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塞诗选

转载 2006年06月03日 11:07:00

永别

永别了!我相信今生今世
再也不会看见你。
天主走过,他把我遗忘,却向你招手,
失去了你,我才感到我是多么爱你。
我不哭泣,也不突然抱怨。
我知道尊敬未来。
如果新娘的头纱把你带走,
我将微笑着看它飘开。
你离去时满怀希望,
你回来时傲慢无情;
但是因你不在而痛苦的人,
你却不再认得他们。
永别了,你将去作美梦,
并在危险的欢乐中陶醉;
但是在你的路途上升起的那颗星,
很久的时间里还使你的眼睛昏花难睁。
也许有一天你会感到
一颗了解我们的心的价值有多高,
我们了解这颗心所得到的好处,
以及我们失去它而感到的痛苦。

陈澄莱 冯钟璞 译

致M……夫人

不,即或一种深刻的痛苦
在这颗死去的心中能复活;
不,即或一朵希望之花
在我的道路上还能再发芽;
即或纯洁、恩惠和天真
为你来抱怨我,蛊惑我,
不,亲爱的孩子,你是那样纯朴、无邪而显得那样美丽,
我不知怎样爱你,也不敢爱你。
然而那样的一天终会来到你跟前,
那一瞬整个宇宙都不值一钱。
但愿我对你的尊敬能牢牢记在你心间!
无论在欢乐与痛苦中,你都将发现,
我忧伤的手儿把你的手儿来牵,
我忧伤的心倾听着你的心弦。

陈澄莱 冯钟璞 译

咏 月


记得那苍茫夜色中间,
在昏黄的钟楼上面,
明月正圆,
好像玉盘顶在塔尖。
明月,莫非有什么幽灵
暗中用线将你牵引?
碧空清清,
衬映出你漫步的倩影。
莫非你是老天的独眼?
哪位天使偏爱偷看
我们人间,
才借用你皎洁的假面?
莫非你不过是只圆球?
像肥硕的盲蛛光光溜溜,
无脚无手,
只以滚动代替行走?
我暗暗寻思,莫非你是
古旧的表盘,铁面无私,
分秒有秩,
为地狱里的孽鬼们报时?
他们看你经天踯躅,
是否已经掐指算出
今夕何年?
沦落地狱已几春几秋?
莫非有虫儿把你啃残?
玉盘有时缺了多半,
残剩的一线,
细细弯弯钩挂在天边。
是谁把你弄成独眼?
是你自己哪天夜晚
磕磕绊绊
一头撞在树枝的梢尖?
记得那夜你神情沮丧,
将你苍白惨淡的光芒,
透过阑干,
无力地靠在我的窗上。
去吧,奄奄一息的月儿,
福贝女神娇美的身躯,
同金发一起,
都已沉入深深的海底。
你只是她洁白的脸庞。
看你已经蹙眉神伤,
既无依傍,
也渐渐在晨霭中消亡。
快给我召来狩猎女神,
她守着如玉的处女之身,
追猎晨鹿,
赶得它连忙夭夭逃遁。
哦!梧桐树下绿荫清芬,
榛树枝头新叶正嫩,
狄安娜女神,
带着猎犬在林下飞奔。
若有所闻的小山羊星,
垂在岩石嶙峋的山顶,
侧耳倾听,
听到女神越来越近。
猎犬赶来追逐猎物,
窜进麦田,搜遍山谷,
驰过草地,
转眼间跑得影踪全无。
哦!时已黄昏,晚风微微,
福贝女神,阿波罗的妹妹,
浴罢出水,
被人撞见于暮色昏晦。
夜色渐浓,福贝女神,
像小鸟一样轻盈温存,
悄悄贴近
少年牧人炽热的嘴唇。
月儿呀,我们实难忘怀,
传说你如此多情多爱,
柔情脉脉,
更显出你美艳的风采。
只见你夜夜变换新妍,
满月如盘,初月如弦,
夜晚的行人,
感激你把道路照遍。
老年牧人更对你爱恋,
他孤孤单单,以你为伴;
他的牧犬
却对着你狺狺垂涎。
爱你的还有夜航的舵手
他驾驶着高桅的巨艘,
月光如昼,
照亮他在浪里行舟。
还有那天真活泼的女孩,
她跳跳蹦蹦、步履轻快,
唱着歌儿
走过灌木丛生的林寨。
巨浪起伏的大海氵项洞,
像被铁链牵着的大熊,
随你西东,
总在你的眼下汹涌。
无论刮风,无论下雪,
每逢黄昏,我有如践约,
来做什么?
坐在这里等待明月。
我来看苍茫夜色中间,
在昏黄的钟楼上面,
明月正圆,
好像玉盘顶在塔尖。
也许有什么阴差阳错,
可怜的丈夫遭到冷落,
你远在天边,
幸灾乐祸地笑眯眯看着。
他的苦恨凭谁诉说?
多亏岳母指导点拨:
不怕有锁,
自有钥匙去打开心窝。
如此这般一切稳妥。
喜煞新郎,兴致勃勃,
只一声“嚯”,
吹灭了花烛免得口罗嗦。
新娘这时早入罗帏,
独在冷床又羞又畏,
满心以为
新郎邀她燕燕于飞。
不料新郎忒嫌孟浪,
一开头便恣意逞狂,
苦了新娘,
顾不得羞怯出声叫嚷。
新郎忙道:“我这般辛苦,
好娘子切莫情意辜负,
理应相助,
只推拒如何云雨绸缪?”
说罢,他竟益发放肆。
此其时忽有神差鬼使
将他阻止,
不容他如此轻薄自恣。
“啊!”新郎说,“且慢,且慢!
何人好事把隐私窥探?
竟来偷看,
睁着这么亮的一双大眼。”
却原来苍茫夜色中间,
在昏黄的钟楼上面,
明月正圆,
好像玉盘顶在塔尖。

