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83

标签: mfc工作手机产品windows面试
20132人阅读 评论(39) 收藏 举报
分类:
    无法购买到主界面程序,段伏枥又因为一直忙于底层无法分身,眼看给冯总交货的日子越来越近,武总不由得也着急起来。事情总不能这么一直拖下去啊,好歹也该想个办法啊!在交货的压力之下,武总终于再次提出招人,并且没几天人就来了。


    也许是因为上次招聘风波的缘故,这回武总就没让段伏枥去当面试官,而是全局由他来掌握。不来则已,一来就两。


    这天早上,人事部经理带了两个年轻人上来,给大家介绍:“来来,今天我们来了两个新同事,这是周波,这个是余永。”


    两人身高差不多,周波戴了一副黒边眼镜,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子;而余永嘛,怎么那么黑啊?如果不开灯,估计就真的只能看到牙齿在空中飘了吧?


    不过这两人看起来怎么那么像应届生啊?不是说项目太紧,一直让武总找些有经验的吗?莫非人不可貌相,看起来年轻,实际上已经工作几年了?段伏枥试探性地问道:“你们是刚毕业吧?”


    余永赶紧接话道:“是啊,我们都是刚毕业的。” 


    在一旁的人事经理也说道:“这位是段伏枥,做软件的老大,你们以后就要多请教他!”


    “哦!”余永伸出双手,跟段伏枥庄重地握了几下,顺势说道:“请多多指教!你看我长那么黑,以后就叫我小黑好了!大家都是这么叫的!”小黑,嗯,这个外号确实挺贴切的,不过似乎叫大黑也不为过吧?


    周波见状,也赶紧伸手和段伏枥握了一下,不过是正常的单手。年轻人嘛,肯定没有什么合不来,段伏枥对这两人的第一感觉还不错,只是觉得奇怪,为何武总招的是应届生。要知道,这离冯总的交货期限已经很近了啊!


    段伏枥实在忍不住,跑过去问武总。武总倒是很直接:“应届生便宜啊!你看,同样的钱,连一个有经验的都招不上,现在能招两个,多划得来啊!”


    说到底,还是武总不想多花钱的缘故。段伏枥哭笑不得:“可冯总的产品交期要到了,他们可能无法按时完成啊!”


    武总笑了笑,不以为然:“以前招的那个有经验的不也是没做出来吗?没关系,他们这些应届生听话,现在你是他们的老大,你就逼着他们,死命地操,每天不到十二点不让他们回家!就让他们在公司好好学习!”


    姑且不论武总的话语有多么地粗俗,单是不考虑员工状况,非要加班到十二点的言辞就让人觉得很不爽。让人感觉似乎这公司有多么好,别人非要像乞丐一样向他乞讨。就好像武总将员工招进来是对这些人的恩赐,这些人就必须拼了老命干活进行回报。这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还把小黑他们当不当人啊?当然这些抱怨只能藏在心里,并不会说出口。


    武总在来安勒斯之前,跟段伏枥的说法是让自己当老大,也就是以前黄华中的位置,但来了之后却从来没有在大家面前说过,所以自己很识趣地不摆出一副老大的嘴脸。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武总宣布了,段伏枥也不会真的把沈俊她们当下属,毕竟之前大家都是平级,凭什么一过来自己就比她们职位高?怎么想别人也会有意见,不仅不利于工作,甚至平常的感情也可能会灰飞烟灭。而现在来了新人,恰好又是做软件的,武总自然顺水推舟让自己当软件的老大了。这样一来,就可以让段伏枥感激他的知遇之恩,又可以借段伏枥的手来压榨新人,以保留他的好名声。这点段伏枥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所以心里暗暗决定,武总那政策,自己绝对不会不折不扣去执行的。新人是要练,但绝对不能这么练。


    段伏枥遇到的问题,是很多中层干部都会遇到的难题:上级领导宣布地决定,要不要不加修饰去执行?严格按照领导的要求,不打折地要求下属,很容易会让下属对自己有意见;打折执行的话,势必会加剧上级对自己的不信任。两难的情形,应该如何才是最恰当的?盲目选择必然会导致不良结果,所以需要分情形来讨论。如果掌握了核心技术,上级对自己还有所忌殚,而上级的命令又实在很无理的话,那么不妨站在下属一边,笼络一下人心;如果自己刚刚上任,立足不稳,随时会被上级给撤换,那么只能选择牺牲下属,满足上级的需求。正是有那么多考量,所以中层干部这块夹心饼并不好做,搞得上级不满,下属抱怨的比比皆是。前后不是人,便是对此的最好形容。


