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夫记第十章

转载 2007年10月03日 20:22:00

最近,要儿觉得甜蜜却又哀怨。

  冉律堂後来都听话地批了卷宗,甚至於有时候还很大发慈悲的多写了几个字,虽然,她一直都看不出来他龙飞凤舞的字体到底哪里值钱,不过,既然有人出钱买,她也就乐得卖。

  只不过,他好坏喔!

  每次他都很坚持要跟她玩完亲亲之後,才肯乖乖地看卷宗,害她心里既挣扎又甜蜜,心里喜欢跟他这样做,却每天都跟他做到好累。

  唉……还有那些「钱庄」老人啦!每天都用好吃的东西引诱她,害她现在每天都很挣扎,喜欢好吃的东西,可是这些好吃的东西背後都隐藏著目的,她没有吃到消化不良,还真是奇迹。

  「要儿丫头,来首当这一道点心,这可是苏州名品,难得一见喔!」白眉老人端著一个小金盆,朝她招招手。

  问言,要儿双眼一亮,像一只闻到油香的猫儿似地,晕陶陶地飘了过去,唔……看起来好像好好吃的样子喔!  


  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吗?

  冉律堂看著白眉老人送上来的菜单,心里冷笑,那个小妮子可真是好拐,以为他不知道她其实对於美食有疯狂的偏执吗?

  或许,从第一次见到她吃那条烤鱼时,从她的眼睛里,他就知道了她的真实性格,也或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在他的心上了!

  「今天的菜色她还喜欢吗?」他合上了记满菜色名目的册子,扬眸问向白眉老人。

  「她喜欢极了!直追问我能不能再吃到呢!」白眉老人最近福态了一点,因为跟著要儿一直吃,结果她纤细依旧,他却慢慢地发福了起来,老天爷还可真是不公平。

  「那就再请那位苏州师傅做给她吃吧!要是她真的喜欢,乾脆就把那位师傅请回来,让她能够常吃到喜欢的点心。」难怪,她昨天的心情似乎挺好,热情的程度教他非常满意。

  「是!」白眉老人迟疑地看了冉律堂一眼,道:「那……冉爷不怪咱们骗要儿丫头这件事罗?」

  闻言,冉律堂冷睨了他一眼,唇边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道:「不怪了,你下去吧!  顺便替我把要儿叫进来,我从今天早上到现在都还没有看见她,去吧!」

  [  是!」白眉老人如获大赦,脚步轻快地转身步出书房,准备替主儿请人,心里快活得紧。


  似乎,冉律堂心底明白只要四位老人掌握了要儿,他就不能如愿以偿地完全不管武林之事。

  此时,皇剑山庄的大厅之中,男人们谈著事情,唯一仅有的女娃江要儿非常快乐地看著满桌的点心,想著自己要先吃哪一样。

  「这件事情你们就看著办吧!必要时,斩草除根。」冉律堂沉声吩咐,冷冷地将卷宗丢回给白眉老人。

  要儿心底觉得奇怪,怎么冉哥哥与老人们的关系千变万化,一下子是债人与欠钱的人,一下子是名书法家与买家,现在呢?她都快要被他们搞糊涂了,依她看来,他们现在倒比较像是主人与属下。

  她莫名其妙地咬了一口细点儿,清灵的杏眼儿随著冉律堂转来转去,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奇怪!她总觉得他的举止之中,带著一股浓浓的霸气,难道是她眼花了吗?

  她揉了揉眼睛,蓦然,小手还停在半空中,胸口却直疼了起来,她痛苦地弯下了腰,小脸刷白,咬牙呻吟了声:「冉哥哥……」

  闻声,冉律堂回眸,看见她的小脸惨白,冷汗直盗,飞快地奔上前去,她虚软的身子恰好跌进了他伸出的臂弯之中。

  「冉哥哥,好痛——」她在他的怀里痛苦地扭动著,小手紧紧地揪住了他的衣襟,低声地呜咽。

  冉律堂心急如焚,眼皮一瞬也不瞬地凝视著她,大掌抚著她汗湿的小脸,急切道:「要儿,你怎么了?告诉我哪里疼?」

  这时,老人们也围了上来,两光老人眼尖地发现异状,他拿起要儿咬了一口的细点儿,「冉爷,事情似乎不太对劲。」  

  冉律堂侧首瞥了细点儿一眼,再看见她眉梢之後泛起了淡淡的紫色,不禁大为光火。

  「是摧心草!」白眉老人说出了他此刻心中的猜疑,语气沉重,「那是巫毒教的独门秘方。」

  「该死!」冉律堂不禁怒火攻心,狠咒了声,一想起他为要儿精心准备的点心,竟成了她催命的毒物,他就忍不住想杀人!

  「发我的号令下去,教那帮人赶快交出解药,否则要是她有任何差他,我冉律堂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他们!」他的脸色铁青,冷冷地下达了命令,横抱起虚弱的要儿,笔直地往他的居所「鬼心堂」步去。

  四位老人震惊於冉律堂的恼怒,却不敢再稍做片刻停留,连忙将冉律堂的命令传达出去,不消说,这又是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了!


