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彼岸(三)

原创 2005年05月23日 22:32:00

——第三世——
光与影的空缺
“我们玩个有趣点的游戏怎么样,我亲爱的弟弟。”某一天当宙斯带着他的闪电在天庭上巡逻时,哈迪斯这样对他说。
宙斯警觉的回话:“玩什么?”他可不想再被这个兄长戏弄一次。
“上次的那两个可爱的灵魂……”哈迪斯不紧不慢的说,“我打算玩一玩,为了显示我的公平也尊重你——他们毕竟是你创造出来的,我把前世是你的儿子的那一个给你,但由我来决定来世他会成为什么,我留下另一个,最后看你的愿望能不能实现。”
宙斯看见兄长的那幅笑脸就心烦,但转念一想这游戏也没有对自己多不利,于是满口应承了下来。
可他却忽略了哈迪斯的微笑:“宙斯,你要知道,有的灵魂死后没有转世。”
于是一会儿之后,世界上又出现了两个生灵。

啸是一个魔族,他自从辨识世事后,就知道自己是个魔族,名叫啸的魔族。
啸的主人是掌管冥府的哈迪斯。一同玩的魔族常很羡慕的对他说,以前从没有一个魔族能呆在哈迪斯的身边。
“这很了不起吗?”啸不解的问他们,得到的是几个白眼:“当然,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傻瓜。”
于是啸就问哈迪斯:“为什么您要亲自培养我呢?”
哈迪斯看着啸华丽的长发,那长发的颜色在黑暗的冥土中格外显眼,像是希腊的田野上某种花儿的颜色。
“因为我要让你去毁掉一个精灵。”哈迪斯看着啸与头发同样颜色的瞳孔说。

潮是一个精灵,他睁开自己的眼睛时是躺在漫山遍野的一种叫做菖蒲的花中的,从此他一直生活在那里。
潮的生活无忧无虑,他可以找寻藏匿在花朵和叶片背后的小动物,同他们一起玩耍。
他的心本来应该像无云的蓝天一样无忧无虑,可他的眼睛里总是有着一抹深沉。
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在呼唤什么,在呼唤一次相遇,呼唤一次眼神的交集,呼唤光和影的融合。

啸逐渐在哈迪斯的身边成长,他的法力越来越高超。
有一天哈迪斯忽然叫他到自己的身边。
哈迪斯问他:“你觉得自己的生命完整吗?”冥界之王说话的时候眼睛没有抬起来,只是专注于面前的酒杯。
“不完整。”啸老实的回答。“我的生命里,少了一个人。”
哈迪斯的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
“这样的话,就照着我说的去做。”哈迪斯注视着啸的眼睛。

“找到一个跟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然后杀了他。”啸喃喃的念着刚刚哈迪斯对自己说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哈迪斯将他送离冥土,并让他去杀人。
他现在走在一片空旷的田野上,这里开满了芬芳的花朵,颜色跟自己的头发是那样的相似。
忽然他的脚踢到了一个人。
还没等啸说话,已经有人从草地里爬了起来,懒洋洋的声音不满的发问:“是谁在吵我?”
那人随即睁开了眼睛,这时两个人都愣了。
一模一样。不仅是头发的颜色都酷似他们身边的花,两人的面容,眼角的微微上翘,眉宇间的一点点忧郁都是相似。
啸的耳旁突然传来哈迪斯的声音:“杀了他。”
“我们长得好像。”还没等啸犹豫,对面的人已经露出了笑容。“我叫潮,是个精灵。”他友好的伸出了手,柔软的上下睫毛因为眼睛眯起来的关系也粘合在一起。
啸迟疑了一下,将自己的手递给潮:“我叫做啸。”
“我是个魔族。”他接着说。
两个人都忘记了些什么,潮忘记了这个人不久前刚刚踢了他一脚,而啸忘记的东西无疑更重要——他本来要杀了面前的人。
他们只记得,他们很久以前就见过,他们只明白,他们已经需要彼此很久。
“也许我们从前就认识。”潮仰起头看晴朗的天空。啸低头看着身旁据说叫做菖蒲的花儿,没有说话。

此时宙斯也冲进了哈迪斯喝茶的房间。
“哈迪斯,你又算计我!”宙斯实在拿这个兄长没办法——精灵的灵魂并不能转世,如果被杀了,就直接灰飞烟灭。如果让啸杀掉潮,宙斯自己创造的这个灵魂就永远不可能整合,更不用说宙斯一直在寻找让它完美的办法。
哈迪斯只是露出他一贯的笑容:“是你自己太笨了。”

