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作兴

1252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作兴这个词在扬州、镇江、南京、长沙、武汉、绩溪、上海、苏州、宁波、温州、金华、南昌、于都、娄底、萍乡、黎川、建瓯等十几个地方都有,但所表示的意思不完全一样。
    作兴在扬州话里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它可以表示一种估计,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可能”。比如说:“他作兴晓得这件事。”“老张今个作兴要上南京。”“天闷哩,作兴要下雨。”“我前个说的话作兴你们已经记不得了。”这些用法和普通话里的“可能”大致相当。但“可能”前面可以加上“很”或“不”来表示加强肯定或否定估计。比如说:“他很可能晓得这件事。”“他不可能晓得这件事。”“作兴”前既不能加“很”来表示肯定估计,也不能加“不”来表示否定估计。如果加了“不”,成了“不作兴”,那在扬州话中就是另一个词,或者说是“作兴”的另一个义项的否定形式。扬州话里也有“不作兴不”的用法,那否定之否定,还是一种肯定,并且有强调的意味。比如说,“这么闷的天,不作兴不下雨。”“他不作兴不晓得这件事。”这里的“不作兴不”就包含有“应该”的成分。
    扬州话里“作兴”的另一个义项也和“应该”有关系,但和应该又有不同,表示的是根据传统礼俗是准许的,情理上是需要的,作为习惯的。比如说“端午节作兴吃粽子”这句话中的“作兴”换成“应该”虽不算错,但就是没有“作兴”所表示的意思到位。“不作兴”也同样如此,比如说“晚上不作兴去看病人、送礼不作兴送钟”等,换成“不应该”也可以,但就是没有“不作兴”贴切。《老残游记》有许多扬州、镇江的方言成分,也用到了“不作兴”:“大盗相传有这个规矩,不作兴害镖局的。”这里的“不作兴”就是不合规矩。扬州人请人评理时常会用到“作兴不作兴”这句话,这就不是简单的“应该不应该”所能替代的了,这里还包含着许多生活中的常理和民俗上的规范。民俗有的可以讲出道理,有的现在不一定能讲出什么道理,最初总有一定的缘由,沿久成习,大家都这么遵守了。民俗虽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但具有道德、伦理、习惯上的约束力,所以“作兴”就不是“应该”能对应的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一定每个人都具有语言学的知识,但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一般都是最经济、最实惠的,也就是用最少量的词,表达最精当的意思,不至于引起歧义。其实扬州话里与“应该”相对应的是“应派”,和“该”相对应的是“派”。我们品味一下“派不派”和“作兴不作兴”就可以发现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镇江话里的作兴和扬州的相同,其他地方的“作兴”有的和“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有的地方和应该无关,如温州就表示“喜爱”,建瓯、黎川表示“时新、时髦”,萍乡表示“尊重、看得起”,金华表示“振兴”。作兴这个词在扬州、镇江、南京、长沙、武汉、绩溪、上海、苏州、宁波、温州、金华、南昌、于都、娄底、萍乡、黎川、建瓯等十几个地方都有,但所表示的意思不完全一样。
    作兴在扬州话里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它可以表示一种估计,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可能”。比如说:“他作兴晓得这件事。”“老张今个作兴要上南京。”“天闷哩,作兴要下雨。”“我前个说的话作兴你们已经记不得了。”这些用法和普通话里的“可能”大致相当。但“可能”前面可以加上“很”或“不”来表示加强肯定或否定估计。比如说:“他很可能晓得这件事。”“他不可能晓得这件事。”“作兴”前既不能加“很”来表示肯定估计,也不能加“不”来表示否定估计。如果加了“不”,成了“不作兴”,那在扬州话中就是另一个词,或者说是“作兴”的另一个义项的否定形式。扬州话里也有“不作兴不”的用法,那否定之否定,还是一种肯定,并且有强调的意味。比如说,“这么闷的天,不作兴不下雨。”“他不作兴不晓得这件事。”这里的“不作兴不”就包含有“应该”的成分。
    扬州话里“作兴”的另一个义项也和“应该”有关系,但和应该又有不同,表示的是根据传统礼俗是准许的,情理上是需要的,作为习惯的。比如说“端午节作兴吃粽子”这句话中的“作兴”换成“应该”虽不算错,但就是没有“作兴”所表示的意思到位。“不作兴”也同样如此,比如说“晚上不作兴去看病人、送礼不作兴送钟”等,换成“不应该”也可以,但就是没有“不作兴”贴切。《老残游记》有许多扬州、镇江的方言成分,也用到了“不作兴”:“大盗相传有这个规矩,不作兴害镖局的。”这里的“不作兴”就是不合规矩。扬州人请人评理时常会用到“作兴不作兴”这句话,这就不是简单的“应该不应该”所能替代的了,这里还包含着许多生活中的常理和民俗上的规范。民俗有的可以讲出道理,有的现在不一定能讲出什么道理,最初总有一定的缘由,沿久成习,大家都这么遵守了。民俗虽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但具有道德、伦理、习惯上的约束力,所以“作兴”就不是“应该”能对应的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一定每个人都具有语言学的知识,但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一般都是最经济、最实惠的,也就是用最少量的词,表达最精当的意思,不至于引起歧义。其实扬州话里与“应该”相对应的是“应派”,和“该”相对应的是“派”。我们品味一下“派不派”和“作兴不作兴”就可以发现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镇江话里的作兴和扬州的相同,其他地方的“作兴”有的和“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有的地方和应该无关,如温州就表示“喜爱”,建瓯、黎川表示“时新、时髦”,萍乡表示“尊重、看得起”,金华表示“振兴”。作兴这个词在扬州、镇江、南京、长沙、武汉、绩溪、上海、苏州、宁波、温州、金华、南昌、于都、娄底、萍乡、黎川、建瓯等十几个地方都有,但所表示的意思不完全一样。