回 忆


但丁,你为什么说在惨痛的日子里
一个幸福的回忆是最难堪的苦刑?
是什么恨事使你说出这苦味的言辞,
这样侮辱着不幸?
难道见黑夜就该忘掉白日的光辉,
因为有黑夜就能否认光明的存在?
愁绝万古的伟大灵魂呵,可真是你
曾说出这种话来?
不呵,凭着照我的这面清纯的宝鉴,
这句驰名的咒骂不是你由衷之辞。
一个幸福的回忆也许是,在这人间,
比幸福还更真实。
怎么!不幸者埋愁在炽热的灰烬里,
偶然在这灰烬里发现了一点火花,
他就抓住这点火,凝视着,顷刻不离,
眼花了眨也不眨;
当他的灵魂沉溺在这辽远的过去,
当他对这面破镜梦想着,涕泗交流,
你竟喝道他错了,说他那一点欢愉,
只是难堪的苦楚!
何况弗朗赛斯加,为你争光的天使,
在永恒的一吻里叙述她爱的因由,
你怎么竟能拿着这样的一种言辞
放在她口中说出!
人的思想,老天呵!究竟都是些什么,
而且谁从今以后还能够热爱真理,
如果没一个正当而又真实的苦乐
不被人予以怀疑?
你们那些冷理论于你们有何益处?
光阴每走一步路你们都惋惜伤悲,
伤悲你们的毁灭也就是向天呼求,
呼求-又有何目的?
是呵,一切在死亡;这世界是场大梦,
些须的一点幸福偶然碰到在中途,
我们刚把它拾起,像芦苇放在手中,
风就来把它吹去。
是呵,情人交换的最初的吻和盟誓
都是在树荫之下,都是在活石岩头,
而那树,风吹叶落,已经只剩下空枝,
岩也在化为尘土。
他们短促的欢情所能指凭的见证
都是无名的星宿和那暧昧的苍天,
而那星,化为光热,自身在不断消沉,
天也在随时幻变。
他们周围的一切,不论是手里花枝,
树上鸟,脚下昆虫,无一物不在死朽,
就连那一潭泉水,漾着他们倩影的,
也已经日就干枯;
而他们,头脑已被刹那的快乐冲昏,
拱起脆弱的双手在这片残骸之上,
对着那岿然不动坐视死亡的命运,
自以为逃脱无常!
现在呵,尽管响雷来打到我的头上,
这回忆也永不能从我的心里拔除!
像个水手被风暴打落在大海汪洋,
我牢牢把它抱住。
我绝不问田野中是花开还是花谢,
也不问人情诈伪将有何后果发生,
今夜云天裹殓的,明朝可重见光明,
我都不问这一切。
我只对我自己说:“某一天,此时此地,
我曾爱,我也被爱,她确实是个美人。
我把这珍宝藏进我的不灭的灵魂,
并把它带给上帝!”