和潮告别后啸回到了冥土,他毕竟还是想知道哈迪斯那么说的原因。
“冥王大人,”他在哈迪斯面前单膝跪地:“为什么您要让我去杀掉潮?杀掉他,我就能找到全部的我吗?”
哈迪斯看着他探求的眼神,嗤笑:“当然,你不相信我所说的?”
“啸不敢。”啸低下头,心里却空落落的。
哈迪斯微微颔首:“那就是了,照我说的做吧。”

后来啸和潮又相遇在那片田野。
啸想了很长时间,最后他还是对潮说:“潮,我有事情一定要告诉你。”
潮的脸上是温和的笑容,比啸身上黑暗的气息要亮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其实我是要杀了你的。”啸很快地说完,等待潮的回答。
潮却依然笑着:“如果那样对你比较好,你就杀了好了。”他的神情平静,看不出一丝波澜。
“可我不能杀你……”啸迟疑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心中,已经不像没有遇到潮时的空空落落。
哈迪斯的声音却再次在脑海中如魔咒般的响起:“杀了他。”
杀了潮,补上心中的空缺?
啸正在徘徊的时候,潮冲他笑了:“如果你能够让你自己变得完整……”
然后啸发觉自己的手被潮插入了潮的胸口。晶莹的、属于精灵的白色血液开始从啸的手周围奔涌而出,潮微微一笑,冲淡了他脸上以前所有的阴霾。接着他倒下了。
“潮?!”啸的心忽然一阵阵的疼。
心像是忽然被撕开一个巨大的裂口,希望一点点从缺口溜走,疼痛却像狂风,呼啸着钻进啸的心脏。
“我陪你吧,潮。”他忽然冷静了,锋利的指甲在瞬间划开了喉咙。
找了那么久,错已经酿成,我才发现我一直需要的就是我为了换取想要得到而失去的。

宙斯和哈迪斯慌乱的从天界和冥府冲下来,才挽回了两片几乎消散的灵魂。
“看吧,都是你干的好事。”宙斯瞪了哈迪斯一眼。
哈迪斯也垂头丧气,差点连自己手里的玩具都要没有了。
“这样吧,下一世不让他们转世成什么生物了,换个东西玩玩,规则还是老样子。”哈迪斯当然不甘心这个游戏没有结果,他将两片灵魂放在掌心,转身回到他自己的领地。

相关文章推荐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4)彼岸花的传说(三)

前面已经说了,回到usb_stor_acquire_resources()函数中,返回了0。于是咱们终于回到了storage_probe()函数中来。 1008行,scsi_add_host()函数...

“请珍惜”震撼心灵的感动;当我们老了,还能一起真三么?

大口木瓜2010年09月29日 18:01阅读(46)评论(3) 分类:网络经典权限: 公开初中毕业了 觉得自己成熟了于是高中毕业了 开始蓄起胡子然后大学终于也上完了 感慨自己老了最后 工作 工作 工...
  • Open9i
  • Open9i
  • 2011年05月07日 20:51
  • 1623

彼岸弦音全站程序 v1.0

  • 2005年07月21日 13:40
  • 0B
  • 下载

彼岸

彼岸 Time Limit:1000MS Memory Limit:32768KB 64bit IO Format:%I64d & %I64u Submit Status Descript...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红尘一梦,游丝横路。难寻几许纯真,岁月迷离,姻缘几许空错。陶醉在泪水泛黄的文字里,红尘滚滚多少羁客半途夭落?...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8)彼岸花的传说(七)

很显然,我们是把为INQUIRY命令准备的数据保存到了我们自己定义的一个结构体中,即structdata_ptr[36],但是我们是为了回应一个SCSI命令,最终需要知道答案的是SCSI核心层。正是它...

【程序员的爱情】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

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有一种爱情相爱却不能相守,有些人倔强的等待,只是为了心中的执念……   “圣女”语溪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消瘦的身躯,乌黑长发,遮不住她内心的忧愁,美丽的大眼呆呆的看着...
  • ak619
  • ak619
  • 2016年03月01日 10:31
  • 416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5)彼岸花的传说(四)

我们刚刚跟着storage_probe()几乎完整地走了一遍,貌似一切都该结束了,可是你不觉得你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看明白设备究竟怎么工作的吗?U盘,不仅仅是USB设备,还是“盘”,它还需遵守USB ...

计算的极限(六):无穷的彼岸

计算的极限(六):无穷的彼岸Comments>> 方弦 发表于 2014-10-21 18:13| Tags 标签:原创, 图灵, 康托尔, 数理逻辑, 计算的极限, 集合论 ...
  • zzuzadz
  • zzuzadz
  • 2015年09月03日 07:52
  • 638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穿过心灵的彼岸(三)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