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人工智能:现状、任务、构架与统一 | 正本清源(一)

转载 2017年11月24日 16:36:45

转自:http://danbie.blog.hexun.com/113492121_d.html


朱松纯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

视觉、认知、学习与自主机器人中心主任

VCLA@UCLA

 

2017年11月02日 刊登于 《视觉求索》微信公众号


目录

 

引言

 

第一节    现状:正视现实

第二节   未来:一只乌鸦给我们的启示

第三节    历史:从“春秋五霸”到“战国六雄”

第四节    统一:“小数据、大任务”范式与认知构架

第五节    学科一:计算视觉 --- 从“深”到“暗”

第六节    学科二:认知推理 --- 走进内心世界

第七节    学科三:语言通讯 --- 沟通的认知基础

第八节    学科四:博弈伦理 --- 获取、共享人类的价值观

第九节    学科五:机器人学 --- 构建大任务平台

第十节    学科六:机器学习 --- 学习的终极极限与“停机问题”

第十一节  总结:  智能科学 --- 牛顿与达尔文的统一

 

 

附录   中科院自动化所报告会上的问答与互动摘录

鸣谢

 

引言

 

“人工智能”这个名词在沉寂了近30年之后,最近两年“咸鱼翻身”,成为了科技公司公关的战场、网络媒体吸睛的风口,随后受到政府的重视和投资界的追捧。于是,新闻发布会、高峰论坛接踵而来,政府战略规划出台,各种新闻应接不暇,宣告一个“智能为王”时代的到来。

 

到底什么是人工智能?现在的研究处于什么阶段?今后如何发展?这是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由于人工智能涵盖的学科和技术面非常广,要在短时间内全面认识、理解人工智能,别说非专业人士,就算对本行业研究人员,也是十分困难的任务。

 

所以,现在很多宣传与决策冲到认识之前了,由此不可避免地造成一些思想和舆论的混乱。

 

自从去年用了微信以来,我就常常收到亲朋好友转来的惊世骇俗的新闻标题。我发现很多议论缺乏科学依据,变成了“娱乐AI”。一个在1970年代研究黑洞的物理学博士,从来没有研究过人工智能,却时不时被抬出来预测人类末日的到来。某些公司的公关部门和媒体发挥想象力,动辄把一些无辜的研究人员封为“大师”、“泰斗”。最近,名词不够用了。九月初,就有报道把请来的一位美国教授称作“人工智能祖师爷”。这位教授的确是机器学习领域的一个领军人物,但人工智能是1956年开始的,这位教授也才刚刚出生。况且机器学习只是人工智能的一个领域而已,大部分其它重要领域,如视觉、语言、机器人,他都没有涉足,所以这样的封号很荒唐(申明一点:我对这位学者本人没有意见,估计他自己不一定知道这个封号)。当时我想,后面是不是有人会搬出“达摩老祖、佛祖如来、孔雀王、太上老君、玉皇大帝”这样的封号。十月初,赫然就听说达摩院成立了,宣称要碾压美国,舆情轰动!别说一般老百姓担心丢饭碗,就连一些业内的研究人员都被说得心慌了,来问我有什么看法。

 

我的看法很简单:大多数写报道和搞炒作宣传的人,基本不懂人工智能。这就像年轻人玩的传话游戏,扭曲的信息在多次传导过程中,逐级放大,最后传回来,自己吓到自己了。下面这个例子就说明公众的误解到了什么程度。今年9月我在车上听到一家电台讨论人工智能。两位主持人谈到硅谷脸书公司,有个程序员突然发现,两台电脑在通讯过程中发明了一种全新的语言,快速交流,人看不懂。眼看一种“超级智能”在几秒之内迅速迭代升级(我加一句:这似乎就像宇宙大爆炸的前几秒钟),程序员惊恐万状。人类现在只剩最后一招才能拯救自己了:“别愣着,赶紧拔电源啊!…”终于把人类从鬼门关又拉回来了。

 

回到本文的正题。全面认识人工智能之所以困难,是有客观原因的。

 

其一、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广泛的领域。当前人工智能涵盖很多大的学科,我把它们归纳为六个:

 (1)计算机视觉(暂且把模式识别,图像处理等问题归入其中)、

 (2)自然语言理解与交流(暂且把语音识别、合成归入其中,包括对话)、

 (3)认知与推理(包含各种物理和社会常识)、

 (4)机器人学(机械、控制、设计、运动规划、任务规划等)、

 (5)博弈与伦理(多代理人agents的交互、对抗与合作,机器人与社会融合等议题)。

 (6)机器学习(各种统计的建模、分析工具和计算的方法),

 