请你记住

请你记住,当惶惑的黎明
迎着阳光打开了它迷人的宫殿;
请你记住,当沉思的黑夜
在它银色的纱幕下悄然流逝;
当你的心跳着回答欢乐的召唤,
当阴影请你沉入黄昏的梦幻,
你听,在森林深处,
    有一个声音在悄声低语:
请你记住。
请你记住,当各种命运
逼得我与你终生永别,
当痛苦、流亡和无穷的岁月
迫使这颗绝望的心枯萎;
请你想到我悲哀的爱情,想到崇高的永诀!
当人们相爱时,分离与时间都不值一提。
只要我的心还跳动,
它永远对你说:
    请你记住。
请你记住,当在冰冷的地下
我碎了的心永久睡去,
请你记住,当那孤寂的花
在我的坟墓上缓缓开放。
我再也不能看见你,但我不朽的灵魂
却象一个忠诚的姐妹来到你身边。
你听,在深夜里,
有一个声音在呻吟:
  请你记住。

陈澄莱 冯钟璞 译

 

五月之夜(节选)

缪 斯

诗人,拿起你的琴,并请你给我一吻;
蔷薇花儿已感到它的蓓蕾在绽开。
今夜春光来到了;很快就熏风解愠;
脊鸟令鸟鸟儿已经在等着黎明的到来,
它已经开始飞到新绿的丛中栖隐。
诗人,拿起你的琴,并请你给我一吻。

诗 人

在这条山谷里多么黑暗!
我似乎看到个模糊形象
在那边树林上缓缓飘行;
它来自那一带芊绵草地,
脚尖儿轻轻地掠过芳菲。
好一个梦想呵,真是离奇!
现在它不见了,杳无踪影。

缪 斯

诗人,拿起你的琴;细草坪上的良夜
在它香的纱幕里轻轻摇荡着春风。
玫瑰花儿还正在含着苞,春心未泄,
它准备着拚一死醉倒那钿色狂蜂。
你听呵!万籁俱寂;该想到你的爱人。
今夜那菩提树下,荫棚儿密叶森森,
夕阳给它留下了渐转温和的别意。
今夜是百花齐放:长生不老的自然,
充满着幽香、软语,到处是情爱缠绵,
像一对少年夫妻喜气洋洋的床席。

 

诗 人

我的心为什么这样跳跃?
我心里是什么这样翻搅
使得我感觉到这样惊慌?
可不是有人在敲我的门?
为什么我这盏半灭的灯
又发出这样眩人的光亮?
上帝呵!我浑身都在发抖。
谁来了呀?谁在叫我?——没有
只有我一人,钟在报时候。
呵!多么寂寞呵!多么凄凉!

