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历史档案]月光如水静静泻

625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月光如水般静静地流泻……
    我们说好“一——二——三——”一起下线,其实心里极不情愿你离开,然而你的头像还是无情的静止了,你的脸也不再微笑,你真的走了,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走。然而,这次一走却再也不回来,你跟着渔夫走了,再也不回来。
    你走了,才知道聊天室里是那么的枯燥乏味。屏幕上挤满了“多大了”、“多高”、“有朋友了没有”之类无聊的方块字,社区里也全都是什么“拍砖”呀,“打瓦”呀,还有蹦堤泛滥的感情,整个屏幕似乎是那么的暗淡,没有你控诉人间不平的悲愤,没有你讲述地球咳嗽的故事的感叹,没有你尽情吹箫时脸上那微微的哀愁……
   电脑室里是如此的纳闷。十多台电脑“噼噼啪啪”地喘出大量的二氧化碳,弥漫全室,呛得我直打喷嚏。没有一丝风,整个房间就像一个烧得火红而刚刚停火的火炉,一个个空气分子就像烧得火红的铁沙,炙烤着每个毛细孔,汗珠像泉水般不断的涌出,汇流成河,幸好你走了,否则你也将难逃此汗洪之灾。我也费尽力气才游了回来。
    回来,静静地躺在床上,“呜呜”的火车头空调把闷热驱赶得烟消云散,从网吧带回来的二氧化碳遇到催化剂似的,瞬间分解成了氧气,叫人清新舒适,床头的闹钟“的哒的哒”地奏着舞曲,我轻轻地闭上眼睛,你那甜甜的笑脸不自觉地在脑中闪动,你的微笑就是深山流出的清泉,把我每个细胞从上到下舒透,把我带回到了那个月光皎洁的中秋之夜。舞池里小伙子姑娘们正随着那优美的旋律尽情地展示他们的舞技,池塘边小朋友们在妈妈的陪护下折纸船点上彩灯,放出他们对未来的憧憬和对远方朋友的思念,而你则喜欢找个悠静的地方,让月色慢慢抚摸你那嫩嫩的肌肤,自己则在控诉世间妹子的不平,讲述地球咳嗽的故事,用悠扬的箫声把你最美好的祝愿送给边防战士和生活异乡的人们,我用心感受着你控诉时的悲愤和讲述时的痴迷,完全沉醉在你悠扬的箫声中……
你没有走,真的,没有走。那不是你向着我闪动的笑脸?“野孩,快来呀!我在实录园里!快来呀,花都快谢了!”这不是你对我急切的呼唤?你回来了,是不是忘了拿我们聊天时放在茶桌上的钥匙?是不是寻找我们玩耍时掉在溪边的发夹?是不是忘了我们采野果时挂在树枝上的竹箫?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忘了我们浇花时放在树下的雨伞,因为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从小我就喜欢风,喜欢雨。我喜欢风,春风是一个天然的闹钟,把我沉睡已久的心灵唤醒,她告诉我,冰雪融化了,柳树发芽了,蝉开始鸣唱了,燕子飞回来了,我该挽起裤脚去播种了。秋风是一部金色大卡车,她送给我了我丰收的喜悦,她给送来了我冰淇淋的清爽,送给了我瓦蓝空旷的天空,送给了我幼儿“秋天来了,大雁往南飞”的朗朗书声。寒风是天然的预防剂,她提高了我的抗寒能力,提高了我的免疫力,寒风又是生命的法码,给我刻上一圈圈成长的年轮,给我添加一点点的经验值。我喜欢雨,特别是大暴雨。它可以灌满我干涸至灾的心灵,它可以给我浩浩荡荡的震奋,它可以给呐喊中的我与雷声与天地同在的伟岸。还可以累积成河流,让我学会了仰泳,学会了侧泳,学会了潜水,还学会了跳水,让我能在充满暗礁的水里游刃有余,这样才能轻而易举地逃出汗洪之灾的劫难。更重要的是暴雨之后便是个晴朗的天空,月光更加皎洁,夜色更加美好,你的箫声更加醉人……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起,你说你不喜欢暴风雨。你说你害怕暴风,因为暴风会带来暴雨;你说你害怕暴雨,因为暴雨过后,江河便涨了,人们的庄稼被淹没,村民的房子倒塌,人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还有许多鱼儿出来觅食,而狡猾的渔夫却趁机布下许多许多的网,千千万万天真的鱼儿难逃此劫难而命归黄泉,你难过,你伤心,为生命而伤心,你的眼泪也哭干了。
    你害怕暴风雨,然而暴风雨却真的来了,还有许许多多的网。天地间充满各种各样的网,但并不是所有的鱼都能网住。大鱼是网不住的,只能用诱饵来守钓。小鱼也不怕,小小的身体可以在众网中自由来回。而我和你偏偏是两条不大不小的鱼,是那种刚好被网眼套得紧紧的鱼。你走了,暴风雨把你走了,网把你带走了,留下孤独的我,留下了你掉在溪边的发夹,留下了你放在化园里的伞,还有你挂在树枝上孤单的长长的竹箫……
   你走了,我是不是也被网住了?是生活之网?似乎不是,因为生活之网无所谓有无所谓无,打结的心灵多了便成了网。是情网?似乎也不是,情是一根绳,可以挽回你掉进深渊的灵魂,也可以把你从这边山崖度到那边山崖,当然你也可以用它来上吊,把它编织成一张网,把自己的脖子紧紧地套住。是因特网?似乎也不是,因为我洞析,这是一场游戏,炽热的心灵被高效导热的金属冷却,变成冰冷的二进制机器语言,只是我们也变成了能识别这符号的机器。面对这张网,我惘然不知所措。
    我害怕被网住,又希望被网住。我害怕被网住了,就没有自由,不能参加8000米长跑和50米冲刺,不能在战场上和敌人肉搏,不能亲临百万雄师过大江的壮阔场面。我又希望被网住,这样我就不用担心遭受上海宝贝的瘤毒,不用担心落到白色魔鬼的掌心。我被网了,就可以跟着你走,陪你在月光下散步,听你诉说人世间妹子的不平,听你讲述地球咳嗽的故事,听你用竹箫在月光皎洁的夜晚吹奏你最喜欢的《春江花月夜》……
    可恨的渔夫,放下那可恶的网吧,迷惘的网!把我也带走吧!
    你不是喜欢如水般静静而泻的月光吗?你走吧,放心地走,迎着微风,带着微笑,迈着轻盈的舞步。我会追上你的,带着你的发夹,拎着你的雨伞,还有那支长长的竹箫……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12434次
    • 积分:249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13篇
    • 转载:1篇
    • 译文:0篇
    • 评论:2条
    文章存档
    最新评论