    作兴在扬州话里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它可以表示一种估计,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可能”。比如说:“他作兴晓得这件事。”“老张今个作兴要上南京。”“天闷哩,作兴要下雨。”“我前个说的话作兴你们已经记不得了。”这些用法和普通话里的“可能”大致相当。但“可能”前面可以加上“很”或“不”来表示加强肯定或否定估计。比如说:“他很可能晓得这件事。”“他不可能晓得这件事。”“作兴”前既不能加“很”来表示肯定估计,也不能加“不”来表示否定估计。如果加了“不”,成了“不作兴”,那在扬州话中就是另一个词,或者说是“作兴”的另一个义项的否定形式。扬州话里也有“不作兴不”的用法,那否定之否定,还是一种肯定,并且有强调的意味。比如说,“这么闷的天,不作兴不下雨。”“他不作兴不晓得这件事。”这里的“不作兴不”就包含有“应该”的成分。
    扬州话里“作兴”的另一个义项也和“应该”有关系,但和应该又有不同,表示的是根据传统礼俗是准许的,情理上是需要的,作为习惯的。比如说“端午节作兴吃粽子”这句话中的“作兴”换成“应该”虽不算错,但就是没有“作兴”所表示的意思到位。“不作兴”也同样如此,比如说“晚上不作兴去看病人、送礼不作兴送钟”等,换成“不应该”也可以,但就是没有“不作兴”贴切。《老残游记》有许多扬州、镇江的方言成分,也用到了“不作兴”:“大盗相传有这个规矩,不作兴害镖局的。”这里的“不作兴”就是不合规矩。扬州人请人评理时常会用到“作兴不作兴”这句话,这就不是简单的“应该不应该”所能替代的了,这里还包含着许多生活中的常理和民俗上的规范。民俗有的可以讲出道理,有的现在不一定能讲出什么道理,最初总有一定的缘由,沿久成习,大家都这么遵守了。民俗虽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但具有道德、伦理、习惯上的约束力,所以“作兴”就不是“应该”能对应的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一定每个人都具有语言学的知识,但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一般都是最经济、最实惠的,也就是用最少量的词,表达最精当的意思,不至于引起歧义。其实扬州话里与“应该”相对应的是“应派”,和“该”相对应的是“派”。我们品味一下“派不派”和“作兴不作兴”就可以发现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镇江话里的作兴和扬州的相同,其他地方的“作兴”有的和“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有的地方和应该无关,如温州就表示“喜爱”,建瓯、黎川表示“时新、时髦”,萍乡表示“尊重、看得起”,金华表示“振兴”。作兴这个词在扬州、镇江、南京、长沙、武汉、绩溪、上海、苏州、宁波、温州、金华、南昌、于都、娄底、萍乡、黎川、建瓯等十几个地方都有,但所表示的意思不完全一样。
    作兴在扬州话里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它可以表示一种估计,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可能”。比如说:“他作兴晓得这件事。”“老张今个作兴要上南京。”“天闷哩,作兴要下雨。”“我前个说的话作兴你们已经记不得了。”这些用法和普通话里的“可能”大致相当。但“可能”前面可以加上“很”或“不”来表示加强肯定或否定估计。比如说:“他很可能晓得这件事。”“他不可能晓得这件事。”“作兴”前既不能加“很”来表示肯定估计,也不能加“不”来表示否定估计。如果加了“不”,成了“不作兴”,那在扬州话中就是另一个词,或者说是“作兴”的另一个义项的否定形式。扬州话里也有“不作兴不”的用法,那否定之否定,还是一种肯定,并且有强调的意味。比如说,“这么闷的天,不作兴不下雨。”“他不作兴不晓得这件事。”这里的“不作兴不”就包含有“应该”的成分。
    扬州话里“作兴”的另一个义项也和“应该”有关系,但和应该又有不同,表示的是根据传统礼俗是准许的,情理上是需要的,作为习惯的。比如说“端午节作兴吃粽子”这句话中的“作兴”换成“应该”虽不算错,但就是没有“作兴”所表示的意思到位。“不作兴”也同样如此,比如说“晚上不作兴去看病人、送礼不作兴送钟”等,换成“不应该”也可以,但就是没有“不作兴”贴切。《老残游记》有许多扬州、镇江的方言成分,也用到了“不作兴”:“大盗相传有这个规矩,不作兴害镖局的。”这里的“不作兴”就是不合规矩。扬州人请人评理时常会用到“作兴不作兴”这句话,这就不是简单的“应该不应该”所能替代的了,这里还包含着许多生活中的常理和民俗上的规范。民俗有的可以讲出道理,有的现在不一定能讲出什么道理,最初总有一定的缘由,沿久成习,大家都这么遵守了。民俗虽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但具有道德、伦理、习惯上的约束力,所以“作兴”就不是“应该”能对应的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一定每个人都具有语言学的知识,但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一般都是最经济、最实惠的,也就是用最少量的词,表达最精当的意思,不至于引起歧义。其实扬州话里与“应该”相对应的是“应派”,和“该”相对应的是“派”。我们品味一下“派不派”和“作兴不作兴”就可以发现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镇江话里的作兴和扬州的相同,其他地方的“作兴”有的和“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有的地方和应该无关,如温州就表示“喜爱”,建瓯、黎川表示“时新、时髦”,萍乡表示“尊重、看得起”,金华表示“振兴”。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9560次
    • 积分:791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26篇
    • 转载:10篇
    • 译文:1篇
    • 评论:8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