这些领域目前还比较散,目前它们正在交叉发展,走向统一的过程中。我把它们通俗称作“战国六雄”,中国历史本来是“战国七雄”,我这里为了省事,把两个小一点的领域:博弈与伦理合并了,伦理本身就是博弈的种种平衡态。最终目标是希望形成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从目前闹哄哄的工程实践变成一门真正的科学Science of Intelligence。

 

由于学科比较分散,从事相关研究的大多数博士、教授等专业人员,往往也只是涉及以上某个学科,甚至长期专注于某个学科中的具体问题。比如,人脸识别是计算机视觉这个学科里面的一个很小的问题;深度学习属于机器学习这个学科的一个当红的流派。很多人现在把深度学习就等同于人工智能,就相当于把一个地级市说成全国,肯定不合适。读到这里,搞深度学习的同学一定不服气,或者很生气。你先别急,等读完后面的内容,你就会发现,不管CNN网络有多少层,还是很浅,涉及的任务还是很小。

 

各个领域的研究人员看人工智能,如果按照印度人的谚语可以叫做“盲人摸象”,但这显然是言语冒犯了,还是中国的文豪苏轼游庐山时说得有水准: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其二,人工智能发展的断代现象。由于历史发展的原因,人工智能自1980年代以来,被分化出以上几大学科,相互独立发展,而且这些学科基本抛弃了之前30年以逻辑推理与启发式搜索为主的研究方法,取而代之的是概率统计(建模、学习)的方法。留在传统人工智能领域(逻辑推理、搜索博弈、专家系统等)而没有分流到以上分支学科的老一辈中,的确是有很多全局视野的,但多数已经过世或退休了。他们之中只有极少数人在80-90年代,以敏锐的眼光,过渡或者引领了概率统计与学习的方法,成为了学术领军人物。而新生代(80年代以后)留在传统人工智能学科的研究人员很少,他们又不是很了解那些被分化出去的学科中的具体问题。

 

这种领域的分化与历史的断代, 客观上造成了目前的学界和产业界思路和观点相当“混乱”的局面,媒体上的混乱就更放大了。但是,以积极的态度来看,这个局面确实为现在的年轻一代研究人员、研究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建功立业的机会和广阔的舞台。

 

鉴于这些现象,《视觉求索》编辑部同仁和同行多次催促我写一篇人工智能的评论和介绍材料。我就免为其难,仅以自己30年来读书和跨学科研究的经历、观察和思辨,浅谈什么是人工智能;它的研究现状、任务与构架;以及如何走向统一。

 

我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在于三点:

  (1)为在读的研究生们、为有志进入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年轻学者开阔视野。

  (2)为那些对人工智能感兴趣、喜欢思考的人们,做一个前沿的、综述性的介绍。

  (3)为公众与媒体从业人员,做一个人工智能科普,澄清一些事实。

 

本文来历: 本文技术内容选自我2014年来在多所大学和研究所做的讲座报告。2017年7月,微软的沈向洋博士要求我在一个朋友聚会上做一个人工智能的简介,我增加了一些通俗的内容。2017年9月,在谭铁牛和王蕴红老师的要求下,我参加了中科院自动化所举办的人工智能人机交互讲习班,他们派速记员和一名博士生整理出本文初稿。如果没有他们的热情帮助,这篇文章是不可能写成的。原讲座两个半小时,本文做了删减和文字修饰。仍然有四万字,加上大量插图和示例。很抱歉,无法再压缩了。

 

本文摘要:文章前四节浅显探讨什么是人工智能和当前所处的历史时期,后面六节分别探讨六个学科的重点研究问题和难点,有什么样的前沿的课题等待年轻人去探索,最后一节讨论人工智能是否以及如何成为一门成熟的科学体系。

 

诚如屈子所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第一节  现状评估:正视现实

 

人工智能的研究,简单来说,就是要通过智能的机器,延伸和增强(augment)人类在改造自然、治理社会的各项任务中的能力和效率,最终实现一个人与机器和谐共生共存的社会。这里说的智能机器,可以是一个虚拟的或者物理的机器人。与人类几千年来创造出来的各种工具和机器不同的是,智能机器有自主的感知、认知、决策、学习、执行和社会协作能力,符合人类情感、伦理与道德观念。 

 

