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红楼梦》和扬州话

1758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红楼梦》中的主角林黛玉,说的是什么话呢?基本上是扬州话。 
    有的学者曾经形容林黛玉“满口下江官话”,下江是指长江下游,也即扬州、南京一带。还有的学者认为林黛玉写的诗“用扬州方言押韵”,只有用扬州话来念,才有韵味。 
    从《红楼梦》里的描述来看,林黛玉的确一开口就带着扬州口音,尤其是“这会子”、“才将”、“嚼蛆”等扬州土话,几乎不离口。 
    最多的是“这会子”,意为这时候。北方话一般说成“这会儿”,但扬州话说成“这会子”。例如书中黛玉经常说:“偏说死!我这会子就死!”“彼时不能答,就算输了,这会子答上也不为出奇。”“你这会子打那里来?”“这会子夜深了,我也要歇着。” 
    还有“才将”,意为不久前。北方话一般说成“刚才”,但扬州人说成“才将”。书中黛玉说:“才将太太打发人,叫你明儿一早快到大舅母那边去。”“才将做了五首,一时困倦起来,撂在那里。” 
    “嚼蛆”是道地的扬州俗话,也出现在林黛玉口中,令人忍俊不禁。书中第五十七回写黛玉和紫鹃有一段对话,黛玉啐道:“你这几天还不乏,趁这会子不歇一歇,还嚼什么蛆!”紫鹃笑道:“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无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嚼蛆”本来是骂人多嘴的话,扬州人对那些没话找话、造谣生事、胡说八道的长舌妇,常常叱责为“嚼蛆”。但是,这个词有时候也用于亲密的人之间,是一种善意和亲热的“骂”。 
    林黛玉写的诗,大体也是用扬州话押韵的。第四十五回中,黛玉有一首题为《秋窗风雨夕》的诗,其中有几句是:“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绿。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烛。”这首诗如果用北方话去读,“速”(su)、“绿”lv、“烛”zhu几个字并不押韵,但是如果用扬州方言去读,就很押韵。第七十回黛玉有一首《桃花行》,也全用扬州方言押韵的。 
    据统计,在《红楼梦》中,约有扬州话一百五十多例。除了上面的例子之外,还有 
    “寻死”,即自杀。第一回:“夫妻二人……昼夜啼哭,几乎不曾寻死。” 
    “消停”,即安逸。第四回:“咱们先能着住下,再慢慢的着人去收拾,岂不消停些。” 
    “这们”,即这么。第六回:“你都这们大了。” 
    “家去”,即回家。第七回:“你且家去等我。” 
    “不是顽的”,不是开玩笑的事。第九回:“别和他们一处顽闹,碰见老爷不是顽的。” 
    “稀破”,即很破。第三十九回:“那庙门却倒是朝南开,也是稀破的。” 
    “不好过”,即生病。第四十二回:“老太太也被风吹病了,睡觉说不好过。” 
    “挺尸”,即睡觉。第四十四回:“下流东西,灌了黄汤,不说安分守己的挺尸去  ,倒打起老婆来了。” 
    “浇头”,即加在食物上的菜。第六十一回:“通共留下这几个,预备菜上的浇头。” 
    “后手”,即后来。第六十二回:“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一递一声”,即一声接着一声依次叫唤。第八十七回:“忽听房上两个猫儿一递一声厮叫。” 
    数量如此众多的扬州话出现在《红楼梦》里,证明曹雪芹与扬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50045次
    • 积分:794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26篇
    • 转载:10篇
    • 译文:1篇
    • 评论:8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