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记梦之三:我成了萧峰

911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昨夜做这个梦,梦中的我痛哭流涕,结果哭醒了

醒来之后就绝定要把这个梦记录下来了,半睡半醒中把梦境在脑子里过了两遍,又想起了好多细节,连如何写这篇文章都想好了,无数妙句在脑海中盘旋

不多时又沉沉睡去了,现在坐在电脑前,好多警句想不起来了

还好梦境还在,先记下来吧,写到哪算哪,写完再说

有时候发现记梦很奇怪,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形容梦中的感觉,于是凑合着用别的代替,或者重点不突出,想说的是这个,却在别的细节大作手脚

写完了,梦也变味了

不多说了,梦境开始:

人物:梦中的我,一出场貌似就是一个轻功极高的武林高手。当时的感觉好像韦一笑

地点:我认为是一座大学的教学楼,建筑和设计都跟我高中的教学楼差不多

楼梯正对着楼门口,两边是走廊,在右手边放着一个大锅,里面还有五分之一左右的绿豆汤

四下无人,我走过去,端起锅喝了一口

味道怪怪的,有点像尿的感觉(做梦,有什么记什么)

于是梦中的我很生气,朝着锅里吐了一口

这个时候,我的对手出现了

模模糊糊的,看不清面容,穿着一件白中透着淡灰的长衫,比我年轻,20多岁

他也过来要喝绿豆汤,看到我吐的吐沫,很生气

(怎么能是生气呢?那是相当~~~~~~~~的生气)

后面记不大清了,好像开打了,我以闪电般的速度围着他绕了几圈,出了两掌,又好像他直接就逃了,上楼

上楼这一块我记的是很清楚的,他还没逃到五楼,我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翻了几个跟头越过他的头顶追上了他

(简单提一句,最近梦到好几次上楼下楼,而且都是教学楼,而且没有一次不是蹦着或跳着或飞着或滑着上下楼的)

好像五楼是个饭馆,零乱摆了几张圆桌,他坐在离楼梯不远的一张圆桌上,面对着楼梯

后面又记不清了,好像经过了一番交谈(靠,写到这里楼下有开业庆典的在敲锣打鼓,气死我了)

这时候男二号和女主角好像都在了,我的对手,男一号要离开,临走之前站在楼口,回头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的印象极为深刻,我对男一号的所有印象几乎都基于此

巫启华般长形的脸,脸部上方有几个大大小小的粉刺,红中透亮;带着一副白框眼镜,眼神冷冷的看着我,说的什么记不清了,反正就是要回来或者报仇之类的话

他的腰间还系着一个橙色的带子,男二号告诉我这是一个段位的象征。我笑,我说我有一条黑色的,段位比他高

记不清是什么的段位了,好像在梦里是个专有名词,反正不是柔道空手道

当时的站位:男一号站在楼梯口面向里面的我,我面向楼梯口,我的左手边是男二号,右手边是女一号,我的宝贝儿,再右边是通向楼顶的小门(这么分析的话这座楼又像我小时候经常去的我爸爸单位的楼中间是5层的,两遍是四层,可以从中间直接到楼顶)

然后我就带着男二号和我的女人走了

也就是这时候我从韦一笑变成了萧峰

有必要介绍一下男二号,是一个穿黑衣服的有点猥亵的小个子,说话声音尖尖的,有点像《指环王》里电脑制作的那个东西。我们三个一路逃亡(逃亡?好像是)

打开小门,到了楼顶,往前走。

好像刚下完雨,楼顶全是水和泥。走着走着,场景忽然变幻,我们三个骑着自行车到了一个小树林,前面是一堵墙

说是小树林,其实只有稀稀拉拉不到十棵树,只是为了叙述方便,总不能说“骑着自行车到了一个稀稀拉拉不到十棵树的地方”吧

现在的问题是,墙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而且,不知道墙那边是什么

一堵矮墙。

我下了车,对他俩说,闪到一边,我要发功

于是蹲下,对着几棵树运劲

一般这种情况,在梦里都是很难实现的,比如想飞,怎么也飞不起来,想跳,怎么也跳不起来,想跑,怎么也跑不快

但是这次不一样,我一运劲,我面前的几棵树就动了,往两边分了一分,露出一小条路来

我拉着女主角往墙边走,男二号赞叹不已,兴奋不已

我把女主角托上了墙(梦中没有印象托上去的,也可能我在看男二号,一回头她已经脸朝外坐在墙头了)

我对男二号有点不满:怎么还不走?在那磨蹭什么?

