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过劳死也2.0:同志们,挺住!

985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最近几天,有关华为员工加班过劳死的信息在网上讨论比较热烈,关于这种累死的信息我已经接近于麻木了,就跟大学生跳楼一样,最多就是玩个花样了,不新鲜。
2004年4月8日,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54岁的总裁杨迈在健身室猝死,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过劳死这个概念;
2005年9月18日,38岁的网易公司代理CEO孙德棣因病辞世;
2005年月12月15日,前IBM大中华区政府及公众事业部总经理李清平,由于突发心肺衰竭去世,享年46岁;
2006年2月25日,东软集团嵌入式软件事业部大连开发中心副主任张东因心脏病突发猝死,年仅36岁。
……
只不过这个人不是那种日理万机的CXO,只是一个普通的研发人员,用流行的话说就是草根,没有头衔的草根,哎,过劳死也开始走向2.0了!

看看我们都在怎样生活:
一大早就出门,钻进不同的交通工具,到单位后差不多就在电脑前坐一整天,下班后匆忙回家,胡乱吃了饭,倒在床上就睡,第二天再重复;就这样周而复始,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
没有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没有了飞扬的青春:不看书不娱乐,唯一的休假方式就是睡觉;再名贵的化妆品也掩盖不了满脸菜色,再奢侈的补药也阻止不了身体机能的整体衰退;一年到头也不能回家孝敬父母,经常忙得连自己生日也忘了,稀里糊涂地奔三走四;
当然,完全可以不选择这样的方式,但生活的压力没有给我们指明第二条路;教育、房子、医疗号称新时代的“三座大山”,是多少人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
在去年关于戴尔员工郑杰加班致死的官司上,戴尔公司律师在法庭上就表示过,在就业压力这么大的情况下,戴尔能提供比较好的薪水,直接导致许多员工为力保饭碗而频繁加班。而有员工则表示,因为戴尔高强度的工作环境和国际背景对员工将来跳槽到其他外企很有帮助。
哎,估计这就是现实吧,人才一大把,缺谁都可以。所以,没有那么多的世外桃源,行行苦,人人累,只不过IT好像更突出。有研究称:科教、IT、公安和新闻行业“过劳死”人群的平均年龄已在44岁之下,成为重灾区。IT阶层“过劳死”年龄最低,只有37.9岁。
IT早已经褪去了最初的光环,有人戏言IT=I’m tired(我累了)
表面风光,内心彷徨。
容颜未老,心已沧桑。
成就难现,郁闷经常。
比骡子累,比蚂蚁忙!
以上几句话形容IT人还是比较精辟的;
不要做下一个倒下的IT人,给你,也给我。
让我们好好活着,仅仅是活着!
认真而努力地工作,不过千万要记住伟人的那句话: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本钱没了,一切都扯淡!
今天同事给我看了一篇文章《我有一个梦想》,不是马丁路德金的那个DREAM,这也许能代表很多人的心声:
只要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要有时间和家人相处,与妻子XX,和孩子出游,陪父母聊天,跟朋友打球,只要有时间读我想读一直没读的书,完成我计划中但是工作以外的兴趣,去我想去的自然和山水之中,我甚至想探望一个我很久没见到的朋友,我再不动身恐怕他已经死了。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53816次
    • 积分:1030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48篇
    • 转载:7篇
    • 译文:0篇
    • 评论:13条
    文章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