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冷夫记 第九章

标签: 笑话
1231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他气极了!

  所以,他彻夜带著她回到了皇剑山庄,准备将她这只过分好动的小猫儿囚禁在他眼皮底下,不准她再轻举妄动。

  他不管山庄里仍旧有鸟丝以及两光他们在守株待兔,也不管白眉和花胡尾随著他们的身後而来,他只想把她完整地挂在自己身旁,除了他,不允许别的男人有机会染指,甚至於多瞧一眼都不行。

  「我们为什麽要走得那麽急?害我来不及跟青花道别,她一定会觉得我无情无义吧!」她非常埋怨地瞠著冉律堂,发现他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太理会她的抱怨,骑乘著御风飞快地奔进了皇剑山庄的大门。

  冉律堂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她的每句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所以,他忍不住轻拧眉心,心想:青花,那不是一种鱼吗?

  「啊!  我也忘了跟沈子谅说再见了!糟糕,我忘了跟他拿一百两赏金了啦!冉哥哥,我们会不会再去济城呀?」她急忙地揪住了冉律堂的衣袖,要不是坐在马背上,此刻的她绝对急得跳脚。

  「一百两?就当是路上弄丢了吧!小毒物,我不可能再让你回去那个地方,你趁早死心吧!」冉律堂嗤之以鼻。

  什麽?一百两银子耶!呜----那可是她「卖身」的血汗钱,虽然犯人到最後并不是她抓到的,但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

  呜……她的一百两银子啦……

  「这麽浪费,难怪你武功那麽厉害,还会欠地下钱庄一堆钱,我现在终於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她嘴里喃喃有词,神情哀怨。

  冉律堂冷哼了声,把她的嘀咕一字不漏地听进耳里,他傲慢地昂起了首,看著皇剑山庄的主屋遥然在望。

  不过,谁教她要如此喜欢他这个冷汉子呢?江要儿很认命地想:这次就这样算了,她开始在心里偷偷地设想如何瞄著他赚钱。

  唔……好像很难呢!  她困扰地想著。等她回过神之际,发现他们似乎已经抵达了目的地,气势轩昂的屋宇绵叠半山,一看就让人觉得住在里面的人肯定是非常了不起,不过,他们来这里做什麽呢?

  「冉哥哥,我们要来借住别人的地方吗?可是,这里的主人应该是很有钱的样子,你确定你真的认识他吗?」她皱起眉心,很困惑地说道。

  他怎麽会不认识?因为那个人分明就是他自己!冉律堂沉默了半晌,凝神倾耳听见他们身後约半至的路上,几匹马尾随而上,这时,乌丝和两光二位老人也从下人的口中探知了消息,兴匆匆地迎接了出来,在他们的身後跟上了几名下人,其中一名小厮动作沉静而灵巧地牵过了冉律堂手里的缰绳,候在一旁等待著。

  「冉爷!」年纪已经有一把了,但看见冉律堂回来,他们两位老人还是高兴得手舞足蹈。

  「咦?他们真的认识你耶!」要儿觉得事情的发展非常神奇,一双水亮的眸子眨呀眨的,有趣地瞧著眼前头发黑得不可思议的老人,以及他身旁那位穿著不挺好,但称得上是漂亮的老男人。

  冉律堂唇畔勾抹一丝淡淡的笑意,身手俐落地翻身下马,伸臂将她抱落了地,神秘莫测地敛起黑眸,以一种自嘲的语气道:「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我欠他们很多钱。」


  「桃花林?」

  冉律堂坐在堂前,大略地翻过手里的卷宗,忍不住质疑地挑起了眉梢,得知了要儿的身分,他比预期中讶异。

  「没错,真是没想到要儿丫头竟然会是桃花林主梅姥姥的孙女儿,这来头不小呀!  」白眉老人笑呵呵地说道。

  「来头是不小,不过,这天底下或许也只有梅姥姥能教出这样奇特的小人儿了。」冉律堂随手将卷宗往手畔的茶案上一丢,不在表面上流露出过多的兴趣,这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说的也是。」对於桃花林,白眉老人也略有耳闻,除了梅姥姥之外,他记得桃花林里还有当今天下第一的铸剑师江骋,他的名气在江湖中也不小,不过,听说他冷僻的个性与冉律堂有得比。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白眉,传令下去,就说我不准你们告诉她真相,知道吗?」冉律堂冷淡的语气之中透著威胁。

  「什麽?什麽真相?!我什麽都不知道呀!我都不知道其实你是很没钱的,也不知道我们几个老人其实是在开『地下钱庄』的,冉爷,这样算不算得上是真相?」白眉老人笑嘻嘻地说著反话。

