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冷夫记 第七章

标签: 聊天
1290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不敢置信!不敢置信!不敢置信!不敢置信!

  此时,在江要儿的心底就只有这四个字一直盘绕著,冉律堂他怎麽——怎么可以对她做出那样子的事情?

  他的……她的……老天!原来,所谓的「抱来抱去」,竟然是这麽的羞人而且难以放齿!

  下次遇到沈子谅那个家伙,她绝对要好好的跟他算帐!什麽抱在一起,男人在女人身上做「记号」  ?呜……这样的说法真是不负责任,而且未免也太轻描淡写了吧!江要儿娇躯横陈,伏卧在炕上,心底哀怨地想著。

  清早醒来,她就一直沉浸在极度震惊的情绪之中,她曾经天真地追寻自己的身子,找不到任何异样之处,原来记号,是烙在她的身子里、心坎儿上,一辈子抹灭不去。

  现在的她,是他的了。

  但,她还是感到哀怨,因为此时她全身上下酸疼不已,好像被人拆散之後再被重组似的,浑身感到不太对劲。

  她更哀怨,一早睁开双眼,竟然看不见冉律堂的踪影,害她想乘机撒娇一下都不行。

  窗边透进了早晨的曙色,她才正想将昨夜与他的缠绵缱卷拿出来重新回味之时,肚子很不识相地叫饿了起来,抗议她的恶意虐待。

  江要儿缓缓地爬起身,心底更哀怨了,至少她觉得在这种时候,他们应该甜甜蜜蜜地抱在一起。

  可是,事实却往往不如想像中美好,现在竟然连一片薄薄的肚皮都要欺负她,跟著一块儿起哄,真是不够意思,亏她平常这麽照顾它,专拿好吃的东西煨它呢!

  她掀开被子,不意地低头一瞧,震惊地发现了炕褥上沾满了斑驳的血迹,反而是她的身上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全身上下乾乾净净的,好像有人半夜替她偷偷洗过澡一样。

  哇!真神奇,是谁半夜跑到他们的床上受伤呢?那个人还真是搞不清楚,好像流了很多血!江要儿心里又惊又叹,似乎恍然不知那个「受伤」的人就是自己。

  她慢慢地爬下了暖炕,忍住了双腿之间又酸又疼的痛楚,慢慢地拾起了一地的衣服穿好,忍不住漾起灿烂的微笑。

  啊……好饿喔!她决定赶快找到冉律堂,要他陪自己去好好的吃一顿饭,此时,她的心里充满了期待,迫不及待地想见他。


  找不到!她找不到!她找不到他呀!

  他走了吗?一声不说地就抛下她走了吗?

  不!不可能!江要儿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不可能抛弃她不管的,是他亲口说要她的呀!  

  她找了他半个时辰,逛遍了府里各处,也问了不少衙役,他们纷纷都说一早就不见冉律堂的身影。

  「冉哥哥!冉哥哥——」

  该死!要是他胆敢抛弃她的话,她绝对不会轻饶他的,哼!她可没有天真到以为男人与女人做完了那档子事情以後,什麽事情都不会发生。

  瞧,她与三位姊妹不就是爹爹喜欢跟娘玩亲亲之後的「恶果」吗?不管!反正地打定主意跟定了他,就绝对要他对她的清白负责到底!

  她走著、走著,往衙门的武术场步去……


  情势危急,一触即发!

  冉律堂站在武场中央,冷眸直勾勾地望出了院门,对於包围住他的一票人视若无睹,其中,白眉老人与花胡老人莫不是又惊又喜,不敢相当自己突如其来的好运道。

  「冉爷,跟咱们回去吧!至尊盟里还有很多事情等著您处理呀!」白眉老人笑呵呵,百般讨好地说道。

  昨天,当青湖山庄的千金秋棠告诉他在济城知府里看到冉律堂之时,他还不太敢相信,直至今日亲眼所见,才松了口气。

  冉律堂的眼神一如以往的冷淡,扫视了众人一眼,唇边勾起一抹毫无笑意的浅痕,丝毫不将他们这一票长老放在眼底。

  「冉爷,请跟我们回去吧!」白眉笑呵呵,讨好地说道:「至尊盟没有冉爷还真的不行,大夥儿都很想念过去冉爷掌权那一段时日的安稳强盛,只要您肯回去,一切事情好说……」

  这时,白眉老人的话还没说完,院门口就扬起一道惊喜的尖叫声,江要儿一看见冉律堂,险些快乐得跳了起来。

  「冉哥哥,原来你在这里,我一直在找你呢!]  

