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彼岸(三)

原创 2005年05月23日 22:32:00

——第三世——
光与影的空缺
“我们玩个有趣点的游戏怎么样,我亲爱的弟弟。”某一天当宙斯带着他的闪电在天庭上巡逻时,哈迪斯这样对他说。
宙斯警觉的回话:“玩什么?”他可不想再被这个兄长戏弄一次。
“上次的那两个可爱的灵魂……”哈迪斯不紧不慢的说,“我打算玩一玩,为了显示我的公平也尊重你——他们毕竟是你创造出来的,我把前世是你的儿子的那一个给你,但由我来决定来世他会成为什么,我留下另一个,最后看你的愿望能不能实现。”
宙斯看见兄长的那幅笑脸就心烦,但转念一想这游戏也没有对自己多不利,于是满口应承了下来。
可他却忽略了哈迪斯的微笑:“宙斯,你要知道,有的灵魂死后没有转世。”
于是一会儿之后,世界上又出现了两个生灵。

啸是一个魔族,他自从辨识世事后,就知道自己是个魔族,名叫啸的魔族。
啸的主人是掌管冥府的哈迪斯。一同玩的魔族常很羡慕的对他说,以前从没有一个魔族能呆在哈迪斯的身边。
“这很了不起吗?”啸不解的问他们,得到的是几个白眼:“当然,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傻瓜。”
于是啸就问哈迪斯:“为什么您要亲自培养我呢?”
哈迪斯看着啸华丽的长发,那长发的颜色在黑暗的冥土中格外显眼,像是希腊的田野上某种花儿的颜色。
“因为我要让你去毁掉一个精灵。”哈迪斯看着啸与头发同样颜色的瞳孔说。

潮是一个精灵,他睁开自己的眼睛时是躺在漫山遍野的一种叫做菖蒲的花中的,从此他一直生活在那里。
潮的生活无忧无虑,他可以找寻藏匿在花朵和叶片背后的小动物,同他们一起玩耍。
他的心本来应该像无云的蓝天一样无忧无虑,可他的眼睛里总是有着一抹深沉。
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在呼唤什么,在呼唤一次相遇,呼唤一次眼神的交集,呼唤光和影的融合。

啸逐渐在哈迪斯的身边成长,他的法力越来越高超。
有一天哈迪斯忽然叫他到自己的身边。
哈迪斯问他:“你觉得自己的生命完整吗?”冥界之王说话的时候眼睛没有抬起来,只是专注于面前的酒杯。
“不完整。”啸老实的回答。“我的生命里,少了一个人。”
哈迪斯的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
“这样的话,就照着我说的去做。”哈迪斯注视着啸的眼睛。

“找到一个跟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然后杀了他。”啸喃喃的念着刚刚哈迪斯对自己说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哈迪斯将他送离冥土,并让他去杀人。
他现在走在一片空旷的田野上,这里开满了芬芳的花朵,颜色跟自己的头发是那样的相似。
忽然他的脚踢到了一个人。
还没等啸说话,已经有人从草地里爬了起来,懒洋洋的声音不满的发问:“是谁在吵我?”
那人随即睁开了眼睛,这时两个人都愣了。
一模一样。不仅是头发的颜色都酷似他们身边的花,两人的面容,眼角的微微上翘,眉宇间的一点点忧郁都是相似。
啸的耳旁突然传来哈迪斯的声音:“杀了他。”
“我们长得好像。”还没等啸犹豫,对面的人已经露出了笑容。“我叫潮,是个精灵。”他友好的伸出了手,柔软的上下睫毛因为眼睛眯起来的关系也粘合在一起。
啸迟疑了一下,将自己的手递给潮:“我叫做啸。”
“我是个魔族。”他接着说。
两个人都忘记了些什么,潮忘记了这个人不久前刚刚踢了他一脚,而啸忘记的东西无疑更重要——他本来要杀了面前的人。
他们只记得,他们很久以前就见过,他们只明白,他们已经需要彼此很久。
“也许我们从前就认识。”潮仰起头看晴朗的天空。啸低头看着身旁据说叫做菖蒲的花儿,没有说话。

此时宙斯也冲进了哈迪斯喝茶的房间。
“哈迪斯,你又算计我!”宙斯实在拿这个兄长没办法——精灵的灵魂并不能转世,如果被杀了,就直接灰飞烟灭。如果让啸杀掉潮,宙斯自己创造的这个灵魂就永远不可能整合,更不用说宙斯一直在寻找让它完美的办法。
哈迪斯只是露出他一贯的笑容:“是你自己太笨了。”

和潮告别后啸回到了冥土,他毕竟还是想知道哈迪斯那么说的原因。
“冥王大人,”他在哈迪斯面前单膝跪地:“为什么您要让我去杀掉潮?杀掉他,我就能找到全部的我吗?”
哈迪斯看着他探求的眼神,嗤笑:“当然,你不相信我所说的?”
“啸不敢。”啸低下头,心里却空落落的。
哈迪斯微微颔首:“那就是了,照我说的做吧。”