抛开科幻的空想,谈几个近期具体的应用。无人驾驶大家听了很多,先说说军用。军队里的一个班或者行动组,现在比如要七个人,将来可以减到五个人,另外两个用机器来替换。其次,机器人可以用在救灾和一些危险的场景,如核泄露现场,人不能进去,必须靠机器人。医用的例子很多:智能的假肢或外骨架(exoskeleton)与人脑和身体信号对接,增强人的行动控制能力,帮助残疾人更好生活。此外,还有就是家庭养老等服务机器人等。

这方面的进展很不尽人意。以前日本常常炫耀他们机器人能跳舞,中国有一次春节晚会也拿来表演了。那都是事先编写的程序,结果一个福岛核辐射事故一下子把所有问题都暴露了,发现他们的机器人一点招都没有。美国也派了机器人过去,同样出了很多问题。比如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机器人进到灾难现场,背后拖一根长长的电缆,要供电和传数据,结果电缆就被缠住了,动弹不得。有一次,一位同事在餐桌上半开玩笑说,以现在的技术,要让一个机器人长时间像人一样处理问题,可能要自带两个微型的核电站,一个发电驱动机械和计算设备,另一个发电驱动冷却系统。顺便说一个,人脑的功耗大约是10-25瓦。

 

看到这里,有人要问了,教授说得不对,我们明明在网上看到美国机器人让人叹为观止的表现。比如,这一家波士顿动力学公司(Boston Dynamics)的演示,它们的机器人,怎么踢都踢不倒呢,或者踢倒了可以自己爬起来,而且在野外丛林箭步如飞呢,还有几个负重的电驴、大狗也很酷。这家公司本来是由美国国防部支持开发出机器人来的,被谷歌收购之后、就不再承接国防项目。可是,谷歌发现除了烧钱,目前还找不到商业出路,最近一直待售之中。您会问,那谷歌不是很牛吗?DeepMind下围棋不是也一次次刺激中国人的神经吗?有一个逆天的机器人身体、一个逆天的机器人大脑,它们都在同一个公司内部,那为什么没有做出一个人工智能的产品呢?他们何尝不在夜以继日的奋战之中啊。

 


人工智能炒作了这么长时间,您看看周围环境,您看到机器人走到大街上了?没有。您看到人工智能进入家庭了吗?其实还没有。您可能唯一直接领教过的是基于大数据和深度学习训练出来的聊天机器人,你可能跟Ta聊过。用我老家湖北人的话,这就叫做“扯白”--- 东扯西拉、说白话。如果你没有被Ta气得背过气的话,要么您真的是闲得慌,要么是您真的有耐性。

为了测试技术现状,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署2015年在洛杉矶郊区Pomona做了一个DARPA Robot Challenge(DRC),悬赏了两百万美金奖给竞赛的第一名。有很多队伍参加了这个竞赛,上图是韩国科技大学队赢了第一名,右边是他们的机器人在现场开门进去“救灾”。整个比赛场景设置的跟好莱坞片场一样,复制了三个赛场,全是冒烟的救灾场面。机器人自己开着一个车子过来,自己下车,开门,去拿工具,关阀门,在墙上开洞,最后过一个砖头做的障碍区,上楼梯等一系列动作。我当时带着学生在现场看,因为我们刚好有一个大的DARPA项目,项目主管是里面的裁判员。当时,我第一感觉还是很震撼的,感觉不错。后来发现内情,原来机器人所有的动作基本上是人在遥控的。每一步、每一个场景分别有一个界面,每个学生控制一个模块。感知、认知、动作都是人在指挥。就是说这个机器人其实并没有自己的感知、认知、思维推理、规划的能力。造成的结果是,你就可以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说这个机器人去抓门把手的时候,因为它靠后台人的感知,误差一厘米,就没抓着;或者脚踩楼梯的时候差了一点点,它重心就失去了平衡,可是在后面控制的学生没有重力感知信号,一看失去平衡,他来不及反应了。你想想看,我们人踩滑了一下子能保持平衡,因为你整个人都在一起反应,可是那个学生只是远远地看着,他反应不过来,所以机器人就东倒西歪。

 

这还是一个简单的场景。其一、整个场景都是事先设定的,各个团队也都反复操练过的。如果是没有遇见的场景,需要灵机决断呢?其二、整个场景还没有人出现,如果有其他人出现,需要社会活动(如语言交流、分工协作)的话,那复杂度就又要上两个数量级了。

其实,要是完全由人手动控制,现在的机器人都可以做手术了,而且手术机器人已经在普及之中。上图是我实验室与一家公司合作的项目,机器人可以开拉链、检查包裹、用钳子撤除炸弹等,都是可以实现的。现在的机器人,机械控制这一块已经很不错了,但这也不是完全管用。比如上面提到的波士顿动力学公司的机器人电驴走山路很稳定,但是它马达噪音大,轰隆隆的噪音,到战场上去把目标都给暴露了。特别是晚上执勤、侦察,你搞那么大动静,怎么行呢?