  本来就没有打算放过他,所以,当她再度看见冉律堂之时,两眼一亮,立刻发挥了黏股糖的超强功力,跑上前去抱住他修健的长臂,脸儿笑嘻嘻的,冲著他直傻笑。

  冉律堂敝眸淡扫了她一眼,静静地任由她这只小猫儿撒野,对於她占有性的环抱感觉挺好。

  这时,江要儿才发现了他们身旁站了一堆人,她定睛细瞧,发现人群之中有几张熟面孔。

  咦?他们不是在终阳镇追著冉哥哥跑的「地下钱庄」吗?怎麽会跟到这里来了?江要儿不禁在心里赞叹,他们果真不愧是开钱庄的人,如此神通广大,追债的本领高超。

  「小丫头,你怎度能够跟在冉爷身边那麽久?是不是另有妙招,好心教教我们吧!」

  闻言,江要儿质疑地观了老人们一眼,觉得这些开「地下钱庄」的老爷爷们是不是活得太久,还是被欠钱欠疯了,以致於脑袋瓜子不灵转,忽发奇想,以为随便就可以从她的嘴里套出什麽妙招。

  真是的,她怎麽可能出卖冉哥哥呢?虽然他昨天把她气哭,还把她的身子弄得好疼、好疼,可是她就是喜欢他呀!

  而且,她缠著冉哥哥的方法很特殊耶!她才不要随便告诉别人,否则要是不小心传到了别的女人耳里,让她们跑来想跟冉哥哥抱来抱去,做那档子又疼又好像很舒服的事情,那就不好了!

  她还发现,最近像冉哥哥这样「没用」的男人好像特别抢手,她决定还是不要冒险比较好。

  江要儿笑噘起了樱唇,天真地说道:「我不知道耶!老爷爷,我觉得你们好奇怪喔!你们对冉哥哥再好,他好像也没打算还你们钱呀!」

  「冉爷他——」白眉老人被她的话给吓傻了,愣观了冉律堂一眼,发现他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只是不屑地冷哼了声。

  「我觉得最近的地下钱庄好奇怪喔!老爷爷,冉哥哥到底欠了你们多少钱呀?」她心里好奇极了。

  「他没欠我们……」白眉老人才正要回答,就接收到冉律堂冷淡如冰刀般的视线,仿佛在警告著他不要乱说话。

  「什么?他到底欠多少?」要儿没听清楚,急著再度追问,打算心底个数目,也才好计画如何赚钱。

  姜不愧是老的辣,白眉老人机灵地转开话题,嘻嘻笑道:「小姑娘,谈钱伤感情嘛!冉爷从以前就不喜欢理人,你能够在他的身边待上几天,已经算得上是很了不起了,小姑娘,告诉爷爷你的名字吧!」

  谈「钱」伤感情?闻言,要儿更加觉得最近开设「地下钱庄」一定是件苦差事,瞧,他脸上的笑容多虚伪呀!

  「我叫江要儿,老爷爷,你赶快告诉我嘛!到底冉哥哥欠了你们多少钱,这对我很重要耶!」她放开了冉律堂,拉著白眉老人直追问。

  「丫头,冉爷真的没欠咱们……」这时,花胡老人想要解释的话遭到了相同的命运,被冉律堂狠狠地瞪吞回肚子里去,差点噎到。

  冉律堂冷冷地扫视了他们一眼,确定没有人再敢对要儿乱说话,便懒得再理会他们,一个纵身飞上了屋檐,想要离开获得片刻清静。

  「冉爷——」众人望著要儿身後就要远扬而去的背影,忍不住大惊失色,异口同声地惊叫。

  见情况不对,要儿连忙回首,看见冉律堂飞得挺好看的又跃上了另一个屋檐,心里觉得此景似曾相识,好像在不久以前,她也曾经看见他这样飞过,那一次,他是用一种非常不屑的眼神,瞥了她一眼後就要离开。

  难道,他、他、他又要……

  突然,要儿也管不得什麽淑女形象,横眉、竖目、鼓起了粉嫩的腮帮子,噘起了小嘴儿朝著他的背影大骂道:「冉律堂!你这个负心汉、薄情郎!枉费我对你那麽好,你竟然就这样抛下我不管了!」

  人人都以为她温柔娴静,谁料那份气质仅只停留在她长相古典的脸儿上,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孩子,有时候很容易做出冲动的惊人之举,往往把人吓了一大跳。

  「丫头……」白眉与花胡忍不住都替她拧了把冷汗,抬头看见冉律堂的背影定了定,似乎没有想要离得更远的意思。

  糟糕!据他们多年来的经验,冉律堂的性情极阴冷,骨子里却是充满了暴烈的气息,难不成他要回来找她报复?

  不成!他们决定抓住要儿,转身就跑,免得她惨遭他的毒手……

  就在他们还来不及行动之时,要儿忽然低下了身,捂著肚子呻吟出声,神情似乎颇为痛苦。

  众人慌了手脚,白眉急道「丫头!你怎麽了?瞧你脸色都发白了,爷爷已经老了,禁不起你这样一吓呀……」

  未落的话音都还在空气中飘来飘去,虚弱的江要儿已经落入了冉律堂的怀抱之中,他的身形移动之快,教人来不及眨眼。

  「要儿,你怎麽了?告诉我,你身子哪里不舒服?」他铁青著脸,俯首审观著她贴靠在他胸前的小脸,迭声地追问,心里因为著急而闷闷地发疼著。

  众人看呆了眼,这就是他们所认识的冷酷男人吗?不,模样挺像,神情不像,敢情他们认错了人?

