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无题

486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甘冒被辗成泥浆的危险,
无视死神的规劝,
奋然冲向光阴奔驰疾至的道前,
呼吸自然界的空明性灵,
和宇宙间的真挚纯洁,
我对着时间的坐骑,
射出了一支冷翡翠铸成的利箭。
我看到了,
她胸口飞溅出一滩殷红的血。
时间便定格为永恒的思念,
思念是一朵永不凋零的睡莲。

 

可爱和可憎之间的距离,
是一纳米抑或一光年?
多情与无情的界限,
是旅途中绝美的风景。
拂不去,忘不了,留不住,春燕喃呢;
超尘的,绝俗的,缱眷的,绵绵之意。
即便是幻听幻觉塑造的幽深梦境,
也曾是寂寞心灵匿藏的凄美墓地。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319541次
    • 积分:3973
    • 等级:
    • 排名:第7857名
    • 原创:66篇
    • 转载:126篇
    • 译文:0篇
    • 评论:5条
    阅读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