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兴

原创 2006年05月31日 20:27:00
作兴这个词在扬州、镇江、南京、长沙、武汉、绩溪、上海、苏州、宁波、温州、金华、南昌、于都、娄底、萍乡、黎川、建瓯等十几个地方都有,但所表示的意思不完全一样。
    作兴在扬州话里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它可以表示一种估计,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可能”。比如说:“他作兴晓得这件事。”“老张今个作兴要上南京。”“天闷哩,作兴要下雨。”“我前个说的话作兴你们已经记不得了。”这些用法和普通话里的“可能”大致相当。但“可能”前面可以加上“很”或“不”来表示加强肯定或否定估计。比如说:“他很可能晓得这件事。”“他不可能晓得这件事。”“作兴”前既不能加“很”来表示肯定估计,也不能加“不”来表示否定估计。如果加了“不”,成了“不作兴”,那在扬州话中就是另一个词,或者说是“作兴”的另一个义项的否定形式。扬州话里也有“不作兴不”的用法,那否定之否定,还是一种肯定,并且有强调的意味。比如说,“这么闷的天,不作兴不下雨。”“他不作兴不晓得这件事。”这里的“不作兴不”就包含有“应该”的成分。
    扬州话里“作兴”的另一个义项也和“应该”有关系,但和应该又有不同,表示的是根据传统礼俗是准许的,情理上是需要的,作为习惯的。比如说“端午节作兴吃粽子”这句话中的“作兴”换成“应该”虽不算错,但就是没有“作兴”所表示的意思到位。“不作兴”也同样如此,比如说“晚上不作兴去看病人、送礼不作兴送钟”等,换成“不应该”也可以,但就是没有“不作兴”贴切。《老残游记》有许多扬州、镇江的方言成分,也用到了“不作兴”:“大盗相传有这个规矩,不作兴害镖局的。”这里的“不作兴”就是不合规矩。扬州人请人评理时常会用到“作兴不作兴”这句话,这就不是简单的“应该不应该”所能替代的了,这里还包含着许多生活中的常理和民俗上的规范。民俗有的可以讲出道理,有的现在不一定能讲出什么道理,最初总有一定的缘由,沿久成习,大家都这么遵守了。民俗虽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但具有道德、伦理、习惯上的约束力,所以“作兴”就不是“应该”能对应的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一定每个人都具有语言学的知识,但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一般都是最经济、最实惠的,也就是用最少量的词,表达最精当的意思,不至于引起歧义。其实扬州话里与“应该”相对应的是“应派”,和“该”相对应的是“派”。我们品味一下“派不派”和“作兴不作兴”就可以发现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镇江话里的作兴和扬州的相同,其他地方的“作兴”有的和“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有的地方和应该无关,如温州就表示“喜爱”,建瓯、黎川表示“时新、时髦”,萍乡表示“尊重、看得起”,金华表示“振兴”。作兴这个词在扬州、镇江、南京、长沙、武汉、绩溪、上海、苏州、宁波、温州、金华、南昌、于都、娄底、萍乡、黎川、建瓯等十几个地方都有,但所表示的意思不完全一样。
    作兴在扬州话里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它可以表示一种估计,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可能”。比如说:“他作兴晓得这件事。”“老张今个作兴要上南京。”“天闷哩,作兴要下雨。”“我前个说的话作兴你们已经记不得了。”这些用法和普通话里的“可能”大致相当。但“可能”前面可以加上“很”或“不”来表示加强肯定或否定估计。比如说:“他很可能晓得这件事。”“他不可能晓得这件事。”“作兴”前既不能加“很”来表示肯定估计,也不能加“不”来表示否定估计。如果加了“不”,成了“不作兴”,那在扬州话中就是另一个词,或者说是“作兴”的另一个义项的否定形式。扬州话里也有“不作兴不”的用法,那否定之否定,还是一种肯定,并且有强调的意味。比如说,“这么闷的天,不作兴不下雨。”“他不作兴不晓得这件事。”这里的“不作兴不”就包含有“应该”的成分。
    扬州话里“作兴”的另一个义项也和“应该”有关系,但和应该又有不同,表示的是根据传统礼俗是准许的,情理上是需要的,作为习惯的。比如说“端午节作兴吃粽子”这句话中的“作兴”换成“应该”虽不算错,但就是没有“作兴”所表示的意思到位。“不作兴”也同样如此,比如说“晚上不作兴去看病人、送礼不作兴送钟”等,换成“不应该”也可以,但就是没有“不作兴”贴切。《老残游记》有许多扬州、镇江的方言成分,也用到了“不作兴”:“大盗相传有这个规矩,不作兴害镖局的。”这里的“不作兴”就是不合规矩。扬州人请人评理时常会用到“作兴不作兴”这句话,这就不是简单的“应该不应该”所能替代的了,这里还包含着许多生活中的常理和民俗上的规范。民俗有的可以讲出道理,有的现在不一定能讲出什么道理,最初总有一定的缘由,沿久成习,大家都这么遵守了。民俗虽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但具有道德、伦理、习惯上的约束力,所以“作兴”就不是“应该”能对应的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一定每个人都具有语言学的知识,但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一般都是最经济、最实惠的,也就是用最少量的词,表达最精当的意思,不至于引起歧义。其实扬州话里与“应该”相对应的是“应派”,和“该”相对应的是“派”。我们品味一下“派不派”和“作兴不作兴”就可以发现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镇江话里的作兴和扬州的相同,其他地方的“作兴”有的和“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有的地方和应该无关,如温州就表示“喜爱”,建瓯、黎川表示“时新、时髦”,萍乡表示“尊重、看得起”,金华表示“振兴”。作兴这个词在扬州、镇江、南京、长沙、武汉、绩溪、上海、苏州、宁波、温州、金华、南昌、于都、娄底、萍乡、黎川、建瓯等十几个地方都有,但所表示的意思不完全一样。