    应届生嘛,段伏枥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所以对于周波和小黑的水平并没有报太大的指望。只要他们懂得C++,然后又很好学,那么就已经让段伏枥心满意足了。段伏枥没忘记以前的誓言,有朝一日自己有了下属之后,一定会毫不保留倾情传授。自己是这么想的,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可惜两人的基础并不是非常好,老师想教,但学生无法全盘接受。或许是自己太急于求成了,段伏枥这么想着,还是让他们从零开始吧!就先让他们将《windows ce程序设计》前面几章看完,然后再写个简单的应用程序,了解程序流程再说。


    而这简单的程序,段伏枥也是有要求的,就是绝对不能使用MFC。其实对于一名一窍不通的初学者来说,如果要最快速地写出一个界面程序,采用MFC是最快的,只需要在程序向导点击几次鼠标即可。程序界面是出来了,可是这样给初学者带来了什么?他们还是不知道程序的流程,也不知道MFC帮他们做了什么,甚至连向导中的选项也不知所以然。一个连基础都没有搞通的程序员,很难想象以后他能有很大的提高。


    现在周波和小黑既然成了自己的下属,段伏枥觉得就应该在技术上对他们负责,让他们一开始就走在一条相对正确的道路上。可能自己的引导并不是最优的,但绝对不会是最糟的,以前自己走过的弯路绝对不能让周波他们重覆旧蹈。至少万一现在的公司无法为继的时候,他们再去找工作不再是一穷二白,不用再经历自己曾经的磨难。


    在周波他们没来之前,虽然说段伏枥跟武总抱怨没有人手做界面,但实际上自己还是偷偷在做了准备。因为冯总的产品是从上一版延续的,很多设计只要采用之前的即可,所以在板子回来之前,段伏枥相对还是比较空闲的。而这空闲,段伏枥自然是用来规划新的界面架构。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武总不知情的情况下,否则要是武总知道段伏枥还有余力,那么周波这些新人现在绝对不会被招来。


    段伏枥只是感觉软件的界面都是有共通性,比如按钮无论在哪个界面表现形式都是一样的,只是显示的图形以及响应的动作有所区别而已。如何将这些共通的和特殊的分开,并且令编程的难度降低,是段伏枥现在所头疼的。隐隐约约段伏枥感觉到了饿汉曙光,可是仔细一想,却又再也摸不着头绪。当然段伏枥完全可以两手一摊,将所有的工作都丢给两个新人,但却觉得这样实在太不负责任了,自己不想做的东西就丢给别人。最为重要的是,这两新人的水平能不能胜任,按时完成,这也是一个问题。


    段伏枥还在发愁的时候,手机响起。自己也懒得看是何人,机械地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你好,哪位?”


    电话那端传来雄厚的男音,是董德:“好个P!帅哥,你现在方便讲话吗?”


    “我现在在办公室啊,你是要我到厕所边方便边跟你说话吗?”


    “……滚!”董德骂完之后,压低声音说道:“兄弟,帮我个忙呗……帮我买盒避孕套……”


    “什么……?”段伏枥觉得自己听清了,但却很怀疑自己的耳朵。


    “帮我买盒避孕套呗!”


    这回段伏枥听清楚了,可这事咋听起来那么别扭呢?“喂,这个你不会自己去买啊?你自己要用,干嘛不是自己去买?”


    “不是我用啦!我一个兄弟来深圳见网友,让我先帮忙买。我不好意思,所以你帮我买啦!”


    “喂喂,你不好意思,难道我就好意思啊?”


    “上次帮你问那电源管理,你不是还欠我个人情吗?”


    “可后来不也是没结果吗?还是我们自己搞好的!”


    “那我表弟的事呢?那可是给他心灵带来多大的创伤啊!”


    “滚……”什么创伤,段伏枥才不相信呢。不过在这件事上确实觉得有点对不起董德,看来这糗事确实要接下了:“好吧,我帮你买!”