 

缪 斯

诗人,拿起你的琴;年少青春的醇酒
在上帝的血管中今夜里开始发酵。
我的胸无法安宁;快感压得它难受,
这燥热的风儿呵吹得我唇儿发焦。
呵!好个懒孩子呵!你看!我多么美丽!
难道你就忘记了我们最初的一吻?
那时你多苍白呀,刚触到我的羽翼,
你含着满眶热泪就往我怀里一滚!
啊!我抚慰过你的一个苦痛的创伤!
当时你很年轻哩,就已经苦于爱恋。
今夜要你安慰我,我正在苦于希望;
我需要恳求祈祷才能捱得到明天。

诗 人

可是你呀,这唤我的声音,
我可怜的缪斯呵,可是你?
我的花呵!我的不朽之神!
只有你才真是纯洁忠贞,
只有你还对我有些情意!
是呵,是你,我的金发美人!
真是你,我的姐姐和导师!
我感到透过这夜影幽深,
你那金缕衣拂着我周身,
它的光溜进了我的心室。

缪 斯

诗人,拿起你的琴;是我呀,你的神明,
我看你今天夜里既愁苦而又沉寂,
仿佛鸟儿听到了它的雏鸟的呼声,
我就特意下凡来好同你一同啼泣。
来,你在伤心,朋友。你定有难言之痛,
一定有点什么事在你的心里呻吟;
你又爱上什么了,和尘世之爱相同,
一个欢乐的假象,一个幸福的幻影。
来吧,我们凭上帝来歌唱你的心思,
来歌唱你失去的那种种悲欢往事;
我们一吻就飞到一个陌生的乡国。
我们随便唤醒着你那生命的回音,
我们来随便谈谈光荣、聿福和痴心,
可是都要当作梦,并且要想到就说……
快!快!拿起你的琴!我再也不能缄默;
我的翅膀催着我要乘春气而上升。
风要把我吹去了,远离尘世的烟罗。
快流一滴泪!上帝听着我;不能再等。

 

诗 人

我的亲姐姐,如果你要的
只是我眼睛里的一滴泪,
只是朋友唇上的一个吻,
我都能满足你,没有困难;
如果你现在又飞上天关,
可千万记着我们的情分。
我现在既不愿歌唱希望,
也不愿歌唱幸福和光荣,
唉!连痛苦我也不愿歌唱。
人一定要嘴里不声不响,
才能听得见低诉的心声。

 

缪 斯

难道你就以为我也和那秋风一般,
直跑到坟墓上去贪饮着人的眼泪,
把人的痛苦只当无所谓的一滴水?
诗人呵! 来一吻吧,让我来吻你一番。
我要拔去的恶草就是你这种疏慵;
要知道你的痛苦本来就属于天公。
你的青春忍受的不论是什么烦忧,
既然是黑色天神伤了你内心深处,
这种神圣的创伤尽可以让它恶化;
只有伟大的痛苦才能使我们伟大。
可是你也莫以为有了痛苦来折磨,
你的声音在尘世就应该保持沉默。
越是失望的歌声就越是歌中至美,
有些不朽的诗篇都是纯粹的啜泣。
当鹈鹕飞了很久,感觉到精力不逮
乘晚雾朦胧之际回到它芦里窝巢,
一远远地望到它向水面降落下来,
它的雏儿饿极了,一齐在岸上奔跑。
它们向父亲跑去,发着喜悦的叫声,
以为有了猎获了,大可以饱餐一顿,
一面摆动着长嘴在丑的嗉袋面前。
而它却一步步地走向高耸的矶头,
用它低垂的双翅掩护着它的群雏,
像个愁郁的渔翁抬起眼望着云天。
它的胸脯开裂了,鲜的血往下直流;
原来深沉的海底它已经搜求净尽:
海洋都是空空的,海滩也一无所有,
作为一切的粮食它只带回一颗心。
它凄黯地、默然地躺在那石矶之上,
让儿子们分享着它那为父的心肠,
用它那无上的爱抚慰着它的创伤,
看着它血的乳汁从它的胸中流出,
它在死的筵席上瘫下了,站立不住,
它陶醉了,陶醉于快感、慈爱与惊慌。
但也有时正当它作着神圣的牺牲,
它感到倦于忍受一个大长的苦刑,
唯恐它的孩子们不让它一下死亡,
于是它又跳起来迎着风张开翅膀,
狠啄一下它的心,带着野蛮的一叫,
它在夜间告别的声音是这样悲凄,
岸上海禽一听到都纷纷惊起飞逃,
迟滞滩头的行客正愁着归路迢迢,
一感到死亡经过也默念一声上帝。
诗人,凡是大诗人所做的都是如此。
他们让芸芸众生享乐着,淋漓酣畅:
但是他们为众生舍命提供的筵席,
绝大部分也都和鹈鹕的筵席一样。
当他们这样说着希望曾如何被骗,
说着忧伤和弃置,说着恋爱和负心,
并不是和谐乐曲,为的是开豁胸襟,
他们的高咏长歌都仿佛是些利剑:
剑在空中飞舞着,看得人目眩神迷,
但是剑上总挂着鲜的血点点滴滴。