    作兴在扬州话里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它可以表示一种估计,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可能”。比如说:“他作兴晓得这件事。”“老张今个作兴要上南京。”“天闷哩,作兴要下雨。”“我前个说的话作兴你们已经记不得了。”这些用法和普通话里的“可能”大致相当。但“可能”前面可以加上“很”或“不”来表示加强肯定或否定估计。比如说:“他很可能晓得这件事。”“他不可能晓得这件事。”“作兴”前既不能加“很”来表示肯定估计,也不能加“不”来表示否定估计。如果加了“不”,成了“不作兴”,那在扬州话中就是另一个词,或者说是“作兴”的另一个义项的否定形式。扬州话里也有“不作兴不”的用法,那否定之否定,还是一种肯定,并且有强调的意味。比如说,“这么闷的天,不作兴不下雨。”“他不作兴不晓得这件事。”这里的“不作兴不”就包含有“应该”的成分。
    扬州话里“作兴”的另一个义项也和“应该”有关系,但和应该又有不同,表示的是根据传统礼俗是准许的,情理上是需要的,作为习惯的。比如说“端午节作兴吃粽子”这句话中的“作兴”换成“应该”虽不算错,但就是没有“作兴”所表示的意思到位。“不作兴”也同样如此,比如说“晚上不作兴去看病人、送礼不作兴送钟”等,换成“不应该”也可以,但就是没有“不作兴”贴切。《老残游记》有许多扬州、镇江的方言成分,也用到了“不作兴”:“大盗相传有这个规矩,不作兴害镖局的。”这里的“不作兴”就是不合规矩。扬州人请人评理时常会用到“作兴不作兴”这句话,这就不是简单的“应该不应该”所能替代的了,这里还包含着许多生活中的常理和民俗上的规范。民俗有的可以讲出道理,有的现在不一定能讲出什么道理,最初总有一定的缘由,沿久成习,大家都这么遵守了。民俗虽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但具有道德、伦理、习惯上的约束力,所以“作兴”就不是“应该”能对应的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一定每个人都具有语言学的知识,但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一般都是最经济、最实惠的,也就是用最少量的词,表达最精当的意思,不至于引起歧义。其实扬州话里与“应该”相对应的是“应派”,和“该”相对应的是“派”。我们品味一下“派不派”和“作兴不作兴”就可以发现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镇江话里的作兴和扬州的相同,其他地方的“作兴”有的和“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有的地方和应该无关,如温州就表示“喜爱”,建瓯、黎川表示“时新、时髦”,萍乡表示“尊重、看得起”,金华表示“振兴”。作兴这个词在扬州、镇江、南京、长沙、武汉、绩溪、上海、苏州、宁波、温州、金华、南昌、于都、娄底、萍乡、黎川、建瓯等十几个地方都有,但所表示的意思不完全一样。
    作兴在扬州话里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它可以表示一种估计,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可能”。比如说:“他作兴晓得这件事。”“老张今个作兴要上南京。”“天闷哩,作兴要下雨。”“我前个说的话作兴你们已经记不得了。”这些用法和普通话里的“可能”大致相当。但“可能”前面可以加上“很”或“不”来表示加强肯定或否定估计。比如说:“他很可能晓得这件事。”“他不可能晓得这件事。”“作兴”前既不能加“很”来表示肯定估计,也不能加“不”来表示否定估计。如果加了“不”,成了“不作兴”,那在扬州话中就是另一个词,或者说是“作兴”的另一个义项的否定形式。扬州话里也有“不作兴不”的用法,那否定之否定,还是一种肯定,并且有强调的意味。比如说,“这么闷的天,不作兴不下雨。”“他不作兴不晓得这件事。”这里的“不作兴不”就包含有“应该”的成分。
    扬州话里“作兴”的另一个义项也和“应该”有关系,但和应该又有不同,表示的是根据传统礼俗是准许的,情理上是需要的,作为习惯的。比如说“端午节作兴吃粽子”这句话中的“作兴”换成“应该”虽不算错,但就是没有“作兴”所表示的意思到位。“不作兴”也同样如此,比如说“晚上不作兴去看病人、送礼不作兴送钟”等,换成“不应该”也可以,但就是没有“不作兴”贴切。《老残游记》有许多扬州、镇江的方言成分,也用到了“不作兴”:“大盗相传有这个规矩,不作兴害镖局的。”这里的“不作兴”就是不合规矩。扬州人请人评理时常会用到“作兴不作兴”这句话,这就不是简单的“应该不应该”所能替代的了,这里还包含着许多生活中的常理和民俗上的规范。民俗有的可以讲出道理,有的现在不一定能讲出什么道理,最初总有一定的缘由,沿久成习,大家都这么遵守了。民俗虽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但具有道德、伦理、习惯上的约束力,所以“作兴”就不是“应该”能对应的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一定每个人都具有语言学的知识,但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一般都是最经济、最实惠的,也就是用最少量的词,表达最精当的意思,不至于引起歧义。其实扬州话里与“应该”相对应的是“应派”,和“该”相对应的是“派”。我们品味一下“派不派”和“作兴不作兴”就可以发现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镇江话里的作兴和扬州的相同,其他地方的“作兴”有的和“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有的地方和应该无关,如温州就表示“喜爱”,建瓯、黎川表示“时新、时髦”,萍乡表示“尊重、看得起”,金华表示“振兴”。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推荐