 

2015年的这次DRC竞赛,暂时就断送了美国机器人研究的重大项目的立项。外行(包含国会议员)从表面看,以为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应该留给公司去开发;内行看到里面的困难,觉得一时半会没有大量经费解决不了。这个认识上的落差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科研的冬天”到来的前题条件。

 

小结一下,现在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关键问题是缺乏物理的常识社会的常识“Common sense”。 这是人工智能研究最大的障碍。那么什么是常识?常识就是我们在这个世界和社会生存的最基本的知识:(1)它使用频率最高;(2)它可以举一反三,推导出并且帮助获取其它知识。这是解决人工智能研究的一个核心课题。我自2010年来,一直在带领一个跨学科团队,攻关视觉常识的获取与推理问题。我在自动化所做了另外一个关于视觉常识报告,也被转录成中文了,不久会发表出来。

 

那么是不是说,我们离真正的人工智能还很遥远呢?其实也不然。关键是研究的思路要找对问题和方向。自然界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案例。

 

下面,我就来看一下,自然界给我们展示的解答。


第二节   未来目标: 一只乌鸦给我们的启示

 

同属自然界的鸟类,我们对比一下体型大小都差不多的乌鸦和鹦鹉。鹦鹉有很强的语言模仿能力,你说一个短句,多说几遍,它能重复,这就类似于当前的由数据驱动的聊天机器人。二者都可以说话,但鹦鹉和聊天机器人都不明白说话的语境和语义,也就是它们不能把说的话对应到物理世界和社会的物体、场景、人物,不符合因果与逻辑。

 

可是,乌鸦就远比鹦鹉聪明,它们能够制造工具,懂得各种物理的常识和人的活动的社会常识。

 

下面,我就介绍一只乌鸦,它生活在复杂的城市环境中,与人类交互和共存。YouTube网上有不少这方面的视频,大家可以找来看看。我个人认为,人工智能研究该搞一个“乌鸦图腾”, 因为我们必须认真向它们学习。

 


上图a是一只乌鸦,被研究人员在日本发现和跟踪拍摄的。乌鸦是野生的,也就是说,没人管,没人教。它必须靠自己的观察、感知、认知、学习、推理、执行,完全自主生活。假如把它看成机器人的话,它就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活下来。如果这是一个自主的流浪汉进城了,他要在城里活下去,包括与城管周旋。

 

首先,乌鸦面临一个任务,就是寻找食物。它找到了坚果(至于如何发现坚果里面有果肉,那是另外一个例子了),需要砸碎,可是这个任务超出它的物理动作的能力。其它动物,如大猩猩会使用工具,找几块石头,一块大的垫在底下,一块中等的拿在手上来砸。乌鸦怎么试都不行,它把坚果从天上往下抛,发现解决不了这个任务。在这个过程中,它就发现一个诀窍,把果子放到路上让车轧过去(图b),这就是“鸟机交互”了。后来进一步发现,虽然坚果被轧碎了,但它到路中间去吃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因为在一个车水马龙的路面上,随时它就牺牲了。我这里要强调一点,这个过程是没有大数据训练的,也没有所谓监督学习,乌鸦的生命没有第二次机会。这是与当前很多机器学习,特别是深度学习完全不同的机制。

 

然后,它又开始观察了,见图c。它发现在靠近红绿路灯的路口,车子和人有时候停下了。这时,它必须进一步领悟出红绿灯、斑马线、行人指示灯、车子停、人流停这之间复杂的因果链。甚至,哪个灯在哪个方向管用、对什么对象管用。搞清楚之后,乌鸦就选择了一根正好在斑马线上方的一根电线,蹲下来了(图d)。这里我要强调另一点,也许它观察和学习的是别的地点,那个点没有这些蹲点的条件。它必须相信,同样的因果关系,可以搬到当前的地点来用。这一点,当前很多机器学习方法是做不到的。比如,一些增强学习方法,让机器人抓取一些固定物体,如积木玩具,换一换位置都不行;打游戏的人工智能算法,换一换画面,又得重新开始学习。