小个子兴奋的说:师傅你太厉害了,再露一手给我瞧瞧吧

他折了一小段嫩树枝,要我对着树枝发功

我没理他,爬上墙头,跳过去,把女主角接下来

交待一下地形,墙这边是一个巨大的50度左右的土坡,墙脚下稍微平坦一些,刚够落脚

我说,我们走吧

这时候想起她在墙头坐着的时候垫了一件我的衣服,(我确实有这么一件,紫红色的,由于时间太久已经黯淡了,放在老家好久不穿了),接她下来的时候衣服掉在墙里边了

墙很矮,我好像隔着墙伸手把衣服够过来的

这时候我发现墙上有几个小窟窿,透着光,我从窟窿里看过去,看见我的仆人,徒弟,男二号,小个子,在飞快的挖地,做记号

我恍然大悟了,他在拖延时间,在引导敌人追过来

我赶紧背起女主角,我们走

这个时候,女主角说了我现在想起好像是唯一的一句话:我陪你走到这,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我脑子里的三尸脑神丹(这个名字我记得清清楚楚)要发作了。

与此同时我问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

铺垫了这么久,感情戏终于来了

————我抱着女主角放声大哭

(这本来是一个很悲惨的故事,我在梦中醒来还为梦中的自己投入的痛哭唏嘘不已,但是我发现我天生不是一个写悲剧的料,我比较擅长的好像喜欢逗人发笑,好了就这么凑合着看吧,情节很曲折,故事很有趣)

我哭的是如此投入,以至于梦中的我能感受到泪水滑落我脸庞的感觉

当时就想到了这是萧峰和阿朱

哭完之后,我抱着她往下走

下了土坡,场景好像转换到了古代,又好像还是现代

土坡下面是一条大路,我向左手方向拐的,梦中分不清东西南北,依稀是南方

走了不远就到了一个小村镇,而且村口就是客栈

客栈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几个伙计和打工的,还有一个老板娘

老板娘的相貌记不清了,反正不漂亮,四十岁左右吧,我问她有没有空房,她领我进屋,指着右角的破床说:你就住这吧,只有大通铺了,30块钱一天(可怜梦中的我还能记得大通铺和30,我以前住过一次8块钱一晚上的,好像梦中还在比对,8块钱一晚,30一天值不值)

我严肃的说:我女人病了,要死了,我要一个单间

老板娘说单间没有了

这时候有人影在窗口晃动(窗口在我面朝屋里的右手边,好像是个小天窗,正是我来时的大路所在放向),梦中的我第一感觉就是:他们追过来了

我刚要对老板娘动粗,突然从外面闯进一个和尚还是汉子,对老板娘说:领我去给我留的单间

后面记不清了,反正我住上了那个单间,而且就在里屋(客栈的布局非常像老家的老宅)

我把女人安置好,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我出门,看见老板娘在骂伙计们,伙计们也在吵

我火了,露了一手绝世武功:我把他们一把一个拎了起来,扔上了房

轮到一个穿白长褂身上还带着面粉的厨子的时候,我一看他,他赶紧说:你别动手,我自己来

然后顺梯子爬了上去

我又对后面那些轧草喂马的三四个仆人说,这些活你们都不用干了,歇着去吧

我看了看我身边的老板娘,老板娘赶紧说:让我来,让我来

拍了拍手,我心满意足的回屋去了

这一段印象极为深刻,我是萧峰啊

一进门就觉得不对,屋里一点声息都没有,我的女人不是在屋里么?怎么没有声音了?难道……

睡梦中的我跟着心跳加速了

就在这时候,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我的女人,就在旁边的地上,侧身躺着,双腿弯曲,睡的正香

我的眼泪哗的一声下来了,我扑过去,狂吻,边吻边哭

感受到了眼泪流到鼻头的感觉(怎么会流到鼻头的?我也不知道)

我哭的是如此动情,如此投入,然后……就醒了

作为一个梦来说,应该算比较曲折的吧?虽然跟我以前做过的好多有创意的还没法比,呵呵
我还梦到过桃花吃人,大天使胳膊上驾鹰呢,哼

0
0

猜你在找
【套餐】Hadoop生态系统零基础入门
【套餐】嵌入式Linux C编程基础
【套餐】2017软考系统集成项目——任铄
【套餐】Android 5.x顶级视频课程——李宁
【套餐】深度学习入门视频课程——唐宇迪
【直播】广义线性模型及其应用——李科
【直播】从0到1 区块链的概念到实践
【直播】计算机视觉原理及实战——屈教授
【直播】机器学习之凸优化——马博士
【直播】机器学习&数据挖掘7周实训--韦玮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215263次
    • 积分:2398
    • 等级:
    • 排名:第15429名
    • 原创:69篇
    • 转载:21篇
    • 译文:0篇
    • 评论:47条
    文章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