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的彼岸(一)

原创 2005年05月23日 22:27:00

引子

他的灵魂很不走运,只在尘世中走过十个轮回。
另一个他的灵魂也很不走运,只在茫茫世间见过十次镜花水月。
他们两个竟也有了十世的渊源。
直到魂飞魄散。
飞灰中,有人为他们哭泣有人为他们祈祷。
他们毫不在乎的飞离尘世喧嚣。
翻开命运女神为他们记录生命的羊皮纸,看他们怎样在彼岸相望。
窗台上淡淡花香飘来,鸢尾和菖蒲开出别样风华。
鸢尾花语——绝望的爱
菖蒲花语——信仰者的幸福

——第一世——
两棵鸢尾
宙斯某一天兴趣大发,来到了神制造灵魂的地方,想要帮一点小忙。
他的力量无疑是伟大的,可他是个粗心的男人。
如果不慎将一个人的灵魂摔破,成了两片,那应该怎么办?
宙斯也不知道,但现在他干了这种事情——他望着手中的这个破碎成两半的灵魂,不知所措。
毕竟是他亲手制造的灵魂,总不能就这样打入地狱吧,要他把这个交给哈迪斯?不行不行,这可是自己难得的佳作。
那怎么办呢?不如让他们投世为两棵草,草是不需要灵魂的。
宙斯很为自己的想法而高兴,这真是个好办法。
他也这么做了。

破碎成两半的灵魂成了两棵依偎在一起的鸢尾,生长在希腊某片不知名的田野,一直都没有人发现他们。
这两棵草因为有灵魂而有了语言的功能。
他们彼此是那么的相像——其实他们这么想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这附近的鸢尾少的可怜,最后只活下来他们。
不仅相像而且美丽,他们拥有柔软的花瓣和叶片,他们的周围弥漫着淡淡的芳香。
但他们还不知道拥有这些多么令人嫉妒,更令人嫉妒的是他们拥有单纯的幸福和阳光。
有一天他们沐浴在温暖的日光下。
“我们长得很象。”一棵鸢尾对另一棵鸢尾说。
另一棵鸢尾摆了摆他的叶子表示同意:“是的,我们在这里与众不同。”
两棵鸢尾的颜色出奇的相像,但他们都说不出这是什么颜色。
他们只知道这颜色忧郁而深沉,不华丽却让人禁不住流下眼泪。
比天空要深,比深夜要浅。
他们以为彼此会在这片田野上一直生长下去,直到他们的花盛开,然后凋零。
可这里太富饶,他们又太幸福。
幸福的惹人嫉妒。

于是野草和其他植物在这里安了家,这里的土地温柔而滋润,很快有绿色的枝叶挡住了他们的阳光。
太多太多的野草在这里疯了似的生长,逼近了他们原先生长的富饶的土地。
“瞧啊,这里有两个异类呢。”他们说着,并伸出丑陋的根要抢夺两棵鸢尾脚下的营养。
两棵鸢尾也伸出自己的根抵抗,但杂草实在太多,他们看到杂草身后的土壤已经被挖掘干净,原本温润的大地现在灰白而有了因为干燥而裂开的缝隙。
“我们脚下的地面也会这样吗?”一棵鸢尾问另一棵。
另一棵鸢尾伸出叶片汲取阳光,然后通过两棵鸢尾绞缠在一起的根将营养递给同伴。
“我不知道……也许我们还能活下来的日子不多了。”他有些哀伤的猜测着。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杂草们很快包围了两棵鸢尾,他们脚下能维持生命的养分已经不多。
一棵鸢尾终于忍不住了,他抖着美丽的叶片问面前逼近的草:“你们为什么不去其它的地方?富饶的地方不止这里一个。”
草们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笑了:“因为你们太幸福,幸福的连神都妒嫉了。”
另一棵鸢尾阻拦伙伴:“我们也许还有其它的办法。”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用自己的根抵御着野草,他们似乎还在正常的生长。
但质问野草的那一棵鸢尾没有发现,他背后的那一棵鸢尾总是将他的养分输送给自己,自身的叶片却已经不复美丽。

直到某一天。
一棵鸢尾开出了花朵,颜色很美丽,是那种比晴天深邃,比夜空明亮的颜色。
“我开花了!”他喜悦的转向身后的同伴。
正当他为没有得到回答而奇怪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精神饱满,枝叶无力的倒在地上。
他忽然想起什么,脚下的根已经有时日没有从同伴那里得到养分。
原来,自己不是凭一个人的力量开花的。
他的生命已经不是他自己的,这朵花里也有同伴的存在。
他们到底是一个生命,还是两个生命?
同伴的身体已经枯萎凋零,永远不可能开花了。
剩下的一棵鸢尾独自活到了最后,也许他的生命还是美好的,他的花期出人意料的长。
他的花凋零后他也迅速枯萎。
“为什么你要把你的生命给我……我们本来可以一起活下去,直到死亡。”他彻底枯萎之前这样想着。身边同伴的身体已经没入泥土。
一瞬间他感到孤独,然后他死去了。
两片破碎的灵魂的第一次生命戛然而止。

宙斯从天上看着这一切。
“他们差一点就完全融合在一起了……也许他们需要第二次生命,来证明他们本来是我制造出的一个完美的艺术品。”宙斯这么对自己说着,然后他找到冥府的弟弟,要求他让这两个灵魂转世在一起,成为人。

彼岸弦音全站程序 v1.0

  • 2005年07月21日 13:40
  • 0B
  • 下载

彼岸

彼岸 Time Limit:1000MS Memory Limit:32768KB 64bit IO Format:%I64d & %I64u Submit Status Descript...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红尘一梦,游丝横路。难寻几许纯真,岁月迷离,姻缘几许空错。陶醉在泪水泛黄的文字里,红尘滚滚多少羁客半途夭落?...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8)彼岸花的传说(七)

很显然,我们是把为INQUIRY命令准备的数据保存到了我们自己定义的一个结构体中,即structdata_ptr[36],但是我们是为了回应一个SCSI命令,最终需要知道答案的是SCSI核心层。正是它...

【程序员的爱情】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

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有一种爱情相爱却不能相守,有些人倔强的等待,只是为了心中的执念……   “圣女”语溪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消瘦的身躯,乌黑长发,遮不住她内心的忧愁,美丽的大眼呆呆的看着...
  • ak619
  • ak619
  • 2016年03月01日 10:31
  • 417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5)彼岸花的传说(四)

我们刚刚跟着storage_probe()几乎完整地走了一遍,貌似一切都该结束了,可是你不觉得你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看明白设备究竟怎么工作的吗?U盘,不仅仅是USB设备,还是“盘”,它还需遵守USB ...

计算的极限(六):无穷的彼岸

计算的极限(六):无穷的彼岸Comments>> 方弦 发表于 2014-10-21 18:13| Tags 标签:原创, 图灵, 康托尔, 数理逻辑, 计算的极限, 集合论 ...
  • zzuzadz
  • zzuzadz
  • 2015年09月03日 07:52
  • 638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0)彼岸花的传说(The End)

解决了这个INQUIRY的问题,我们就可以继续往下走了,372行,这就是真正的批量传输的地方,proto_handler()就是正儿八经的处理SCSI命令的函数指针。而usb_stor_control...

HDU 2569 彼岸

Description 突破蝙蝠的包围,yifenfei来到一处悬崖面前,悬崖彼岸就是前进的方向,好在现在的yifenfei已经学过御剑术,可御剑轻松飞过悬崖。  现在的问题是:悬崖中间飞着很...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穿过心的彼岸(一)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