 

它把坚果抛到斑马线上,等车子轧过去,然后等到行人灯亮了(图e)。这个时候,车子都停在斑马线外面,它终于可以从容不迫地走过去,吃到了地上的果肉。你说这个乌鸦有多聪明,这是我期望的真正的智能。

 

这个乌鸦给我们的启示,至少有三点:

 

其一、它是一个完全自主的智能。感知、认知、推理、学习、和执行, 它都有。我们前面说的, 世界上一批顶级的科学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乌鸦向我们证明了,这个解存在。

 

其二、你说它有大数据学习吗?这个乌鸦有几百万人工标注好的训练数据给它学习吗?没有,它自己把这个事通过少量数据想清楚了,没人教它。 

 

其三、乌鸦头有多大?不到人脑的1%大小。 人脑功耗大约是10-25瓦,它就只有0.1-0.2瓦,就实现功能了,根本不需要前面谈到的核动力发电。 这给硬件芯片设计者也提出了挑战和思路。十几年前我到中科院计算所讲座, 就说要做视觉芯片VPU,应该比后来的GPU更超前。我最近参与了一个计算机体系结构的大项目,也有这个目标。

 

在座的年轻人想想看,你们有很大的机会在这里面,这个解存在,但是我们不知道怎么用一个科学的手段去实现这个解。

 

讲通俗一点,我们要寻找“乌鸦”模式的智能,而不要“鹦鹉”模式的智能。当然,我们必须也要看到,“鹦鹉”模式的智能在商业上,针对某些垂直应用或许有效。

 

我这里不是说要把所有智能问题都解决了,才能做商业应用。单项技术如果成熟落地,也可以有巨大商业价值。我这里谈的是科学研究的目标。

 

第三节   历史时期:从“春秋五霸”到“战国六雄”

 

要搞清楚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首先得回顾历史。读不懂历史,无法预测未来。这一节,我就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一下我的观点,不见得准确和全面。为了让非专业人士便于理解,我把人工智能的60年历史与中国历史的一个时期做一个类比,但绝对不要做更多的推广和延伸。如下图所示,这个的时期是以美国时间为准的,中国一般会滞后一两年。

 


 首先,从表面一层来看。反映在一些产业新闻和社会新闻层面上,人工智能经过了几起几落,英文叫做Boom and Bust,意思是一哄而上、一哄而散,很形象。每次兴盛期都有不同的技术在里面起作用。

 

最早一次的兴起是1956-1974,以命题逻辑、谓词逻辑等知识表达、启发式搜索算法为代表。当时就已经开始研究下棋了。然后进入第一次冬天。这个时候,中国结束文革,开始学习西方科技。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听到报纸报道计算机与人下国际象棋,十分好奇。

 

1980年代初又兴起了第二次热潮,一批吹牛的教授、研究人员登场了。做专家系统、知识工程、医疗诊断等,中国当时也有人想做中医等系统。虽然这次其中也有学者拿了图灵奖,但这些研究没有很好的理论根基。1986年我上了中国科大计算机系,我对计算机专业本身不是最感兴趣,觉得那就是一个工具和技能,而人工智能方向水很深,值得长期探索,所以我很早就去选修了人工智能的研究生课程,是由自动化系一个到美国进修的老师回来开的课。上完课,我很失望,感觉扑空了。它基本还是以符号为主的推理,离现实世界很远。当时人工智能里面的人员也很悲观,没士气。所以,我就去阅读关于人的智能的相关领域:神经生理学、心理学、认知科学等,这就让我摸到了计算机视觉这个新兴的学科。在80年代末有个短暂的神经网络的研究热潮,我们当时本科五年制,我的大学毕业论文就是做神经网络的。随后,人工智能就跌入了近30年的寒冬。

 

第三次热潮就是最近两年兴起的深度学习推动的。有了以前的教训,一开始学者们都很谨慎,出来警告说我们做的是特定任务,不是通用人工智能,大家不要炒作。但是,拦不住了。公司要做宣传,然后,大家开始加码宣传。这就像踩踏事件,处在前面的人是清醒的,他们叫停,可是后面大量闻信赶来的人不知情,拼命往里面挤。人工智能的确是太重要了,谁都不想误了这趟车。也有人认为这次是真的,不会再有冬天了。冬天不冬天,那就要看我们现在怎么做了。

  

