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纪念胡新宇君》

425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一 

    公元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就是天涯论坛为十八日在华为公司里倒下的胡新宇君祝福的那一天,我独在论坛外徘徊,遇见慧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胡新宇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新宇君病前一直未能看到先生的评论,此后恐怕也难看到了。。。”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发的文章,大概是因为往往员工常常加班,又不允许上网之故罢,点击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高压工作中,终因加班倒下的就有他。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改变公司毫不相干,但在员工,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劳工权利”,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工作的并非长久之地。一个青年的生命,挣扎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人大主任”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偷生者的菲薄的祝愿,奉献于倒下者的面前。

二  

打工的中国人,不得不直面惨淡的人生,不得不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不常常为“弱势群体”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五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华为倒下的青年之中,胡新宇君是我的同事。同事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仅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同事,又是为了华为而倒下的劳工。

他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应届新员工报道,一起进行大队文化培训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培训结束,分到固网产品线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加班的人告诉我,说:这就是胡新宇。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迫于华为的“加班文化”,不得已而加班的,往往都有些怨言。而他却是深受华为文化改变,认为不加班就是不对,加班才是正常的。待到他加班常说头痛,又说女友因加班而分手,我才见他想不清为什么照公司灌输的去做,竟然会是这样,又想不清究竟是谁不对,黯然至于神伤。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固网有员工倒下的事;二十日便得到噩耗,说北大医院不能救治,现已转到中山医院,而遇此不幸者就是胡新宇君。但我对于传说其上司说 “不加班就是工作量不饱和”,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某些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胡新宇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华为公司倒下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身上插满的管子;还有一件,是病危通知书。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生病,实际是工伤,因为新宇君为了加班,竟睡也在公司。

但华为公司就有令,说“不许在公司过夜”!

但接着就有论调,说员工过劳死是“应该”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胡新宇君,那时是欣然加班的。自然,加班而已,为了公司的满意,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后果。但竟在办公位上倒下了,从周一加班,到周五加班,已是非人的劳累,只是没有人敢反对。又每月至少有一个周六要加班,说是“调休假”。那天胡君说很不舒服,但又说“不加班就得不了A,要得C,甚至被淘汰了”,于是坚持,终于倒下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胡新宇君确是牺牲掉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病危为证;沉勇而友爱的外派华为员工也牺牲掉了,有他们妻子女友的分手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华为新人,还尚在文化培训中热血沸腾。

当弱势的劳动者,艰难地转辗于资本者所发明的“制度”与“文化”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残酷呵!中国劳动法的“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条款,华为公司的“以人为本”的宣传,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人性”制度下的吃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毛孔里流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华为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员工以饭后的叹息,或者给有恶意的管理者作“奉献文化”宣传的绝好例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劳的努力。华为作为“民族工业的骄傲”,有了某些人刻意的关照,是难听到真实的,但论坛并不在其中,更何况是清醒的员工的声音。

然而既然有了悲剧了,当然不觉要警醒。至少,也当警醒了网友;家人,同事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马丁.路德.金说过,“我有一个梦想……正义和公正犹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倘若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某些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资本者竟会这样地视若罔闻,一是卫道者竟至如此之混淆是非,一是劳动者竟能如是之任人宰割。

我目睹论坛中某些清醒的华为人,是始于今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拒绝愚弄,力争尊严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对遇难之事互相转告,祝新宇君早日康复的事实,则更足为国人之追求人生而应有之权利,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胡新宇君!


注:2006年5月29日凌晨停止了呼吸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127412次
    • 积分:2340
    • 等级:
    • 排名:第16517名
    • 原创:98篇
    • 转载:5篇
    • 译文:2篇
    • 评论:49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