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保护扬州话

标签: 语言
1661人阅读 评论(1) 收藏 举报
分类:

扬州的朋友们,我给大家介绍一些扬州话知识。希望所有热爱家乡的扬州朋友都能认真看一看。
   
    扬州话属于江淮话又称淮语或下江话,且是现今江淮话的代表。淮语通行于安徽省长江两岸,江苏省长江以北大部分地区(徐州一带除外),长江南岸镇江以上、南京以下地区。淮语曾经是明朝及清朝前期中国的官方语言 (1368—1752)。是保留了较多汉语古典雅音的语言。历史上南京话曾是淮语的代表,但由于近来的几十年,普通话对南京话侵蚀严重,使得南京话严重北化,淮语特色已经大多衰退(熟悉南京的朋友应该有感觉,现在的南京已经和普通话的听觉差距不大。而实际上,老南京话和现在的新南京话是有很大不同的。现在南京城区不少老人的发音就不同与南京年轻人,反而和扬州话相似。)。所以现在淮语的代表方音被一致认为是扬州话。
   
    淮语和普通话最大的不同是语音方面保留以喉塞音[-?]为韵尾的入声。入声是汉藏语系的多种语言所具有的一类声调,一般入声是短而急促。平、上、去、入是汉语雅音的四声。而现今的北方官话大多受到少数民族语言的影响而发生变化,包括普通话在内都已经丢失了入声,是发音不完善的。如果有爱好古典诗词的朋友就应该知道不少古诗在现在的普通话来读并不押韵,而入声的消失正是重要的原因之一。现今无入声的普通话与汉字本身也是不配套的。到现在为止仍保留入声的方言只有:淮语、晋语、吴语、客家话、闽南话、粤语。而在所有淮语城市中,扬州话又是保留入声比较完整的。和淮语其他城市比较,扬州话的入声要显得更加清晰嘹亮。
   
    通俗来说,入声即是发声铿锵而短促的一类。这里应该大多是会扬州话的朋友,我举几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如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中的一、六、七、八、十用扬州话来读发音都很短促没有拖腔,有喉塞音。扬州的朋友一念就应该有感觉了。再比如继续的“续”(可能有年轻朋友会读xu,但纯正扬州话应该读so,同扬州话速的速。读xu是被普通话污染的结果。)、哭泣的“哭”、铅笔的“笔”、“学习”整个词、浴室的“浴”等等(扬州话的入声字很多)。这些都属于入声字,且在扬州话中保留的很完整很清晰。
   
    此外扬州话还有较多其他方面的雅音保留,比如咸山摄三分,即:“关”与“官”不同音、“站”与“战(标准扬州话应读jian)”不同音等。此两摄北方话一般都已经合流,今只有一类韵母[an]。而在淮语中,绝大多数都有两组或者三组读音。大家不要以为这些读音是所谓的土话,不要觉得这是错误的。恰恰相反,这才是真正正确的汉语读音!
   
    由于普通话的推广,淮语受到了很大的侵蚀。淮西话退化十分严重(合肥南京为典型),使得现今安徽境内的纯正淮语已经退到了长江以南(如芜湖),而淮东话相对保存比较完好(仅仅是相对),扬州话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这是和扬州本身的文化底蕴所分不开的,是和扬州人历来对自己方言的自信分不开的!
   
    现今的方言研究中淮语被化入北方官话大区中,这是不公正和不科学的。方言划区有一个很大的依据便是入声的保留与否,而淮语大部分地区基本上完整的保留了入声。近来由于一些学者的研究和努力原本属于北方官话大区的晋语已经获得独立,依据理由便是入声的保留和互通率的大小(互通率方面讲,不少北方官话人士常以南京话北方人都听的懂为理由来说明淮语属于北方语系。但实际上正如前面所说,如今的南京话早丢失了大多淮语特色,而这正是普通话侵蚀的结果。而以扬州话为例,则这一问题立刻解决,因为绝大多数北方官话区的人是听不懂扬州话的。)。而以此条件,淮语的独立理由则更加大。但由于长期的缺乏淮语方面的研究(淮语是所有方言中研究资料最少的),淮语一直被边缘化,是现今方言中最弱势的方言。这是淮语的悲哀,是江淮文化的悲哀。
   
    作为扬州的媒体,更加应该肩负起这方面的责任。向大众介绍和传播有关扬州话的知识,鼓励大家说好扬州话。一般扬州老百姓只知道使用方言,并不知道他们所使用的方言从何而来有何历史有何特点,更加不知道他们使用的方言有着多么大的文化价值遗留。媒体应该在这方面做到知识普及的作用,也希望媒体能够纠正平时人们扬州话中经常容易发音错误的字。比如上面的例子,把“ji,so”“继续”读成“ji,xu”,把“zo,huo”“祝贺”念成“zu,he”等。这些都是常见的错误。大家不要以为只有普通话读错字才是错,扬州话读错字也一样是误读,讹读,是汉语雅音的丢失。作为一个扬州人,不应以此为荣而应以此为耻!
   
    保护淮语,扬州话乃中流砥柱,实应坚守阵地。保护江淮文化,扬州乃重中之重,理应当仁不让!
   
    扬州的朋友们,请大家说好扬州话,说标准的扬州话。扬州的媒体,希望你们能够意识到问题之严重,能够担任起在扬州话宣传和传播的重任。
   
    另,近年来由于南京大学顾黔教授和鲁国尧教授的研究,淮语通泰片(以泰州话如东话为代表)已经取得不少成果。但作为典型淮语的“洪巢片”(扬州为代表)的研究却依然十分缺乏,在这样情况下,作为扬州人,说好扬州话便显得更加的重要和紧迫。扬州的朋友们,这是你们家乡方言的阵地,这是江淮文化的阵地,这是汉语完善发音系统的阵地。请大家坚守!

附词一首为例:
    贺新郎
作者: 苏轼
    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
  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

扬州朋友可以分别用普通话和扬州话来读这首词,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不错,用扬州话读时,屋、浴、玉、熟、曲、竹、蹙、独、束、绿、触、簌都是入声,且都是押韵的。而普通话则早已混乱了汉字发音。

注:玉字扬州话新派大多读yu,老派纯正扬州话应读yo,发入声。如特定词汇“玉兰花”。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9502次
    • 积分:791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26篇
    • 转载:10篇
    • 译文:1篇
    • 评论:8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