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rin

转载 2016年08月30日 13:02:57

评:癌症,本质为脂类、酒类对冲,脂肪内部不纯,进入了烫、发酵等的杂质,且为活动的,成为一个路径跨越的放大器。阿司匹林,天天微量服用,能排出一些,增加孔径。


阿司匹林将可以治疗癌症

 

编辑推荐:

  在70年代晚期,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名外科医生想知道为什么澳大利亚会有相当高的结肠直肠癌发病率。他和他的同事们在调查了超过700名的癌症患者和相当数目的健康人群之后,于1987年和1988年报告指出澳洲人对啤酒、多脂食品以及红色肉类的饮食偏好均是导致此类疾病的诱因。其中,研究人员也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奇的保护因素:周期性使用阿司匹林的人群有40%可能患结肠直肠癌的几率要低于那些不使用该药物的人群。



  

在70年代晚期,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名外科医生想知道为什么澳大利亚会有相当高的结肠直肠癌发病率。他和他的同事们在调查了超过700名的癌症患者和相当数目的健康人群之后,于1987年和1988年报告指出澳洲人对啤酒、多脂食品以及红色肉类的饮食偏好均是导致此类疾病的诱因。其中,研究人员也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奇的保护因素:周期性使用阿司匹林的人群有40%可能患结肠直肠癌的几率要低于那些不使用该药物的人群。

 

这第一个启示便是常年的头痛治疗同样也会堆积肠道肿瘤,而这有助于推动一轮关于建立阿司匹林和其他非固醇类消炎药(NSAIDs)预防结肠癌的相关动物和临床治疗的研究热。而现在,也就是20年之后,阿司匹林正在在癌症研究中激发新的狂潮。过去2年里来自英国的一系列的研究已经从安慰剂对照的临床试验中发现了第一个证据,即定期服用低剂量的阿司匹林也同样有助于抵御其他类型的癌症。

这项研究,致力于防治诸如心脏病和中风之类的心血管疾病,在长年服用阿司匹林的人群中统计癌症病例中发现几类肿瘤疾病的致死率低于37%。而且甚至在已经患有癌症的人群也发现,服用阿司匹林似乎缓解了肿瘤往身体其他部位扩散。英国牛津大学的首席研究员皮特·劳斯威尔对此表示:“这只是第一个证据表明一个简单的多类型化合物可以减少几类癌症的发病风险。”

这些报告激发出了人们对阿司匹林可能作为普通人群中使用的首例抗癌药的巨大好奇心。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结肠直肠癌专家安德鲁·陈表示:“这再次激起了人们对阿司匹林预防癌症的优点与风险的争论。”

因为阿司匹林可以导致胃消化不良和危险的内出血,“美国指南”(U.S.guidelines)现在建议只有心脏病以及中风的高发人群才适于服用小剂量的该类药物,一天81毫克为参考。但是陈和其他专家建议医学界和政策制定者也应该考虑阿司匹林的一般抗癌水平。48岁的劳斯威尔对他团队的数据深信不疑,例如,即使是他自己从来就没有患上过心血管疾病,他还是每天坚持服用阿司匹林。

新一轮的英国阿司匹林的研究也在抗击癌症的道路上为NSAIDs进行基础研究,而这正是继万络这种NSAID因为安全问题在市场受阻,英国在该领域铩羽而归之后的再度扬帆。部分是因为美国研究结果的关系,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主任哈罗德·瓦姆斯于去年在他24项“棘手的难题”中新增一条,阿司匹林和其他NASIDs预防癌症的机理是什么。NCI希望尝试解决这个问题——关于此有几个争议的理论——而这将会引领新一轮的抗癌药和生物指标来接下这个难题。

但是一些癌症专家说健康标准的政策制定者不需要去等待一个更好的阿司匹林而提倡对现一代的阿司匹林进行广泛使用。“如果一切得到了证实,那这真的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因为你可以只花一美分就可以得到小剂量的一个药片,而这可以预防西方世界两种主要的致死疾病”,亚特兰大美国癌症协会的流行病学家迈克尔·图恩如是说。


卷土重来 
图恩的乐观态度是近年来关于NSAIDs作为抗癌药引发广泛争议中的一个积极信号。而2000年对切除了癌症前期结肠息肉和其他可能患上结肠直肠癌的人群的研究中,阿司匹林和其他NSAIDs被首次证实了其医学前景。该药物保护这些患者们免受将来可能恶化的息肉和良性肿瘤的侵扰。这些人群现在有时接受医生的建议来服用阿司匹林作为手术的辅助治疗来防止息肉的复发。

虽然流行病的证据已经表明阿司匹林有扩大抗癌效果的疗效,但这样的结果并不足以盖棺定论。其中来自于关于过去服用过阿司匹林人群的反馈研究调查——一个倾向部分偏见的研究设计因为他们的记忆并不是那么值得信赖。在2005年,一项巨大的前瞻研究——称为妇女健康研究(WHS)的随机对照试验显示在10年来,有接近40000名每隔一天服用阿司匹林的妇女的癌症发生率并没有减少。

