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4.19

原创 2005年05月01日 21:10:00
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听到“结婚”这个词了。和顾同住的那个上海男孩子年底回来要跟女朋友订婚了。听顾说他整天捧着那枚钻戒,时不时地蹲在那边看女朋友的照片。哪像个快要结婚的大男人啊。可却一定很幸福,我想。 其实我是不相信人的吧。他说他跟你不一样。我怎么去相信呢?你那时候不是也说,无论怎样,你不会做出跟张一样的事的。那个“无论怎样”还是怎样了,不是吗?别说可是。 父母的关系愈演愈烈,也许他们不想我面对这些残酷的事实,送我走?我让他们太失望伤心了,不想再由着我的性子了,送我走?真正的原因一定很复杂,我不知道。只是这次,我一点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还好,一切都未定。读书还是在那边过渡段时间,都还未定。我心里想着过去当静养也好,旅游也好,调整也好,相信回来以后一切都会明朗。可也许一去,一切都意味着改变,一步一步都被安排好,回不来了。 呵,一定没有像我这样一个忙乱的即将要出国的人,对下飞机后要干什么一无所知。我好可悲。 年底总会回来的吧。也许更快。还要去吃那人的喜酒呢。搞不好那时我都要摆喜酒了。这些对我已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生活从未如此清晰真实地逼近我,让我无力抗从。 我那么地想见你,哪怕你一万个不愿意,哪怕你憎恶见到我,我心中仍有那么一个希望。纵然很多过去已不能然我感冒,可以释然,可一想到这个念头还是无法抑制地失声痛哭……我也试着努力去打消这个念头。那次我还是忍住了,忍住了跑到你的教室去望望你的背影。可是越是忍,越是痛。 可是后来坐在路边,我感觉心里那最后一点点勇气在消亡。那次在松江看见张,我的第一反应是转身避开他。我怕档我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只想逃。心里却是那么地想见你。 那天碰到田予苗,他说了让我为之一震的话:其实逃避也是种选择。 我还是选择了逃避吗?真的有用吗? 说到“为之一震”,又想到了你的一件事。我想记忆并不会因为结束而终结,用句挺俗的话讲,就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那次你说看到那句歌词的时候,为之一震: I never knew that I had a dream Until that dream was U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2005.4.19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