  「冉哥哥——」要儿虚弱地躺在他的怀里,泪眼汪汪地低唤出她今生最爱的三个字。

  「嘘,别说话。」他的声音温柔似水,不愿她说话浪费力气,只祈求她能够撑至找到解药之时。

  「不要!我偏要说,我不甘心,好不甘心!我不要这样就死掉啦!」她心底好呕,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短命。

  「往口,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去。」他硬声地喝斥道。要不是她现在身体虚弱,他会忍不住想狠狠打她的小屁股一顿,以惩她的胡言乱语。

  「真的吗?可是,我的肚子好痛,现在又慢慢不痛了,我想,毒一定已经发作了,冉哥哥,我真的不会死吗?」她心里更悲伤了,不是当听人家说,死掉的时候,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的,是不是就像她现在这样呢?

  「不准再提死这个字!我不想听!」他咬紧了牙关,一双长臂紧紧地将她抱住。

  「冉哥哥,我想说,因为我如果就这样死掉了,就有好多话都不能告诉你了!你听我说好不好?」她哽咽得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好,你说!」听见了她的祈求,他闭上双眼,喟出了胸口闷烦的气息,忍住心痛,听她一次次再将他的心扎得更疼。

  「我想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这样子喜欢过一个人,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所以我不甘心,我还以为咱们还有好多时间,可是……可是……冉哥哥,你想要娶我吗?」泪,不知不觉地又滚了下来。

  「等你身体好了,咱们就拜堂成亲。」他温柔地说道,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怜惜。

  她哭眯起浪红的双眼,咬起被泪沾湿的红唇,呜咽道:「如果找不到解药呢?如果我就这样死掉了呢?你就不要我吗?冉哥哥,我不要死……我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会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相信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他斩钉截铁地向她保证,心狠狠地被她揪疼了。

  「冉哥哥……」她脆弱地哭扑进他的怀里,贪心地及取他胸膛的温暖,不断地、不断地低唤著他。

  原来,巫毒教的摧心草并没有想像中厉害,巫毒教的人也没有想像中可怕,冉律堂的号令才发出不久,他们就乖乖地跑出来投诚了!

  四位老人拿著解药,站在「鬼心堂」的院门外,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迥然不同於里头的缠绵俳恻。

  「白眉,你真的确定让那个巫毒教的人也吃下摧心草了吗?」鸟丝不放心地问。

  「没错,我还把他关在地牢里,他才说出实话,其实摧心草根本就不太可怕,所以他们才会想要跟飞刀会抢那样武林宝物,不过他们也真是不自量力,连飞刀会都快要惹不起了,竟然敢来惹冉爷,简直就是不要命了!」白眉唏嘘地摇头,觉得天底下笨人从来都没有少过。

  「那你还不赶快把解药拿进去?他们在里面想必已经急死了!」花胡探首观望著院内一片悄静,担心地说道。

  白眉却是一点儿都不急,呵呵笑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冉爷家今天这样为女人疯狂的模样?」

  「没看过。」两光很老实地摇头。

  「那,咱们这些年来吃他给的苦头,算不算多?」白眉挑起长长的老眉,眼神诡异。

  「多得数不清了!  」乌丝只要一想起来,心里就呕。

  「那你们想不想也让他尝一尝苦头?!」白眉提出了一个挺不知死活的建议,或许是因为他们对冉律堂的积怨已深,苦无机会发作。

  「当然!」花胡猛点头,表情非常兴奋。

  「好吧!那咱们就先在外面喝喝茶,聊聊天,再让他们多生离死别一下

  [好!]


  纸,总是包不住火的。

  他们私藏解药的事情几乎是立刻就被冉律堂给发现,得知这件事情,他大为光火,把惩处巫毒教一事交代给他们,命令他们没把事情办得漂亮,就有他们好看的了!

  虽然被调去做苦差,不过他们心底还是非常爽快,因为冉律堂让他们大开了眼界,这件事情足以让他们回味十年。

  清早启程,护舵手张岚也恰好赶来会合,看著几位老人家笑脸嘻嘻的,心底不禁纳闷,武皇不是教他们去当苦差吗?为什麽他们看起来像是要去野游一样?真是奇哉、怪哉。

  「长老!」张岚恭敬地下马参见。

  「嗯,免礼了,咱们快点放程吧!快一点把事情结束掉,搞不好还能赶回来喝一顿喜酒呢!」白眉老人晾了晾手,嘴角还是掩不住窃笑。

  这时,张岚终於忍不住了,他问出了一个悬者心中已久的问题,道:「长老,能否告诉张岚,到底四年前,马鬼坡上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武皇为何又会来此自立『皇剑山庄』呢?」

  「你很好奇吗?」白眉挑了他一眼。

  「嗯!请长老告知!」张岚的声音中气十足。

  白眉老人与同伴相观了一眼,沉思了下,忽然耸肩笑了笑,相偕策马离去,洪亮的嗓音扬唤道:「快快快!后头的人赶快跟上来,快一点把事情做完,我们还等著喝喜酒呢!」

  南风渐暖,老人的笑声如钟般,一声声回响不绝。



  姥姥亲亲如晤:

  外面的世界杲喜好玩极了!姥姥,阿姊回去了吗?好久没收到她的消息,好想念她。

  对了,要儿现在人在皇剑山庄,与两位妹妹也失去了联系,不知道她们近况如何?