 

诗 人

呵!缪斯呵!你无餍的幻影,
可不要向我要求这样多。
当猛烈的风飚正在过境,
人在流沙上能写下什么?
我不是没见过那种时光,
我的青春就在我的嘴上,
像鸟儿一般的歌声不绝;
可是我受过严重的苦刑,
我所能说出的哪怕再轻,
如果我把它谱上我的琴,
琴也会像芦苇一般断折。

 

哀 愁

我失去力量和生气,
也失去朋友和欢乐;
甚至失去那种使我
以天才自负的豪气。
当我认识真理之时,
我相信她是个朋友;
而在理解领会之后,
我已对她感到厌腻。
可是她却永远长存,
对她不加理会的人,
在世间就完全愚昧。
上帝垂询,必须禀告
我留有的唯一至宝
乃是有时流过眼泪。

相关文章推荐

博尔赫斯诗选

  • 2015年10月18日 22:49
  • 2.99MB
  • 下载

现代新诗选

近日,一首题为《你若懂我 该有多好》的小诗在微信朋友圈里流传,作者是莫言。仔细读读,意境甚好。看似悲伤,却饱含期许。被懂得是一种幸福。希望这种幸福,可望、可即...

2015Cocos游戏开发大赛作品——人鱼塞壬

2015Cocos游戏开发大赛作品——人鱼塞壬(CatchingJoy)

治疗感冒时鼻塞 试试按摩这些穴位

迎香穴   取穴方法:   取穴时一般采用正坐或仰卧姿势,眼睛正视,在鼻孔两旁五分的笑纹(微笑时鼻旁八字形的纹线)中取穴。   按摩方法:   1、用食指指尖点压按摩迎香穴,以...

心塞的Xutil的用法

添加现在依赖库(如果不成功,重启程序) compile 'com.android.support:appcompat-v7:24.2.1' 自定义MyApplication imp...

求质数(Prime Number 素数)的方法——厄拉多塞筛法

质数又称素数。指在一个大于1的自然数中,除了1和此整数自身外,没法被其他自然数整除的数。换句话说,只有两个正因数(1和自己)的自然数即为素数。比1大但不是素数的数称为合数。1和0既非素数也非合数。合数...

SpringMVC与Freemaker通过session塞值进入页面

大家都知道springMVC的的ModelMap 简直塞值小王子。但是键入我需要一个能在整个系统中都能显示的一个值能?难道每个action的model都要塞?不可能。机智的小朋友可能想到了reques...

《昭君出塞》首映礼纪实——《心周刊》报道

刚入HS公司时表演的年会小品后撰文

塞翁失“码”,安知非福

经过email里面几个回合,终于找回了因密码泄露事件被冻结的账号,可以继续在偶尔的闲暇来此记点东西了。csdn遭遇此劫也真够呛的,本帖标题顺便也赠与本博客的房东吧:) 今天一同事在群里抱怨:杯具,之...
  • autoca
  • autoca
  • 2012年01月04日 19:56
  • 1356

雷塞DMC1380的使用

最近刚做的一个项目对位置控制的要求比较低,并且所需的IO点数数量不是太多。项目中需要使用CCD,正好仓库还有几张DMC1380的单卡(不带扩展IO端子)。所以在项目中使用了这张卡。 首先说说对这张卡...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缪塞诗选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