  冉律堂冷睨了他一眼,觉得眼前这老头子似乎已经活得很不耐烦了,要真是如此,他倒是不介意替老天爷动手。

  原本还很得意抓住冉律堂把柄的白眉老人,抬眼瞧见他冷若冰霜的眸光,笑脸顿时僵硬成化石。

  [呃……冉爷,开开玩笑嘛!对了,看在我白眉的西子上,可不可以请冉爷大发慈悲,下一道旨令,赦免对秋棠的谴责?」这件事情他已经挂念在心上很久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提。

  「凭什麽?」冉律堂不屑地冷哼了声。

  「冉爷,秋棠她不是个坏女孩,只不过是喜欢冉爷,出言不逊,如今她因为冉爷的谴责而消沉,我这个身为长辈的看了心疼呀!」

  「哼,笑话,她喜欢我,我就有义务要让她爱吗?」冉律堂唇角冷笑,语带暗讽地说道,起身拂袖而去。

  啧!他还不是因为要儿丫头喜欢他,他就乖乖地让她爱了?白眉老人在心里头嘀咕,没敢说出口。

  不过,要儿那个女娃儿可真是有趣得紧,跟她在一起,怎麽样都不嫌腻,也难怪武皇会把她视为掌心宝了!

  这时,白眉老人忽然灵光一闪,既然要儿丫头对武皇的意义不凡,这一点倒是可以拿来利用、利用。


  四色馒头、米薄皮春卷、七资包儿、糖蜜糕、乳饼等等一堆细点儿,再加上一壶上好的紫尹茶,隐的地散发出加兰的幽香,这样满满的一桌响宴,看得要儿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要儿丫头,爷爷们知道你喜好美食,所以替你准备了这一桌好吃的,喜不喜欢呀?」白眉老人朝著同伴使了个眼色,笑呵呵地对著要儿说道。

  「喜欢是喜欢,可是总觉得你们有企图,所以,无功不受禄——我不吃!」啊……她的内心好挣扎喔!光看那食物的色泽、香气,她就知道味道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可是……

  花胡老人笑著把她请入了座,与其他的同伴陪坐在旁,才坐定,就叹了一口气,道:「其实,爷爷们是有求於要儿丫头,你就当我们没安什麽好心眼好了!不过,时势逼人啊!」

  要儿的心思全部都被食物给吸引过去了,只留下一点儿渣滓应付四个老好巨猾的老家伙,「你们看起来好像很可怜的样子耶!」

  她也同时觉得自己很可怜,明明美食当前,她却要坚持那一股莫名其妙的志气,倔著不吃,她这样会不会太笨了?

  「对呀!所以,只要你肯帮我们忙,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不但替你准备好吃的,还可以让你有赚钱的机会喔!」这是他们彼此讨请了好几天的结论,乾脆将错就错,谎话说到底,反正是冉爷自己要隐瞒真相的,他们不过是顺水之便,从中图利而已。

  提到「钱」这个字,总算让要儿拾回了一点心思,吞了吞口水,扫视了四名老人一眼,道:「到底是什麽事情?」

  「就是这个!」乌丝老人拿出了一捆卷宗,交给了要儿,道:「只要你能够让冉爷对里面的内容点头或摇头,我们就当作他还了我们十两银子,如果他能够在里面写上几个字,咱们就照字数算,一个字十两银子,如何,」

  「咦?冉哥哥写的字原来那麽抢手呀?难道他其实是一个很有名的书法家吗?」她看著手里的卷宗,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闻言,四名老人差点晕倒,不过,他们还是强打起精神,假装从容镇定的样子,由白眉老人代为发言道:「也可以这麽说,要儿丫头,如何,咱们就这样说定了?」

  「不行!哪有价钱差那麽多?不行!冉哥哥点头摇头要二十两,一个字十两,写满十个字再加一成,如何?」哼,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呢!竟然随便就想要把她打发过去,门儿都没有。

  四个老人不约而同地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除了搞不太清楚状况之外,其实,还挺机灵的。

  「当然好!要儿丫头,茶点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两光老人笑得过分灿烂,反正就算差个几千、几百两,花的都是冉律堂的钱。

  要儿欢喜地拿起了一个七宝包儿,忽然想起什麽事情似的,偏著小脸儿疑问道:「你们还没有告诉我,到底冉哥哥欠了你们多少钱呀?」

  四名老人被问愣了半晌,不约而同地绽出和蔼可亲的笑容,白眉老人忍不住拭著眼角的泪水,感动地说道:「很多,非常多,所以,照这样的情况看来,他要还我们很久、很久。要儿丫头,你的出现真是教我们感激涕零,多谢老天厚爱……」