所以说,从我读大学开始,人工智能这个名词从公众视线就消失了近30年。我现在回头看,其实它当时并没有消失,而是分化了。研究人员分别聚集到五个大的领域或者叫做学科: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理解、认知科学、机器学习、机器人学。这些领域形成了自己的学术圈子、国际会议、国际期刊,各搞各的,独立发展。人工智能里面还有一些做博弈下棋、常识推理,还留在里面继续搞,但人数不多。我把这30年叫做一个“分治时期”,相当于中国历史的“春秋时期”。春秋五霸就相当于这分出去的五个学科,大家各自发展壮大。

 

其次、从深一层的理论基础看。我把人工智能发展的60年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前30年以数理逻辑的表达与推理为主。这里面有一些杰出的代表人物,如John McCarthy、Marvin Minsky、Herbert Simmon。他们懂很多认知科学的东西,有很强的全局观念。这些都是我读大学的时候仰慕的人物,他们拿过图灵奖和其它一堆大奖。但是,他们的工具基本都是基于数理逻辑和推理。这一套逻辑的东西发展得很干净、漂亮,很值得我们学习。大家有兴趣,可以参考一本最新工具书:The Handbook of Knowledge Representation,2007年编写的,1000多页。但是,这些符号的知识表达不落地,全书谈的没有实际的图片和系统;所以,一本1000多页的书,PDF文件只有10M,下载非常快。而我现在给的这个讲座,PPT差不多1G, 因为有大量的图片、视频,是真实的例子。

 

这个逻辑表达的“体制”,就相当于中国的周朝,周文王建立了一个相对松散的诸侯部落体制,后来指挥不灵,就瓦解了,进入一个春秋五霸时期。而人工智能正好也分出了五大领域。

 

第二阶段:后30年以概率统计的建模、学习和计算为主。在10余年的发展之后,“春秋五霸”在1990年中期都开始找到了概率统计这个新“体制”:统计建模、机器学习、随机计算算法等。

 

在这个体制的转型过程中,起到核心作用的有这么几个人。讲得通俗一点,他们属于先知先觉者,提前看到了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押对了方向(就相当于80年代买了微软、英特尔股票;90年代末,押对了中国房地产的那一批人)。他们没有进入中国媒体的宣传视野。我简要介绍一下,从中我们也可以学习到一些治学之道。

 


第一个人叫Ulf Grenander。他从60年代就开始做随机过程和概率模型,是最早的先驱。60年代属于百家争鸣的时期,当别的领军人物都在谈逻辑、神经网络的时候,他开始做概率模型和计算,建立了广义模式理论,试图给自然界各种模式建立一套统一的数理模型。我在以前谈计算机视觉历史的博文里写过他,他刚刚去世。美国数学学会AMS刚刚以他名字设立了一个奖项(Grenander Prize)奖给对统计模型和计算领域有贡献的学者。他绝对是学术思想的先驱人物。

 

第二个人是Judea Pearl。他是我在UCLA的同事,原来是做启发式搜索算法的。80年代提出贝叶斯网络把概率知识表达于认知推理,并估计推理的不确定性。到90年代末,他进一步研究因果推理,这又一次领先于时代。2011年因为这些贡献他拿了图灵奖。他是一个知识渊博、思维活跃的人,不断有原创思想。80多岁了,还在高产发表论文。顺便吹牛一句,他是第一个在UCLA计算机系和统计系兼职的教授,我是多年之后第二个这样兼职的。其实搞这种跨学科研究当时思想超前,找工作或者评议的时候,两边的同行都不待见,不认可。

 

第三个人是Leslei Valiant。他因离散数学、计算机算法、分布式体系结构方面的大量贡献,2010年拿了图灵奖。1984年,他发表了一篇文章,开创了computational learning theory。他问了两个很简单、但是深刻的问题。第一个问题:你到底要多少例子、数据才能近似地、以某种置信度学到某个概念,就是PAClearning;第二个问题:如果两个弱分类器综合在一起,能否提高性能?如果能,那么不断加弱分类器,就可以收敛到强分类器。这个就是Boosting和Adaboost的来源,后来被他的一个博士后设计了算法。顺便讲一句,这个机器学习的原理,其实中国人早就在生活中观察到了,就是俗话说的“三个臭裨将、顶个诸葛亮”。这里的裨将就是副官,打仗的时候凑在一起商量对策,被民间以讹传讹,说成“皮匠”。Valiant为人非常低调。我1992年去哈佛读书的时候,第一学期就上他的课,当时听不懂他说话,他上课基本是自言自语。他把自己科研的问题直接布置作业让我们去做,到哪里都找不到参考答案,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问。苦啊,100分的课我考了40多分。上课的人从四十多人,到了期中只有十来个人,我开始担心是不是要挂科了。最后,还是坚持到期末。他把成绩贴在他办公室门上,当我怀着忐忑不安心情去看分的时候,发现他给每个人都是A。

