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84

标签: 输入法搜索引擎服务器笑话dll工作
20040人阅读 评论(44) 收藏 举报
分类:

    在段伏枥苦苦思索这界面框架如何才能最大通用化的时候,武总突然又冒出个念头:去上海!

    段伏枥很疑惑:“去上海做什么?”

    武总兴奋地回答道:“我们的机器不是没有手写输入吗?我已经跟华伟说好了,让他们开放接口给我们!”

    华伟是一家做导航软件的公司,其实在利剑电子的时候双方已经有所接触,之前7'的机器用的就是他们的地图。只是由于之前的机器一直收星不佳,所以这地图的精确度没办法测试,但清秀的界面还是给段伏枥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特别是查找地名的时候,还能够手写,并且识别率还挺高,更让人观感极佳。与往后的导航软件的手写识别几乎为标配的情形不同,这时的采用的基本都是拼音输入,因此段伏枥听到华伟会开放接口着实惊讶了一番。

    只是武总在没有和自己有过任何商量的情况下,就跟华伟要求开放接口,可武总知道我们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接口吗?段伏枥不由地问道:“他们开放的是什么样的接口?”

    武总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啊,所以才让你去啊!反正这关系到我们公司的生存,要是没搞定就不用回来啦!”

    关系到公司的生存?怎么好像每件事都这么说?段伏枥“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武总有点不放心,想了想,提醒道:“去了之后,记得和他们说你只是窗口,后面还有一大堆的工程师。记住,不要把我布的局给搞破了!”

    又是窗口,又是一大堆工程师在幕后!这谎言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只是段伏枥对此已经麻木了,每次和别的公司打照面,武总总是要提醒一次,好像只要说出自己是总负责的话,别人就会拂袖而去一样。从武总的话语,多少透露出对自己技术的不信任,生怕说段伏枥是主要负责的工程师但又回答不出别人问题,从而折了他威风,破了他谎言一般。虽然段伏枥出来了三年,技术水准已经和刚毕业时截然不同,但自己的感觉还是处于菜鸟的阶段,所以对于武总的提醒倒也不觉得愠怒。

    虽然不知道华伟会留出什么样的接口,但事先做准备总是没错的。段伏枥找出以前在7'设备上做的繁体手写输入法,然后将调用微软的识别代码给删除,仅仅留下一个空壳。因为武总所需要的仅仅是在系统托盘点击能调出手写输入法而已,而且华伟开放的接口估计也不会太贴近系统,所以段伏枥觉得这空壳已经足够。

    周波和小黑依然还是没有真正进入到产品的开发,段伏枥给两人布置了作业之后,第二天就随着武总飞往上海了。

    随着飞机的徐徐降落,段伏枥内心不由地感慨:上海,我来了!自己的思绪不由地回到了毕业的前夕。在海滨小城成长,在没落老城念书,听得最多的是北上广的繁华和机遇,总是幻想大城市的真正模样。只是觉得北京太干燥,上海太遥远,广州太凌乱,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深圳,但对北上广的敬畏却没有任何消退。现在就要踏上曾经自己的幻想之地,怎能不觉得激动万分?其实段伏枥每到一个新地方总是非常兴奋,因为意味着自己人生的足迹又添加了一座新的城市,但以前的兴奋总不如这次般激动。怎能不激动?上海这个世界闻名的经济之都就在自己面前啊!

    不能不说,武总在某些方面还是挺照顾段伏枥的。段伏枥在没来上海之前,听说有磁悬浮,便嚷着要去试试。虽然磁悬浮的票价比地铁要贵出不止数倍,但一向视金钱为命根的武总居然答应了。

    坐上了上海的高铁,武总那觉得台湾一切都比大陆好的心态没有任何改变。磁悬浮启动后不久,武总便挪揄道:“大陆的磁悬浮技术还是不过关啊,居然还会这么晃来晃去。这哪是人做的啊?要是在台湾,这样的磁悬浮肯定没有人坐!”

    台湾有磁悬浮吗?段伏枥不知道。别的地方磁悬浮不会晃吗?段伏枥也不知道。但武总这蔑视的言语,倒是让自己觉得非常不爽,但限于游历经验却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

    段伏枥无法反驳,但并不代表别人亦是如此。对面一个雄厚的声音响起:“台湾好?要是台湾真的那么好,你干嘛还来大陆?还不是因为大陆遍地是黄金!”

