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家具偶然想到的

1451人阅读 评论(1) 收藏 举报

洗手间灯管光荣退休了,但是他的岗位又不可或缺,于是下午只好出去找一个新的长期合同工。

在路上,遇到了一户人搬家,本也平平无奇,在这个有那么点镀了白银的地段,搬家的人从早到晚都没歇息过。但是,看到一个家具,让我陷入了沉思。

这种家具很多人可能都见过:几根无缝钢管,几个连接板,十几个连接加固装置,OK,剩下的事情就是您自己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就可以了,爱怎么拼就怎么拼,像拼积木似的。全部拼完后,一看屋里:重金属风格,爽死了。

如果还没有主观感受的可参考我用摄像头拍的自己的书架的几个图图。

这说明了什么呢?

过去做家具,非得专业人士不可,无论是做的花里胡哨还是大众审美,都得经过专业机构认证滴。现在?原料到手自己最多花个30分钟就能搞定了。而且,对于消费者而言,有自己无法定制的电脑桌,也有自己能定制的重金属,选择什么看自己意愿。选项越来越多。然而,如果从另一个方面来考虑,我们发现,开发者,他们的空间小了。本来他们一套木工能弄出相当高贵的艺术品级的饭桌子,但现在?成批量成批量的这类东西一量产,无疑会对他们的生意产生一些影响。是不是有点感觉似曾相识?

前几日的CSDN登陆界面,有一个文章,我没开开看,看题目就是这个意思,C已经没落了,新的语言一个个出来。我觉得看了这个标题就不必要再进一步看下去了。

C没落了,手工木工没落了,他们被更新的事物代替,这是很正常的,没什么。

但没落不是消亡。没落的是形式,永不没落的是灵魂。

如果我们把这些定制式玩具的消费者看成现在新时代的开发者,定制式的,再怎么定制,其灵魂还是那样子的东西。没有两条腿的椅子,就是这个概念。再怎么定制,定制的再复杂,也总得符合事物内部的规律。定制一个高高、瘦瘦的单层架子,只怕吹一口气也能把这个架子吹飞。头轻脚重:多层的架子,最下一层一定要放最重的东西,这些规律,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变更的。这玩艺儿,其实都是唯物辩证法的质量互变率,否定之否定率。旧事物不是死亡,而是以一种新的形态参与新事物的建设。

人的认识过程在不断前进,因此新事物总要代替“旧事物的地位”,而不是旧事物本身。整数并不会因为浮点数出现而消亡,浮点数也不会因为复数出现而消亡,复数也不会因为四元数出现而消亡,因其灵魂分别在各自的领域还将继续起到作用,如此而已。

但在这纷繁芜杂的东西背后,其实有些东西是永远没有变的。最大的可变性只能立足于最大的不变性。这就是唯物辩证法给我们所上的深刻的一课。按照质量互变率,之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这样定制了,是因为更高层的抽象出现了,其表面表象就是这个思想的提出,这个模型的发明。按照我们的讲法,就是显卡设计思想的一次次更新,什么SM3.0出了,么SM4.0提出了,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思想提出了。但其实很多东西都还是原来那样子的,无论是什么新的SM提出,说到底还是分解我们的想法为机器可以识别的指令,与显卡面对面的进行交流,告诉他我们的想法,让他根据我们的想法去做。显卡也在技术允许的条件下,不断开放一些功能由我们进行定制。这些灵活定制的前提是显卡本身的不灵活:Vertex Shader的处理肯定早先于Pixel Shader,这一点再怎么也没法变更。正因为此,所有的一切才能够合理运转。

说的白一点,就是任何可能定制的行为,都必须在一个原则、一整套游戏规则的基础上发生。如果超越了这个游戏规则,那就是一种质变,必将会有新的一批定制的方式和模式诞生。而行业的发展,最终的结尾必然是两种范式:一是在一个时期内形成一个一成不变的模型,所有的发展均被限制在这个模型内,直到科技发展到一种能改变这种模型的新模型被提出,这叫量变;二就是,在时机到来的情况下,有少量的人在这个领域里发掘这个领域还可能发掘的资源,并引导质变和新技术革命的到来,这叫质变。而每次革命,必然会带来一系列卫星技术,在这个即将形成不变性的核心周围互相角力,因此而形成了欣欣向荣的IT行业。

但其实,这就像,你按你的方式做了一个书架和我按我的方式做了一个书架的区别,你做了一个双层书架和我做了一个三层书架的区别,大凡如此罢~~

其实,最核心的问题是:谁提出了这样一套技术,让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方式来做这些书架?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92407次
    • 积分:7161
    • 等级:
    • 排名:第3117名
    • 原创:171篇
    • 转载:5篇
    • 译文:6篇
    • 评论:438条
    博主联系方式
    邮箱请用:noslopdev AT hotmail.com 或加QQ:156277471 不保证回复频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