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

1414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

        1945年,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我的父母都有新英格兰北方人的血统,他们严厉、守旧、坚定,秉承从几代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清教徒式的道德观。

  我的母亲后来成为一名中学拉丁语教师,而我的父亲则是一名海军军官。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的父亲在大西洋一艘油轮上当海军上尉,负责带领武装炮手班。

  我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汉诺威市出生的时候,他还在得克萨斯州一所医院养髋骨的伤。

  我在1岁之前从未与他见过面。

  后来他在提尔顿学校(Tilton School)教语言。

  提尔顿学校是新罕布什尔州郊区一所私立的男生寄宿学校。

  学校坐落在高高的山上,自豪地——有人说是傲慢地——矗立着,俯视着那个与之同名的小镇。

  这所在外人看来有点唯我独尊的学校,招收9~12年级的学生,每个年级最多招50人。

  这里的学生一般都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加拉加斯(Caracas)、波士顿(Boston)和纽约(New York)的有钱人家。

  我家里很贫穷,可是,我们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穷人。

  尽管在学校当老师仅能得到一份微薄的薪水,然而我们生活的必需品:食物、住房、暖气、供水,甚至替我们剪草和铲雪的工人都是由学校免费提供的。

  从4岁那年开始,我就在预备学校的食堂吃饭,在父亲任教练的足球队里追着足球恣意奔跑,或是在衣帽间给球员分发毛巾。

  这里的老师及其家属在当地人面前有很强的优越感,我曾经听到我的父母戏称我们是“庄园主”,管着那些下贱的镇民。

  我知道,那不仅仅是个笑话。

  我小学和中学的同学都属于农民阶层,他们的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伐木工人和磨坊工人,他们都痛恨“山上的预科生”。

  于是,父母亲也不让我接近那些他们称之为“婊子”和“荡妇”的镇民家的女孩子。

  然而从一年级开始,我就与她们混在一起,我将我的蜡笔、笔记本等文具与她们分享。

  后来我还陆续爱上了其中的3个女孩子:安(Ann)、普里西拉(Prescilla)和朱蒂(Judy)。

  我很难理解也不能接受我父母的观点,可不管怎样,我还是听他们的。

  我的父亲每年放3个月假,这时候我们会到爷爷在1921年修建的一座湖边小木屋那儿度假。

  这里森林环绕,晚上能听到猫头鹰和美洲狮的叫声。

  在这里,我们没有一个邻居,而我则是这个地方唯一的孩子。

  最初几年,我将树木当作是《圆桌武士》(Round Table)小说中的傲勇骑士或是想象成安、普里西拉或者朱蒂这些红颜知己(在不同的年份,把它们想象成不同的人)。
 

全文见:http://book.qq.com/s/book/0/5/5866/5.shtml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546484次
    • 积分:61529
    • 等级:
    • 排名:第37名
    • 原创:1605篇
    • 转载:392篇
    • 译文:65篇
    • 评论:2218条
    文章分类
    文章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