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grid_C vs. Trust _Computing

223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近日,IBM公司等推出了新一波的计算方法,这种计算方法可以将众多计算机整合成一个单一系统,允许系统用户运行分布在许多机器上的程序和存取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档案。这个“网格计算”设想要通过网络来出租处理器周期,使计算机成为公用事业、像水或电力一样。同时,许多企业也推行了“可信计算”,这种计算允许远程计算机对一些地方机器上的程序的执行情况进行检验。尽管这两项计划都以互联网为核心,但是它们在个人与计算机之间的终极互动上有着完全不同的目标。
网格计算为将众多计算机统一成一个单一的、更易管理的系统提供了许多机制。或许值得记住的最重要的网格项目是球是Globus toolkit (waldrop33),这个项目提供了管理这样一个庞大系统所需要的许多功用和议定书。作为一个开放源码项目的发布, Globus已成为许多网格计算系统的基础。困难依旧存在,例如将程序分派给最好地符合其要求的机器对于蛋白质折叠模拟器((Johnson 3)来说是一个主要的挑战,但是网格计算正在努力为所有用户提供一个统一的计算机图象。
可信计算为单机程序执行的验证提供了机制。它通过网络来鉴别程序代码,保证了地方运行的程序由一些远程的权力机构来审定。可信计算的应用有很多,其中包括病毒保护和数字版权管理.事实上,适度地信托一个计算机来执行某种特定程序的能力对于网格计算来说是很关键的。然而,注目可信计算的公司常常是把它看成是一个将软件用户化为个人机器的机制。以这种方式来使用,可信计算使软件和媒体公司通过证明每个程序和媒体的副本的合格性来减少盗版.因此,我们看到了网格计算和可信计算之间的目标区别——网格计算机的发起者宣传一种公开的系统,这个系统里的每个节点都拥有相同的用户可见界面;而可信计算的发起者希望通过使每个终端用户计算机各不相同来管理网络。
然而这两种图景中所包含的技术基本上是相同的——通过网络上的信息分布来强化计算——它们的创建者的目标引向了不同的社会图景。网格计算预想了一个信息资源流遍全球的世界。当然,安全必须得到保证,但梦想是为了让,例如环境保护论者,运行类似于决策者决定一个开发项目的模拟装置(waldrop第7页)。网格计算预想了一个这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类与一个全球的计算机“网格”联系,而非个别的、独立的机器。可信计算也将会让信息在安全保障下在网络里传播信息,但是它的发起者聚焦于用技术将程序执行限制为一个单机。这些特点将会是有用的,例如,在确保个人为程序所运行的每个计算机购买一个新的程序副本时,或者在预防特别编码的数字音乐档案的全免费的盗版时。然而,这个图景导致了一个比网格计算更加生气勃勃的不同的计算机用户:而非通向每个人的一样的路径,现在程序可以被编码以只在某个特定的机器上运行,但仍然允许它们通过网络传输。这样,网格计算旨在全球范围内共享计算资源,许多可信计算的推动者希望对资源进行本地化,这样这些资源可以在网络上被“安全地”使用。
这些模型中的任何一种的社会后果都还有待观察。一个网格计算的乌托邦观点预想了被公众消费所共享的数据和计算资源。对可信计算机的一个消极看法认为计算机和其软件是本地化的,因此只有某一特定机器才能获得数据,从而在历史保存和公共领域的信息方面有明显的困难。
实际上这两种技术图景之间将会进行一些混合——网格计算只有在用户信任它时才会成熟,而可信计算不需要被用来限制信息,正如目前它在软件许可证和数字版权管理中的计划应用。
参考书目
Johnson, George. “Supercomputing ‘@Home’ Is Paying Off.” The New York Times (23April 2003): F1.Waldrop, M. Mitchell. “Grid Computing.” Technology Review (May 2002): 3137.Trusted Computing Platform Alliance. http://trustedcomputing.org April 2004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1818次
    • 积分:60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4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0条
    文章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