    段伏枥抬头一看,说这话的是坐在对面的一名中年男子。虽然穿的是一身便装,但却透露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武总被抢白了一顿,但还想逞口舌之辩,讪讪说道:“我是来援助建设的……”

    没等武总说完,中年男子迅速打断说:“援助建设?狗屁!你要是真的是来援助的,干嘛不到西部的贫困山区,非要到上海来?就你这模样,还想援助上海?拉倒吧你!”

    中年男子依然不依不饶:“我接触过不少台湾同胞,就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简直是丢台湾同胞的脸!”

    掷地有声啊!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顺耳呢?平常武总那台湾至上的态度,早就令自己很不爽了。但毕竟是武总的下属,很多事情不能当面指责,而此时中年男子的一番话倒出了自己的心声。酣畅淋漓啊,真的是酣畅淋漓!

    段伏枥偷偷瞄了武总一眼,发现武总的脸涨得通红,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能说啥呢?这是上海,人生地不熟的,又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一向欺软怕硬的武总自然只能忍气吞声。而反观中年男子,“哼”了一声之后,就闭目养神去了。

    其实平心而论,二十多面前一些台商来大陆的时候,那时候确实比较穷,电子产业更是一片空白。那时候台商对大陆的轻视,其实是可以理解的。但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大陆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很多台湾同胞来大陆不再是投资,而是来打工。这个在飞往大陆的航班大多是年轻人就可见一斑。然而武总还是以二十年前的眼光来看待,也难怪会惹人生厌了。

    下了磁悬浮,再转一个多小时地铁,就来到了华伟公司所在之地——复旦大学的对面。只是坐地铁段伏枥还闹了个笑话。在深圳地铁票价比较贵,半个小时的车程就要五元,而现在在上海坐了有一个多小时,怎么可能还只是需要五元呢?肯定是买票的时候搞错了!于是,段伏枥很自然地走到服务点,要求补票。当工作人员问明始发站,以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了段伏枥一眼,说道:“你不用补票!”看来,被深圳的高物价折腾过的乖小孩伤不起啊!

    华伟公司租下了写字楼整整一层,宽是够宽,座位也是很多,但员工相对少了点,也就八个人。公司没有前台,接待武总一行的是一名工程师,姓刘。按业内通行的叫法,自然是刘工了。不过段伏枥一直觉得这叫法经常会闹笑话,比如武总那不是叫武工?和蜈蚣差不多嘛!

    见武总走进办公室,环视了一圈,奇怪地问道:“何总呢?”

    刘工耸了耸肩膀,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办公室,说:“还在里面睡觉呢!”

    “啊?!”武总和段伏枥不约而同地发出了疑问。

    显然刘工已经料到两人听了之后的反应,解释道:“何总比较喜欢晚上工作,他觉得晚上才有精神。在那个办公室铺有床,每次何总困了就在那睡一会。今天何总也是刚刚睡下。”

    将白天和黑夜颠倒过来,看来何总也是一名有意思的人物。刘工接着说:“何总已经交待过我,让我来告诉你们接口的用法。喏,小段那个隔间是给你准备的,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开始?”

    这个自然好了,尽早开始,就能尽快完成;要是真的和武总在上海呆上很长的时间,估计这期间的花费武总回去又要唠叨了。华伟给出的接口非常简单,只有两个,分别是隐藏和显示他们的输入法界面。其实说白了,华伟他们使用的是一个普通的DLL,只是这个DLL给出了两个界面的接口而已。段伏枥一看这接口,心里就有底了,只要将这接口整合到输入法的流程中就好。看来来之前所准备的输入法空壳能派上用场了,只需要做一些小小的改动即可。

    虽然说事前做了准备,但由于每更新一次输入法都需要重启机器,所以最后还是花了两个多小时。大功告成之际,段伏枥突然听到一个疲惫的声音:“武总,你来了?”

    段伏枥抬起头,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名约摸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头发凌乱,双眼通红,看起来是刚睡醒不久。不用说,他应该就是何总了。

    互相介绍以及一顿寒暄之后,何总自然而然地问段伏枥:“那个输入法做得怎么样了?”

    段伏枥很自豪地说道:“刚刚做完!”

    “嗯?这么快?”何总瞪大了眼睛,很显然不相信段伏枥只花了两个多小时就弄好了。直到何总看了演示,才不由地竖起拇指夸赞说:“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的,实力这么强啊!武总你你是怎么招到这样的人才的?我怎么就招不到呢?小段你应该是在武总这当技术老大吧?”

