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

原创 2005年04月30日 11:39:00

      青黑色的天空,青黑色的海.波浪起伏,海声荡漾.一只木筏在声浪中漂泊,

粗糙的木头,坚韧的藤条.上面是我.我的木筏不甚结实,上面也不平整.我不

知何时会下去,海浪打下来,自上而下,哗........我就全身再次湿透.我用力抓

紧,一边继续刮胡子,不是我好美,只是不刮胡子吃饭别扭,虽然我只能吃到生鱼.

我的衣服已经坚涩,难于遮蔽身体,可我还穿着,这也并非我怕见女人害羞,

而是我冷,这衣服确如我的一层皮了,没有它,我很快被风吹干,被水蚀化.

       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说话,只是听海声,有时那种声音安详,有时象要吃人,可

也不知为什么,它一直不吃我,水下到处是危险动物,下去我就会被分解.也许我

不想死吧,生存也是本能的欲望,虽然这样生活早已无所快乐.

      也许我希望可以到陆地上,那才是我的脚可用的地方.可是陆地在远处,而

我一时已经难以确认方向.或许有个海岛也好,不过谁知道,上面是不是只有

毒蛇,还有好看诱人但是不能吃的水果.也或者,我上去变成另一些生物的晚餐.

通常是黑洞一个接一个,陷阱也是连环陷阱.

     我总是想很多,包括想如何静止一会儿,不再想.我知道自己在活着,因为我

分明感觉到疼,感觉到冷,而据说灵魂是不会感知这些.我知道我的痛苦来自

我的思想,我多么想抛弃它.可我也无法抛弃,因为思维是我生命的全部---至

少是大部分.傻子是不大会痛苦的,可我也不愿意当傻子,也变不了.

        当然我也不聪明,否则不会去问老师,我是笨是聪明,聪明人不会问的,

所以我是自作聪明.我可以如此清晰的看清自己和解析自己,可我无法把握

自己.就象现在在木筏上,我知道前面有陆地,也知道自己随时落水喂鱼,可我

不知自己有没有力气上岸.不知被鱼吃了什么滋味,我觉得它没有资格吃我,

不过它吃了我也没人觉得不公平,因为我也吃过鱼,也没经过鱼的同意.

      我发觉自己在抖,是冷了也饿了.我渴望一条小鱼,当然是我可以捉到的.

我在想如果前面是个美丽女人和一条小鱼,让我选择一个.我想不会犹豫我

会选鱼,渴,饿,女人,还是有顺序的吧,或许也是胡说,人当时最想要的是第一

重要,而我当时最想的是睡觉,或者飞升成仙.

      我已经失去了时间,每天可以见到太阳可是如果让你每天数一个数,过段

时间你也记不清的.所以我不怪什么.我也没有了语言,我不会说话了,除了象

鱼一样的叫,象鸟一样的叫.我隐约可以听懂它们在说什么,因为现在大家都

是动物,而我所谓的思想,只是一种内外影像的映射和反射.我觉得我的躯体

似乎不属于我,因为它总对我呼喊说它痛苦,在我的统治之下,它的确痛苦.它

年轻时想亲一个女孩子,可我没让,我假正经,或者说是无知吧,听了所谓大人

的话和书上的字所说的,我不让它亲.后来它想强奸一个女孩子,确切说是想

和她做爱,我也不让,因为我是理智的,这样是不行的.不过当时我可以为它说

几句话的,告诉她,它--也就是我的身体喜欢她,其实我也喜欢她,只是我不能

说,我要面子的,我假正经.总之我管住了它,也管住了我自己.

       它对我不满,我也觉得我对不起它.从书上看,似乎我还要战胜它,我觉得

这样我没人性,它支撑着我,凡事多是听我的,而我没有让它快乐,它想吃我没

让它吃,它想上床我也没有让它上,当然除了睡觉的时候.我想我和它应该

和谐相处,凡事商量一下,不过我又在骗它,因为我只是没办法的情况下,对它

妥协罢了.等我能量够了,我又象暴君一样统治它了,所以它现在也聪明了,不

再信我的.

      所以我想,我是男人而它只是我的女人,是我在统治它.我想那些女人相反,

是身体在统治思维,所以说男人之所以是男人是他在统治身体,女人之所以是

女人是因为她被身体所左右.

     我在木筏上想到这个了,禁不住得意了一下,笑出声来.

     不过立刻它就打击了我一下,它告诉我它疼,笑让它的脸疼,到处都疼.其实

不笑也疼的.我知道这些疼痛只是些信号,而我无法拒绝处理这些信号.我想

疼痛是我的错,因为我会思想而它不会,我让自己痛苦也让身体痛苦,我不是

好人对谁也不是.

     我要继续想可是一只鸟飞过来,好象要啄我.我要护住眼睛,之后想办法吃

到它.它过来了,停在我的木筏上,原来它看到了余下的那些小鱼,和我抢食是

不明智的,尤其它没有分辨出现在我还比它强大.在它去抢我鱼的时候它的生

命先于我到了尽头,我先是打伤了它之后杀了这鸟.我这么狠我以前没有想

到,我以为我善良其实那时是因为我不必凶恶.这下我也理解了,为什么那个

女人会伤害我,她就象现在的我,她有人的一面也有畜生的一面,本性就是本性,

就是本来的样子,就是无法掩饰的时候你才看到的才感觉到的.我记得我看到

好多的本性的面目,很丑陋很恶心,当然平时是它们是和善的.人需要这块遮羞

布,因为赤身裸体的人并不好看,这时人应该以公母分而不是男女分.

        当然我也不是说难看,我也不知为什么人认为硬币只有两面,我说不是好

人就以为是坏的.只有两面的想法如此幼稚可是这么多人相信,其实即使硬币

还有侧面不是吗,所以他们真傻,真的.可我也不敢说,只是想想,如果我说了,他

们会恨我,会怪我说出太多真实,而真实是遮布下面的欲望,不好看.

      我在木筏上漂泊可以想许多事,而不被人打扰.我迷失了方向所以不必急

着寻找方向,反正去哪都差不多.我不必担心所谓的亲人朋友,因为我现在不

但照顾不到别人更照顾不了自己,我有足够的自私的理由现在.想到这里我快

乐的叫了一声,非常难听不是鱼不是鸟,可我就是很高兴.

      我很高兴这是真的,我长这么大从没这么高兴过.我笑得没有风度也不讨

人喜欢,可我自己喜欢这就很好.我和我身体从没统一过不过这次似乎一致了.

也许我很快落水,可还没有落水,重要的是我觉得肩膀上的压力不在了,这压

力害我走路也累睡觉也累.

      我很怕错可能这次又错了,可是谁知道呢,反正现在我是有未曾经历的愉

快.我的木筏载着我,我在海上漂泊.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海,是青海是碧海还是情海欲海,反正海是大的,它在我

心里呢.

[青海、甘南之行散记] 当风吹过高原,一颗心在说话

[青海、甘南之行散记] 当风吹过高原,一颗心在说话 一 前言     俗世的日子总是这样,看似缓慢其实又流逝得非常迅捷。对我来说,2011年似乎过得很快,快的还来不及仔细思考和辨别自己生活中的一切...

报警信息处置流程(网点)青海

  • 2014年10月11日 15:16
  • 54KB
  • 下载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青海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