 

第四个人是David Mumford。我把他放在这里,有点私心,因为他是我博士导师。他说他60年代初本来对人工智能感兴趣。因为他数学能力特别强,上代数几何课程的时候就发现能够证明大定理了,结果一路不可收拾,拿了菲尔茨奖。但是,到了80年代中期,他不忘初心,还是决定转回到人工智能方向来,从计算机视觉和计算神经科学入手。我听说他把原来代数几何的书全部拿下书架放在走廊,让人拿走,再也不看了。数学家来访问,他也不接待了。计算机视觉80年代至90年代初,一个最大的流派就是做几何和不变量,他是这方面的行家,但他根本不过问这个方向。他就从头开始学概率,那个时候他搞不懂的问题就带我去敲楼上统计系教授的门,比如去问哈佛一个有名的概率学家Persy Diaconis。他完全是一个学者,放下架子去学习新东西,直奔关键的体系,而不是拿着手上用惯了的锤子到处找钉子 --- 这是我最佩服的地方。然后,他皈依了广义模式理论。他的贡献,我就避嫌不说了。

 

这个时期,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是做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的多伦多大学教授Hinton。我上大学的时候,80年代后期那一次神经网络热潮,他就出名了。他很有思想,也很坚持,是个学者型的人物。所不同的是,他下面的团队有点像摇滚歌手,能凭着一首通俗歌曲(代码),迅速红遍大江南北。这里顺便说一下,我跟Hinton只见过一面。他腰椎疾病使得他不能到处作报告,前几年来UCLA做讲座(那时候深度学习刚刚开始起来),我们安排了一个面谈。一见面,他就说“我们总算见面了”,因为他读过我早期做的统计纹理模型和随机算法的一些论文,他们学派的一些模型和算法与我们做的工作在数理层面有很多本质的联系。我打印了一篇综述文章给他带在坐火车回去的路上看。这是一篇关于隐式(马尔科夫场)与显式(稀疏)模型的统一与过渡的信息尺度的论文,他回Toronto后就发来邮件,说很高兴读到这篇论文。很有意思的是,这篇论文的初稿,我和学生匿名投到CVPR会议,三个评分是“(5)强烈拒绝;(5)强烈拒绝;(4)拒绝”。评论都很短:“这篇文章不知所云,很怪异weird”。我们觉得文章死定了,就懒得反驳 (rebuttal),结果出乎意外地被录取了。当然,发表了也没人读懂。所以,我就写成一篇长的综述,算是暂时搁置了。我把这篇论文给他看,Hinton毕竟是行家,他一定也想过类似的问题。最近,我们又回去做这个问题,我在今年的ICIP大会特邀报告上还提到这个问题,后面也会作为一个《视觉求索》文章发布出来。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就是两大类概率统计模型如何统一起来(就像物理学,希望统一某两个力和场),这是绕不过去的。

 

扯远了,回到人工智能的历史时期,我作了一个比较通俗的说法,让大家好记住,相当于咱们中国早期的历史。早期数理逻辑的体制相当于周朝,到80年代这个体制瓦解了,人工智能大概有二三十年不存在了,说起人工智能大家都觉得不着调,污名化了。其实,它进入一个春秋五霸时期,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理解、认知科学、机器学习、机器人学五大学科独立发展。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这些学科都发现了一个新的平台或者模式,就是概率建模和随机计算。春秋时期虽然有一些征战,但还是相对平静的时期。

 

那么现在开始进入一个什么状态呢?这“春秋五霸”不断扩充地盘和人马,在一个共同平台上开始交互了。比如说视觉跟机器学习很早就开始融合了。现在视觉与自然语言、视觉跟认知、视觉跟机器人开始融合了。近年来,我和合作者就多次组织这样的联席研讨会。现在,学科之间则开始兼并了,就像是中国历史上的“战国七雄”时期。除了五霸,还有原来留在人工智能里面的两个大方向:博弈决策和伦理道德。这两者其实很接近,我后面把它们归并到一起来讲,一共六大领域,我把它归纳为“战国六雄”。

 