  虽然已经有点想家,但是,短时间内要儿应该是不会回去桃花林的,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欠了人家很多钱的没用男人,有四个老人天天这在他後头要债,所以我要想办法替他还钱,唉,当职业女真的好辛苦,不过,又好像有点快乐,要儿都快要被自己弄胡涂了。

  我想,姥姥一定很好奇他的名字,对不对?告诉姥姥,他的名字就叫作冉律堂,下次有机会带他回去给姥姥瞧一瞧。

  小二孙女儿要儿笔

  「要儿这妮子,可真是不简单了!」

  虽然,这封飞鸽传信越看越不对劲,不过,梅姥姥还是看得挺开心的,因为她的二孙女儿似乎已经找到托付终身的男人了。

  缘分这一字,还真是妙不可言。

  八年前,年纪不过才二十出头的新任武皇继位,江湖朋友颇多的她就特地请人想办法替她把图画来,偏偏,就是让要儿给看上了!!

  有关於冉律堂的传说,这些年来她听过不少,他的行踪飘忽、性格冷傲,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是,他的武功之高强,堪称武林之首。

  没料想到事情竟是如此巧合,两个人竟然就这样给遇上了,她听说前阵子皇剑山庄有名女子出了大事,被人下了毒药,震怒了武皇,发下武林帖赶尽杀绝,只为了求取解药。

  唔……传言没错的话,那名女子似乎就与她的孙女儿同名吧!嗯,照这样的情势看来,冉律堂应该是爱惨她的孙女儿了,

  不过,她似乎应该要写封信告诉孙女儿,告诉她冉律堂其实就是当今武皇,而历代武皇通常都拥有非常傲人的身家财产,不可能欠地下钱庄一屁股债,要是她猜得不错,那四个「钱庄」老人应该就是至尊盟的四大长老,至於他们追著当今武皇满天下跑,已经是老江湖们众所皆知的事情了……

  俗话说得好:内行的看门道,外行的看热闹,或许,不过就是这麽一回事了吧!


  虽然挺想念白眉、乌丝、花胡、两光那几个老爷爷,不过,要儿还是觉得他们被罚得好,害她浪费了一缸子的泪水,哭得眼睛都快要痛死了,心里还怕今生就要与冉哥哥永别,伤心得快要死掉。

  哼!这辈子她最讨厌人家骗她了!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也好,好发泄她一肚子的怨气,听说他们被上级派出去做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她想,应该是去追讨像冉哥哥一样难缠的人所欠的钱吧!

  不过,冉哥哥没有告诉她,他们的上级到底是谁呢?她想等会儿下楼去的时候,再记得问他好了!

  江要儿站在合楼的平台上,吹著随身配带的石笛,试图召唤信鸽,蓝天白云,一片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一点豆大的黑影由远而近。

  「哇——」见状,她兴奋极了,是小灰鸽耶!那是独属於姥姥所有的信鸽,呵呵,每次她收到姥姥的信都好高兴。

  她心底好期待,这次,姥姥又要告诉她什麽事情了呢? 

相关文章推荐

李航《统计学习方法》第十章——用Python实现隐马尔科夫模型

相关文章: 李航《统计学习方法》第二章——用Python实现感知器模型(MNIST数据集) 李航《统计学习方法》第三章——用Python实现KNN算法(MNIST数据集) 李航...

计算机系统要素:第十章 编译器:语法分析

通常来讲,做一个完整的编译器是非常浩大的工程,往往需要许多人经年累月的工作才能实现,但所幸,本书的作者将编译器的实现做到了最简化,我们只需要按照书上7、8、10、11章的框架,便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

cissp中文版第十章

  • 2013年12月17日 15:14
  • 19.8MB
  • 下载

算法导论第十章----10.2-1-10.2-7

10.2-1 Can you implement the dynamic-set operation INSERTon a singly linked list in O(1) time? How a...

新手学Linux+C编程 第十章

  • 2013年06月29日 17:52
  • 78KB
  • 下载

《c primer pius》第十章第6题

  • 2014年05月15日 09:18
  • 2KB
  • 下载

第十章—ViewPager的使用

ViewPager类需要一个PagerAdapter适配器类给它提供数据。 ViewPager经常和Fragment一起使用,并且提供了专门的FragmentPagerAdapter和 Fragme...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冷夫记第十章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