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华为==沦落

858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在机加吃饭的时候,周围有人谈起某总的自我批评,其主要的缺点是“追求完美”。回想起去年年中即高调开始却中途作废的定岗定薪,和对此事负责的某总,心中生出不祥之兆。就去看管理优化的电子版,果然读到了某总的自我批评和吹捧富士康管理制度的文章。

  某总说,我过分追求完美。我对下属要求太严。我对下属工作过问多,生活过问少。我办事太激进,灰度处理不好,某些同志跟不上我的步伐。当这样的论调作为自我批评的表率出现在管理优化头条时,空气中便弥漫着一种淫荡的气息。周围是疲老的年轻同事,是大量等着拿了年终奖就辞职的人。冷冷的空调吹着我这一小片办公区。二年间,几代新老员工的流年,在这里匆匆轮替。

  2.

  华为曾经是一个高歌猛进的宏伟概念。我曾穿着雪白的衬衣,在一个挥汗如雨的夏日,与一群初出茅庐的年青人,喊着振奋人心的口号。任老板那时候还是个传奇人物,他讲话的风格和经历,都颇得一般员工的敬意。甚至某些洋溢着过分自豪感的员工在逛街时,都舍不得摘掉自己的工卡。周围的同事,也是名校居多,又对技术颇有深意。我于是就这样,在小心翼翼中,开始了研发岁月。

  世界形势变化很大,东南亚发生了大海啸,伊拉克发生了战争。公司成立了降成本的子公司慧通。我诧异于百草园永不停歇的晨练口号声,公司在以一个月一千多人的速度,招人。然而,辞职的朋友也开始多起来了。在华为,薪水一般不加的传言,却成了大家最窝心的体会。友商的人才时而被挖来,薪水却诡异而秘而不宣。加班太多。这时候,牢骚终于多了起来,我们关心的前途和价值都被公司用文化,口号敷衍。公司的文化由一系列口号来象征,外加一部“千手观音”的舞蹈和一部电视剧“亮剑”。公司大力僵化各种流程,其主要目的之一,却是要把我们都变成随时可以替换的生产线上的廉价螺丝钉。而在员工越来越厌恶这类说教的时候,政治部门却在极力维系着这些口号。

  这些口号之一,便是“绝不让雷锋吃亏”;然而在做为一个被认可的雷锋之前,任何人却还必须经历一个阶段,即“烧不死的鸟才是凤凰”。

  这两句话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其不完整。它掐头去尾。因为这一头一尾都不需要你考虑,你只需要填写中间的空白,即为公司奉献。就像一条鱼在案板上被斩去头尾,献上丰腴的肉身。你要么做为一个雷锋并被公司承认,要么首先接受“烧”的考验。如果你没经受住考验,那也是你的错。

  很遗憾,大多数人都没成为凤凰,包括那位殉身的新宇.胡。如今人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年轻和热血在这里只是某些人致富的工具,我们付出的健康和汗水在“陈老师”们的傲慢和说教里沦陷的如此之早泻,革命的事业上我们随时准备被更健康的人替代,

  人们对华为的正面感情渐渐消去,无数在私心里的诅咒,浮上天涯论坛。我的研发兄弟姐妹们,仍然在坂田这个偏远的小地方,把他们的音容笑貌藏在无数加班的夜晚里。走的人越来越多,而公司已完全不在乎。华为在人们眼中曾经是代表一个精英角色的意像。而如今这意像已经开始破产,在这继续沦陷的时代,与中国整体拉美化,堕落为世界工厂,竟然同一个节拍。

  3.