所以,我跟那些计算机视觉的研究生和年轻人说,你们不要单纯在视觉这里做,你赶紧出去“抢地盘”,单独做视觉,已经没有多少新东西可做的了,性能调不过公司的人是一方面;更麻烦的是,别的领域的人打进来,把你的地盘给占了。这是必然发生的事情,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的判断是,我们刚刚进入一个“战国时期”,以后就要把这些领域统一起来。首先我们必须深入理解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机器人等领域,这里面有很丰富的内容和语意。如果您不懂这些问题domain的内涵,仅仅是做机器学习就称作人工智能专家,恐怕说不过去。

 

我们正在进入这么一个大集成的、大变革的时代,有很多机会让我们去探索前沿,不要辜负了这个时代。这是我演讲的第一个部分:人工智能的历史、现状,发展的大趋势。

 

下面,进入我今天演讲的第二个主题:用一个什么样的构架把这些领域和问题统一起来。我不敢说我有答案,只是给大家提出一些问题、例子和思路,供大家思考。不要指望我给你提供代码,下载回去,调调参数就能发文章。



朱松纯:初探计算机视觉三个源头兼谈人工智能

朱松纯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Song-Chun Zhu;www.stat.ucla.edu/~sczhu) 杨: 朱教授,你在计算机视觉领域耕耘20...
  • jiandanjinxin
  • jiandanjinxin
  • 2016年12月06日 14:56
  • 848

初探计算机视觉的三个源头、兼谈人工智能|正本清源

2016-11-24 视觉求索 谈话人: 杨志宏   视觉求索公众号编辑 朱松纯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       Song-Chun Zhu ...
  • mlh792988560
  • mlh792988560
  • 2016年11月26日 10:14
  • 1844

(转)朱松纯:浅谈人工智能:现状、任务、构架与统一

“人工智能”这个名词在沉寂了近30年之后,最近两年“咸鱼翻身”,成为了科技公司公关的战场、网络媒体吸睛的风口,随后受到政府的重视和投资界的追捧。于是,新闻发布会、高峰论坛接踵而来,政府战略规划出台,各...
  • wowotuo
  • wowotuo
  • 2017年11月02日 21:40
  • 3629

浅谈人工智能:现状、任务、构架与统一 | 正本清源(看完有新认知)

https://mp.weixin.qq.com/s/-wSYLu-XvOrsST8_KEUa-Q 浅谈人工智能:现状、任务、构架与统一 | 正本清源 原创 2017-11-02 朱松纯 视觉求索...
  • dingyahui123
  • dingyahui123
  • 2017年11月04日 21:50
  • 2384

浅谈人工智能:现状、任务、构架与统一 | 正本清源

朱松纯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 视觉、认知、学习与自主机器人中心主任 VCLA@UCLA   2017年11月02日 刊登于 《视觉求索》微信公众号 目...
  • x32sky
  • x32sky
  • 2017年11月03日 17:37
  • 1446

初探计算机视觉的三个源头、兼谈人工智能|正本清源

谈话人: 杨志宏   视觉求索公众号编辑 朱松纯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       Song-Chun Zhu      www.stat.ucla.edu/~...
  • roslei
  • roslei
  • 2016年12月01日 08:23
  • 460

计算机视觉文献与代码资源及资料

原文在这里:http://www.cnblogs.com/scnucs/archive/2012/04/18/2455406.html 下面是前端时间搜集整理的一些和计算机视觉、模式识别的资...
  • jzwong
  • jzwong
  • 2016年05月31日 20:44
  • 697

CVPR 2013 录用论文

CVPR 2013 papers on the web http://www.cvpapers.com.sixxs.org/cvpr2013.html CVPR 2013 录用...
  • huixingshao
  • huixingshao
  • 2015年06月04日 15:20
  • 1779

浅谈人工智能

历史      各个文明中都有杰出的工匠发明了自动机器来代替人类劳动,早在春秋时期鲁班就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机器人,可在空中飞翔‘三日不下’;三国时期蜀汉的诸葛亮发明了‘木牛流马’来运送战备物资,称得上...
  • oba_gaga
  • oba_gaga
  • 2016年10月09日 20:57
  • 1753

朱有鹏嵌入式免费课程

https://eyun.baidu.com/s/3pKIbS6Z 密码:mfkc 朱有鹏嵌入式核心课程路线图 整个学习路线图很庞大,为了描述简单我把目录分成了几个层次,分层浏览。 第一...
  • caiyuxia110
  • caiyuxia110
  • 2017年03月16日 17:34
  • 2945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浅谈人工智能:现状、任务、构架与统一 | 正本清源(一)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