  要儿苦皱起小脸,扬起眸子很委屈地望进他焦急的眸子里,虚弱的嗓音透出浓浓的哀怨,「我饿了……」

  「你——」他气窒,不自觉地松了口气,老天,他从来都不曾发现原来他的心脏如此虚弱,禁不起她这样一吓。

  她乘机抱住他的腰,管不得他是否恼怒,撒娇道:「我不管,这很重要,我要吃饭、我要吃饭!人家的肚子好饿喔!冉哥哥,昨天被你弄得那麽累,再不吃饭就没有力气了啦……」

  闻言,冉律堂眯细了眸,冷著脸不语,众人的震惊程度,大大地再提升一级,他们两人亲昵的态势,教他们几个人看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隔日。

  「喂,你看起来好像很苦恼的样子喔!」江要儿从沈子谅的背後悄悄地探出了头,偏著小脸问道。

  沈子谅被她吓了一跳,从椅子上弹跳起身,连忙转回头,看见江要儿精美绝伦的脸蛋儿,还是忍不住心儿抨然。

  「冉夫人,有事吗?」他还是一直觉得她是冉律堂的妻子,正直的心眼从未怀疑过。

  「嗯,我要告诉你,因为冉哥哥懒得过来,所以只好就我一个人来向你告别,我们今天过午就走,知府那里就由你去说了!」

  「什么?!你们真的要离开了呀?」沈子凉的失望尽形於色,一方面是舍不得要儿,另外一方面是遗憾失去帮手,「本来还想请冉公子帮助官府抓凶犯,事成之後,我保证官府方面绝对不会亏待他的,但现在……」

  「捉人,有贷金吗?」她的兴趣全被他的话引了出来,俏脸儿闪闪发亮,笑得挺贼。

  「有,只要抓到他们的人,官府就会付给他一百两银子,冉夫人,你看起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沈子咏觉得她的表情灿烂得过分,精灵古怪的样子直教人打从心眼儿底发毛。

  「我当然高兴呀!一百两听起来好像还不少,沈子谅,我们决定今天先不走了,打算帮你捉贼,到时候你可不要食言而肥喔!」她用很认真的表情,郑重地警告他。

  利字当头,她也顾不得冉律堂要是听到她这番擅自决定的话之时,绝对会气到脸色发黑。

  「当然,冉公子看起来就是很厉害的人物,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骗他呀!」他昂起了首,拍了拍胸脯做出男子汉的保证。

  看起来就是很厉害的人物?要儿偏首疑惑地看著沈子谅,觉得他嘴里说的人一定不是她冉哥哥,不过,现在这不是重点。

  「不关冉哥哥的事,这件事我要自己去办!」她嘻嘻一笑,这才是她想要告诉他的重点。

  「什麽?!你……」沈子谅讶然,不太能够反应,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这个重点确实把他给吓坏了。


  「她人呢?」冉律堂一双黑眸冷冷地眯起,语气不善地看著沈子谅,阴霾的神色山雨欲来。

  「冉夫人她……她去了……去了一个地方!」沈子谅忍不住直吞日水,心底发寒了起来,总觉得眼前的男人气势磅礴得吓人,光是冷冷淡淡的一个眼神,就足以教人心魂战栗。

  他开始佩服起江要儿,她好像从来都不把冉律堂吓人的冷漠放在眼底,总是可以笑得像只在虎太岁头上动土的小野猫。

  「什麽地方?」

  「呃……一个男人很爱去的地方,在里面有很多男人,也有很多女人,喝喝酒,聊聊天……」说著,沈子谅差点就要被自己的口水给噎到,被冉律堂阴寒的脸色给吓得六神无主。

  老天爷,他能够说实话吗?不行!他的下场会很惨的,搞不好运会不得好死,所以,沈子谅打算能够耍混多久、就撑多久。

  「她去了哪里?」冉律堂浑厚的嗓音更沉了一分,昂起了下颔,挑起了浓眉,垂下的指尖微微一动。

  沈子谅看见他的手指动了一下,忍不往脸色发白,管不得受了要儿的请托,教他不准告诉冉律堂她的去向,退役了两步,造声喊道:「妓院!她去了妓院!」

  闻言,冉律堂眼角抽搐了下,眯露出危险的凶光,大掌顿时紧握成拳,直勾勾地观著沈子谅,不动声色。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28253次
    • 积分:5444
    • 等级:
    • 排名:第5096名
    • 原创:65篇
    • 转载:227篇
    • 译文:0篇
    • 评论:4条
    最新评论
    慈善类
    好友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