  要儿咬了一口七宝包儿,喝了一口香茗,侧眸观著四个老人几乎都快要抱起来痛哭的模样,觉得他们大概真的被冉哥哥欠钱欠疯了,真是可怜……

  「冉哥哥……」

  从下午开始,冉律堂的书房中就一直传出女子甜腻的撒娇声,他冷著脸坐在案前,翻著书册,无视於要儿黏在他的背後,苦苦哀求。

  「冉哥哥,求你啦……」她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小脸亲蔫地靠著他的肩窝,像只猫儿似地踏著他。

  「我说不就是不,没有商量的馀地!」他看都不看摆在桌案上的卷宗一眼,冷硬著一张俊脸,

  闻言,她发出可怜兮兮的惨叫声,一不做一于休,乾脆坐上他双腿,直往他的怀里使出媚功,「啊……你不批,我就没有钱赚,那你至少点个头,要不然就摇个头,虽然这样赚的钱比较少,可是还是聊胜於无呀!」  

  「哼。」她这个小妮子似乎又把他当做死人了,柔软的身子就这样在他的怀里扭来扭去,他胯间的欲望急速沸腾。

  「冉哥哥!  」她有点生气了。

  他依旧是冷哼了声,随她去撒泼,反正他就是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不愿如了那几个老头子的意。

  该死!他只不过是令他们隐瞒要儿真相,没想到他们竟然打蛇随根上,耍出这样的花招,拐地进来色诱他处理公务?!

  她抬眸观了他冷脸一眼,吸起了小嘴儿,决定使出哀兵政策,哭眯起水亮的杏眼,道:「呜……这钱好难赚,不像那一天在妓院,我随便一笑,他们就给我好多银票……」

  「你敢!」他只要一想到她对别的男人展现笑颜,就忍不住怒火中烧,理智全给烧得精光。

  她用力想要拍掉他紧箝在她腰上的长臂,不知死活的想要故意激怒他,扭动著娇躯,「谁教你连点头、摇头都不要,青褛的钱原来还是比较好赚的,好吧!我决定……」

  猛然,还不等她的话说完,冉律堂猛然拉开了卷宗,放开了手臂,让她站起身来,将她的一双纤臂抵放在书案上。

  「你念给我听!」他在她的背後沉声命令这。

  「冉哥哥,你要做什麽——」她心慌慌、意乱乱地发现他也跟著起身,宽阔的胸膛紧柢著她的背,充满危险的嗓音离她好近,就贴在她的耳朵旁边,她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吹呼在她的耳廓上。

  「快念!」

  「好,我念就是了嘛!上面说,最近江西巫毒教……和江东飞刀会,为了争夺武林之宝起了冲突……起了冲突……」

  他的手、他的手在做什麽?要儿念到一半,蓦然瞪大了双眸,强烈地感受到他大掌攫住她饱乳的炽热,他张牙轻轻地啃咬著地的耳垂,时而用舌尖舔弄著地颈後敏感的肌肤。

  「冉哥哥……别……别这样……」她细声叫嚷著,心窝儿一阵骚动,柔白的小手紧捉住案上的卷宗一角,发现事情还不止这样而已。

  「再念!」他冷著嗓调催促,一扇大掌滑下覆住了她半边俏挺的臀部,挑逗地抚摸著。

  「好……好嘛……此武林至宝一直以来,都是由……江东飞刀会……所持有,巫毒教……」她的呼吸灼热,外抱被褪至半肩、单衣也松了开来,嫩黄色的肚兜儿被掏了出来,仅靠细软的红绳圈系在她的雪颈,随著她的挣扎而晃浪扑拍著她饱挺的双乳。

  「我在听。」冉律堂撩开了碍眼的裙糯,隔著绢薄的亵裤,更进一步地抚弄她泛著湿香的私处。

  「巫毒教近年来……迅速壮大,居心不良……为害武林……啊——」他冷不防的穿刺教她措手不及,地瞪大了双眸,小嘴儿逸出一声惊呼,倒抽了一口冷息,身子里满满的都是他强而有力的火热,灼烫著她尚未完全湿润的花甬,泛起了微妙的疼痛。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她低喘不已,随著他刺烫的抽送而迷失了心魂,卷宗上的字句在她的眼前模糊了起来。

  「啊……啊……」

  冉律堂迅速地穿刺著她柔软润湿的甬穴,气息组嘎,眯起危眸,脸上闪过复杂的情绪,不禁地,他在她体内的进犯狂乱地加速,耳畔传来了她送声不绝的呻吟、求饶。

  她小手揪皱了卷宗平滑的纸面,抵抗不了他在她体内蔓延成灾的热潮,她只能不断地低喊,感觉自己的体内不断地涌出爱液,交揉成荒淫的浪声:

  「啊……啊……冉哥哥、冉哥哥……」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20107次
    • 积分:5360
    • 等级:
    • 排名:第5013名
    • 原创:65篇
    • 转载:227篇
    • 译文:0篇
    • 评论:4条
    最新评论
    慈善类
    好友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