    有些事总是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段伏枥想到的第一个地方是超市,印象中收银台旁边就有存放的。一下班,回到泥岗村,直奔红日子超市。可是收银台人来人往,段伏枥徘徊了几圈,还是无法下定决心。直到保安像防小偷一样盯着段伏枥,自己还是无法在犹豫。受不了了!段伏枥一溜烟地跑出了超市。靠,人那么多,我怎么好意思买啊?可是,答应了董德的事,如果没完成,多丢面子啊!


    段伏枥还在天人斗争之时,突然发现前面有个药店。如蒙大赦,超市人多,难道药店也人头攒动?
    
    段伏枥刚走进药店,一名漂亮年轻的导购小姐便走了过来,笑吟吟地问:“请问你需要点什么?”
    
    段伏枥声音有些颤抖:“避孕套在哪?”
    
    很明显,导购小姐脸色也稍微变了下,但瞬间还是恢复专业的笑容:“在这边,请跟我来。”
    
    可能是怕顾客需要咨询,或是说担心顾客偷拿药品,所以药店里的导购小姐在顾客挑选的时候都会站在旁边,自然这次也不例外。只是,这次的感觉怎么那么奇怪啊?一个男人在挑避孕套,而漂亮的导购小姐站在旁边。人的心态在达到一个极端之后,往往会走向另一个极端。此时的段伏枥正是如此,极度的害羞产生了戏弄的念头,于是便对导购小姐问道:“你觉得哪个牌子的好用?”
    
    漂亮的导购小姐显然也没料到段伏枥有这么一问,愣了一下,脸有点微红,说道:“哪个牌子都差不多……”
    
    段伏枥坏笑道:“你平常喜欢用哪种?”
    
    导购小姐脸更红了:“这个……我……”
    
    没等导购小姐回答,段伏枥指着其中一款问道:“这款凹点的,上面说会增大刺激感,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导购小姐已经仿佛一个红苹果:“我……我……不知道……”
    
    段伏枥依然不依不饶:“那这款香草味的呢?闻着的话,是不是很有感觉?”
    
    导购小姐估计已经崩溃了,赶紧转身走开,丢下一句话:“你自己先挑啊,那边有个客人来了,我先给他拿东西。”
    
    果然人至贱则无敌啊!看着导购小姐落荒而逃的背影,段伏枥得意地笑啊笑。型号?自己都没用过,怎么会知道呢?董德也没有明确要求,就随手拿一盒呗!段伏枥宛如小人得志一般,一边哼着歌,一边抛着避孕套,一步三摇往收银台走去。
    
    人往往在春风得意的时候,会被飞来横祸击中。段伏枥刚发现收银台买单的一个背影看起来很熟悉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背影转过身,是刘思敏!不错,是的,她眼光正好盯在段伏枥手上的避孕套。刹那间,段伏枥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变得开始尴尬了。哇靠,刚刚不该大意的,早知道就先躲在后面了!现在怎么办,这避孕套扔也不是,拿也不是,总不能说自己看错了,以为这是口香糖吧?
    
    刘思敏坏坏地笑问:“你开始用这东西了?准备要玷污哪个女孩了?”
    
    段伏枥语无伦次了:“啊……这个,不是……不是我用的……是我一个同学要帮买的……”
    
    刘思敏点了点头:“嗯,每个男人都会这么说……”
    
    段伏枥急了:“不是,真的,是我同学要买的……”
    
    刘思敏斜了一眼:“买就买了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放心,我不会告诉徐雅思的……”
    
    “不是……这个……真的不是……”
    
    段伏枥正在极力辩解的时候,美丽的导购小姐恰如其时地走过来,报复性地说道:“啊,你挑好型号了啊?看不出来你年纪小小的,用过的避孕套还不少嘛,知道那么多!”
    
    “你……!我……”还能说什么呢?说再多只能越描越黑。罢了,罢了,连黄河都不用跳了;真跳的话,估计黄河也要被染黑了,污染环境啊!
37
2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5499888次
    • 积分:61169
    • 等级:
    • 排名:第41名
    • 原创:496篇
    • 转载:15篇
    • 译文:0篇
    • 评论:13158条
    博客专栏
    最新评论
    亲密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