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过度的、不公平的市场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毒药

1832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2006-06-22 | 过度的、不公平的市场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毒药

过度的、不公平的市场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毒药

 

    衣、食、住、行、婚姻是人类生存最基本的需要。人类社会发展的初期,人们是通过自给自足的方式解决上述问题,我们通常把这种方式叫做自然经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描述了这样一个没有税政、大家自给自足的乌托邦景象,这甚至成为现代人追求的一种理想社会。随着人类改造自然能力的提高,开始出现了专门为人们提供食品、衣服、建筑、运输、婚介一类的手工业者和社会服务者,他们凭借自己高超的技艺、合理的收费和良好的信誉,成为社会三百六十个行当之中的基本组成部分;而商人、贩夫走卒则成为联系制造者和广大老百姓的桥梁和纽带。由于商人本身没有什么技艺,尽管赚钱很多,商人的地位始终处于社会各行的最低层。这种情况千百年来几乎没有多少改变。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开始逐步进入市场经济社会,商人由过去的被人看不起的阶层,一跃成为社会中的“显族”,而且形态趋于多样化。具体来说,粮店、面包店、餐饮店向老百姓销售各类粮食和食品,百货商场、服装批发市场、各种服装专卖店向人们销售服装,开发商们通过整合建筑服务向人们销售商品住房,旅行社通过整合各种运输企业向人们推销各种具体的旅游产品,媒婆行业则发展成为各种婚介公司。这些商人形态中,开发商和旅行社都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新生事物。两者不同的是,开发商1998年以后成为城市市民“住”的需要的唯一销售者,而旅行社则需要通过自己整合资源的能力和优质的服务与强大的自助旅行进行竞争。而且在财富的拥有量上,开发商不仅远非旅行社可比,即使与古代的富商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顶级富人的排行榜上,房地产商是最令人眩目的——几乎90%以上的大富豪都触及了房地产。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是触及了房地产,或者只要是成功地卖出过所谓由他们“开发”的房屋,就有机会获得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巨额财富。开发商这样一群靠“关系”运作的、只有初级经营水平的“企业家”们,他们行使的功能与过去的贩夫走卒贩卖商品没有什么两样;不同的是,开发商们并不需要什么本钱,就可以贩卖人类生活需要的最大宗的商品,而且由现行政策裁定为唯一的城市房屋提供商!当人们被不断升高的房价摧毁了耐心而倾巢出动时,开发商们只要调整一下房价,就可以在已有的超额利润基础上再增加几个倍数,成为令现代人羡煞的“财富魔术师”。不仅如此,开发商们多数被政府和各类机构冠以“知名企业家”、“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的荣誉称号,成为名利双收的社会成功者。

 

    一个不过是贩夫走卒的行当,如何令人吃惊地成为全世界最赚钱的行业?其财富获得的秘诀何在?难道他们真的具有呼风唤雨的魔术师本领吗?答案是否定的!我在《我看房地产企业家的社会贡献》一文中指出,开发商的利润60%来自于土地价值的掠夺,30%来自于以邻为壑的规划修改,5%来自于欺骗销售,5%来自于其策划和组织管理服务。也就是说,在现有开发商所获得的利润当中,只有5%是他们应得的部分,而其余95%则纯粹是各种掠夺获得的暴利。当然现在开发商们开始抱怨地方政府在上游环节开始通过“招牌挂勾”多种手段推高地价,大大减少了他们从土地上获得的利润。这种抱怨实际上冤枉了地方政府,因为地方政府设置的“土地储备中心”实际上也不过是开发商的一个形态而已——你开发商不能只许自己吃肉,而让政府机构眼馋喝汤吧?而且,像北京这样一个城市,据说现有可开发土地一半以上都储备在开发商的手里。政府这边一举锤,也不过卖出了一块土地,但是可以通过市场类比手法带动开发商手中的地价升值,这种升值的幅度是惊人的。所以地方土地储备中心和开发商之间,实际上是惺惺相惜的朋友关系,绝对称不上什么对手!当然,对于没有土地储备的开发商而言,考虑到竞拍土地的难度,特别是土地成本提升带来经营风险的增大,它们开始考虑在营销环节囤房赚取暴利。这意味着当前一部分房地产开发商的掠夺重点,已经从上游的征地、拆迁、修改规划,转向了大量持币待购的城市老百姓。虽然暴利来源的结构发生了变化,但它们获取暴利的能力以及掠夺财富的本性,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变。

 