    技术老大?以目前安勒斯的人员构成,这个说法也算不得错误。但段伏枥深知武总的个性,如果坦然承认,那么回去之后就不知道他要怎么发飙了。为了避免继续这个话题,段伏枥赶紧打岔:“我在公司是扫地的,经常帮大家端茶倒水,是打杂的!”

    段伏枥话中透露出来不想就职位问题继续讨论下去的意图何总何尝听不出来?何总大笑说:“看不出来扫地的技术也有那么高超啊,看来武总底下真是人才济济啊!”

    段伏枥的回答本是个玩笑,基本上没人当真,可没想到武总却真的当了回事。段伏枥没想到的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沈俊她们出去见客户,武总觉得丢了他脸面,总会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还是要和小段好好学学啊!你看他到华伟,说自己是扫地的,震惊了整个华伟。华伟那些人感叹说:'你们扫地的也那么厉害啊!'”每次武总说类似的话语,段伏枥总会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望向他:难道你真的觉得华伟真的相信自己是扫地的吗?可看武总那严肃的样子,似乎他真的认为华伟确实是相信了。感情上武总认为别人还真是傻子啊?

    既然何总醒了,武总自然要和他聊点商务上的事,两人便往另一端的办公室走去。段伏枥来上海的主要任务,便是实现这输入法的调用。而现在既然已经完成了,也没什么事,便和刘工攀谈起来。

    聊着聊着,突然华伟的一名员工大叫起来:“靠!服务器居然死机了!”

    服务器?在段伏枥有限的知识里,似乎只有做网络的才需要服务器。段伏枥不禁好奇地问了一下。

    刘工倒也不隐瞒,毫无保留说:“那是转换地图数据用的。我们做的其实只是一个搜索引擎,地图数据是从四维啊那些数据公司购买的。因为他们的数据和我们的搜索引擎不符合,所以需要进行一次转换。这转换就久了,别看这500M的数据,可是要转几天呢!”

    “哇?那么久?那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做数据呢?”

    刘工哈哈大笑,说道:“你以为做数据那么容易啊?需要全国各地到处跑。你看我们这几个人,哪里能做得来?不要说我们,你们深圳的那家比较大的kld公司也做不到啊!并且我还听说,他们因为破解别人的地图数据,现在人家还找上门了,正在打官司呢!”

    “噢……”这个段伏枥还真没听说过,不由地小小惊讶了一番。kld已经做那么大了,居然还会去盗用别人的数据?还真欠那几个钱啊?不过,让段伏枥觉得更惊讶的还在后面。

    刘工继续说道:“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其实这些原始的地图数据都是不正确的!”

    “什么?不正确?”段伏枥似乎听到了天方夜谭。

    刘工点了点头,说:“是的!所以我们写好引擎之后,需要将某部分的程序交给有关部门验证,由他们添加相应的偏移量之后才能正确显示路标。”

    只是需要哪部分程序交给有关部门,有关部门又做了什么样的动作,或许是因为涉及到公司的机密,所以有点语焉不详。但这消息已经让段伏枥觉得很震惊了。只不过仔细想想,国家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毕竟地图是涉及到国家安全,如果毫无保留不留后手,那么被别有用心的国家掌握了后果则后果不堪设想。想想现在经常有报道日本人时不时偷偷来中国进行测绘,就知道这地图数据的重要性了。可这数据也总不能藏着掖着啊,生活还是需要的啊!估计国家正是因此才增加了偏移量这道锁。

    段伏枥不是专业人士,不知道这偏移量能带来多大的防护作用,但毕竟有总好过没吧。这就像家里加装的防盗门,相信只要给予充足的时间,那些惯偷基本上都能将这防盗门撬开。但在实际中,惯偷只要一看到防盗门,往往绕道而走。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开了防盗门还要再开一扇正门,时间越久,就越容易被发现。与其如此,还不如去偷那些不装防盗门的,所以此时的防盗门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地图数据的偏移量这道锁,也正是如此。它不必要求一定要牢不可破,只要能给别有用心者制造阻碍,不那么轻易快速获得真正的数据便算完成了使命。

43
3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5498776次
    • 积分:61158
    • 等级:
    • 排名:第41名
    • 原创:496篇
    • 转载:15篇
    • 译文:0篇
    • 评论:13158条
    博客专栏
    最新评论
    亲密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