NSAIDs相关的防癌领域也同样因为两种关节炎药物的诞生蒙受阴影,万络和西乐葆的两种COX-2抑制剂的开发就是来避免阿司匹林的副作用。在一项大型试验中显示,万络减少了息肉的患病风险但是却大大增加了心脏病的风险,而这可以说饮鸩止渴。万络于2004年在市场上停用,而西乐葆,虽然仍然在患有直肠结肠癌的高发人群中作为治疗使用,但是现在已经被贴上了“黑盒子”的警示标签。

人们阿司匹林的评价一直举棋不定,但是神经病学家劳斯威尔注意到在80年代开展的对阿司匹林作为防治中风评估随机试验中,所有的癌症几乎均没有在接受治疗的病人身上爆发。劳斯威尔从病人纸质健康记录和英国健康数据库积累了大量癌症记录,他的团队开始确定阿司匹林预防直肠结肠癌的风险,并于2007年报告指出阿司匹林的实验组癌症病例减少了24%而几年过后这一数字将会减少35%。在2010年末,他们发布报告称,为期至少5年每天服用一定剂量阿司匹林的病人将会减少21%长期患有结肠直肠癌、胃肠癌、食道癌、胃癌、胰腺癌、脑癌、肺癌以及前列腺癌的致死风险。

劳斯威尔的团队将他们三篇论文在春季发表在《柳叶刀》以及《柳叶刀肿瘤学》阐述他们的结果。第一篇论文是介绍到每天服用阿司匹林的51个随机试验,其中一项元分析就发现经过5年癌症致死率减少了37%。(这项研究也伴随一个巨大的警告:它将WHS和早期的研究排除在外发现其没有任何疗效,“医师健康评估”显示,因为每位试验者仅仅每隔一天服用阿司匹林。)这种元分析同时也发现虽然阿司匹林的实验组胃出血更严重,但是这并不是致命的——人们有复原的能力——出血的危险在未来几年服用阿司匹林的日子里有所减少。而另一篇论文发现患有癌症的人群在服用了阿司匹林只有不到36%的几率可能发展到肿瘤扩散。第三篇论文是关于在流行病研究和临床研究的阿司匹林使用者身上发现了癌症发病率下降的“非凡一致性”,劳斯威尔解释到。

虽然这些研究具体并没有探明阿司匹林抵御癌症的机制,但是一些研究人员表示正因为许许多多的人现在依旧对阿司匹林持有怀疑的态度,所有现在很难采取很好的试验。劳斯威尔的研究“可能对我们接手这项课题提供最好的证据”,陈如是说。

危险评估 
陈是一个癌症预防的国际小组的其中一员,他计划更新自己3年前发表论文中自己阐明的立场来响应劳斯威尔的研究。团队的领导,“玛丽皇后”的流行病学家,来自伦敦大学的杰克·库吉克估计小组可能建议人们在50岁起每天服用小剂量的阿司匹林,而一直到70岁时结束,因为那时内出血的危险将会有所增加。小组可能也会开展关于医务人员是否应当不向病人公布由幽门螺杆菌导致的溃疡疾病的讨论,以此为那些临床显示为抗生素阳性的病人在接受阿司匹林之前给予治疗来减少出血的危险。

一些美国的研究者表示该是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更新对阿司匹林日使用的参考指南了。小组强调了其对预防心脏病和中风的疗效,但却对其抗癌的效果并未给予重视。图恩表示,阿司匹林预防癌症和心脏病的能力可能会对在成年人的广泛推广中起到了决定新的作用。

其他人则对阿司匹林的广泛推广来预防癌症给予了更多的好奇心。“在2012年,康奈尔大学的癌症预防专家安德鲁·丹能伯格说到,“胃肠病医生依然要进入急救室进行由药物引起的内出血治疗”。而来自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凯斯西储大学的结肠直肠癌专家桑福德·马克为茨研究中指出,只有拥有特定基因组的人群才会在服用阿司匹林的过程中减少癌症发病的风险。“我需要在那些受益人群和未受益人群身上得到更多的数据。”

来自德克萨斯州休斯顿,MD安德鲁癌症中心的癌症预防专家雷蒙德·杜布瓦对此十分谨慎,“一开始我们把阿司匹林放入饮用水中,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杜布瓦说到,“这项领域的未来会朝向一个更加个性化的道路。”

随着WHS公布了阿司匹林对癌症治疗的长期疗效,这项研究的前景似乎变得愈来愈清晰。他们下一篇论文“将至关重要”,劳斯威尔说到。而一些支持阿司匹林的人们甚至也在呼吁谨慎行事。图恩对此表示,“我们不想弄糟”。


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12-9/2012924184336637.htm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asprin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