后来啸和潮又相遇在那片田野。
啸想了很长时间,最后他还是对潮说:“潮,我有事情一定要告诉你。”
潮的脸上是温和的笑容,比啸身上黑暗的气息要亮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其实我是要杀了你的。”啸很快地说完,等待潮的回答。
潮却依然笑着:“如果那样对你比较好,你就杀了好了。”他的神情平静,看不出一丝波澜。
“可我不能杀你……”啸迟疑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心中,已经不像没有遇到潮时的空空落落。
哈迪斯的声音却再次在脑海中如魔咒般的响起:“杀了他。”
杀了潮,补上心中的空缺?
啸正在徘徊的时候,潮冲他笑了:“如果你能够让你自己变得完整……”
然后啸发觉自己的手被潮插入了潮的胸口。晶莹的、属于精灵的白色血液开始从啸的手周围奔涌而出,潮微微一笑,冲淡了他脸上以前所有的阴霾。接着他倒下了。
“潮?!”啸的心忽然一阵阵的疼。
心像是忽然被撕开一个巨大的裂口,希望一点点从缺口溜走,疼痛却像狂风,呼啸着钻进啸的心脏。
“我陪你吧,潮。”他忽然冷静了,锋利的指甲在瞬间划开了喉咙。
找了那么久,错已经酿成,我才发现我一直需要的就是我为了换取想要得到而失去的。

宙斯和哈迪斯慌乱的从天界和冥府冲下来,才挽回了两片几乎消散的灵魂。
“看吧,都是你干的好事。”宙斯瞪了哈迪斯一眼。
哈迪斯也垂头丧气,差点连自己手里的玩具都要没有了。
“这样吧,下一世不让他们转世成什么生物了,换个东西玩玩,规则还是老样子。”哈迪斯当然不甘心这个游戏没有结果,他将两片灵魂放在掌心,转身回到他自己的领地。

穿过心灵的彼岸(六)

——第六世——树林“你看吧,你把他们两个送到人间,他们就一辈子都没见过面……”哈迪斯还在抱怨宙斯,让他等了几十年愣是没等出些名堂。宙斯自己也觉得沮丧:“那你说吧,下一次要让他们成为什么。”哈迪斯的眼珠...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4
  • 824

穿过心灵的彼岸(五)

——第五世——诗篇与画卷这一个破碎成两片的灵魂,现在正躺在宙斯的手掌上。“这次由你亲自将他们放入人间,总行了吧。”哈迪斯翻着白眼,一脸不满。倒是宙斯一脸傻笑:“总算轮到我来玩了。”于是这两片小小的灵魂...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3
  • 916

穿过心灵的彼岸(四)

——第四世——浪与风的相逢爱琴海的海面上,常常有奥林帕斯山的神出没,他们或乘着小舟游玩,或在海中练习狩猎。于是哈迪斯就在某一天的散步时,随手将两片灵魂扔进了海洋。“宙斯,他们会成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可...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2
  • 825

穿过心灵的彼岸(十)

——第十世——爱琴海边没有蓝色的花宙斯现在越来越没有心情管他八百年前的那个玩具了,身边娇纵的美人比较吸引他一点。哈迪斯前些日子在圣战里面被封印了,现在快要出来了,正着手准备所谓的跟雅典娜的圣战。两片灵...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3
  • 965

穿过心灵的彼岸(八)

——第八世——围猎场的故事他是一个很普通的猎人,生活在某个国家的王都附近,安安分分的过着自己的生活。他感到厌烦的时候,就到附近的森林,打几只新鲜的野兔,只是那里在三个月前成为了皇室的狩猎场。但他终于还...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0
  • 779

穿过心灵的彼岸(九)

——第九世——在花瓶旁边每个孩子的桌子上都有一个花瓶。花瓶里面摆着最美丽的花,美丽的就像男孩子纯真的眼睛,女孩子衣裙上的花朵。花瓶旁边是孩子们的玩具,有的是一整套士兵,有的是纸折的黑桃骑士。有这么一个...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1
  • 824

穿过心灵的彼岸(二)

——第二世——星座宫神话哈迪斯最讨厌的就是弟弟宙斯对自己颐气指使的样子,偏偏这次他又指给自己这么无聊的差事。虽然容易,这点小事的确不算什么,但这点小事也要劳烦我哈迪斯?冥王不满的把宙斯让赫尔墨斯送来的...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1
  • 926

穿过心灵的彼岸(七)

——第七世——鸟和松鼠宙斯在天上看见这两棵树的故事也不由叹息:“真是折磨人啊。”“让他们当一次无忧无虑的动物,说不定那样更愉快。”他习惯性的摸着下巴笑了。银铃般的笑声这时传来:“宙斯大神又在做什么呢?...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7
  • 793

HDOJ 题目2569 彼岸(递推)

【BestCoder Round #3 来了!】8月3号19:00~21:00(赛前30分钟停止注册比赛) 彼岸 Time Limit: 2000/1000 MS (Java/...
  • yu_ch_sh
  • yu_ch_sh
  • 2014年07月30日 11:06
  • 398

“止于至善,彼岸可及”——记我在东大的这三年

人生所有经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 “来东大之前,从未想过研究生生涯会如此丰富多彩和波澜曲折; 来东大之后,从未后悔过当初的这个决定。”...
  • as645788
  • as645788
  • 2017年06月08日 09:06
  • 411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穿过心灵的彼岸(三)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