夫环问题 —— 循环单链表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中的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算法推导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