  然而我不甘心,华为怎么能沦陷为又一个富士康。世界工厂,对我的祖国来说,只是一句催人泪下的咒语。像一位全身孝服的女子。几年前在一个炎热的傍晚经过龙华附近的工厂和农民房,看见幼稚的少年穿着厂服蹲在街边饮食小摊,昂首看着我。我在那一刻有了哭意,有了恨意,并唤起一种真正的主意。我对自己说(虽然这是一个通常被滥用的句式,但在那时我的确在心里说出了一个真正的誓言),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人民,永远不要沦丧为给西方加工的工厂里,那每个机箱或者DVD中几角钱甚至几分钱的人力成本。这种时刻在每个人的一生中只会有数次。

  当年收编整个民间资产,用疯狂剪刀差盘剥农民建起来的公有企业,在谁能卖光、破光谁就能升官的形式下,今天大多早已荡然无存。教育改革已经失败,医疗改革已经失败。垃圾GDP疯狂增长,重工业却仍在凋谢,民族元气远远不足。用600元薪水在深圳提供一个就业机会的广大台,港,日,韩工厂,在千万农民工兄弟中制造着二桃杀三士的仇恨。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同胞,青春和血汗,都化作了一块代工的主板,一个DVD中微不足道的人力成本。这样的工厂,这样的企业,也值得人民的感恩吗?

  有一种沦陷是你不能抵御的,你也无法确切的知道忍受和抗拒究竟哪一种才是理性的抉策。北大的博士教授有人说,把徐工,南孚这样的企业卖给外资是提高了资本利用效率。而贪污和腐败,也曾经被解释为有助于将僵化的国有资产转化为投资。甚至有人主张中国学习印度大家都做软件外包,否则别无选择。在“新经济”和“改革”这样政治正确的叙事下,在樊钢,汤敏和张五常这类经济学家的鼓吹下,我的祖国开始了拉美化沦陷的进程。这种沦陷是如此日常,如此缺乏戏剧性的场面,以致于在“世界工厂”的语境下思考我们的未来,渐进或者暴力,隐忍或者雄起,每一个词语都沉重得说不出口。在苦难面前,真理难道可以仅仅来自于逻辑?

  深圳充满了工厂,刑事犯和性工作者,以及更多消耗在血汗工厂里的少年。上百万人,靠着工厂里微薄的薪金和香港人的娱乐消费过活。政府的经济学家认为农民兄弟们除了进工厂以外别无选择,港台人在他们的论坛里眉飞色舞地谈论我的姐妹们的姿色。媒体和人们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对财富和年轻女子的欲望上。

  4

  我们的华为,中华有为的自期,曾鼓舞了多少人的热情。当销售额一路上涨,增长强劲的时候,基层员工却大多认为,华为病了。

  各种奇谈怪论流传开来,如“华为不鼓励创新”云云。僵化的流程和平台,影响了技术人员的信心。未充分选拔即被匆匆提升的部分中层干部,官僚、懒惰、胆小。部门之间充满扯皮,基层开发人员疲于奔命。绩效考核,以三个月为一个周期来影响员工的情绪。。。当这样的问题如此之多,却有始终无法解决时,我也就失去了总结一一例举的兴趣。当一个员工真正失去了对公司的信心和信任的时候,他也就觉得这些问题都与己无关了。

  我没有料到问题如此严重。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华为的高层,至少部分高层,竟也已经沦陷。我看到管理优化上鼓吹富士康时,生气的说不出话,也不愿再多说。高科技企业与工厂的区别,在华为成立将近二十年的时候,应该不需要有人专门来为EMT成员着重指出。

  我只希望,“高科技企业不可能是劳动力密集型企业”,能够出现在某总的自我批评里,而不要成为华为的墓志铭。

  华为,你不能富士康化!

  华为,你不能阳痿!

  5.

  我也在等年中奖。

  谁的左手沦为祭奠,孱弱到绝美的花败,

  右手苍老离索,瞳灰落日,沉默空城。

  拇指间的霎那,无名指上空巢。盛宴曾经的我们,

  无理钟情一场。

  往左脸跳跃,成无恙的苍白,绯红色羁绊,

  往右脸蹒跚,无端夭折,寂寞苍老,

  忘却烟雨平生,盛世轮回,往来萧瑟,疼痛无关。

  只剩离殇。

  (转自天涯)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339353次
    • 积分:4464
    • 等级:
    • 排名:第6626名
    • 原创:99篇
    • 转载:99篇
    • 译文:1篇
    • 评论:46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