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用佛法智慧解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143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善常识,为具足正见、品学兼优,能领导众生断恶修善、趣向佛道的良师益友,又称善友、胜友。在今天,如果能有那么一段时光,我们能够放下一些对好处的追乞降对关系的执著,参访生命中的善知识,那么一问一答之间,桂花正香,秋意渐起,那些黏着的关系放下了,性命也就匆匆趋势天然、协调。

  缘无所谓善恶,不粘著的智慧

  如何看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多人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缘”字,那么作甚善缘?为什么在有些缘分中,彼此布满了痛苦?

  佛教认为,世间一切都是因缘所生,人与人的关系同样如斯。

  所谓善缘,通常来说,是指那些对我们的生涯、学习、工作有正面辅助的关系,可能发生在父母与儿女之间,也可能存在于师生、夫妻、友人、共事之间,双方可能相互关爱,和谐共处。而从佛教角度来看,真正的善缘还不仅于此,更是指那些令生命品德得以晋升的缘,比方听闻佛法的缘,依止善知识的缘。

  既然有善缘,做作会有与之相对的恶缘,这是一种直接给我们带来痛苦的因素。可能是家庭中亲人的折磨,也可能是工作中同事的排斥,等等。对于这一点,我想人们都会有或多或少的领会。

  那么,怎么对待这些缘分呢?佛教以为,善缘和恶缘是绝对的。如果对善缘过于粘著,同样会带来不用要的苦楚。由于任何关系都是无常的,即便能一以贯之地坚持下去,死亡也会使之产生转变。若是对此过于依附,一旦呈现变更,往往会无法蒙受,甚至因失去全体精力支柱而瓦解。再或者,因为对这种关系过火在乎而引发强烈的占领欲,使善缘逐步扭曲。所以,咱们对善缘要爱护而不粘著,才干使之久长保持,生生增上。

  在面对恶缘时,毋庸排挤,更无须懊恼,而要接收、容纳并感恩。感恩有这样的特别机遇来锤炼心性,接受考验。如果一个人在逆境中都能泰然处之的话,就没什么可以对他构成烦扰的了。

  心中有大爱,不淡薄的智慧

  弘一法师圆寂时曾留下这样的话:“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在今天这样一个“关联就是出产力”的社会中,一个人的成绩跟信息和他的“关系网”非亲非故,你又如何懂得“正人之交其淡如水”的古训?

  “君子之交淡如水”一说出于《庄子》,是流转至今并为人尊奉的古训。它告知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平庸、纯粹并保有必定间隔,能力坦然相处,不给彼此带来累赘。否则,虽一时密切无间,却轻易因纠结而变质,所谓“君子淡以亲,君子甘以绝”。

  佛教以缘起看世界,认为社会本来就是各种关系的组合。不同的关系,会对个体生命发生不同影响。以良善意态面对别人,恰是发展健康关系的要害所在。佛教也主意人与人之间应当建立一种平淡的关系。平淡就能发展出平凡心,使人客观地看待问题,防止情感用事。平淡也能发展出同等心,这是造诣博爱、慈善等高贵人格不可或缺的基本。平淡还能使我们内心安静,反之,若有强烈的得失、好恶之心,就易陷入爱恨情仇之中,使心坎动荡不安。

  所以,对现代人来说,“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古训同样存在价值。从新意识其中蕴含的深意,有助于我们建立良性的社会关系。

  庄子丧妻,击鼓而歌,佛教的爱是不是也超出生逝世的?但这个故事在良多人眼里有些太过无情,一个人假如在事实中修炼到了这种“不难过”的状况,会不会让四周的人有些无奈忍耐?感到太无情?

  对佛弟子来说,毫不会因谁的逝世击鼓而歌,不管是至爱的亲友仍是曾经带来损害的人。但也不会像众人那样嚎啕大哭,悲哀欲绝。

  佛法告诉我们,生死只是一种天然法则,犹如春夏秋冬的更替,犹如岁岁枯荣的野草,既不值得狂喜,也没什么可悲。我们须要关注的,不是已经到来的死亡,而是我们这些处在生死旅途中的人,能否超越生死的约束和羁绊,是否取得自由。

  实在,佛教并不是无情。有句话叫做“多情乃佛心”,但佛法所说的情并不局限于亲友,局限于与己有关的人,而是对所有众生的关爱和慈悲。佛经告诉我们,菩萨对众生的疼痛应该感同身受,应当像独子患病一样挂念在心。但这种慈悲又是建立在空性基础上,固然在乎,却不会纠缠其中,无法自拔。而凡夫之情是建立在执著、占有的基础上,从一开端,就埋藏着痛苦的隐患。

  自在调剂距离,洞穿本相的智慧

关键在于,我们要建立一种什么样的爱。

  如果要建立一种充斥据有的爱,注定是不能独立和自由的。因为这种爱是有粘性的,粘住后就会形影相随,不再独破。一旦分别,便会因曾经粘得太紧而撕裂。就像两张粘住的纸,揭开时必定造成不同程度的破损。惟有树立忘我的、不以占有为目标的爱,才能在爱的同时彼此自由。因为带来伤害的并不是聚合或分离,而是这种占有性的粘著。

  健康的生活,症结是知道如何决定,晓得什么该做而什么不该做。因为行动会成为习惯,进而演化为性情和心态,成为左右生命的中心力气。现代人的需要很多,这种适度在乎会使人人不知鬼不觉中处于紧张状态。得不到诚然焦急,得到后又会因担忧失去而胆怯。于是乎,心始终处于动荡和不安之中。

  修行,是让我们的心超越这种患得患失的状态,回到当下,回到心的原来状态。所谓当下,就是不设定,也没有出发点和终点。古代人往往认为压力很大,这种状态在很大水平上是来自于对自我设定的执著。有设定,就会有等待,许多常态就会被这种期待放大,变得不同寻常,变得让人缓和。

  我们可能都有这样的感触,等候中的时间会比平时慢得多,也无聊得多。起因就在于,这段时间被我们附加了设定和期待,从而带来不一样的心理感想。如果没有这些附加因素,同样是在期待,但内心还是安然的,波涛不起的。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865次
    • 积分:32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2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0条
    文章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