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彼岸(八)

原创 2005年05月23日 22:40:00

——第八世——
围猎场的故事
他是一个很普通的猎人,生活在某个国家的王都附近,安安分分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他感到厌烦的时候,就到附近的森林,打几只新鲜的野兔,只是那里在三个月前成为了皇室的狩猎场。
但他终于还是想看看已经很长时间没去的森林,坚果的味道是不是还依然鲜美,野兔的脚步是不是还灵敏的抓不住。

在遥远的天上宙斯此时只是不经意的向脚底下看了一眼,就差点从自己华美的车上摔下来。
“气死我了……哈迪斯那小子又提前动了手脚!”宙斯看着再熟悉不过的头发颜色,头上直爆青筋,要知道世界上只有两个人有那样的头发……等等,自己什么时候也承认那是两个人了?

且说单纯的猎人轻松的翻越了狩猎场的栅栏,跳进了已经属于皇家的森林。
“这里还像以前一样舒服……真是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要圈起来。”猎人熟练的穿行于茂密的林木间,躲开刺人的荨麻。
约摸过了几分钟,猎人就熟门熟路地来到一个小水潭边。
他扔掉衣服,钻进清澈的水中,悠闲的享受森林里新鲜的空气。
他的弓箭和简单的衣衫被随意的扔在离岸不远的岩石上,衣物们的主人闭上眼睛,决定好好的打个盹儿。

这个王国年轻的王子这一天也到了皇室新圈出的狩猎场。兴致高昂的王子一走进森林,就搭起弓箭射下了几只高空中飞行的鸟儿,他将鸟串在一起成为一串,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这森林真茂密。”他一边感叹着一边拨开眼前的灌木,接着他就发出了另一句感叹。
“世界上还有这么美的地方?”
一方不大的水池映在眼前,应该是活水,因为水底光滑的岩石上还浮着一点点水藻。
王子于是卸下身上打猎用的武器,走进清新的水池。

傍晚的时候猎人忽然醒过神来,他必须要回家了。
此时的森林已经有些阴暗,猎人摸索着摸到一些柔软的布料:“这是我的衣服么……”
虽然怀疑的嘀咕了几句,他还是穿上了那衣服,毕竟在树林的阴影里他也看不清什么,然后他抓起手边的弓箭,向森林外走去。

可怜的猎人在一出狩猎场的时候,就被一大群穿着王国侍卫服的人拦住了。
“王子……我们总算找到您了!您怎么这么晚才出来?”身边的人七嘴八舌的叫起来,年轻的猎人脑子里面一下子打翻了一瓶糨糊,有些弄不清楚情况。
他不确信的问身边的人:“……你们确信,我是你们的王子?”
一个带着有红宝石的面具、看上去有些身份的侍卫于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您就是我们的王子殿下啊,难道您失去记忆了?”
“难道他不是王子殿下?”有另外的人提出疑问。
猎人刚刚想拚命点头表示肯定,红宝石面具就立刻反驳:“怎么可能不是呢?无论是飘逸的长发还是英勇的身姿……王子殿下的衣服也确实穿在他身上啊!”
什么啊,难道我长得跟那个王子一样?就连头发都差不多?甚至衣服……等等,衣服!年轻的猎人才想起察看身上的衣服,此时旁边有别人的火把在照着,光线明亮不少,自己的确穿着一套华贵的服装。
这下猎人有嘴巴长得好好的也辩解不了了,跟着二十多个侍卫一起走了,倒也干脆。
于是这个幸运的接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年轻猎人,就莫名奇妙的变成了一个国家的王子,而且即将继承王位。

而真正的王子呢?
当他发现自己原来在水池子里睡着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的衣服呢?!”当王子发现自己放在岸边的衣物已经悉数不见的时候,他先是奇怪的找了一大圈,然后找到了一套虽然干净但绝不华贵的衣服。
王子低声咕哝着:“这绝不是我的东西……”但他还是只好穿上,又捆上头巾。
于是这个时候的他就再也不像王子,而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农民或者猎人。

王子和猎人就这么互相换了个位置,一夜之后王子变成了平民,而猎人则一步登天,当了王子。
久而久之猎人习惯了当王子的生活,而原来的王子下定决心远走高飞,找到属于自己的王国。

当先前年轻的猎人、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国王,当他已经年老的时候,忽然接到了邻国送来的请帖。
邻近的国家是近些年才建立的,建国时的国王、也是现在的国王还只是个年轻人。
爽朗的老人欣然同意出席,在宴会上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天天都会在镜子里看见的脸。
而对面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邻国国王此时忽然眯起眼睛笑了:“当年是你拿错了我的衣服?”
几十年前的往事突然浮上心头,两个老人相视而笑。
这个时候,谁曾经不小心就飞上了青云,谁在一天之内失掉了荣华富贵,都不怎么重要。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9)彼岸花的传说(八)

对于use_sg为0的情况,我们接下来再看168行,offset是函数调用传递进来的参数,注释里说得很清楚,就是用来标志偏移量的,每次复制几个字节它就增加几个字节,最大它也不能超过request_bu...

彼岸弦音全站程序 v1.0

  • 2005年07月21日 13:40
  • 0B
  • 下载

彼岸

彼岸 Time Limit:1000MS Memory Limit:32768KB 64bit IO Format:%I64d & %I64u Submit Status Descript...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红尘一梦,游丝横路。难寻几许纯真,岁月迷离,姻缘几许空错。陶醉在泪水泛黄的文字里,红尘滚滚多少羁客半途夭落?...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8)彼岸花的传说(七)

很显然,我们是把为INQUIRY命令准备的数据保存到了我们自己定义的一个结构体中,即structdata_ptr[36],但是我们是为了回应一个SCSI命令,最终需要知道答案的是SCSI核心层。正是它...

【程序员的爱情】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

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有一种爱情相爱却不能相守,有些人倔强的等待,只是为了心中的执念……   “圣女”语溪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消瘦的身躯,乌黑长发,遮不住她内心的忧愁,美丽的大眼呆呆的看着...
  • ak619
  • ak619
  • 2016年03月01日 10:31
  • 417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5)彼岸花的传说(四)

我们刚刚跟着storage_probe()几乎完整地走了一遍,貌似一切都该结束了,可是你不觉得你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看明白设备究竟怎么工作的吗?U盘,不仅仅是USB设备,还是“盘”,它还需遵守USB ...

计算的极限(六):无穷的彼岸

计算的极限(六):无穷的彼岸Comments>> 方弦 发表于 2014-10-21 18:13| Tags 标签:原创, 图灵, 康托尔, 数理逻辑, 计算的极限, 集合论 ...
  • zzuzadz
  • zzuzadz
  • 2015年09月03日 07:52
  • 638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0)彼岸花的传说(The End)

解决了这个INQUIRY的问题,我们就可以继续往下走了,372行,这就是真正的批量传输的地方,proto_handler()就是正儿八经的处理SCSI命令的函数指针。而usb_stor_control...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穿过心灵的彼岸(八)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