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彼岸(四)

原创 2005年05月23日 22:32:00

——第四世——
浪与风的相逢
爱琴海的海面上,常常有奥林帕斯山的神出没,他们或乘着小舟游玩,或在海中练习狩猎。
于是哈迪斯就在某一天的散步时,随手将两片灵魂扔进了海洋。
“宙斯,他们会成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可看清楚了。”哈迪斯冲天庭宙斯的方向喊了一句,然后他看向远处,灵魂漂流的方向。
这一次,你们会以什么样子重新出现在我面前?连我自己都有些好奇了。哈迪斯的唇角扬起笑意。

爱琴海里的每一朵浪花,都有属于他们的歌声。在千千万万的浪花中,有一朵的颜色却与其他的不同。
他比其他的海浪更加忧郁,他躲在同伴们的下面,不轻易飞出水面。
他只是静静地听其他的同伴说,海面上的天空颜色与他们是多么相近,海面上的空气有多么清新,还有温和的风,呼啸的风,温和的风是海浪们疲倦时的动力,他会送浪花们到新的驿站。呼啸的风来临时,他是一切浪花惧怕的,他会撕碎每一片浪,然后将他们高高的抛上天空。
但他从来没有见过海风。他总是躲在其他浪花的下方,从未呼吸过海面上潮湿的空气。
他不想让自己的生命很快的因为风而走到尽头,因为他隐隐约约感受到,他的灵魂在等待什么,他的内心深处,在等待一个人,而那个人也在等待他,他不想如此快就死去,他想找到自己在寻觅的,到底是什么。

——他等了很久很久,当然这很久只是针对一朵浪花的生命。他以为他的等待足以使世界天长地久,但也许那时间不过是一颗流星划过回忆的断面。灵魂失去了依靠,心灵是度日如年的空虚,岁月是地老天荒的蹉跎。
他依然没有等到。他每天藏在其他伙伴的下面,他看到海里有游鱼和摇曳的海藻,也许那才是真正宁静而幸福的生活,他一边想,一边继续等待。总有一天,我会等到的,他如此对自己说。
但他的愿望最后还是没有得到实现。一朵浪花的出现在整个爱琴海上,无疑是一闪即逝的,他已经无法维持浪花的形态,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死去。
“你去海面上看看吧。”伙伴们如此对他说,他一生从来没有去过海面,他没有见过海面上晴朗的天空,没有感受过平静的海面和风暴来临时的巨浪,也许他应该体验一下。

海面上正在涌起风暴。刚刚下过一场暴雨——雨是浪的生力军,也是死去的浪的新生。这朵从未见过海面的浪睁大了眼睛看周围有豆大的雨点落在自己身旁。
“看,那就是风!”一起浮上海面的伙伴突然对他说。
伙伴指向远处翻卷的浪,“在那里,就有风。我们看不见风,但能够感受到风的存在。”
“他过来了!”浪们纷纷这么喊着,然后急急忙忙的向海底涌去。
可第一次见到海面的浪没有这么做,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他所等待的马上就会出现。
风迅速的席卷了海面上所有的浪,他将他们卷起然后抛向空中。
这朵浪心里面想,也许我就要死了,也好,就让风把我撕成碎片吧,也许我注定等不到自己要等的。

风顺从了浪的愿望。
快要消逝的浪花被风吹散,在彻底化为泡沫的那一刹那浪突然感到心里的空缺被填补了。
一直等待着的,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风势也突然顿了一下,那阵风像是在发愣似的没有继续在海面上肆虐。
接着乌云散去,浪看见了云朵后的太阳。
那光芒十分刺眼。
然后风停了。
浪散了。
潮湿的空气里闻不出刚才汹涌的海潮,但能听到消逝的海浪在微笑。
在灵魂消逝的最后一刻,终于得以相聚。
一直想延长自己的生命用来等待,竟只是延长了痛苦的过程。
自己想要见到的人,就在命运的尽头等待。

宙斯在天庭被这两片灵魂的故事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然后他忽然想到什么。
“哈迪斯,这次是不是又是你动了手脚?”他大声的质问。
哈迪斯一脸黑线的耸了耸肩:“怎么可能……不过这回也好,下一次这两个灵魂有足够的力气转世为人了。”
“我告诉过你,他们本来是一个!”宙斯的咆哮再次响彻整个天庭。
他们,到底是一个灵魂还是两个灵魂?
宙斯的答案也不一定正确。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5)彼岸花的传说(四)

我们刚刚跟着storage_probe()几乎完整地走了一遍,貌似一切都该结束了,可是你不觉得你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看明白设备究竟怎么工作的吗?U盘,不仅仅是USB设备,还是“盘”,它还需遵守USB ...

四大心灵旅行圣地,程序员放下烦恼说走就走!

每次都想着忙完这一阵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但好似有忙不完的工作等着;让下面的目的地帮您下定决心远行吧,程序员们!...

彼岸弦音全站程序 v1.0

  • 2005年07月21日 13:40
  • 0B
  • 下载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8)彼岸花的传说(七)

很显然,我们是把为INQUIRY命令准备的数据保存到了我们自己定义的一个结构体中,即structdata_ptr[36],但是我们是为了回应一个SCSI命令,最终需要知道答案的是SCSI核心层。正是它...

【程序员的爱情】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

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有一种爱情相爱却不能相守,有些人倔强的等待,只是为了心中的执念……   “圣女”语溪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消瘦的身躯,乌黑长发,遮不住她内心的忧愁,美丽的大眼呆呆的看着...
  • ak619
  • ak619
  • 2016年03月01日 10:31
  • 420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红尘一梦,游丝横路。难寻几许纯真,岁月迷离,姻缘几许空错。陶醉在泪水泛黄的文字里,红尘滚滚多少羁客半途夭落?...

hdu 2569 彼岸(递推)

Problem Description 突破蝙蝠的包围,yifenfei来到一处悬崖面前,悬崖彼岸就是前进的方向,好在现在的yifenfei已经学过御剑术,可御剑轻松飞过悬崖。 现在的问题是:悬崖...

彼岸

彼岸 Time Limit:1000MS Memory Limit:32768KB 64bit IO Format:%I64d & %I64u Submit Status Descript...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红尘一梦,游丝横路。难寻几许纯真,岁月迷离,姻缘几许空错。陶醉在泪水泛黄的文字里,红尘滚滚多少羁客半途夭落?...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穿过心灵的彼岸(四)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