法兴用数字证明中国期货市场是真正的投机市

暴涨、暴跌再暴涨、期货公司新开户不断、投机者疯狂涌入……去年的中国商品期货市场让全世界咋舌。尽管中国三大期货交易所未有类似于CFTC COT报告这种追踪投机者行为的数据,但法兴银行通过对比投机率和平均...

湖南“聚才兴湘”2014年春季特大型综合人才招聘会4月12日举行

4月份,既是人才流动、毕业生求职的高峰,也是用人单位招聘人才的旺季。为满足企事业单位对人才的迫切需求,更好地服务于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积极促进我省人力资源合理流动与配置,湖南红星人才市场定于4月12日(...

华为中兴的美国:蛋糕大却硌牙

精心耕耘为何吃不到大蛋糕?中兴与思科“七年之痒”折射出中国企业在美窘境 http://tech.sina.com.cn/t/2012-10-10/01117685558.shtml   “七年之痒...

晨兴资本程宇:新一波技术革命前夜,谁的机会更大?

晨兴资本程宇:新一波技术革命前夜,谁的机会更大? + - 分享丨程宇 - - 整理丨李秋志子 - 编者按 程宇,晨兴资本合伙人,主导投资了大搜车、小猪短租、用钱宝等多家创业企业并帮助其快...

对话美团 CEO 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

博主说:虽然经常使用美团和大众点评,但之前并没有真正的去了解“新美大”的历史,偶然读了这篇美团网 CEO 王兴写的文章之后,发现自己对美团有了更深的认知,无论是从使命还是愿景来说,美团网都应该算是一个...

雷锋网专访闪聚创始人刘兴亮

闪聚是一款基于移动定位的轻社交应用,用户可以通过闪聚找到身边和自己有相同想法、兴趣的朋友,并迅速结识发展成线下朋友。其创始人刘兴亮说过这样的一段话:每个男人内心深处都潜伏着一个武侠梦,横刀立马仗剑天涯...

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在今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上讲话

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掌声)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一年一度的本科生毕业典礼,虽然每年的校历都镌刻着这个日子,对教师们来说习以为常,但对你们来说却非同寻常。因为这是你们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标志,是你们...

从N986和A199看华为中兴

电信双卡是很多人都考虑持有的,我也是一个电信双卡的使用者,在过去的半年中,我使用了中兴的N986和华为的A199,同时都是四核双卡双待双通的手机,差异就是N986没有电子罗盘、陀螺仪、ram是1G,其...

芜湖县红杨镇兴塘村七甲吴简介(整理中待续)

吴风徽韵传承村落之七甲吴 七甲吴自然村地处芜湖县东南部,青弋江中下游,几百年来,青弋江哺育了这片土地的人民,周边有珩琅山及西河古镇等知名景点,是芜湖县境内保存完好的传统村庄。据族谱记载,七甲吴始祖是...

2015(2016届)校园招聘季——中兴 篇

中兴 在线笔试(2h) 中兴 综合测试(3h)在线(100+性格测试、图标、短文、数字、规律)==================================================中兴...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中的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算法推导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