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4.6

原创 2005年05月01日 21:06:00
再次证明了我的耐心已不如从前。等了一个钟头就放弃了。也没多少挣扎。坦然地走了。 等过了不是吗?要的只是这个过程,不是结果不是吗?何况结果早已料到。 你一无所知,在那边打游戏或是做着别的什么事;或许知道,然后以为我在耍你。 要是以前的脾气,定抓住你质问一番。 呵,最后那刻,把所有内心起伏激荡的东西压下去,“没事了”。 “没有人要你这样做的,所有的结果你要自己承担”。 “你只是又傻了一回”。 我这样告诉自己。 我的脾气应该还如过去,不然最后不会又再一次鼓起勇气拨你的电话。觉得好委屈…… 也许你一直在骗我,不过若是可以永远不知道真相,那我选择安然受骗。 有本书叫“动什么,别动感情”。我想“骗什么,别骗感情”。可是也许不知不觉中,每个人都在欺骗,被欺骗,感情。 这个月钱花光光,只能买最便宜的那档。 不过这不是一场值得我去买内场票冲到最前面的演唱会。 我不是去听演唱会的。只是找个地方找个借口找个角落,和你去做又一件没有做的事。 然后,我加上了一个砝码,我让你明白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不过之后我就后悔了。你告诉我这一切对你都没有意义,我对你没有任何意义。出现,然后消逝,那么自然而然。 一个人随时会在你面前永远消失的不是吗? 关于家里的事,关于他们,我不想再提及。如果硬要形容,只有一个字:痛。可是我这个人天性如此,除了爱情之外所有的感情,我都可以选择放下,抛却或忘记。一个念头,就可以摆脱。 我对你还是可以坦然。也许正是因为我们只有五个月,我们之间的伤痛才不至于那么深。我和你没有和张之间那么多“恩怨”,我没有在爱上你之前等过一年,我们的爱情没有超过五个月,也许真正互相爱着的时候恐怕五个月的一半也不到。所以,我还可以对你坦然。那么快就坦然,可是没法忘记。 我自己也不相信,对于和张的那段,已经那么模糊了。我以为初恋都会铭刻在一个人心中一辈子的,可终究对我不是。对你呢? 我想会不会很快和你的这段记忆也会被其他人代替,不知道,可是现在我想不是。 也许暂时忘却,才能记得更长久。就像经过冷冻的肉会更新鲜一样。 顾跟他父母说我是他女朋友。我不高兴,可是也生不了他的气。也许最终,他还是无法真正影响我的情绪,走进我的心里。对于爱的人之外的人,只有坦然,他们对我做的一切都无所谓。好的,坏的,我都会接受。知视不放诸自己的感情。 也许以后会场去看看他父母,替他们给他寄各种各样东西之类的。我告诉他我已对长辈有种深深的恐惧。我天生是个内向的人,更不懂得怎样讨人欢心。我之所以接受这些是因为我习惯接受一切。 那天去看重病住院的外公,从头到尾我只说了声“再见”。我曾怀疑是否自己天生冷血。可是清楚记得那天眼泪始终在眼眶里打转。 其实从小到大不懂那些“规矩”,见人不叫,除了会说“谢谢”,“对不起”也没有其它地了。抗拒陌生人,刻意不去接近。会局促不安。 可是慢慢有了改变。变得放松了邪,自信了些,能够坦然面对很多种人。尽管还是常常沉默。我知道那些终究是和自己无关的人。有时候,亲人也被包括在内。所以,对很多人,我动不了感情,甚至最亲的人。 还没找到五一旅游的伴。一个人的旅途终究是寂寞的。我也远未达到那种心境。 我想会是王楠。她没给我任何答复,只是说有机会我们聊聊。 我想无论对我还是她,都从彼此身上找到了一种最理想的朋友状态,最初有个约定,似乎不是那么轻易可实现。在一天一天反复的日子中渐渐淡忘了这个约定,甚至记不起还有这么一个不知该不该称作朋友的人。但每次哪怕只是一两句平常不过的问候,已可以深入到你的内心,感觉弥足珍贵。然后相信,清除地感觉到,那个约定确实存在。 “君子之交淡如水”,有时,连水的滋味都品味不到。可也许有一天,它会酿成甘醇的红酒。 也许爱情恰巧相反,由一杯浓烈的红酒渐渐平淡如水,甚至被污浊,难以饮用。最终酒杯掉地,水付之东流。爱情不再。 你的爱情真的是太理想化了。曾经那也是我的理想。 也许比起你,我算是个行动派。我想我比你更积极主动邪。可是现在看来这样不好。 也许女人要做的只有一件事:穿上水晶鞋,高高地昂起头,矜持优雅地坐在那里,等待白马王子的出现。 你姑姑说的一句话时至今日我不得不赞同:记住,你终究是个女人。要找的是个爱你的人,而不是你爱的人。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2005.4.6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