    一个本性是掠夺的行业和企业,有什么资格大谈自己对国民经济和社会的贡献呢?而且让我们惊讶的是,这些行业和企业的暴富是合法的,是国务院列为支柱产业需要大力发展的。这让我们感到特别泄气!我们需要弄明白的是,开发商们掠夺的合法理由是什么呢?如果开发商们的暴富可以为我们换来城市规划的合理化和土地资源利用的节约,并且可以让大家住在它们开发的楼盘中充满了幸福感,那我们所有人有理由舍弃“小我”成就开发商这个支柱产业的“大我”。就像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时期,为了保家卫国拿出自己家最值钱的东西捐献给八路军和志愿军。

 

    事实根本不像政府和开发商宣传的那样。暴利追逐过程中的开发商们虽然非常注重节约土地,关键是高容积率可以为他们带来更高的利润。这样就产生了我们看到的最普遍的公寓式、小区式的大规模住宅群,但相应的城市交通的进一步阻塞。在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主导下,城市以摊大饼的扩建方式迅速向四周蔓延,覆盖了大量的为人类提供最重要物品的、可以作为城市绿地和生态保护圈的肥沃耕地。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把耕地转换成为从此完全没有产出的住宅群,是对土地资源的巨大破坏!但毁掉耕地恰恰是许多开发商们赚钱的前提条件。改革开发以来,我国城市建成区面积以每年7%的速度增长,但同期城市人口和非农业人口年增长速度一直徘徊在1-3%之间,这样的城市已经基本上失去了集约利用土地的价值,实际上成为浪费和破坏土地资源的巨大载体。追逐暴利的开发商是房屋质量的天敌,高加价率才是开发商永恒的追求!商人嘛,不仅是合法经营,而且是支柱产业!追求暴利,何惧之有?我唯一怀疑的是,有幸住在开发商赚得盆满钵满的空中格子当中而倍感幸福的人,我真的要对他(她)表示钦佩了。在开发商体制下,一部分人人均几套房子,一部分人高价买房成了“房奴”,更多的人面对天价住房愤愤不平——开发商们显然没有为这个社会增加多少幸福感。

 

    既然开发商们没有什么公益性,我们还需要像支援志愿军一样捐献自己的全部存款给他们吗?我在很多公开场合都提醒大家:如果想过得幸福,现在千万不要买房子,否则必然沦为“房奴”一族。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建议大家现在租房!目前的租金相对房价比较便宜,源于三个因素:一是“城中村”的房子租金最低;二是过去大量的福利分房租金处于较低水平;三是新房出租市场供过于求,租金呈下降趋势。为什么不能沉住气租上三年房,然后等房价下跌呢?有人说房价跌不了了,我说涨得越高,跌得越深!在这样的供给体制下,全国性崩盘可能是中国房地产的唯一结果。对于我们这些以消费为目的的住房拥有者来说,崩盘并不会造成住房的使用价值的降低;对无房者而言,房屋的价格回归完全是一个好消息;而对参与房地产炒作的地方政府、开发商、银行、炒房者而言,暴跌将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最终买单。在房价暴跌中跳楼的人,都属于找到自己最好归宿的人,我们永远不会同情他(她)!

 

    为什么房地产开发商们能够轻易获取暴利呢?现在我来公布我的答案:是因为地方政府和开发商们把本来属于全体人民的土地,高价卖给了全体人民。这部分土地本来是不应当市场化的,却被有关部门以“改革”、“市场化”为名,成了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宝藏。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这种做法,几乎和“入侵者”的无本生意不无二致:宣布土地归政府机构所有,然后由政府批发给开发商,开发商再零售给广大人民。于是乎,外国人、成龙、各地官员获得了与当地居民完全相同的权利购买住房,不同的这些本来不具备土地权利和购房资格的人比当地人要富有得多。作为土地高价零售的体制保证措施,政府规定城市居民不能绕开房地产开发商自主建房,而以居民自建房屋为主的“城中村”正处于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有序消灭之中。建什么样的房子、住多大的房子本来都是应当决定的,现在政府和开发商控制了建房权,没有人能够绕得开中间环节。在住房市场化的幌子下,所有买房子的人都得为开发商这个庞大的代理环节支付高昂成本,而且还要承受开发商追逐暴利思维下的住房“理念”。

 

    看了我的上述文字,很多人可能感到悲哀。不过我还是要劝大家应该知足!为什么呢?现在政策只不过控制了我们的住房权,大不了可以租房住小房子住农村房子。我担心的是,要是有一天政府为了实现提高人类生育质量的崇高目标,以“市场化”这个超级核武器,取代千百年来人类自给自足的男女婚配,并且将婚姻机构定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严格禁止自由恋爱和婚配。那个时候,最富有和最风光的,一定不再是现在的房地产开发商了,而是千百年来一直被人们嘲笑的“媒婆”。可见,“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这样的“市场化”将带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生活呢?我不知道,但特别想知道!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31121次
    • 积分:550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22篇
    • 转载:4篇
    • 译文:0篇
    • 评论:7条
    文章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