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中的隐形人

标签: 金融产品网络
1756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货币战争中的隐形人

来源:财经时报


http://finance.cctv.com/20070930/100887.shtml


  自1694年英格兰银行成立以来的300年间,几乎每一场世界重大变故背后,都能看到国际金融资本势力的身影。他们通过左右一国的经济命脉掌握国家的政治命运,通过煽动政治事件、诱发经济危机,控制着世界财富的流向与分配。可以说,一部世界金融史,就是一部谋求主宰人类财富的阴谋史——《货币战争》

  “为什么你不知道美联储是私有的中央银行?为什么华尔街风险资本会选中希特勒作为‘投资’对象?为什么美国总统遇刺的比例高于美军诺曼底登陆一线部队的伤亡率……”宋鸿兵在他编著的《货币战争》中给出的答案令人震惊。

  “自滑铁卢战役以来,银行家在几乎所有近现代西方重要历史事件中翻云覆雨,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冷酷而血腥地‘创造’了历史。”在他看来,很显然,对许多内地读者来说,来自高中课本或者其他途径获得的西方近现代史知识并非历史真实的全部。

  “隐形”的人和事

  内森和他的兄弟们所组成的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家族银行体系是世界上第一个国际银行集团。“严密的家族控制,完全不透明的黑箱操作,像钟表一般精确的协调,永远早于市场的信息获取,彻头彻尾的冷酷理智,永无止境的金权欲望,和基于这一切之上的对金钱和财富的深刻洞察,以及天才的预见力,使得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世界两百多年金融、政治和战争的残酷漩涡中所向披靡,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的金融帝国。”宋鸿兵写道。

  世界真正的首富不是比尔·盖茨,而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但这个家族究竟拥有多少财富是一个世界之迷。保守的估计是50万亿美元。

  在欧美银行界,罗斯柴尔德的大名如雷贯耳。如果一个从事金融行业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罗斯柴尔德这个名字,就如同一个军人不知道拿破仑,研究物理学的人不知道爱因斯坦一样不可思议。

  但在中国,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如果你在北京街头,随便问100个人,可能有99个人知道花旗银行,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罗斯柴尔德。”宋鸿兵说。

  在亚洲金融危机后,宋鸿兵就开始思考整个事件,“我当时认为,这么大面积的危机,肯定不是索罗斯等几家对冲基金办得到的,必定还有幕后黑手。”

  很多事件都有据可查,比如罗斯柴尔德兄弟的“事迹”就赫然记载在《维基百科全书》中。在查阅大量历史文献之后,身在金融圈的宋鸿兵也得到了很多欧美金融界人士的协助。他说,《货币战争》应该是集体的智慧。“这本书的内容来源是出自许多人。这些‘隐形’的作者出于种种原因,希望他们的名字不要出现在书中。这些‘隐形’作者中有些人长期在国际金融机构任职,有些在华尔街摸爬滚打,有些在美国的银行机构(包括美联储)从事技术支持和数据处理,还有一些在美国联邦政府从事与中国相关的事务。”

  金融开放的危机

  在美国和中国,宋鸿兵曾和金融圈子里的很多朋友广泛交流过对中国金融开放的想法,让他非常吃惊的是,绝大多数人认为中国将重蹈日本的覆辙,原因就是,中国对“货币战争”的潜在危险似乎全无准备,对主要对手是谁都很模糊,更谈不上洞察对方的战略战术特点了。

  狙击中国金融,毫无疑问会成为国际金融集团将要发动的下一场战争。自1694年英格兰银行成立以来的300年间,几乎每一场世界重大变故背后,都能看到国际金融资本势力的身影。他们通过左右一国的经济命脉掌握国家的政治命运,通过煽动政治事件、诱发经济危机,控制着世界财富的流向与分配。可以说,一部世界金融史,就是一部谋求主宰人类财富的阴谋史。“历史的经验表明,对中国金融体系的狙击绝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和以什么方式进行的问题,任何侥幸的心理都会造成致命的后果。我把美国金融内幕的研究整理成文,希望能给中国的决策者们提个醒,不要丧失金融方面的警惕性。”他说。

  《货币战争》在网上推出后即获得了超高人气。有香港的书评人指出,该书能在内地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和内地人士的金融常识水平有关。这个短处无需掩饰。那些专家读者们纷纷认为,尽管中国经济的宏大进程一直振奋人心,但对于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风险,尤其是金融业的风险,国人无论多么警醒,都不过分。因为,狙击中国金融,必然会成为国际金融巨头将要发动的下一场战争。

  维护货币主权

  8月份以来,在北京参与《货币战争》一书宣传的过程中,宋鸿兵和许多高层经济官员见了面,“维护货币主权”是他反复坚持的观点。

  “货币主权是任何一个国家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之一,它赋予了主权国家根据自身国情制订货币发行政策的职责。”宋鸿兵认为,货币主权理应高于一切外来因素,包括所有的国际惯例和国际协议,以及外来政治压力。货币专权应服务于本国的根本利益。

  但是,中国在目前已经面临困境:在货币主权与货币稳定之间只能二选一。维护人民币的主权就面临升值的后果,而追求人民币与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就会丧失货币主权。“中国现在的政策是为了经济发展不得不追求货币稳定而放弃货币主权。问题的要害是,美联储实际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中国的货币供应量。” 由于中国的强制结汇制度,美国可以通过增加对中国的贸易赤字来迫使中国央行增发基础货币,而这些货币经过商业银行放大,会产生若干倍的增发效应,造成流动性泛滥,推高股市和房地产泡沫,极大地恶化中国金融生态环境。很不幸,这些问题已经发生了。

  宋鸿兵认为,要维护中国的货币主权,走向开放的中国金融业应该实现对等开放。“国际惯例”这个词很时髦,但它恰恰是国际银行家的一个进攻利器。因为国际惯例完全在他们的操控之下。他们完全可能为中国量身定做一套全面封杀中国银行业生存壮大的“国际惯例”。

  “当年成功打垮日本金融业扩张势头的老巴塞尔协议,已经改头换面地升级为2004年巴塞尔新资本协议,它同样可能被用在中国银行系统头上。”

  一些发达国家认为,所有该国境内的外国银行分支机构必须符合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要求才能继续运作,这还不算,连着这些外国银行所在国也必须符合该协议的要求,否则可能存在“监管漏洞”。这样一来,中国银行业的海外分支机构的运作成本将会大大提高,存在被欧美国家“改制甚至关闭”的危险。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

  宋鸿兵认为,中国的对策应该是,如法炮制有“中国特色”的银行业规定,限制乃至关闭国外银行在中国的运作。同时,中国银行也与其在本土和国际接轨,不如实施外线作战,去直接收购欧美银行或者扩张分行,建立中国自己的国际银行网络。在战争中学习战争。

  另一方面,面对美元的长期贬值的趋势,宋鸿兵力主藏金于民。他说:“藏金于民比藏汇于民更安全。因为,任何外汇从长期来看都会贬值,只是贬值速度不同而已。”要想将中国已经创造的财富实现购买力保值,唯有变外汇储备为黄金白银储备。在他看来,许多学者提出的藏汇于民,以分摊国家外汇储备损失风险的措施并非万全之策。因为,如果中国放弃强制结汇制度,企业直接控制外汇,虽然分摊了国家外汇储备的贬值风险,并减轻了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但是却不可避免地削弱了国家对外汇流动的监控能力,因而增加了金融系统的整体风险。

  中国金融业脆弱性显而易见,在效率、产品创新和服务水平上与欧美银行均有很大差距,由此,中国经济这艘巨型航母已经开始了险峻航程。但在自身竞争力提升上,中国银行业还是应该更有信心一些,“凭借中国人的智慧和文化积淀,完全可以创造出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金融产品。”宋鸿兵说。

 

0
0

猜你在找
【直播】计算机视觉原理及实战—屈教授
【套餐】深度学习入门视频课程—唐宇迪
【套餐】Hadoop生态系统零基础入门--侯勇蛟
【套餐】嵌入式Linux C编程基础--朱有鹏
【套餐】2017软考系统集成项目——任铄
【套餐】Android 5.x顶级视频课程——李宁
【直播】广义线性模型及其应用——李科
【直播】从0到1 区块链的概念到实践
【直播】机器学习之凸优化——马博士
【套餐】微信订阅号+服务号Java版 v2.0--翟东平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485187次
    • 积分:60959
    • 等级:
    • 排名:第36名
    • 原创:1604篇
    • 转载:392篇
    • 译文:65篇
    • 评论:2218条
    文章分类
    文章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